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為什麼是窮人

你為什麼是窮人

富人掌握話語權

        永遠要記住,話語權在富人手裡!一個社會的遊戲規則是富人制定的,評判標準也由富人掌握。

        一個窮人永遠也不可能去指導富人怎樣致富,怎樣過上好日子,哪怕他說的都是真理,也無人會聽。

        當一個社會的經濟基礎已經形成,主流社會就是那些經濟上的優勢群體。權力一定是與經濟利益聯系在一起的,一個人哪怕掌權之前是窮人,掌權以後也會步入富人的行列。這時你再期望他為窮人說話是不現實的,他骨子裡已經在維護既得利益瞭。

        一個社會的遊戲規則既然是由富人制定的,那就必然對窮人不利,窮人要想勝出,可能性就微乎其微。於是窮人就想自己來制定規則,沖突就產生瞭,革命就爆發瞭,有的人真的就掌瞭權,但很快他也變成瞭富人,他的規則又對新的窮人構成威脅,社會歷史就是如此循環下去的。

        一個窮人永遠也不可能去指導富人怎樣致富,怎樣過上好日子,哪怕他說的都是真理,也無人會聽。

富人占窮人便宜

        富人經常要占窮人的便宜,因為他富,就更有占便宜的條件。

        比如,窮人愛買彩票,而賣彩票的錢假設都投入公益事業瞭,就假設是修瞭一座現代化體育館吧!然而,到體育館看球賽、看演出都是要花錢的,窮人絕不會因為當初買過體育彩票就義無反顧地加入到現場喝彩的人群中,結果有錢和有閑去欣賞的還是富人,窮人隻是守著電視看看轉播而已。

        北京有個回龍觀文化居住區,據說是全國最大的經濟適用房小區。顧名思義,裡面住的都是窮人。然而當記者暗訪時卻發現,小區裡停滿瞭桑塔納、捷達、奧迪、富康,甚至還有奔馳。

        蓋經濟適用房是為瞭讓中低收入者買得起,國傢的地租減免瞭,稅收優惠瞭,房價也降低瞭,但是最終住進去的卻並不都是窮人。政策總是要靠人來執行的,執行的人又總是有趨利的本能,所以哪怕國傢有明文的限制,經濟適用房隻能賣給年收入6 萬元以下的傢庭,但開發商還是怎麼賺錢怎麼賣。一個真正的窮人可能要花一輩子的積蓄才能買一套這樣的房子,而一個富人輕輕松松就可以買上好幾套,當窮人還在努力解決安身問題時,富人想的已經是投資瞭。

        在上海,一位公務員花瞭一生積蓄買到一套經濟適用房後,發現樓上幾套房子賣給瞭一位“大款”,這位“大款”並不住這裡,而是把房子出租給別人住瞭。這事最終被上海的一位政協委員捅到瞭“兩會”上,使得另外的委員也義憤填膺,提出我國應建立住房面積上限制度,限制富人占有大量房產,防止貧富過度分化。

        委員們的心是好的,但是富人的房產你限制得瞭嗎?全國有那麼多的積壓房,有那麼多的開發商,買方市場,現金為王,富人有錢還怕買不到房產?房產其實也是一種資源,委員們的提議是有道理的。開發任何房產都必須先取得土地使用權,國傢通過出售土地得來的錢,如果用於投資,每個老百姓都可以受益。現在地租減免瞭,稅收優惠瞭,國傢收入減少瞭,窮人利益受損瞭,如此代價換來的便宜房子,卻被富人擁有瞭,窮人真是兩頭失落。不僅是房子,在其它資源的占有上,情況也是一樣的,富人從來不會禮讓三先,窮人也沒法和他爭搶。富人有錢,就可以買一隻下金蛋的母雞,而窮人就算這隻雞飛到你面前,你也沒辦法抱走。有錢的人更有錢,貧富分化是一種必然。富人從來不會禮讓三先,窮人也沒法和他爭搶。富人有錢,就可以買一隻下金蛋的母雞,而窮人就算這隻雞飛到你面前,你也沒辦法抱走。

窮人志短

        京城有個房地產老板說,中國的建築師很容易改變立場,一個方案,開發商讓他怎麼改他就怎麼改,生怕老板不滿意,就拿不到這單生意瞭。而外國的建築師,特別是著名的大建築師卻很固執,他寧肯不做這單生意,也絕不輕易改變自己的設計,哪怕隻是一個細節。

        其結果就是外國大建築師留下的是更加完美更加個性化的作品,因而也名氣更大,要價更高,生意更興隆。中國建築師卻把自己降到開發商的水平,難免生產出一些平庸粗俗的城市垃圾。作品的層次低瞭,人的檔次也就低瞭,想要高價更不可能瞭。結果凡是有大的項目,還是讓老外搶去,眼睜睜看著別人掙大錢,自己幹瞪眼。這就是窮人和富人的區別!

