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再難出貴子

  寒門再難出貴子

  現在越來越看清楚“性格決定命運”,性格這東西是熔透於骨髓的,性格的養成和學校教育沒有多大關系,大多決定與傢庭背景,和成長環境。從大學畢業出來的第一步,往往起到至關作用的是傢庭背景,也就是從起跑線普通傢庭的孩子就輸瞭一大截。

  在一個物欲橫流的時代,當金錢決定一切,成為人的終極信仰的時候,這時候也是“門閥”、階層相應出現的年代。

  一群實習的大學生

  結合我自己近半年來的觀察,我在商業銀行人力資源部上班。去年招瞭很多學校的實習生,實習可不是正式錄用瞭。以前自己年齡也相對年輕,沒有太多關註以往的實習生,今年正好我負責這些孩子,在我們這裡招瞭大概60名實習生,其實最後錄用不會超過10人。這些實習,其實就是銀行的噱頭,可以找些一個月幾百塊錢對銀行來說的免費勞動力,對學校,對外宣傳,對社會某種義務交代吧。但然能進入銀行實習的都是學校推薦的所謂的好學生。

  銀行這種單位,在我們的體質下,純國傢壟斷機構,待遇相交於其他行業待遇還是比較高,在銀行工作可以得到優惠的貸款利率,買房子貸款都相對容易。總之一句話是那種世人眼裡比較羨慕的單位。

  接下來講講這些孩子的人生的第一步究竟是怎麼邁出,怎麼的實際結果。有時候相處瞭這些比我小將近10歲的孩子,真的覺得一切的理想主義都是狗屁,隻有現實無法再接觸的現實。

  大學畢業,更何況是大四,還是一些孩子。

  去年的2月份我接待我們這個省最好大學的這批孩子,來到我們單位,從中可以看出這些孩子都是一個名牌211重點大學即將畢業的學生,可是他媽的組成又分瞭這麼幾種:

  一類,農村傢庭出來就是學習很努力的,在學校很優秀的,大概能有20多個;還有一類就是傢庭縣城的的孩子,有那麼十幾個;再就是所謂的大城市的孩子十幾個,這就是當時看到他們的資料的印象。

  印象很深的是去年三月份,他們第一次來到銀行。因為第一天報到,我們準備瞭一間辦公室,早上等著這些孩子來報到,上班後開始等著這些學生的到來,我的同事跟我說:我告訴你我知道哪些孩子來的早,哪些孩子進來會和我門打招呼,哪些孩子會和我們聊幾句,哪些孩子會進來會給我們倒水,打賭的結果是中午請他必勝客……

  然後,他輸出瞭一大堆簡歷說這些孩子,會來的相對早點,然後把這部分簡歷交給瞭我,真的當時的結果,最早來的十幾個孩子都是他給我的那些簡歷裡面的。

  慢慢的陸陸續續的來瞭這些孩子,然後真的有的進來很緊張一句話不多說,有的笑嘻嘻的和我們聊幾句;有的會很自然的說:以後你們是領導瞭,給你們倒點水;有的孩子會大大咧咧的。其結果是我同事預測的,錯誤率隻有兩個。當時我就驚奇瞭,中午請他吃飯,我說你怎麼看出的,他說這不是他的絕招,是以前跟著副行長接待實習學生從副行長那裡得到的一個啟示。其實很簡單,看簡歷資料的戶籍所在地,和父母工作單位,能歸納出群體來,也相應的能歸納這同一所大學,幾種孩子的性格特點,處事方法。因為有些東西是共同,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站在年長的角度上去分析就和容易得到一個初期的預測。

  下面是同時分析的過程:

  一、來的很早的孩子,大多是農村的孩子。因為他們重視這是一生中第一次離開學校去個正式單位實習,會很重視。因為是學校推薦,自然會打電話給傢裡,傢裡父母能給與的指導無非是好好珍惜。學校重視,第一天要早去,這一類的教導,自然來的最早的是這些孩子。但是都緊張,和我們幾乎無交流。

  二、進來和我們打招呼,並且還有倒水的那幾個孩子無一例外,父母都是在黨政機關工作,真的很準。

  三、進來大大咧咧,還開幾句玩笑的幾個孩子,傢裡都是經商,可大可小,但是父母身上那種靈活態度的熏染,在身上能看出影子。

  四、還有那麼兩三個,感覺挺冷傲,相對自信,對我們是屬於那種不卑不亢的,這幾個無一例外的屬於大城市知識分子傢庭的孩子。

  就因為這個小插曲,我開始覺得很有意思,開始覺得應該去分析這群孩子。十年前的自己也是這個群體中的一員,我內心很清楚,實習的最後結果這群孩子隻有幾個可以留下,大多還是得自己找工作,那時候心裡隻是一個念頭,保留下他們的聯系方式,看看半年後,一年後,一年半後他們第一步邁出的樣子,也許能追尋到他們十年後的樣子,也就是現在的我,現在我身邊的朋友、同學、同事。

  就是這麼個念頭,讓我註意去觀察他們,去看著他們從孩子走向成人的第一步。沒想到這一年多的觀察,真的讓我總結出瞭很多東西,也從裡面看到瞭自己的困擾點。

  選擇哪個部門

  這群大學生參觀完單位後第一天報到的下午,需要在會議室這群孩子開個見面會,這種事是面子事,也是銀行對外宣傳點,自然會有位副行長級別的講話,然後是人力資源部經理,然後就是具體的告訴這群孩子,去哪些部門實習。

  就在領導們對著這幫孩子講瞭一堆官話,套話的時候,一個小測驗在我腦子裡成型:讓他們自己選擇想去工作的部門,不能寫一個,寫三個,可以電話與傢長交流,給他們20分鐘時間考慮,他們直接在會議室不能相互交流,如果想得到指導,可以去走廊,給自己父母或親人打電話咨詢。

  結果是大概十個孩子還明確的寫出部門名稱,選擇的崗位相當不錯,有一般隨便寫寫,有的部門是自己臆想出來的,或者具體大概知道是什麼工作性質,但是無法準確說出部門名稱,就自己造瞭一個,還有幾個寫瞭就是寫瞭收錢,貸款之類的幾個字,這就是他們大學四年金融專業,經濟等等專業。

  然後,當然就是按照銀行的實習流程,在給他們講一下銀行如何偉大,如何有前途,如何…

  當我拿著他們的自薦部門的小紙條,有瞭這麼一個發現:能夠精確寫出銀行部門的那十幾個孩子,大多傢裡是機關,和經商的;農村孩子有一個能精確寫出,問瞭原因是自傢有個親戚在工商銀行上班;知識分子傢庭的孩子,大多都是什麼行政,什麼管理,什麼內勤,是絕對不會和外聯部門的業務有關系;經商的孩子都想實習客戶經理;傢庭父母在機關的大多都想做主管助理。真的很有意思,一點一點看出瞭他們的性格,一點一點看出瞭他們的選擇。

  開完會的時候,副行長告訴我,今年行裡大概會招15個應屆畢業生,各個方面的關系需要應付,這群孩子,隻能選擇優秀的留下兩個或者三個,讓我們負責細心甄別一下,到最後,作為單位錄用的主要依據。這件事讓我扶著,回來再看到這群孩子,我就有點心顫,60個都是學校的好學生,隻有兩到三個實習完就可以來這裡上班瞭,人生的第一步,就可以以這裡為開始,其他的五十七八個孩子又得邁向人山人海的招聘會,又得一次次的面試打印簡歷,突然心裡覺得很壓抑。

