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崇拜堅持

  我崇拜堅持

  文/劉軒

  教室裡坐滿瞭人,每個學生面前都擺著攤開的筆記本和他們的智能手機。放眼看過去,幾乎全是iPhone4.這個景象,跟臺灣沒什麼差別。

  前幾天接受雜志社的邀請,去清華大學參加瞭一場座談會,題目是“跨界創作”.一起在臺上接受訪問的,還有被譽為“東方的帕格尼尼”的小提琴傢黃蒙拉、獲獎無數的平面設計師聶永真。聆聽他們身經百戰的經歷,也促使我變得異常坦率。

  我們對臺下的學生們說:“是的,創作是充滿坑洞的過程。”“是的,音樂是一條難走的路。”“是的,未來你將會遇到許多難搞的客戶。”……

  講著講著,我開始擔心:學生會不會覺得我們在刻意潑他們冷水?他們的眼睛裡還有許多夢想,夾著一點青春的叛逆和不屑,幹嗎要聽我們這些職業人說自己的工作多艱難?該說些鼓勵的話,不是嗎?

  “你崇拜誰?”有一位學生這麼問我。頓時,我變得詞窮!“哦……每個人都有他的優點,我不特別崇拜誰,因為每個人都有值得學習的地方……”我吞吞吐吐地回答。看學生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給瞭個爛答案。

  回飯店的路上,我一直在檢討,為何講不出個所以然?其實當時,我的腦袋裡可是充滿瞭“畫面”的……

  我想象蘋果總裁喬佈斯,帶著他的設計師在森林裡散步,因為喬佈斯生前每次要討論重要的事情時,都會找夥伴一起散步,一走就是幾個小時。我必須說,我不崇拜喬佈斯——他有太多的性格問題——但我崇拜那種在行動中思考的魄力。

  我看到微軟前技術主管NathanMyhrvold正對著一個鋸成一半的鍋在生火。這位公認的天才提前從微軟退休之後,拿他的億萬財產做各種稀奇古怪的研究,包括以力學和化學的方式來鉆研烹飪。去年他出版瞭一套長2480頁、重17公斤的烹飪參考書。我不崇拜天才和怪胎,因為他們實在與我距離太遠,但我崇拜他們那種打破沙鍋問到底的研究精神。

  我也看到,父親坐在九寨溝的旅館窗子前,拿著毛筆寫生。無論到哪裡,無論多晚多累,他永遠找得出時間創作,絕不妥協。從小,我父親就叫我不要崇拜他,但我崇拜他那種嚴格的自律精神。

  就像看到聶永真的設計,就能想象他在電腦前徹夜修稿的樣子;聽到黃蒙拉演奏,也能想象他練小提琴練到脖子出淤血的過程。以上的畫面都沒親眼目睹過,但每個作品後面總是有個嘔心瀝血的過程。隻要自己做過,就會被它感動。

  這位同學,請讓我事後給你一句不是很像鼓勵的鼓勵:創作是一條難走的路,但“堅持”就是一種感染力。問我崇拜什麼?就是這個!

  1. 做一個真正的生活崇拜者
  2. 崇拜——孩子心理成長需要
  3. 激勵人堅持的名言
  4. 關於堅持不懈的名言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