        不是中國的建築師沒有個性,而是他們太需要人民幣。如果建築師還在為區區一點設計費而嘔心瀝血——據說外國設計師的收費大約是中國同行的十倍——沒有這單生意就有可能餓死,他是在為生存奮鬥,而不是為藝術獻身,在老板面前他還能有什麼脾氣?獻身是可以的,也是偉大的,但獻身的前提是身還在,還是你自已的。如果肉身的存在都成瞭問題,獻身就隻是一句空話。窮人的理想往往就是空話!

        窮人沒法不志短,人窮就必然受制於人,迫於生計,很多時候隻能妥協,這一妥協又埋沒瞭自己的才華,錯過瞭發展的機會,最後隻好隨波逐流,一直窮下去。窮人很難有長遠的眼光,窮人是很難長大的。

錢往高處走

        據說世界上最窮的人是日本某富翁,他投資失敗,欠債高達幾十億,別說身無分文,就是把他自己賣瞭,也還不上一個零頭。但他每天照樣出入五星級飯店,玩著窮人們一輩子都沒聽說過的花樣,身後還跟著一堆保鏢。據說是債主們一心指望他還錢,要還錢就隻有東山再起,要東山再起,就必須繃住臺面,要繃住臺面就必須豪華,而且還要長命百歲——他要是提前死瞭,欠的一屁股債豈不是隻有拿一盒骨灰抵消?還不如一盒味精來得實惠!

        所以說,世界上最瀟灑的事就是用別人的錢,不管勝負,你都是贏傢。

        真正的窮人聽瞭可能就很憤怒,有那麼多錢去虧,幹嘛不分個零頭給我,做點針頭線腦的生意,賺不瞭大錢也不至於虧嘛!直罵那債主傻B。

        但債主可不會領你的情,他有再多錢,也絕不會分出零頭來給你,盡管你的小生意確實很賺錢。

        在投資的問題上,窮人的算法和富人的算法不同。比如開一傢面館,收益率是100%,投入2 萬,一年就凈賺2 萬,對窮人來說很不錯瞭。但是一傢面館所能承載的資本隻有2 萬,如果一個大老板有1 億資金,豈不是要開5000 傢面館?這5000 傢面館就是5000 個投資項目,要一個一個管理好,大老板得操多少心,累白多少根頭發呀?還不如投資賓館,一個賓館就足以消化全部1 億的資本,哪怕收益率隻有20%,一年下來也有2000 萬利潤啊!

        大資金隻會青睞大項目,錢往高處走,你越有錢,扯的攤子越大,就越有人要把錢給你。而且,你有錢,說明你有找錢的能力,這就是信用,就是你能讓錢生錢的證明,如果有人要投資,他不找你找誰?

        資本的眼光勢利得很,窮人是不可能得到資本青睞的。既然沒有資本,窮人得到錢的途徑就隻有勞動,而勞動所得的血汗錢,多半隻夠糊口。

        窮人的錢永遠隻是生活消費資金,和資本的性質完全不同。沒有資本,報刊上那些發財的故事,無論多麼精彩,對窮人來說,就像一部武俠小說,閑來讀讀,不過是茶餘飯後的精神體操而已。世界上最瀟灑的事就是用別人的錢,不管勝負,你都是贏傢。

有錢的人更有錢
        全國十二億人,如果每人給你一元,那是什麼概念?這樣的好事也不是沒人想過,理論上是可行的。但要收集到這每人一元,你必定得有一個合理的借口,也就是立項目;你還要讓每個人都知道這回事,就需要做廣告;你還需要人去為你收集,又必須招兵買馬。諸如此類必要的開支,如果這一人一元裡,付出的成本是一人五角,對不起,要收十億,你得先付五億出來!

        你一聽就嚇得靈魂出竅瞭,就算滾動發展,類似於賣樓花,這樣的生意也不是窮人能做的!很多時候不是窮人太笨,窮人想到的事,再精彩自己也無法去做,就因為你的起點所決定。所以就算窮人有妙計,也隻好把自己的妙計貢獻給富人,成為富人的幕僚,或者去當策劃大師,幫著富人賺窮人的錢,自己從中分一杯羹。錢就像跳水的臺子,搭得越高,越有施展的空間,越能做出漂亮的動作。有錢的人更有錢,窮人往往隻有幹瞪眼!很多時候不是窮人太笨,窮人想到的事,再精彩自己也無法去做。錢就像跳水的臺子,搭得越高,越有施展的空間,越能做出漂亮的動作。

一個窮人的寓言
        有一個故事,說的是一個窮人,老婆有一天買回來一個雞蛋,窮人說,如果用這個雞蛋孵出一隻雞,雞再生蛋,蛋再生雞,再用一群雞去換一隻羊,大羊生小羊,羊再換牛,大牛生小牛,賣瞭牛買田蓋房,再娶一個小老婆……聽得入神的老婆勃然大怒,操起雞蛋往地下一摔,窮人的美夢頓時稀爛。這是一個經典的窮人寓言。那窮人可能一輩子都會耿耿於懷,後悔暴露瞭活思想,讓那點寶貴的資本毀於一旦。然而他實在是忍不住!