  第二天,就是給他們安排部門瞭。哪個單位都一樣,有的部門自然是舒服的要命,自然有的累的要死,其實哪個部門也想要跑腿的小孩,但是對我們來說的跑腿,對他們來說也是有好部門,不好的。如果被安排做大堂經理就要一直站著,掛個橫幅,一天在大堂跑來跑去;安排的老總辦公室的外邊就是接電話,復印個材料;安排到監察部,對不起,跟著去安裝提款機和指揮工人安裝攝像頭吧。因為實習不能安排做窗口從事窗口業務,大多就是內勤,外聯,和打雜瞭。

  俗話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別看小小實習,鬥爭就開始瞭。第二天一早我總共接瞭四五個電話,也有直接去我辦公室的同事,級別高點的有部門老總,低點的有普通同事,開始給我打招呼:把哪個哪個孩子,直接弄他的一畝三分地,無一例外要和我吃飯,哈哈沒辦法,隻好按照他們的要求吧相應的孩子,分到他們的麾下,人數,五個,還有五十個多個,隻好采取叫到誰,一個部門一個部門來,一個部門滿瞭,去下一個。這裡面除瞭傢裡能聯系到銀行打過招呼的,其他就是隨機,也許是運氣吧。不過出於人道主義,我定瞭一個活的規則:一個月後輪崗!

  時間就這麼過著,我偶爾中午吃飯或者在辦公樓碰到各個部門的同事,會問一下這些實習生的情況。當然瞭,什麼情況都有,還不至於說捅簍子,但是有喜歡的,有誇的,當然也有抱怨的大學培養的是腦殘嗎,也有直接罵的,要我把蠢蛋弄到別的部門,給他們換個聰明伶俐的…

  然後在這些同事的誇獎、褒揚、抱怨的、還有直接罵大街的當中,我發現瞭一個規律:

  1、農村傢庭的孩子普通不會交流。當處於一個部門的新人的時候,不會去交流,不會去拉近,更談不上和什麼拉近關系。雖然不是絕對,但是這個比例超過農村傢庭的90%,但是這些孩子有個很大的優點,都很勤快,很少找借口,大體屬於那種可以容忍的范圍內。

  2、受到誇獎的孩子傢庭大多是經商傢庭的孩子,比較活,在實習的時候,和老員工的互動能力比較強,有的傢庭個別吐出不差錢的,甚至可以請老員工吃飯,有的還能在解決問題弄出個新點子。屬於那種不會讓人討厭的類型,屬於收到贊譽最多的一個群體。

  3、再就是傢裡在黨政機關做幹部的孩子,最大的優點是有禮貌,會說話,不太會唐突,比較有眼力勁兒,個人氣質比較好,但是有時候有耍小聰明的時候,因為年齡小,很容易被年長的發現,褒貶不一。

  4、傢庭知識分子的五六個孩子,這幾個孩子無一例外的在工作一段時間後,都不太受實習部門的待見。原因有那麼幾個:一是沒有眼力勁,二是相對自我感覺比較好,但是有時候會因為言語不懂得分清場合,和年齡差別,說出一些比較固執,和一些讓實習部門尷尬的事情。

  其中印象比較深的一個女孩子,父母是中學老師,自我感覺良好,對於安排的跑腿工作,說三道四,和誰說話也頂著來。弄得實習部門強烈不滿,弄得很煩,最後沒辦法,隻好讓其檢查消防器材,後來因為嫌辛苦,覺得不公平,找我談話,最後我給的答案:如果不願意接受,回學校吧。後來每天都遲到,自己就退出實習瞭,這是第一個自己退出的,也是唯一的一個。

  很奇怪的性格,後來瞭解到這女孩子畢業後一直留在省會沒有回老傢,也沒找到一份正式工作,好像在去蛋糕店工作瞭一陣,後來又去擺地攤,在後來就一直考研究生,再後來就沒有她的消息瞭。

  小胖和他爸的故事

  和這個女孩截然相反的是個男孩,個子挺高,是個小胖子,喜歡笑,整天哈哈的。這傢夥當初主動要求幹大堂經理,因為姓齊,按照約定俗成就叫做齊小胖吧。當初我說大堂經理挺累,他還自動要求,說可以減肥、照顧女同學。然後說自己太胖,不適合幹細致工作,呵呵,就是這個小傢夥告訴瞭我什麼叫做“人熟是個寶”,什麼叫永遠都笑絕對沒錯的。

  這個孩子,傢庭條件不錯,父母開瞭一傢不錯的傢居飾品店。當然這個小傢夥學習也蠻好,從二級城市來到省會上大學,這孩子的性格很有意思,那他開玩笑,從來不會煩,見誰都笑呵呵的。這個孩子後來雖然沒能留在銀行工作,但是因為性格好,因為比較活,雖然沒有進來,因為傢庭條件可以提供一下支持。他在銀行實習的六個月,混瞭個和誰都挺熟,最後因為在銀行實習,自己開瞭傢公司,主要是給銀行安裝提款機。因為這行業是個稀缺行業,一旦坐上瞭,就很難別人再代替。

  一年的時間,小傢夥買瞭房子,結瞭婚,也是時常給我打電話。因為當時他想做這個,和他爸爸交流瞭意見,因為和我比較熟,他爸爸專門跑來找我,請我吃飯,也就是這次吃飯他爸爸教給他,也是教給我一個很重要的人生道理:“人熟就是個寶”.

  他吃飯的時候自然少不瞭一大堆奉承話,然後喝瞭點酒,就說到瞭自己沒文化自己如何幹成瞭一個傢具城。當時我就覺得,這個小胖的爸爸應該有點思維含量,他告訴我說:小胖學習挺好,是個好孩子,估計想留在銀行,傢裡沒有門路,但是既然有條件在銀行實習瞭,那麼自己在省會也沒啥能量,就讓這個孩子希望能從銀行的下屬相關業務中找點什麼做,從來沒有聽說過銀行會欠債不還吧,當時這個思路真的讓我大開眼界……當時就很有耐心的聽瞭小胖爸爸的話,與其說小胖這孩子不錯,還不如說小胖的爸爸真不錯。

  下面是小胖爸爸給小胖的規劃:

  小胖開始進銀行實習,讓他爸爸很高興。當問他爸爸說做哪個部門的實習的時候,他簡略的時候告訴他爸爸,他爸爸不瞭解銀行,但是聽小胖說完。立馬就覺得實習嘛,最重要的是弄個臉熟,去大堂站著吧,這樣銀行的頭頭可以經常見到你。這就是胖爸爸的指導,別的部門銀行的頭頭估計不是能天天見著吧。後來因為實習時間長瞭,小胖也聽說最後留下沒幾個,再次回傢和他爸爸聊這個問題,胖爸爸說:我們和銀行工作的那些說瞭算的沒有關系,估計也不差我們傢的這點禮物錢,老爸沒有本事,能讓你留下,小胖,人活著就這樣,各有各的命運,不要在想著留銀行瞭。但是是不是可以換個思路,銀行也是一傢單位,也需要和別人合作,小胖你捉摸一下銀行有那些外聯公司給銀行提供服務,如果可以,爭取著半年你看看銀行都需要什麼業務,爭取找出這麼一個。小胖的思維轉的很快,接受瞭他爸爸的意見,從那開始,小胖就開始註意辦公文具,什麼消防器材,什麼攝像頭安裝,什麼紙張銷售,等等諸如此類。

