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所有的堅持,都是因為熱愛

  世上所有的堅持,都是因為熱愛

  文/張皓宸

  上個月,朋友跟一個大佬級別的經紀人吃飯,把我順道捎上瞭。剛一落座,那個大佬就講起前段時間去美國旅行的經歷,勸我們好好打拼,爭取今後能到那個自由的國度去看看。聊瞭一會兒見他的朋友還沒到,就斟滿茶水,給我們講瞭一個故事。

  他說,我們每個人身體裡其實都裝著一個宇宙。

  阿Ken是個香港人。

  因為一直懷抱著大陸夢,於是從港大畢業後,他拒掉瞭香港公司的offer,直接投奔成都。張藝謀說成都是一座來瞭就不想走的城市,受他影響,阿Ken對這座城市情有獨鐘。

  故事的開始就發生在這裡。

  來成都的前兩年,阿Ken全然陶醉在自己的遊客身份上,靠著傢裡的錢吃喝玩樂。他異常鐘情於火鍋,幾乎隔兩天就會吃一次,還必須是牛油鍋底,辣到嘴巴紅腫滿身大汗才能爽快。最好笑的是,他還喜歡上瞭打麻將,成都的麻將叫血戰到底,一桌四人胡到最後一人為止,他說這種暢快淋漓的“廝殺”打牌方式非常帶勁。這份比成都人都還愛成都的情懷,讓阿Ken短時間內就交到一幫摯友。

  到瞭第三年,阿Ken敗光瞭傢裡給他的錢,回頭看身邊的人都在各自的崗位忙碌,才從桃花源裡醒瞭過來,開始考慮到生活的問題。對一個普通話還說不標準的香港人,找工作其實不易,多次碰瞭壁,最後因其是藝術設計畢業生,經朋友介紹進瞭一傢婚紗店設計婚紗。

  一晃又是兩年。26歲的阿Ken從剛進店的學徒到自己動手設計婚紗,看似步履不停,卻遇見瞭自己的瓶頸,店鋪不大,生意也就還好,況且因為放不下面子的緣故,有些單子還得讓給另一個女設計師。那個時候,他騙傢人說他在一傢外企上班,小日子風風火火的,但實則底薪加提成,一個月下來也就隻能解決溫飽,根本攢不下錢來,手裡靠兩張信用卡,拆東墻補西墻勉強地過活著。為瞭省錢還時常逃掉朋友組的酒局和出國旅行,漸漸的朋友也少瞭,最喜歡做的事情變成下班後宅在傢裡枯燥地上網,寫寫博客。

  真稱得上是窮困潦倒。

  08年汶川地震的時候,阿Ken接到瞭筆大單,說是那個要嫁人的富二代是阿Ken博客的忠實粉絲,點名要他設計的婚紗。第一次見面溝通被對方邀去仁和春天頂樓的咖啡館,他絲毫不敢怠慢,打扮得油光蹭亮地去瞭。

  還沒來得及消化女生的勁爆身材,就地震瞭。當時大地就像哀嚎似的,天瞬間暗瞭下來,所有人都瘋瞭,四處亂竄,尖叫聲和杯子的破碎聲此起彼伏。阿Ken想都沒想,拉起女生就往應急通道跑,女生嚇得一邊哭一邊叫,高跟鞋都跑掉瞭,於是他不管人傢同不同意,直接攔腰把她扛瞭起來。小小的樓梯間止不住地晃悠,天花板一直在落灰。那種恐懼,看客們無法感同身受。

  兩人安全到瞭街上,烏壓壓全擠滿瞭人,女生下瞭地站不穩,整個人就攤在阿Ken身上,他當時非常尷尬,因為她的胸,真的太大瞭。

  後來事情的發展非常順天意,女生逃瞭婚,跟阿Ken好上瞭。但女方的傢長一直對他耿耿於懷,見面聊瞭工作後更是戴上瞭有色眼鏡,“不可能”三個字給瞭他們這段戀情最好的回應。

  地震後餘震不斷,整個城市都人心惶惶的,阿Ken一慌神不小心向媽媽說漏瞭嘴,給傢裡人知道他在婚紗店工作,於是傢裡人堅決反對,勸其改行。面對傢庭和愛情的壓力,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彷徨。

  好在那個大胸女生是個典型的“我喜歡誰關你屁事”的白羊座女孩,瞞著爸媽偷跑去阿Ken的店裡,一有機會就給他加油打氣。久而久之,他被女生感染,於是重新振作,跑去女生傢立誓說,給他一年時間,如果還是沒有改變,他就放棄女生。

  說實話,這份沖動不全是女生給的,而是他真心覺得自己在設計這塊可以搞出名堂,他也從未想過離開這座城市。而愛情給他最好的助力,就是有瞭責任以後,自己的行為不會太荒唐。

