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一路收獲一路失去_勵志文章

  於是,一路收獲一路失去

  文/風為賞

  小哥來深圳兩個月後,電話聯系約周六一起聚聚。我的第一反應不是激動、驚訝或者欣喜,而是習慣性的先考慮周六有沒有工作備註事項,然後才答應,好像僅僅是知道瞭一件事情,除此沒有任何的心理波動。後來,我把它稱為非正常淡定。

  一段時間瘋狂地看《穿普拉達的女王》。一遍又一遍,然後依然跟朋友講不清楚故事內容。每一遍都看得津津有味,欲罷不能,並且下意識的習慣分析研究人物的性格、心理且以此為趣,想來並不能成為一件浪漫的事情。

  KTV裡,小哥在唱陳楚生的《有沒有人曾告訴你》,包間裡的燈光委實不好,於是我一直都看不清他的臉看不清他的表情,小哥又戴著厚厚的眼鏡,於是我連他的眼神也都看不清。他的這首歌唱得卻比陳楚生更讓我心疼(ps:小哥,妹子不是誇你)。小哥,10年前你來深圳意欲拼搏描繪你的夢想和10年後你再來深圳的心境有什麼不同呢?卻終是沒有問出口。

  有沒有人曾告訴你,我很在意,在意這座城市的距離。

  電影裡,米蘭達說:我需要10條或者15條CK的裙子。

  安迪:什麼樣的裙子?

  米蘭達:這種無聊的問題你還是去問別人吧!

  哦,女孩,這真是糟糕的開始。

  白白在一旁一直教育我:你幹嘛這樣呀?你怎麼不唱歌?也不說話?也不跟人傢交流,有必要這麼淡定嗎?幹嘛這麼不合群哇?你看看你的臉,誰欠你錢瞭似的?

  要是鄭鄭在,一定會很認真地對白白說:不是的,你不瞭解她,她不是故意裝的,是已經習慣瞭這樣,這種狀態已經是她生活中的一部分瞭。真的。

  遺憾的是,鄭鄭不在,故我隻有向白白翻瞭個長長的白眼:我自傢哥,我愛咋咋。

  詹姆森說:當你和親情越來越遠時,你就會得到晉升。

  2年多前的一次出差,深圳到廣州,一行5人。買好票等在候車廳,霞姐中途去洗手間,而播音恰好提示開始進站。蘭姐說走吧,我說:霞姐還沒有到哇,等等吧。蘭姐說,走吧。然後起身離開。

  車上,蘭姐問我,這種情況,你會不會等?

  我沒有任何猶豫的回答:一定等。

  蘭姐:如果今天你是我,你會不會等?

  我說:我們不趕時間,為什麼不等?

  蘭姐沒有多說,也沒有問我緣由,隻是告訴我一句話:記住,這種情況永遠不要等!

  彼時,我大概是一臉的委屈。

  在心裡面不斷的否認編排,我才不會像你,這麼沒有人情,我肯定會等。

  彼時,拋開工作,我更願意與霞姐一起,她熱情、善良、親和,私下裡我們玩笑,八卦,冷笑話不斷……而我們的蘭總淡漠得難以討好。

  1年前,廣州會展,出差,一行4人,臨出發時倩妞遲到,同事說等會她吧,我說:不等瞭,告訴她地址,自己搞定。

  彼時,大概是忘記瞭自己曾經說過,我肯定會等。

  彼時,已經跟誰交往都會註意分寸,不過分親密也不過分疏遠,很多事情習慣瞭看在眼裡,不參與評論。

  蘭姐越來越習慣我,傢庭聚會喊著一起,看電影喊著一起,買衣服喊著一起,學英語喊著一起,遊泳喊著一起,打球喊著一起,哪裡新開瞭餐館很好吃也喊著一起。

  同事朋友常常調侃我幸運,悄悄向我透露蘭姐待我不一般,是幾任助理中最好的。我都會回以突然得知的興奮和謝謝。隻是我與蘭姐的約會中,我永遠都會為自己的消費買單。她請看電影,我請吃飯;她請買東西,我請看電影。拋開工作上的上下級關系,生活中我們更像朋友。我從不在私人時間聽從她的我是老板我買單的言論。

  施與受一旦不平衡,關系又會多長久呢?

  米蘭達:艾米莉,你過來一下。

  安迪:我是安迪。

  米蘭達:好的,艾米莉。

  我想習慣也許是固執的。

  二老板來深圳協助工作,曾經教育過我:不要誰來咨詢你都撲上去講,你要先觀察考量,看看對方的衣著呀談吐哇,不然是無效溝通,還有你怎麼也是個總裁助理哇,要適當學著姿態。

  彼時,我一臉天真的說:我傳播知識。

  二老板停瞭停說:哼,你真可愛。

  再也不言。

  蘭姐說:姑娘,以後你會明白,利益是源動力。

  6月份陪蘭姐參加一檔電視臺節目錄制,期間,有報刊記者和部分觀眾過來咨詢,此時,我已經學會瞭很自然的說:麻煩請找後臺工作人員。然後離開他們去跟某監制,某主任聯絡溝通確認後期宣傳等相關事宜。也已經習慣從面無表情立刻進入到面帶微笑熱情飽滿的狀態。

  二老板開始忍不住誇獎我越來越好,開始放下她的擔心,也開始給我更多的鼓勵,期待著我獨當一面。時常要求我去重慶給她的幾個助理培訓培訓。

  每每此時,我會說:蘭姐姐,您還要多教教我呀。您制定的那幾個表格太厲害瞭,工作起來方便又有效……

  二老板:那肯定瞭啦,我可是流行病統計學出身呀……

  湯姆森說:當你能投其所好,瞭解需求,你就會有自己的選擇。

  剛開始工作時與不少供貨客戶能成為朋友,多半是因為其粗心或者不註意出現瞭小失誤,然後我盡可能的想辦法中和,減少雙方損失,一來二往反而多瞭幾分交情。後來卻覺得這樣越來越累,出現這樣的情況便開始談退貨談賠償。至始至終,蘭姐都是放任我去處理、體會,在我迷惑的時候適當的告訴我,做企業,不能隻想交情,還要看立場。我問蘭姐,是不是一開始我的想法就是不對的?蘭姐說:沒有不對,這是成長。

  而你將為你的選擇負責。

  我不知道,所謂的優秀或者成熟會不會讓人逐漸成為自己曾經鄙視討厭的人。一路成長,一路迷失,一路收獲也一路失去。

  6月份,換瞭更大更高檔更舒適的辦公場所,可以不按時上下班,也可以招聘助理幫忙做事,升職,加薪。

  然後7月份,辭職。

  蘭姐說:姑娘,人要往前走,不要走回頭路。

  我卻覺得,要回頭看看,看看曾經的自己,也看看曾經的夢想,這樣才更清醒接下來的方向。

  像術敏說的:回到最初的自己。

  以及最初的夢想。

  9月份,蘭姐澳洲來電,問我接下來的計劃和打算,我一一告知,然後她說:姑娘,讓我們為自己的夢想努力。

  是的,讓我們為自己努力。

  你永遠不知道未來的你有多強大。

  1. 收獲前,先學會付出
  2. 跌倒沒關系,關鍵在爬起來的過程中有所收獲
  3. 寫給媽媽:如果失去你,我將是個失敗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