  最後發現瞭提款機安裝,每裝一臺的費用不低,但是還是每次都換不同的人,頭腦形成瞭這個思維,告訴他父親,他爸爸過瞭幾天就來到這裡,請我和小胖的主管吃飯,又是送禮,又是吃飯。把整個事情弄明白的時候,在離小胖畢業還有倆月的時候花瞭20萬給小胖開瞭公司,因為他老爸有傢具城的資質,有裝修的資質,很快通過小胖找到我和小胖的主管,然後找到瞭主管的副行長,拿著公司,拿著資質,比裝一臺比原先便宜五百塊的價格承包瞭我們銀行的提款機業務。同時因為相互銀行的往來,我們也給小胖介紹瞭合作銀行。

  因為這個關系,小胖經常來找我,我曾問起小胖怎麼那麼聽他爸爸的話,小胖說其實就是覺得在老傢周圍鄰居親戚、朋友中老爸算混得很好的,老爸自己沒啥文化,但是能領著幾十個員工幹,有幾把刷子,從小認為爸爸挺能的。再就是小胖很喜歡說一句口頭禪,就是自知之明。也是胖爸爸經常說的那句咱得有自知之明。

  小胖有個好爸爸,能給錢,還能發現商機,能讓小胖當個小老板,正是他爸爸說的那句:我生的他,瞭解他,他挺適合自己幹,咱也得有自知之明,進不瞭銀行,就合作唄,在省會做個小老板,總比在下面做老板強吧。人得有自知之名,抓住任何機會,這是小胖和他爸爸的故事。

  周周的工作

  就是這群孩子工作瞭一個月之後,大多開始隱約地知道,這個群體有可能留下的為數不多的幾個人。因為在這裡實習,多少瞭解瞭商業銀行的工資,待遇,相對其他單位還是很有誘惑力的。

  和小胖那樣的理智派很少,當然這種理智來源於父輩的見識,父輩的能力和經濟能力和人生智慧。這種孩子很少,就那麼一個,大多數孩子,也包括我們這群成年人,都會為瞭一個飄渺的希望,希望自己比較幸運,去努力去爭取。

  也就是從這些孩子中,我獲得瞭一個很有價值的思維。如果有能力一定去爭取,因為既然大傢都說這件東西好,既然世俗的認知都認為它是好的,那麼它一定是好的,不要去自認為自己能夠自己打拼出另外一個天地。如果全面衡量覺得這塊蛋糕爭取不到,立馬要轉換思維,不要做自己力有不逮的事情,因為努力瞭,爭取瞭,你的條件達不到,最後傷心還是你自己。這一點很重要,很重要。

  也不知道是出於好心善意,還是出於什麼,差不多每個孩子,開始知道我手裡有名額,當然這件事,目前隻有我和副行長知道,隻有兩到三個,從那天開始我的辦公室,和我的手機開始忙碌起來。剛開始被要走的幾個孩子,自然是拉著傢長,拉著銀行的同事,開始一次次要約我吃飯。這個是自然,人之常情,我知道我自己那點權利,隻有兩個名額,這個我誰也不想得罪,就一直開拖,找個理由告訴給我電話的人說:我沒有這個權利。接著也有孩子的傢長,開始直接會找到我的傢,提著東西,呵呵,鑒於我手裡那點可憐的權利,這禮物我沒法收,即便能收,也不想這樣,因為我覺得我確定一個孩子,那麼就意味著另一個孩子要去滿世界的面試,也許他是全世界最優秀的孩子,心有不忍,呵呵。

  這時候,當狼多肉少的時候,就完全體現出一條定律:小狼怎麼樣,完全取決於老狼。

  周周一個女孩,傢就是本地的,母親在某物價部門擔任處級幹部。這個女孩子傢教不錯,穿著打扮很時尚,重要的學過芭蕾舞氣質很好,有點那種好女孩的感覺,很有禮貌。我對這個女孩子最大的印象就是:傢教一定很好,總是那麼不緊不慢。

  當這個消息流傳到周周的時候,讓我明白瞭這麼一個道理,孩子不錯,隻是一個很微不足道的條件,要爸爸或者媽媽很不錯才是絕對的硬性條件。實習的第三個月,我接到瞭行長的電話,是大頭一把手的電話。告訴我周周表現很好,必須要我把實習說明給她寫好,我這時候耍瞭點小聰明問行長:我對這個女孩子沒有什麼印象,長頭發,短頭發,是哪個啊?行長說瞭一句,那個樣,就是那個周周的女孩子,反正不是長頭發,就是短頭發,記住吧她的實習報告弄好,就行!哈哈,事實上行長也不認識這個女孩子是吧,為什麼行長直接打招呼,後來副行長給我說到,周周的媽媽的是物價部門的處長,通過關系找到銀監局的某位副局長,這位副局長直接給瞭行長電話,大頭隻有點頭的分,既然硬性條件夠,別的都不重要。第一個,這是第一個,後來更是聽說,這個名額確定瞭,周周填瞭工作合同,周周的媽媽,爸爸,和銀監局的副局長,我們銀行的幾位行長,喝瞭一頓,挺清楚是周周簽瞭正式的合同,人傢才請客啊,小弟級別太低,這種高級別請客,沒小弟啥事。

  找工作,好工作,搞定一把手,如果主管部門和本單位一把手打招呼,幾乎十拿九穩,說不準單位還得巴結你。從此周周去瞭六樓,分行辦公室,主要負責和政府部門的聯系工作,當然這裡面其決定作用的是什麼,大傢明白得不能再明白瞭。周周現在我的同事,找瞭個省政府的小夥在談戀愛,小夥子也是那種傢庭,呵呵,在下看來前途一片光明。

  當然周周的也有下插曲,就是實習的時候和同學戀愛瞭,哈哈,讓其媽媽找瞭那個男孩子……自然就是幾個月的戀愛…

  治國的故事

  如果一對父母能把孩子起名治國,那麼對孩子的期望一定很大。治國是學校的班長,也是學生會幹部,籃球打得很好,皮膚黝黑,很精神,很勤快。在風控部實習,很不錯的孩子,經常看著抱著一沓沓的資料跑上跑下,風控部權利最大,業務最多,資料,文件自然最多,這點比較累,沒完沒瞭的復印文件,沒完沒瞭的開會。治國被安排在風控部實習。

  風控部幾乎是銀行工資最高的部門,因為要求的太多,當然飯局最多,當然部門收到的小禮品也最大。治國傢是農村的,從小學習很努力,籃球打得很好,在大學裡成瞭一個公眾人物,在這群女孩子中也很受歡迎,當治國聽到實習名額的時候,這個消息是從風控部老總那裡聽到的,好幾次下班的時候,看見他在我停車位那裡,見瞭我就打招呼,連著好幾天。