  阿Ken說他有次無意看瞭張藝謀的一個采訪。他說當初拍《活著》的時候,他可以跟葛大爺談劇本到凌晨三四點,葛大爺撐不住睡著瞭,他就看著身邊的工作人員誰眼睛還睜著就跟誰說。跟張藝謀合作過的人都說他精力特別旺盛,一進攝影棚就亢奮。

  亢奮絕對是做一件事最源頭的動力。

  就好比習慣早起的人,拉開窗簾後看見藍天白雲就莫名興奮,廚師看見食客狼吞虎咽地吃自己做的菜心裡就覺得異常滿足,攝影師遇見一個好模特,一股腦拍完才能發現自己滿身都是泥濘。

  懷著這份心情,阿Ken花瞭半年時間,讓自己徹底愛上畫婚紗,然後沒過幾個月,他就被一個國內知名的獨立設計師團隊挖去當設計總監,北京成都兩地飛,加上自己是香港人的優勢,讓內地的客戶有種國際化的歸屬感,賺的盆滿缽滿。

  再問女生他們的戀情如何歸置時,對方卻說她要移民瞭。

  明白事已至此,阿Ken沒有多挽留。在雙流機場跟她告別時,女生抱住他的脖子,在肩膀狠狠咬瞭一口,說放棄她吧。阿Ken沒有回答,隻是拍拍女生的背,像是安慰。

  成都剛進入夏天,一切都變得懶樣且隨意,讓閑適的節奏更添幾許,隻是地震後的天府之國,鮮有藍天,每天都是霧蒙蒙的。女生走後,阿Ken經常去他們相遇的咖啡館小憩,想起當初他扛著女生逃跑的畫面,覺得又可笑又勵志。

  這些年,他們靠手機聯系,有時候實在忍不住瞭,阿Ken會飛去美國找她。於是不管女生之前是刻意不回短信還是一而再再而三叫囂著分手,見到他後必會以纏綿代替。來來回回幾次,女生的父母隻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默許瞭他們這段異國戀。

  直到11年年底,女生突然跟阿Ken說她訂婚瞭,這次是她喜歡上對方,逃不瞭搶不瞭。不信邪的阿Ken飛過去想弄清事情的原委,結果出瞭機場,就看見那個所謂的未婚夫在賓利車裡等著他,然後非常友好地帶他去參觀自己的制藥廠,吃瞭當地最昂貴的西餐,並承諾會愛她一輩子。如同坐瞭一次跳樓機,心情直上直下,阿Ken面如死灰地默默飛回國。

  女生結婚之後,因為老公抽大麻鬧得有些不愉快,找過阿Ken幾次,但對方的手機成瞭空號,一切聊天軟件的頭像都是黑白,問身邊的朋友,也說他就跟消失瞭一樣杳無音訊。後來,她老公的制藥廠被警方查出來做毒品加工,背後竟牽扯起由她老公牽頭的國際販毒鏈條,女生被證實清白後嚇得跟他離瞭婚,跟傢人搬到紐澤西的一個小鎮上生活。

  故事到這裡暫且劃上句號。

  經紀人大佬抬手跟前來的朋友打招呼,等到那個穿著風衣的男人一落座,我跟朋友驚著瞭,那張臉作為金牌影視制片人經常出現在新聞上。經紀人簡單介紹瞭他,除瞭投資影視,還有自己的服裝品牌,就連去年雙十一淘寶流量最高的那傢護膚品店也是他的。

  我跟朋友默默在旁邊聽著他們的談話,風衣男一直在詢問人才輸送和綠卡的問題,看樣子是準備移民。經紀人打趣說他堅持瞭這麼久終於可以過去瞭,起初我倆不明白,後來走的時候,他輕輕在我們身邊說,他就是阿Ken.

  那晚我失眠瞭,想到阿Ken消失的那兩年,一定做瞭最大的堅持,如同當初堅持設計婚紗一樣,堅持讓自己更有能力去追回那個女生。

  我們現在所經歷的迷茫和窘境,其實就歸咎於過去不願面對的改變或多年來不曾根治的惡習,如果因為做一件事而無法堅持,那麼到瞭20多歲需要對外界承擔一份責任時,就欠自己一個交代。

  我相信,阿Ken去瞭美國後,一定會在紐澤西跟女生相遇,上天會給勇敢的人最好的福氣,好彌補他們動蕩的那幾年離合,也證明他當初的堅持,沒有讓自己的後半生有絲毫悔意。

  別給自己找太多放棄的理由,因為比你好的人還在堅持。而這個世上所有的堅持,都是因為熱愛。

  祝我們再遇見,都能比現在過得更好。

  1. 是什麼讓他們如此熱愛自己的工作?
  2. 熱愛成就輝煌:20個月賺130億
  3. 太熱愛瞭所以不覺得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