曾芷君:如果我逃避,困難會跟我一生

  曾芷君:如果我逃避,困難會跟我一生

  文/啟鵬

  在今夏的高考季中,香港有一名特殊的狀元被稱為小海倫凱勒的曾芷君。之所以被這樣稱呼,是因為她雙目失明、嚴重弱聽、手指觸感缺陷,可是曾芷君在三感不全的成長歷程中,以雙唇代替雙手,唇讀凸感盲文進行學習,最終取得瞭3科5++,2科5+的優秀成績,這個成績在香港高考中相當於狀元分,而曾芷君也如願考入香港中文大學翻譯系。

  出生後幾個月,曾芷君就因神經萎縮雙目失明,隻能感覺到光和影,被界定為完全失明:小學時,她的雙耳被確診為中度至嚴重弱聽,要靠助聽器與人溝通。不過,上天給芷君的磨難並未就此打住,芷君比海倫凱勒還要多一重挑戰由於神經萎縮,芷君的手指指尖觸感也有缺陷,想要用手觸摸盲人專用的點字書也不可以。

  面對困境,父母和老師都無可奈何,可是曾芷君卻沒有放棄自己,她認為自己必須要接受現實,如果逃避,這個困難就會跟著她一生。於是,她不停地摸索和努力,嘗試瞭身體的各個部位,終於找到瞭最佳觸點雙唇,而曾芷君也成瞭學校裡唯一一個吻書的孩子。以唇吻書,困難可想而知。曾芷君閱讀同樣的內容,不僅比正常人多花一至兩倍時間,還比其它用手讀書的失明人要慢。

  中學時,曾芷君本來可以在盲人學校就讀,可為瞭早點融入主流學校,她選擇瞭一所普通學校,和正常學生同堂學習。在中學一年級時,曾芷君就在一篇文章中寫道:踏入主流學校就讀,是我生命的一個轉折點。在以後的日子裡,我將面對無數的挑戰,我將竭盡所能,用功讀書,克服每一個困難。

  曾芷君確實做到瞭,課堂上,她捧起老師事先準備好的點字筆記,一邊埋頭用嘴食字,一邊戴著助聽器聽老師講解。英語教授的通識課信息量大、觀點多,內容新,課堂上不僅要討論,還要小組代表發言一些普通學生看瞭都要皺眉頭的問題,曾芷君從來沒有回避。

  普通學生可以靠看電視、看報紙瞭解時事,這些對曾芷君都是困難,但曾芷君的觀點卻經常讓老師們眼前一亮。學校裡不止一位老師感嘆:難以想象她是怎麼掌握那麼多學習內容的。原來,因為閱讀速度很慢,曾芷君除瞭吃飯、沖涼和睡覺外,其餘時間幾乎全部都在閱讀。

  在香港高考,有聽力障礙的學生可以豁免中英文聽力考試,但是曾芷君並沒有享受這樣的優待,她認為自己雖然有聽力障礙,但是不能放寬對自己的要求。在一次采訪中,曾芷君坦言,無論她考出來的成績如何,都必須學會去面對自己的現實,去接受自己的障礙。

  有句話說,如果一件事情來瞭,你卻沒有勇敢地去解決掉,它一定會再來。生活就是這樣,它會讓你一次次地去做這個功課,直到你學會為止。如同曾芷君那句如果我逃避,困難會跟我一生。我們也應該如此,直面困難才能最終贏得生活。

  1. 一切困難都是為瞭讓我們更強大
  2. 不要用想像給自己制造困難
  3. 心鎖一旦打開,困難隻是一張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