  我知道他想幹什麼,有一次我說坐我的車吧,正好經過你們學校,這樣不用打車瞭。那天正好我老婆去嶽母傢看孩子,我也沒飯局就是想開車轉悠一下,就拉上他瞭。剛開始孩子很拘謹,很拘束。我說在風控部很好吧,好好努力爭取留到風控部,那可是銀行最夯的部門。治國接著這個話題開始瞭他的語言。快到學校,他說大哥到這請你吃飯吧。當時我覺得這孩子挺有意思,一路說瞭那麼多敲邊鼓的話,到學校附近說請我吃飯,肯定這孩子盤算著附近的飯店很熟,在經濟范圍內請我吃飯,可是一想銀行一月就給他們800塊錢的實習工資,還不知道有這八百傢裡還給不給生活費。我說我請你吧,等你上班瞭,再請大哥。就這樣沒有聽他選擇的飯店,我選擇我熟一點的一傢飯店。開始我一場談話。我說開車我不喝酒,讓他喝點,剛開始還拘謹,喝瞭一瓶啤酒後,治國講起瞭他的身世。

  傢農村的,還有個弟弟,父母純農民,父母對他有很大的希望,通過在銀行的實習,覺得要是能留下真的再好也不過瞭。這時候我突然心裡很壓抑,不知道該對他說什麼,他還是個孩子,沒有經歷過幾次飯局。我勸他喝瞭兩瓶啤酒後,就給我開始掏大實話,告訴我風控老總說告訴其名額的事,說如何如何想留下,說自己上學如何的努力。我發現瞭一個問題,這孩子不討厭,但是總是說自己,還太小,太渴望留下工作。突然有點不忍,但是我能說的隻有好好表現。最後我告訴他,我說你們部門的老總,風控的老總在行裡很有分量,他比我管用。]自然我隻能說一堆空話套話,就在他的訴苦中我把微醉的他送回瞭學校。

  後來治國跑我傢裡來送禮,一條煙,還有一些土特產,我沒有收。後來還因為一次外聯活動,給他報銷瞭500塊錢。後來風控的老總說,治國給他送瞭一些土特產,風控老總的老婆嫌不幹凈給扔瞭。對於老總來說那是個笑話,但是我知道,治國你在學校也許很優秀,你這孩子挺努力,但是在這個拼傢庭的社會,也許已經沒有這份工作瞭。因為風控的老總覺得這孩子挺傻,送禮送瞭一些扔貨。

  治國很勤快,也會說話,在學校做學生幹部,要是在三十年前也許前景很好,但是現在,治國沒有人稀罕你的土特產。治國,這不是一個使勁幹別人就說你好,肯為你說話的時代。治國長得很帥,男孩子沒用,沒有人指導他,沒有人告訴他怎麼去做,什麼事都是他去摸索。也許治國以後會出人頭地,但是40歲之前他的命運已經確定瞭,要讓現實碰到頭破血流在知道社會的真相,才能磨合好自己……

  治國後來沒有留下,幾經面試找瞭一份保險公司的工作,很辛苦,後來逛街見過一次,看得出感覺挺累,挺辛苦。

  但是我覺得治國還可以,我就想不通,為什麼風控老總不肯為其說句話?如果他說的話,我也許會給他點助力。這是後來的我和風控老總一次飯局的談話,風控老總說有一次看見治國把接待用煙,往口袋裡塞瞭兩盒,這事讓他徹底的否定瞭治國。後來我讓小胖問治國拿煙做什麼,小胖給我的答案是治國想回傢的時候帶給父親抽,因為中華父親沒抽過幾次,我當時的感覺,真是覺得一個字:哎…

  還是小胖點醒瞭我,說治國傢不是很好,也沒啥壞心,就是想給父親那點煙抽。我一下明白瞭,風控老總懶得去明白,也不想瞭解,這孩子為什麼把接待煙裝走,但是這個細節讓他徹底否定瞭這個優等生,這不是什麼大事,但是這個細節讓其覺得治國討厭。

  治國覺得有那麼多中華,父親抽煙,不經意拿幾盒給父親,讓父親抽一下好煙,本來就是接待的,和偷也壓根沒有關系。但是就是治國的這份孝心,讓治國的形象在他們老總那裡大打折扣,讓治國沒有瞭機會。

  我問小胖你拿嗎,小胖說自己買不行啊,這種東西作為實習的拿瞭不好,反正就是不好。這就是差別,是小胖高尚不會有那想法嗎?是小胖傢裡可以買,不會去做,治國也許也知道拿不好,因為自己隻是實習生,但是煙很好,自己買太貴,出於孝心,其原因還是傢庭吧。

  後來我知道是因為這件事治國的老總煩瞭治國,一句話也沒說,我也無法再為其說話。這個結果,真的有點無以名狀,是傢庭的原因,還是什麼?我也沒弄清楚,這孩子挺可惜。

  學校是不會教育你如何為人處事的,即便有思想品德課,老師也隻是講講空泛的道理而你也未必就真聽得進去。真正的做人的教育在哪裡呢?全在傢裡呢!每個父母都有自己習慣的一套做人方法,他也習慣性地把這套原則方法傳授給孩子,因為他覺得這樣做是對的,否則他這輩子就不這樣做瞭。但許多普通的父母就沒有想到,他這輩子的不成功是否和自己的為人處事方法有關呢?如果有關系,那他還能把自己的老一套再教給孩子嗎,讓孩子也一輩子不成功?

  總結瞭一下,傢庭優越點的孩子比較不惜財,相對性格也開朗一些。以前我一直的印象是傢庭普通的孩子應該更樸實一些,但是通過觀察這些孩子,在聯系到自己的朋友、同事,真的,傢庭條件差些,大多都是有些狡黠的,做事心理有很大的計算過程。這個計算過程對父母來講是好事,比較節省,但是對自己發展,交友,人生態度是一個很大的思維框架,往往會跟隨自己的一生。思維方式差異就更大瞭。

  例如小胖的爸爸的思考方式以及對小胖的教育。自己出瞭哪些問題要怎樣修正。如何有自知的能力。這群孩子大多遇到問題首先是抱怨,其次再想別的,而且一般不會思考自己的毛病。兩種思維方式都自成體系。從外表來看你看不出它們直接產生的後果,所以作為孩子特別容易承襲父母的思維方式。但是恰恰就是思維方式是優秀與否的根本決定因素。我們的青年一旦承襲瞭一種思維方式往往就決定瞭一生的定位,而且直至終老也未必能發現自己的思維導致瞭自己的命運。

  小東和原子的故事

  小東是個男孩,傢境不必周周差,也許還強點,但是這是唯一一個可以留在銀行,但沒有留下的孩子,還是因為傢境。這個孩子很幽默,不討厭,據說已經傢裡給協調好瞭關系,可以留下,最終他的老幹部爺爺,沒有同意他留在銀行。畢業後拿著紅頭文件去瞭南京某指揮學院,深造瞭一年,取得瞭研究生學歷,然後分回本地,去做瞭軍人。單位是後勤部,很舒服的單位,很愜意,分瞭一套房子,找瞭個軍官做老婆。

  有個插曲我得講講,小東一直很喜歡一起實習的一個女同學,當然後來小東後來去南京,戀愛還是繼續的,後來小東回來傢庭父母知道這段戀情。那個女孩不錯,但是小東父母的傢庭會議的結果就是一個,堅決不允許,理由是女孩傢是縣城的,對將來小東的發展沒有什麼助力。為此小東和父母拍瞭桌子,鬧瞭一場,但是連續的傢庭會議,連續的壓力,包括小東父母不讓小東帶女孩回傢,維系瞭幾個月,小東的女友提出瞭分手。

