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陽光溫暖過卑微的你_勵志文章

  有沒有陽光溫暖過卑微的你

  文/溫柔

  每天去電影學院蹭課回來,都會路過北京電影制片廠。有這麼一群人,夜晚住曬不到陽光的地下室,白天則坐在北影廠門前的臺階上,從日出,到日落,耐心又焦灼地等待著機會的降臨,渴盼著在某部電影裡飾演一個小小的角色。哪怕,隻是一個側影,一具屍體,一雙眼睛,一聲嘆息,或者,被無情的剪輯師,一剪刀下去,隻剩半個臂膀。

  他們在臺階上,邊期待著門口有某個導演出來,邊無聊地打著哈欠,說著笑話,罵著粗話,或下一盤不知道有沒有結局的象棋。他們衣著黯淡,神情滄桑,像日積月累,陽光下灰塵滿面的石像。他們為瞭幾十塊錢的一個群眾角色,會瘋狂地擁擠,爭搶。但等待的漫長時間裡,他們則會談起傢常。這樣的閑聊,於他們,是一種比電影更溫暖的慰藉吧。

  曾經在中關村一傢電子產品店裡看到過一個男孩,大約18歲吧,看到我經過,很溫柔地喊我“姐姐”,又將我引至店中,倒水給我。我看一眼店內不多的相機樣品,打算轉上一圈便找理由走人。轉至一敖相機前時,我問,能給我介紹一下這款的功能麼?他忽然就紅瞭臉,低聲地朝我道歉:對不起,姐姐,我,我是新來的,還不太懂。您先坐下等等,我們很專業的同事馬上就過來為您講解,好嗎?

  片刻的猶豫之後,我客氣地向他道別,撒謊說:有點事,一會兒再過來看看。他卻是一下子被我弄慌瞭,低低地懇求我:姐姐,再坐一會,就一會,好嗎?我們店裡肯定有您喜歡的相機,即便是沒有,也可以為您去別傢調貨的。

  我也低瞭頭,不敢看他的眼睛,疾步走出店門,直奔走廊盡頭的電梯而去。而他,卻是不舍不棄地,跟在我的後面,一聲聲地,喊我姐姐。電梯門關上的那一刻,我看見站在門外的他,一臉的憂傷與失落。

  憶起在北京的798藝術區,看到過一隻純種的波斯貓,不知道悄無聲息地在我身後跟瞭有多久。我隻知道,當我無意中回頭,看到它在冰冷的傍晚,被風吹起的臟兮兮的毛發,突然間心內湧起無法抑制的悲傷。

  我終究沒有將這隻流浪貓抱回去。我隻是從路邊的小店裡,買瞭一瓶酸奶,放在它的面前。它溫順地看我一眼,而後低頭去喝酸奶,每喝幾口,它就會停下來,蹭一蹭我的鞋子。我就在它低頭的時候,悄悄走開瞭,一直沒有敢回頭。

  這個城市的陽光,日日普照,分給我們每個人一樣的溫度與熱量。可是,當我走在路上,看見那些卑微的生命,我總是希望,有足夠的溫暖,將這些同樣具有尊嚴的生命,溫柔地環住。

  1. 誰的曾經沒有卑微過
  2. 無論你的生活如何卑微
  3. 總有些瞬間,能溫暖整個曾經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