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一顆賤草

  你就是一顆賤草

  文/陸琪

  今天要講一個關於自我的故事,這類的故事很多,信手拈來,一個年輕讀者給我講過她的經歷。

  這是個八零後的女孩兒,就叫她小蕾。讀書不錯,成績本來可以考北大的,但小蕾喜歡唱歌,決意去考某二線師范音樂專業。父母傢人覺得小蕾外貌條件一般,以後很難走明星之路,苦苦勸說,甚至打罵哀求。

  但小蕾卻覺得,隻要自己夠努力,就一定能用聲音去征服那些看重外貌的人,闖出一條屬於自己的明星道路。

  這很容易發展成一個典型勵志故事,足以感動萬千少男少女。但放到現實裡面,我們卻可以判斷出她最後成功可能性有多大——十萬分之一可能還是樂觀估計。

  小蕾當然沒成功,事實上,沒到大三她就退學瞭。原因簡單,她受不瞭身邊有這麼多漂亮姑娘對她的外表指指點點。在普通人群裡,小蕾雖不好看卻也不醜,可進瞭未來明星的圈子,卻成瞭真正的異類。

  小蕾不想做異類,更受不瞭被人嘲弄,於是決定退學。這一次傢人父母又站在瞭反對面。他們覺得,既然花瞭那麼多時間精力進瞭大學,無論如何也要讀完,拿一個文憑出來。

  可小蕾卻不理會,她覺得隻要自己努力,大學文憑壓根沒有用。於是一意孤行的退學,開始想在酒吧做駐場歌手,但長的不好看又唱的一般,幾次被客人喝倒彩後,她就決定放棄唱歌,找工作上班。

  傢人費盡心機,到處托關系,終於給她找瞭個事業單位的穩定工作。小蕾去上瞭半年班,感覺很不適應。因為事業單位,大傢都是關系戶,靠的就是巴結奉承上司。

  而小蕾是一個非常自我的人,她這輩子都沒有奉承過人,她覺著如果做人要靠拍馬屁才能生存,那還有什麼意思呢?

  幾次和上司頂撞吵架後,小蕾憤然辭職,按她的話說,隻要有能力,哪兒不能吃飯。傢裡人到這時候,已經沒辦法再管她,隻能任由小蕾折騰。

  小蕾在人才市場左沖右突,先去應聘外企。可外企看重文憑和個人資歷,像她這樣讀書沒讀完,幹活又半途而廢,還沒工作經驗的,怎麼看的上。碰壁後,小蕾隻好降低要求,去申請私營企業管理的工作。

  可問題是,所有私營企業的管理層,都是從內部提拔的,小蕾這樣的三無產品,居然一來就要做管理當別人上司,這簡直天方夜譚。

  三番兩次未果後,小蕾被現實碰的頭破血流,最後無奈,隻能找瞭個小私企的采購員工作。按理說,認識到自己社會地位的小蕾,應該好好工作,進修自己,以期未來的發展。

  但最大的問題卻出現瞭,小蕾發現采購經理在業務裡有中飽私囊的行為。其實,這種傢族企業裡,采購經理本就是老板親戚,所以拿些提成和灰色收入,老板也睜眼閉眼。

  小蕾卻受不瞭,專門寫瞭個報告揭發此事。采購經理知道後,卻也不難為她,隻說,小蕾如果願意一起幹,灰色收入有她一份。而就算不一起幹,也不需要小蕾簽字負責,隻當不看見,就能保她工作安穩。

  小蕾卻在全體職員會議上,把采購經理的事情給抖瞭出來,因為她覺得自己是對的。

  結果呢?采購經理被迫停職三個月,然後官復原職,而小蕾卻被老板娘找瞭個借口辭退瞭。在傢族企業裡,打死不離親兄弟,寧與傢奴不給外賊。

  所以,在現實裡碰的頭破血流,年過三十的小蕾,隻好灰溜溜的回到傢裡,做起瞭啃老族。她不想再去工作,甚至怕見外人,成瞭個真正的失敗者。

  中國人很善於矯枉過正,在短短幾十年內,這個民族從嚴重缺乏自信,到八零後一代的過於自我。先輩們把所有的一切都交給組織,而八零後開始,卻把自己當做世界的中心。

  實際上,兩者都是錯的。

  最近有本出名的電影,叫做《艋舺》。電影好壞無需討論,但裡面,黑幫老大卻說瞭一段話:“風往哪個方向吹,草就要往哪個方向倒。年輕的時候我也覺得自己是風,到處追逐夢想。但被碰的頭碰血流之後才明白,原來我們每個人都是草。”

  這是全片中,最有勢力的黑幫老大所說的。同樣,這也是該電影導演鈕承澤的心聲。

  如果我們去觀察世界,會發覺,其實地位越高的人,吃過越多苦難的人,磨礪過又成功的人,都是很謙卑的,願意聽別人說話,願意為別人改變。

  因為隻有經歷過苦難的人才懂得,其實我們都是一顆賤草,隻不過在自己某個領域裡比較成功而已。

  所以,即使是潘石屹也是一顆賤草,因為他幹不過國企。即使是李安也是賤草,因為他幹不過市場。即使是拿破侖也是賤草,他幹不過大勢所趨。

  年輕人總以為自己是風,可以掌控自己的命運甚至掌控別人的命運,這不過是因為他們沒有經歷過挫折磨難。其實歲月並不會把人的棱角磨平,但歲月會讓你知道自己是誰。如果你認識到自己是一顆賤草,那就可以長出牙齒和棱角,但遇到風的時候,還是要把頭低倒。

  不要去和無法抗衡的力量抗衡,人如何才能生存下去?就是這麼簡單。

  上文所說的小蕾也好,其他八零後九零後也好,他們把自信和自我搞錯瞭。自信是你去做好一件事情的勇氣,而不是你判斷要不要做某件事情的標準。而一旦你將此變成瞭標準,自信就成瞭自我,自大,自狂。

  所以,在這個世界上生存,首先我們確實是獨立的,我們是單獨的草而不是草原,草原的夢想不是自己的。

  然後,我們還要有一顆賤草的心,願意在狂風暴雨下茍活。風往哪個方向吹,我們就往哪個方向倒。

  因為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這是最大的夢想,也是實現夢想的唯一途徑。

  1. 要生存,先做一株小草
  2. 俞 敏洪:我也曾是一棵無人知道的小草
  3. 為草有竹心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