  然後小東開始瞭一次次的相親,最後是一個爺爺戰友的孫女,一個同樣在軍隊的女孩和小東談起瞭戀愛。這女孩子傢境比小東還好些,傢裡有好幾套房子。女孩現在的專業去瞭國傢開發銀行,小東還在部隊,隻是打電話聯系,說結婚後轉業,去機關吧。問他說怎麼樣,沒覺得咋樣。

  但是從原子那裡看,當初幸虧聽瞭父親的話,如果就和那個同學好瞭,弄不好原子的路就是小東的路。小東很喜歡對我說:聽爸爸的吃飽飯。

  原子一個極其聰明的孩子,傢是鄉鎮的普通傢庭。這孩子很聰明,或許說有心計,小孩實習的時候嘴很甜,這是給我的印象。在我們這裡實習的時候,最早想追周周,很可惜沒追到,追瞭一個同一個市區來的女孩。兩個人實習的時候就拉著手,還沒畢業原子就帶著女孩子回瞭傢,還沒畢業兩傢老人見瞭面,剛畢業,原子就通過父母傢拿瞭十幾萬,付瞭首付買瞭房子,然後順其自然的和女孩子結婚,七月畢業,八月結婚。那時候,小胖,小東都很羨慕原子,可是這種羨慕沒有維持多久。因為結婚瞭,原子的父母就催促讓原子當爸爸,當然原子的嶽父母也是這麼想的。

  很快原子有瞭房子,有瞭孩子。最近聽小東、小胖說起原子,已經沒有瞭羨慕,都在嘆息,說原子要不是聽傢裡的,現在不至於那麼累,太累瞭…哎…

  兩個人的評價都是:哎…

  原子畢業後,找瞭一份某大型國有企業做推廣,也就是營銷類的吧,收入還可以,原因這孩子很活,很聰明。但是因為傢裡的一再要求,老婆懷瞭孩子,沒工作幾天,就懷孕瞭,也就沒瞭工作,等著生孩子。

  孩子生瞭,原子最早做瞭爸爸,可是原子也開始知道瞭什麼叫承受不瞭。

  原子有房貸,現在有瞭孩子,面臨很現實的問題,媳婦生瞭孩子,那麼就需要一個老人帶孩子。從媳婦生孩子開始,就已經超過瞭原子的承受能力,也許原子應該晚點要孩子,那樣會更好。但是孩子生瞭就要養啊,孩子本來是愛情的結晶,卻成瞭原子負累擔負不動的開始。

  小胖說:原子生孩子後,小胖去醫院看孩子,原子的媳婦就說需要請一個月嫂,差不多價格在這個城市3500左右,月嫂一般最少得倆月。現在的情況是原子貸款買瞭房子,自己的工資還瞭房貸,還得供養一傢人吃。現在孩子出生瞭,什麼奶粉,尿佈,衣服,等等,傢庭一切的開銷都是原子的工資裡面…原子實在是拿不出這份月嫂錢。父母說幫忙出瞭首付,沒錢瞭,嶽父母說的好聽,沒有錢也出不著。那孩子怎麼辦,還得管啊,生孩子花瞭一萬多,讓原子再也沒有多餘的錢,隻能讓老媽和嶽母輪流從老傢來照顧孩子。因為買的房子小,住不開,一次看一個禮拜。從老傢來,這樣老傢不是爸爸自己在,就是嶽父自己在,不管是老媽還是嶽母,都是那麼心裡放不下。

  如果物質豐盈瞭,孩子的出生,對傢庭來說那是很美好,但是沒錢孩子生瞭,那麼父母還得從老傢來看孩子,這就是一個炸藥包的導火線瞭……

  剛開始孩子出生的喜悅,還能維系。但是隨著媳婦做完月子,母親,和嶽母輪流看孩子,也因為,原子真的沒錢瞭,每一樣都要開銷,房貸、物業費、孩子的奶粉、衣服,一切一切都需要錢。

  原子你還是個孩子,當瞭爸爸,你的承受能力還太弱,雙方傢庭一個農村,一個鄉鎮都沒有錢來支持瞭,矛盾就開始在孩子出生的第三個月開始出現危機。原子的媳婦,想讓老人看著孩子,自己也去找份工作,緩解一下壓力,但是嶽母不幹,覺得孩子半歲前不能上班,如果上班瞭,可能要落下病。這樣就有瞭爭執,嶽母開始抱怨原子傢沒錢原子沒本事,一個剛工作剛夠一年的普通的孩子能有多大本事?傢裡的錢都付瞭首付瞭,這樣矛盾就開始積累……

  一切都是錢,錢,錢!還好原子的媳婦頂住壓力找瞭一份工作,但是因為沒有關系和背景,隻找到瞭一份千把塊錢的工作,但是對傢裡也是一份支持。

  可是這千把塊錢的工作,因為上班,孩子就得老人自己在傢看,這樣老人看一天就很累,然而下瞭班,是原子累,媳婦也累,這樣又因為刷碗,洗尿佈開始起爭執。

  女人的幸福活在比較之中。原子的媳婦開始心裡不平衡瞭,生瞭兒子為什麼活得這麼難?中午頂著滿頭大汗擠車做公交累半死給孩子喂奶,吃口飯,還得下午再跑去上班。這時候原子就成瞭原子媳婦眼中的廢物,哪個同學的男朋友,哪個同事的老公都比原子有本事。

  原子為瞭多掙點,沒完沒瞭的跑外,但是又能多拿多少呢,還是掙得不夠花的,也開始抱怨,開始抱怨嶽母催著要孩子,現在這麼累。

  就在這時候,原子的老媽在輪班看孩子,原子的爸爸在傢因為自己,可能吃不好什麼的引發肺炎。承認肺炎這東西很麻煩,需要住院,這樣原子的老媽隻能跑回傢,讓嶽母來看孩子,嶽母覺得不是自己的班,來看孩子就多少就有點怨氣,自然看完孩子,就比較埋怨。事就這麼湊巧,原子單位的一個單子被同事拿到,少掙瞭幾千塊錢,那天心情不好,回傢媳婦和嶽母吃完瞭飯。抱歉,原子,沒有瞭,想吃自己做,或者去買吧。原子隻好去自己做飯,這時候原子老媽打來電話,問原子咋樣,原子說做飯呢,結果原子的媽媽打原子的媳婦的手機說,那麼累瞭,怎麼不給做飯,要累死他嗎?就因為這個原子的媳婦也哭著喊,我也累,我受夠瞭。接著就是原子的嶽母拿過電話質問原子的老媽為什麼弄哭原子的媳婦,馬上從電話裡吵,變成瞭原子和嶽母和媳婦的對吵。

  這是第一次爆發,吵累瞭,原子出去給小東打電話說:小東我真羨慕你聽你爸爸的話,沒有選擇那個女孩,接著就是小東聽著原子哭瞭。

  這矛盾開瞭頭,不是你不吵,矛盾就消失瞭的,矛盾還在,隻是不吵壓著,但是壓不住還會繼續爆炸……

  原子爸爸肺炎好瞭以後,老媽繼續看孩子,以為可以平靜瞭,誰知道因為上次的吵架,又要爆發。一次原子下班去樓下打水,結果上樓發現媳婦和媽媽誰也不說話,吃飯的時候,老媽不吃,背對著飯桌,看著孩子。原子問老媽,為什麼不吃飯啊,叫瞭幾次,老媽也沒說話,原子過去一拉老媽,看見老媽在流眼淚。結果原子就好像明白瞭肯定跟媳婦有關,就問媳婦怎麼回事。剛開始媳婦不說話,原子大聲喊瞭一句:那麼大年紀給你看孩子你哪裡不滿意,要老人哭,你大學對著屁股念瞭!

