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都不能安排你的生活,除瞭你自己

  誰都不能安排你的生活,除瞭你自己

  文/林特特

  那些扔在廢紙簍裡的時間

  星期天,你享受著難得的清閑,打算看會兒書,聽點音樂。

  你拿出新買的碟,正在拆包裝,手機鈴聲響,你看著屏幕上跳躍的名字,根本不想接,可鈴聲不依不饒,你嘆口氣,接瞭。

  明厭煩,接通的一剎那,你卻解釋:“對不起,我剛才在洗手間。”

  電話那頭,哭聲頻傳,你頭皮發麻,朋友梁需要安慰——她經常需要,這一次不知是工作還是感情出現問題,你做好耳朵發燙的準備。

  一個多小時過去瞭。

  直到你聽到手機裡的嘟嘟聲,還有別的電話,才終於擺脫喋喋不休的梁。

  新電話是領導打來的,他給你佈置新任務,但與工作無關:“我晚上出席一個婚禮,幫我起草一個證婚人致辭。”

  你完全可以說,不在傢,但想想,覺得不好意思,你點頭稱是,“沒問題”,轉身打開電腦。

  拆瞭一半的新碟被你放下。

  等你終於拼湊完致辭,你的一個師弟上線。你躲他不及,他已開始發笑臉問候,他說:“師姐,幫我看看稿子吧。”

  他幾乎一看到你,就要給你發新作,然後提要求,“幫我改改”,“幫我推薦個地方發表。”

  你曾試圖封掉他,又唯恐被共同認識的人揭穿,“那多不好意思”,於是你留著他在各種網絡聊天工具上,如同留著一個時間惡瘤——這樣的惡瘤,他不是唯一一個。

  天快黑,你的新碟還沒拆開。

  因為告別師弟,你突然想起,昨天答應一個同事代買某個品牌的化妝品,你傢門口就有間打折店。你沖出門,同事眼裡你隻要來回花半小時的時間,但你在店裡挑選,磨贈品,你買的時候有,現在沒瞭,同事會怎麼想?你和營業員說來說去,磨來磨去,你抱著一紙袋化妝品出門時,松瞭一口氣,但你的一天已快過去。

  問題是你不開心

  你接收朋友梁的負面情緒時,對你的心理愉悅毫無建設,你偶一為之,出於友情,但她一而再,再而三,你早該明白你的傾聽不能解決她的習慣性哀怨,隻會預約她下次的傾訴。她把你當垃圾桶,而你眼睜睜看著時間扔在廢紙簍裡。

  你難以開口說拒絕,因為你怕領導不高興,怕師弟認為你不熱情,同事說你不盡心。但盡心、熱情?前提是幫別人忙,你高興,忙幫得有意義。現在的情況是,你幫的忙十分之九別人找誰都一樣,隻有十分之一,非你不行。這十分之一值得你兩肋插刀,可十分之九呢?隻因為你好說話,對方才會找到你,下一次,他們還找你。

  你忙忙碌碌一天瞭,一張碟還沒拆開呢。

  不忍心的人對自己最狠心

  如果你早上拆開那張碟,在音樂中享受平靜,你再翻開書,把你今天扔在廢紙簍裡的時間拿出三分之一來,起碼能讀一萬字。

  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樣的一天合乎你最初對美好星期日的想象,比你真實所過的有趣。

  上周,媽媽告訴你,她很忙。

  你覺得奇怪,她退休在傢,老年大學正在放暑假,房子不過兩三間,傢務有限。

  但某親戚的孩子也放瞭假,“想來我傢住一段時間,總不能拒絕吧。”

  前領導的孩子要結婚,點名要“阿姨畫的畫”,媽媽業餘時間專攻工筆畫,傢裡滿墻都是她的作品,“這也不能拒絕吧。”

  前同事傢要裝修,而媽媽有裝修經驗,“讓我陪著一起去建材市場,這更不能拒絕吧。”

  誰都難得張一次嘴,誰都不能拒絕,你知道媽媽想要的是休息,或者“和爸去郊區采摘”,但現在她忙得不可開交,天太熱,她有點兒中暑,她寧願委屈自己,讓位於人情。

  昨天小周臨時爽約,沒和你一起健身。她說,她的大學同學突然造訪,要接待。

  其實那同學和小周關系一般,但“人傢來北京出差,主動約我,我拒絕,不合適”.