        當年馬丁·路德·金一句“我有一個夢想”,不知震撼瞭多少人的心,窮人也是人啊,富人所有的一切欲望,窮人也是有的。食色,性也,他憑什麼不想娶一個小老婆?!隻是雞蛋還沒有變成雞,連雞蛋本身也還在老婆手裡攥著,就有瞭如此輝煌的夢想,合不合適,值得商榷。
不能說窮人的前途沒有光明,然而道路的曲折性,也更加符合邏輯。從理論上講,一旦找到賺錢的模式,資本以幾何級數增長,也不是不可能。很多財富英雄,如比爾·蓋茨之類,最初的原始資本也和一個雞蛋差不多。但是世界上窮人無數,雞蛋無數,比爾·蓋茨卻隻有一個,下一個會不會是你呢?難說。資本越小,風險越大,當你手裡隻有一個雞蛋的時候,哪怕輕輕一碰,都可能全部玩完。這就是窮人的軟肋。窮人的起點太低,就算你搭上瞭快車,快得不能再快,資本的增長也像是滾雪球。當雪球還小的時候,你哪怕滾得發瘋,比起那些緩緩增長的大雪球,你的發展壯大也是可憐的。基數太小,增長有限,同樣是滾動發展,此增加一倍與彼增加一倍,結果有著天壤之別。何況天氣一變,首先融化的必定是你。你的雪球能不能滾大,這是一個哥德巴赫猜想。

        窮人總是從做小生意開始,要把小生意變成大生意,就像把一個雞蛋變成一群牛,中間太多的因素,太多的環節,如果你沒有把整個過程走完,你就沒有摸到財富的脾氣,就算是給你一大筆錢,你也消受不瞭。很多時候,財富也是一種壓力。潛水員都知道,貿然的下到深海,很可能七竅流血。這絕不是威脅。資本越小,風險越大,當你手裡隻有一個雞蛋的時候,哪怕輕輕一碰,都可能全部玩完。這就是窮人的軟肋。

窮人是弱者

        窮人整體處於弱勢狀態,窮人就是永遠的弱者。

        股市上,散戶們總是豎起瞭耳朵,東打聽西打聽的,無非是想聽點消息,沾點主力的光,結果卻常常被主力牽著鼻子走,成瞭他口中的羔羊。

        股市上的主力,說白瞭,就是有能耐興風作浪的一小群人,是機構、炒傢、或者上市公司本身。主力到股市是幹什麼來的?絕不是想解放窮人。大傢都是來自五湖四海,為瞭一個共同的目標,走到一起來瞭,來瞭就要賺錢。然而是誰賺誰的呢?股市不是印鈔廠,它隻是一個資金流動的市場,錢不是從你的口袋落到他的口袋,就是從他的口袋落到你的口袋。市場上早就有關於主力的名言,他賺錢靠的是“養、套、殺”,活生生對付羔羊的辦法。在每個人都想賺錢的情況下,被養、被套、被殺的最有可能是誰?結論不言而喻。

        有很多人在寫書寫文章,教散戶如何與主力周旋,概括起來無非是兩個方面,基本分析和技術分析。然而作為一個財富不多而必須準時上班的工薪族來說,他又有什麼時間去研讀堆積如山的資料,去研判主力的動向,去和一群訓練有素的專傢周旋,還要決勝於呼吸之間呢?除非他有特異功能。

與狼共舞,最大的可能性是被狼吃掉。

        散戶和主力,兩者根本不是一個量級,豈止是胳膊和大腿的區別。地位不同,能力不同,操作的環境和條件都不同,兩者獲取的信息永遠是不對稱的。別人知道的你不知道,你知道的別人早就知道,走勢說明一切,你隻有從已經表現出來的結果去猜測原因,等你明白過來,大勢已成定局,你根本沒有時間反抗。

        不僅是股市,幾乎在所有市場上,窮人作為投資者,都或多或少地處於劣勢當中,信息的不對稱,使你無法判斷其中的風險,始終處於被掠奪的境地;自身素質的不足,也使你在投資過程中,無法和那些操縱著巨大財富的職業殺手抗衡,他們是一個群體,是以此為生的,沒有你的流血,他們就沒有存在的理由。股市上的弱者是散戶,社會上的弱者是窮人。窮人容易上當,一方面是因為窮人的見識有限,另一方面也是窮人的弱勢地位決定的。

推薦閱讀:[網絡流行勵志文章:窮人最缺什麼] [經典勵志故事1:窮人最缺少的是什麼]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