  這一句老婆摔瞭筷子開始大哭,說夠瞭夠瞭累死瞭!然後老媽也哭說攢瞭一輩子的錢,換來的就是職責,然後和兒媳婦就開始瞭爭吵。原子把媳婦拉到臥室,把老媽拉到客廳沙發上,原子說那時候,感覺天地都在旋轉。起因隻是因為給孩子蒸雞蛋,老媽說老瞭,媳婦說湊合吃吧,又不是貴族,整天給孩子都這麼吃,結果就對著頂瞭幾句,然後就有瞭這次爭吵。

  因為吵,媽媽哭,原子借來小胖的車把老媽送回傢,再去嶽母傢接上嶽母。嶽母在車上陰聲怪氣,原子多次對嶽母說,一根草豎起來還有高低,不管怎麼樣,小的不能和老的罵吧,希望嶽母說說給自己媽媽道歉。可是嶽母一直覺得自己女兒委屈,告訴原子,一頭老婆一頭媽媽,說啥說。

  就因為這個沒說,導致瞭一次動手,原子跑到小東那裡住瞭三天,這其中原子的媳婦沒問一句。原子告訴小東說:起先傢裡不同意那麼早結婚,但是原子覺得自己能處理,覺得父母一生過得失敗,啥意見都是廢話,現在想起小東的爸爸能夠阻止小東,真的很羨慕…真的很希望當時傢裡能給他一個好建議。

  後來原子回傢,多次聽小東和胖子說,原子其實屬於同齡孩子裡邊能力比較強的,錯就錯在結婚太早,結婚也不要緊,主要就是要孩子太早,自己承擔不瞭,傢裡也幫不瞭什麼忙,才活著這麼累,現在還是出矛盾,孩子依舊在慢慢長大。小胖對我說:這樣下去可能會離婚。小東告訴我:原子這樣維持下去,也許哪天會崩潰瞭。

  原子我給他打過一次電話,問他為什麼經常羨慕小東,原子對我說:因為自己內心否定瞭父母,自己心裡實質覺得父母很失敗,當初父母希望晚點結婚自己沒有聽。當然父母沒有堅持,結婚瞭,一直催著要孩子,自己在沒有積累的時候,結瞭婚,生瞭孩子,這些矛盾的出現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其實我還是想說,剛踏入社會的時候,父母的意見真的很重要,如果講不出道理,這重要的選擇的時候,一定堅持一下。原子,我身邊這個年齡有的依然在重復原子的另一個版本相同的故事。

  在沒有積累的時候,一定不要去做承擔不瞭的事情,要不真的太累瞭。

  分析背後的原因

  小胖在同齡人中我是最看好的,為什麼?因為小胖的爸爸。小胖雖然沒留在銀行,盡管他也很想進來清閑的工作,但是小胖爸爸的教育給瞭小胖一個不用憂心的物質環境,所以小胖每天都嘻嘻哈哈的。有的孩子為什麼開朗,有的孩子為什麼沉默寡言,你能指望一個傢長整天抱怨錢不夠花,整天說大學的生活費太貴瞭,整天掙錢不容易,這樣苦口婆心壓力下的的孩子,內心很陽光,內心很燦爛,不可能吧。

  因為物質條件的豐盈,或者說從沒有因為正常的生活消費而受到父母關於錢財的壓力的孩子,一般都比較開朗,相反如果傢長以為的念叨,在教育孩子的同時,抱怨什麼也貴的時候,我很榮幸的告訴這位傢長,您在把您的無能貫穿到孩子骨髓裡。

  治國表現很好,為什麼做瞭六個月的部門領導,到瞭最後都不肯為其說一句推薦的話,因為送的禮物是仍貨嗎?我想不是,是治國看重小利,要命在那兩盒煙上。本身並沒有什麼大不瞭,隻是爭奪小利會損害人際關系,讓周圍的人對你有意見有看法。而人際關系受到損害勢必會影響你在重大利益上的得失。這樣一進一出,最後就不劃算瞭。所謂“揀瞭芝麻,丟瞭西瓜”.煙本身小事情,因為部門領導把治國歸類為瞭:愛占小便宜。從而一句好話不願意多講,我深層的考慮過這個問題,治國為什麼會拿煙,為什麼小東、小胖不會去拿?

  為什麼治國會有念頭去拿,因為在治國的腦海裡“中華煙”是好的東西,是傢裡不會買的,因為就放在那裡,因為有很多,因為父親沒吸過幾次,動手拿瞭,歸根結底還是傢庭貧困的原因。

  從品德上講不見得小胖,或者小東,就比治國高尚,為什麼他們不會隨手拿煙?因為也許中華在他們眼裡不是什麼很想要的東西,小東的爸爸是副廳級幹嘛,估計吸煙都應該比中華好,而小胖傢裡開著傢具城,應該是經常請客送禮的。小胖的潛意識思維,這煙傢裡可以隨便買,所以小東和小胖不會去拿,治國的意識裡是這是好煙,爸爸沒抽過幾次。問題的深層原因不是什麼品質,是內心看待這煙凸顯的心理價值,治國被看見瞭拿煙被歸類,其實深層次還是傢庭能夠提供給孩子看待物品心理價值的問題,就是治國的心理價值讓其做出瞭拿煙的舉動;還有就是治國這孩子不傻,懂禮節,知道送禮,為什麼送的禮物被扔瞭?原因還是心理價值,治國的心理價值覺得物品不錯瞭,覺得禮物很好瞭,或者是治國的父母已經覺得挺貴重瞭,但是就是這個治國的心理價值,用他們部門老總的心理價值來衡量是可以扔掉的心理價值。

  治國在學校的成績,在學校的表現比小東和小胖都強,為什麼當人生剛開始邁步的時候,反差那麼大?治國也請客,小胖也請客,治國也送禮,小胖也送禮,為什麼結果不一樣?興許看到的會說,小胖有錢唄,治國沒錢唄。

  其實這其中不是禮物好壞那麼淺顯的道理,這裡面更深層次的是一個做人做事,接人待物的技巧的問題,治國自己請客,治國自己送禮,這當然也許治國咨詢瞭傢裡,但是問題悲哀的是,

  治國沒有助力:

  第一、治國的請吃飯,錯瞭環境,錯瞭對象。你想去獲取工作,現階段下工作的含義是多重大傢人心裡清楚,治國你太小瞭,你一個月的生活費,也許就是人傢一瓶酒錢。

  第二、治國的送禮,治國你有這個意識不錯,但是你忽略雙方心理價值的平衡,你的禮物是起不到作用的。

  其實治國的悲哀就是傢庭的助力幾乎沒有的痛楚。在這個過程中,治國的心理價值還是父母農村的心理價值,還是父母農村接人待物的處世技巧,這些因為他的年齡,閱歷沒有辦法。如果父母沒有能力指導,其結果就是一頭一頭的包。也許孩子不錯,但是社會沒那麼簡單,現實的很,也許在同齡孩子中單純的比較孩子,治國很不錯,但是我們的社會就是這樣,人都很現實。