  小周悻悻:“要陪同學吃飯、購物還要玩,這幾天就報銷瞭。”你明白,小周更悻悻的是,她的健身計劃耽擱瞭,“先讓讓位”.

  所以,你想到自己。

  讓位。你今天讓的是一張碟,明天還會讓什麼?

  總有“就差你,快來”的聚會;總有某個同學的表哥找到你,請你改一篇論文;總有閨蜜柔聲相求“陪我相親”.

  夜深人靜剩你一個人揉著惺忪睡眼趕報告。

  地鐵上,你用耳機隔出相對寧靜的空間,才有機會好好讀一本書。

  你最好的時間總被突然出現的人或事占據,你最想做的事往往成為一種犧牲,最後變成奢求,你每次都讓位,其實你對自己最狠心。

  你並沒有意識到,別人在置換你對生活的安排,從一天到幾天到更久,漸漸地,無數個別人組成團隊……

  你打個寒戰。

  哪些是可以拒絕的十分之九

  我不想將時間功利化,但我想告訴你,你的時間放在哪裡,事關你和人生目標的距離。

  如果你的人生目標是做一個飽學之士,今天你被耽誤的一萬字閱讀,就是你和你的目標本來能縮短的一步。

  如果你的人生目標是事業有成,你在網上瀏覽業內新聞也比敷衍師弟的稿子有建設性。

  哪怕你什麼都不想幹,隻想做個快樂的人呢。你今天別扭著,後悔著,傾聽朋友梁的煩惱,她吐露給誰都一樣的煩惱,你賠上你的時間,也不能解決她的問題,還耽誤瞭你浮生偷得的半日閑。

  就算沒有人生目標,起碼你對理想生活有個朦朧的想象吧。

  你的媽媽想去郊區采摘,其實明天就能辦到,但一天一天不知道拖到什麼時候才能實現,你如果勸說她明天就實現,她就提前進入理想生活,哪怕隻一天呢,也好過總碰不到邊緣。

  你也同理。

  你必須知道對你來說最重要的是什麼。

  你的時間值得做更有意義的事,你被耽擱,被置換得越多,你離你的目標、理想就越遠。

  那件最重要的事,才是你最該花時間的事,其次是此時此刻能給你帶來最大快樂的事。

  總有人情世故,總有一些人際關系需要維系,故交近友,親戚同事,但這些隻占你生活的一部分,你的時間確實要獻給親情、友情,但不是全部,你該有個時間、精力的分配,還有,你最重要的那件事不能讓位。

  你說,你的口碑很重要。

  其實你的心裡最清楚哪些是別人需要你,非你不行的十分之一,哪些是你可以拒絕的十分之九。你能把這十分之一做好,對人對己,都足夠瞭。

  你說,也許,下次別人會註意,類似情況不會出現?

  你不能被動指望別人發善心不再打擾你的生活,你的生活你要掌握主動權。你美好的今天、昨天還有某某天已經被置換,不拒絕,就無法杜絕,難道你還等待著煩惱復制下去?

  別說你不好意思,任何人提出要求時,都是試探性的,雖然有人的姿態勢在必得。除非當個老好人就是你的目標,否則,那十分之九該為你的人生目標、理想生活讓位——還有什麼比它們更重要?

  我們從來無法控制會發生什麼事,唯一可控的是面對事件時我們自己的態度——誰都不能安排你的生活,除瞭你自己,除非你同意。

  1. 沒有人能給你無時不刻的安全感,除瞭你自己
  2. 除瞭自己,沒人可以把你趕上絕路
  3. 除瞭自己,沒有誰能冒犯你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