  治國,都會狗眼看人低的;治國,為什麼你請客,送禮沒有預期效果?是因為治國你的心裡價值太低;治國,為什麼周周可以請到行長吃飯,因為周周背後的價值是做省級單位的處長。這些治國你是那麼沒法去比較的,這些也許你現在也不明白。

  小胖的處事方法

  小胖的爸爸很明理,懂得孩子的事情也很重要,小胖的爸爸特意來到這裡給小胖的主管領導送禮;首先不會發生接受禮物不適感的錯位,其次因為傢裡經商,小胖爸爸的禮物不會產生雙方心理價值的失衡。

  自然小胖的請客,送禮的方式會達到預期效果,這點事小胖爸爸的人生閱歷,外加小胖傢可以這麼做到,不會有壓力感。正是小胖爸爸傢具城老板的身份,在接觸小胖爸爸的時候不會去貶低小胖。這是赤裸裸的現實。

  兩下一比較小胖和治國的差別就在這裡:治國忽略瞭心理價值和處事技巧;小胖則是按照正常的可以接受的范圍在運作。

  其實本質的原因還是傢庭,還是父母的助力,還是傢庭的心理價值,這點上治國雖然成績好,但是在社會這個圈子裡治國你稚嫩的處事方法必輸無疑,沒有例外。源於我們的社會太現實。

  小東和原子傢庭規劃的區別

  小東傢庭條件優越,為什麼傢庭可以協調關系留在銀行,為什麼作為老首長的爺爺給否決瞭?為什麼讓小東去拿著紅頭文件去南京深造,當幾年軍人,通過這個跳板可以直接進入省級黨政機關,會有著比銀行工作更美好的前途?小東的爺爺對小東的期望值更高,並且又能力去規劃,小東的父母也認可。或者說小東爺爺的思維體現在小東身上,小東自然沒有這個能力,這條路的規劃,並且可以走通,原因是小東傢庭的規劃能力,和傢庭對規劃的實現能力,這裡面包含社會地位,人脈關系,等等。

  小東的戀愛為什麼那個縣城的女孩子,傢庭父母方面堅決不同意,到瞭拍桌子,砸椅子的程度也要阻止這段戀愛。這是小東父母不是東西嗎?我相信大傢都知道不是,因為小東的條件擺在那裡,是選擇婚姻的問題,絕對不存在找不到媳婦的問題。既然工作是一頂一的好工作,傢裡可以給其購買房子,這個小東連想都不用想,這樣的條件為什麼要去選擇一個相對傢境較差的女孩子?小東父母考慮的更多,還是想讓小東選擇傢境好的,將來的嶽父母能夠對小東的工作事業增加助力,而不是因為嶽父母和媳婦成為每個階段的阻力,或者困惱。小東的傢庭承擔小東的婚姻很簡單,為什麼,父母還極力阻止小東同縣城同學的戀愛,就是因為小東的父母想兩好合出一個更好,小東後來的世界情況也是按照父母的路走的,找瞭一個同樣傢境的女孩,準備結婚。

  我曾經問小東,為什麼最後還是讓老爹打敗瞭,聽從瞭安排?小東的原話:老頭子是個副廳級幹部,不是傻瓜吧。小東的父親讓小東去征詢瞭小東父親的一個下屬,小東父親的這個下屬就是娶瞭個農村女孩,然後小東父親的下屬在敘述完自己的故事,給小東的建議是聽從父親的話,因為那是很實際,很現實的。這樣簡潔教育的方式,孩子是比較能接受的,還有就是小東自覺不自覺的強調瞭,老頭子是副廳級幹部。為什麼說這個,因為小東心底是認可爸爸的成就,認可爸爸不是個泛泛之輩,這種內心的肯定,才會遵從。從而小東的規劃道理一直在良性發展。

  原子的悲哀在那裡,也許單純的比較,小東和原子兩個孩子,原子更優秀一些,或者說原子的能力在某種程度上比小東的能力強。

  但是,加入父輩,甚至爺爺輩的傢庭比較,原子就徹底被打到山底下。原子在學校就追到瞭媳婦,並且沒畢業雙方老人就見面,這的問題在那裡,錯的不是原子的戀愛,而是原子以及原子嶽父母的目光短淺:孩子戀愛瞭,老人趕緊見面吧,這樣咱們也算完成任務瞭。

  原子貸款買房子這點沒錯,甚至結婚都沒有多大錯,問題就是聽從瞭父母的結婚後直接要孩子,這成瞭原子的身心俱憊的導火索。原子隻是在這個城市讀瞭四年書,畢業找瞭份跑銷售的工作,對這個社會現實的瞭解程度可以說少的可憐,他這個年齡自己是沒有能力規劃的,那麼父母呢,以及原子媳婦的父母呢,很抱歉這兩對父母還處於縣城和農村的認知上,戀愛,結婚,生孩子,越快越好。

  因為原子和媳婦自身的年齡擺在那裡,不可能對現在直觀的現實世界有個良好的認知,那麼深愛下,尋求婚姻是必然的。但是這種選擇很盲目,是屬於頭腦發熱。房子是貸款的,一切的說話開銷都是需要金錢的,一切的一切都是需要物質的,但是這些,包括原子和媳婦、原子父母、原子的嶽父母根本就沒有看清,雙方老人還是自認為孩子讀瞭大學,自然就能過上他們父母相信中的那種城市生活。

  原子的一頭包也就註定瞭。

  原子的父母以及嶽父母不是沒有給原子規劃,隻是這種規劃是給予縣城農村同年齡接待的規劃,這樣就形成瞭一個金錢物質預計過低的規劃,必然出現問題,必然讓原子,原子媳婦都很累。甚至父母跟著累,就是這麼一個把農村或者縣城的規劃觀念,讓原子在一個城市走那種父母能夠接觸到農村縣城的規劃道路。這兩個環境的花費根本不是一個層次,也就是金錢物質的匱乏導致瞭原子的一系列矛盾。

  原子的父母曾經提出結婚晚點,但是原子不聽,為什麼不聽,結合小東說:老爸是副廳級幹嘛,總不是個傻瓜吧,原子對我說的是:當初太自以為是瞭,覺得父母就是一鄉鎮工廠職工,自己上瞭大學,覺得父母活得真失敗,心理甚至瞧不上,他們說的覺得根本就不想聽,也不會聽。為什麼原子會有這個狀態,因為原子上瞭大學,因為原子的父母在上瞭大學的原子的眼裡。在省城過瞭四年的原子眼裡,這四年原子某個程度上已經徹底把父母的人生給否定瞭。所以原子沒有聽從父母晚點結婚的建議,我想原子的媳婦其實心理走勢過程應該也是很原子相同。

  原子,小東兩個孩子的道路差距巨大的我也不想去想。

  同一所大學的孩子,單純比較孩子,也許不相上下,甚至原子更強一些。但是加入瞭父輩,祖輩的能力,背景,見識後,原子這個自身能力和小東差不多同學,立馬在起跑線被甩瞭幾條街,這種東西我也考慮不清楚怎麼改變。

  當然有朋友說,寒門也能出貴子,什麼機遇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我也快工作將近十年瞭,從起先的觀察這群孩子,總結出的一點細枝末葉到我自己身邊的朋友,同學,好似都在沿著一條的無形的線走,這條無形的線的開頭就是傢庭環境,見識,傢庭規劃。也許我相信天道酬勤,但是我身邊真的沒有發生過什麼奇跡,通過自己的努力,擺脫瞭貧困的軌跡,擺脫瞭那條無形的線,從此過上讓周圍人羨慕嫉妒的人生。富人傢的混蛋孩子有李天一,窮人傢的就有一個馬加爵。都是個例,根本代表不瞭所在的階層。

  大多數出於各個層次的人還是沿著傢庭開始的那條無形的線在走,在生活。其實過得好不好,壓力大不大,心情舒暢不舒暢,唱高調是沒用的,在那裡自我強調和瘋子似的想擺脫也是不現實的。

  馬克思說過:階級一旦形成,那麼出於各個階級的人想打破階級的鴻溝壁壘幾乎不可能。我自己也是追尋到細枝末節,看到一點點,也希望找到通向快樂的人生鑰匙。但是,我生活的城市,工作的單位,我接觸的現實,階層在固化,富有越來越富有,窮困依然還窮困。

  有位網友留言說,年紀越大越相信命瞭,我挺認同,記得又一次在辦公室談起“命”,有位年長的同事說“命這個字的結構是人一叩”.然後說,古人造字是有含義的,不是象形就是會意,人為什麼把一叩造成命字呢,也許就是這一叩首的組成瞭命字的解釋,也許人真的有命,也許很多事早就註定瞭,一叩首為什麼叩首呢,因為自己服瞭,因為自己承認瞭,認可瞭才低下頭叩首。

  談瞭很多,我有瞭一種思維完全顛覆的感覺。自己的舊思維開始被沖破,我也逐漸開始從身邊周圍人的人生中去總結,去觀察,去反思,去理解,何為人生。

  生活就是:生下來,活下去

  生下來,活下去就是生活吧。

  如何活是一個問題,無非就是輕松簡單點,安穩點,保障高點。很多孩子也包括當年的我在學校的時候,覺得心比天高,但是到瞭社會上摔打幾年,有發現這個江山真是鐵打的。社會不是那麼好混的,很重要的一點在即將畢業將要選擇進行什麼工作的時候,真的需要精心來思慮一段時間,包括我們這些成年的面料跳槽,同樣需要認真的去思考。指導這個思考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有自知之明,一定要明白自己的條件,自己的能力,自己的背景,這裡面不能有半點幻想的成分。

  人生很有意思,你怎麼對它,它怎麼對待你。你拿人生開玩笑,不認真,人生立馬償還你一個你的人生笑話,你如果選擇不認真,那麼立馬人生就對你不認真。其實人生在某種可控范圍內是可以規劃的,怎麼規劃就是看你身邊和你條件差不多的兩個,或者三個,甚至更多一點,有一個對比,這樣去從這些曾經和你條件類似,通過不同的選擇,形成的結果,這就是你參照的例子,因為他們身上有你現在的影子。如果有條件,找機會和他們詳細的談談,年長的人一般都會比較樂意把自己成功,失敗的經驗,選擇的得失,告訴晚輩。但是怎麼選擇,怎麼去甄別,怎麼去對待,還是那條真理,自知自明一定帶著審視自己,這樣或許你能少走很多彎路。

  其實,我不想去強調投胎是門學問,也不是在那裡痛苦的呻吟,隻是想探索出一些規律。也許自己水平有限,寫的不是那麼好,但是包括我自己,也想活的好一些,過得輕松一點。一年半來看這些孩子,好像七八年前的自己,水平有限,還請大傢原諒,也請大傢一起總結,那些曾經讓你得意成功的選擇,還有那些讓你痛苦,懊惱,甚至後悔不已的錯誤選擇總結一下。

  我覺得人在踏出校門走向社會的時候,真的有必要精心考慮一下自己的傢庭環境,自己的能力,自己的條件來好好想想自己應該找份什麼樣的工作,一個人也許一輩子兩件事最重要。

  第一:是去找一份工作,一份待遇較好,有發展前途的工作。

  可能有人覺得什麼叫好工作,好的,什麼政府,銀行,電力,我根本進不去。我作為一個工作瞭十年的人得經驗是這樣的,如果你是大學本科畢業的,能不讀研究生就不要讀研究生瞭,因為本科,研究生工資差不瞭幾百塊。所謂好工作,不是說進去養著的工作,是你在裡面卻是可以學到東西,將來不在這傢單位做瞭,然後因為在這單位工作學習的經歷,能讓你很快找到下一份同類型的工作。盡量最初選擇工作的幾年,能進大機構就不要選擇小公司,因為大機構接觸的層面高,即便將來有能力,大機構本身就是個機器,你可以選擇為這個機器服務,自己也能開創依附大機構服務的行業,這樣路不會走死。

  要選擇那些社會地位較高的單位,因為接觸的人脈不一樣,不要忘記瞭人熟就是寶。

  在初期的時候最好不要自己創業,因為這條路很難走,沒有經歷,沒有資金,沒有技術很難。即便你是IT天才,也希望你服務大機構幾年後,各方面條件成熟瞭在自己創業…

  第二,是選擇一個他或者她結婚。

  我朋友有離婚的好幾對,幾年來前還恨不能長在一塊,最近鬧離婚的,相愛的人幾乎成瞭仇人。

  我的看法是感情世界是一個純粹的想象世界,哪裡沒有性價比,沒有安全,隻有各種生活物品的價格。但是婚姻的本質是交換,沒有比這更真實的東西,不要去幻想你是例外,結婚的時候,沒有想離婚的,那些離婚的也不傻。

  無論你是男孩還是女孩,你一定記住你一定要有自己的工作。因為工作不會拋棄你,不會嫌棄你。在婚姻裡安全感和舒適感是你需要提供給對方的,然後從對方那裡在獲取安全感和舒適感,婚姻的基礎是愛情,但是物質是基礎中的基礎,請相信無論你是女孩還是男孩都不能放棄工作,因為放棄經濟自理就等於要失去自我。

  如果你是異地留下工作的,盡量不要選擇同時異地的伴侶,因為孩子,老人很麻煩,都是現實的問題。最好有一方是父母在本地,這樣你可以生活的相對輕松。

  無論是男孩子還是女孩子,在選擇結婚的對象的時候一定牢記一個原則,選擇愛你的那個人結婚,而不是你愛的那個人結婚。如果你有條件追到條件優越於你的傢庭的對象結婚是你福氣,但是最好別比你的傢庭差…

  在這兩項中工作的地位高於婚姻感情。

  因為工作不會拋棄你,工作能養活你,讓你活著不用靠人施舍,當你的工作處理好瞭,婚姻是一個自然而然的過程,但是如果你要是想著先成傢,再立業,我會告訴你,我身邊有朋友因為顛倒瞭順序現在離婚瞭。

  人是靠本能和欲望活著的,婚姻是一個相互交換,相互承諾的本質,構成是兩個人,這裡面是有利益衡量的,如果婚姻的天平不是那麼平衡瞭,要麼一個人永遠受氣,要不不受氣就是分手。

  我們的社會已經不再是30年前,結婚瞭就是一輩子,瞭解這些,做好自己,婚姻也差不到那裡。

  還是那句話:也許這篇文章全是廢話,但是希望看到文章的您,能從中看到那麼一兩句有用的讓您在選擇、認知、思維上有個理性的認識,能夠少走彎路,能夠走的更穩妥一下,走的更簡單一些,走的更平順一些……(全文完)

  1. 寒門大學生,誰說我們沒有路?
  2. 從此,寒門再難出驕子?
  3. 即使寒門難出貴子,也要擁抱命運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