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談遠大志向,不如每天都有點意思_勵志文章

  空談遠大志向,不如每天都有點意思
  
  文/毛路
  
  幾年前我去昆明旅遊。一天下午,我收到一條陌生號碼發來的短信,對方自稱是我的表姨,寒暄一番後,問我在幹嘛。我的表姨們從來不給我發短信,找我有事兒都讓我媽轉達,我那腐爾摩斯的第六感告訴我:此事有詐,小心騙子。
  
  我沒理會那條短信。到瞭晚上的時候,我又收到從同樣的號碼發來的同一條短信。當時我正跟新認識的朋友把酒聊天,興致不錯,便搭理瞭騙子一下,順手回復道:傻逼,你好。
  
  電話立馬響起,是剛才那個號碼打來的。猶豫片刻後,我接瞭起來。我還沒來得及說“喂”,就聽對方就說:毛路呀,你是不是發錯短信瞭?
  
  我頓時一身冷汗。
  
  聊瞭半天,我終於想起來瞭,我有個遠房表姨住在昆明,很久以前她來過我們傢幾次。她聽說我要來昆明,便問我媽要瞭我的手機號。她在電話裡,邀請我第二天去她傢吃午飯。掛掉電話後,我打電話給我媽,證實瞭表姨的說法。
  
  第二天中午,我去瞭表姨傢。姨夫在上班,表弟在上課,吃飯的時候就我跟表姨兩人。原以為會有點尷尬,但表姨是個比我還話嘮的人,完全沒給我留出尷尬的時間。我本來還納悶,為什麼是邀我吃午飯,而不是晚飯,原來是趁著其他人不在好說閑話。
  
  她把我認識和不認識的親戚都挨個兒跟我八卦瞭一遍,也包括她自己的老公和兒子。我不知道她跟我媽一直有聯系,不過就像她說的“你不知道的事情多著呢!”言談中,我能感覺到她對自己的老公不是很滿意,對自己的兒子更是不滿。“你說他怎麼就繼承瞭他爸的缺點,胸無大志,將來準沒出息。”
  
  她希望我幫忙教育教育自己的兒子。在她眼裡,我向來是個懂事的好孩子,希望我能影響一下她兒子。我對這個表弟,隻有一個很模糊的印象,他貌似不太合群,很安靜,獨自跟泥巴也能玩上一整天。
  
  我不知道姨媽覺得我是個好孩子的誤會源自哪裡,也許是我媽在我背後說瞭很多我的好話。其實我從小就是個心理陰暗的人,那時候碰到大人吵架,恨不得在旁邊幫忙遞喇叭。
  
  記得學習《我選我》那篇課文,男主站起來跟個傻逼似的說“我選我”時,我在心裡直嘀咕:缺心眼吧!換瞭是我就塞給同桌兩塊糖,讓他站起來說“我選毛路”。長大後,當我頭一次聽到“腹黑”二字時,就覺得這個詞是為我發明的。
  
  就算現在我走在街上看到有人吵架,也會暗自配上阿姆的調子,腦補為黑泡模式。心理陰暗的同學不妨也試試,當你們抱著說唱的態度去理解潑婦罵街時,就能理解為什麼有人說“藝術源於生活”瞭。這樣說吧,我從來不是什麼懂事的好孩子,我,隻是演技出眾而已。
  
  可憐的姨媽並不知道,教育他人並不是我的強項,誤人子弟倒還可以。如果有人想讓孩子學壞,我可以底氣十足地拍著胸脯說:“請給我三天時間,準給你帶壞!”
  
  但要讓我把孩子教好,我就不太會瞭。不過姨媽也挺聰明的,她說:“你不要直接教訓他,他不會聽的。這幾天,你多跟他一起玩玩,旁敲側擊,多方位刺激他,激勵他。對囉,你的奮鬥目標是啥子嘛?”
  
  “可能是我比較迷信,我總覺得理想這東西吧,說出來就多半沒戲瞭。還是等實現以後,我再告訴您吧。”
  
  “不告訴我,我也知道你娃娃志向遠大。我們需要讓他明白,一個人得有點追求,才會有成就。他簡直是個完全沒有追求的人,就跟你姨夫一樣(此處省略五千字對姨夫的聲討)。”
  
  我實在不想扮演“教育者”的角色,本來想找理由推掉姨媽的請求,但由於之前我罵瞭人傢是傻逼,心裡有點歉疚,所以決定幫她這個忙。
  
  周末的時候,表弟來我住的旅館找我。當初的靦腆小正太,已經成長為一個靦腆小帥哥瞭。之前我居然不知道自己有個表弟長得像周渝民。他說:“你在昆明人生地不熟的。我媽讓我陪你逛逛。”看來姨媽也挺“腹黑”的嘛。
  
  我倆走在步行街上,因為心想著姨媽交給我的“重任”,說話的時候總覺得有些不自然,還好表弟比我更不自然。尷尬的時候腫麼辦呢?我努力回想自己的尷尬交談經歷以及解決之道,某個主意從一鍋漿糊的思緒中掙脫出來,越來越清晰,最後匯成兩個字——啤酒。
  
  我在路邊的咖啡廳裡點瞭兩瓶啤酒。當表弟把吸管插進啤酒瓶的時候,我才想起,他也許還沒到能喝酒的年紀。
  
  當我快喝完自己那瓶時,氣氛仍舊很尷尬。面對尷尬氣氛,我還有一個絕招——自爆八卦。於是,我跟他講自己剛剛失戀,小子還挺會說話:“哪個不開眼的把你甩瞭?下回我幫你揍他一頓。”
  
  “失戀不代表被甩,你明白嗎?”
  
  “不明白,對我來說,失戀就是被分手。”
  
  “將來你就明白瞭。”我故作滄桑地說。
  
  “我覺得自己也快失戀瞭。”他鬱悶地說。
  
  “要我幫忙揍她一頓嗎?”
  
  兩人都笑瞭。然後大傢終於可以像正常人一樣聊天瞭。我聽他講學校裡的故事,他聽我講單位上的故事。末瞭,我想起姨媽交給我的任務,便問他:“你想考哪所大學?”
  
  “還不知道呢。我現在才高一,想那麼多幹嘛?”
  
  “有個目標,才好朝著那個方向努力呀。”
  
  他“喔”瞭一聲,接著不說話瞭。
  
  我第一次覺得,“喔”跟“呵呵”是一傢的。
  
  我繼續說:“你沒想過將來要幹嘛嗎?”
  
  “沒有。”
  
  “難道你沒有任何理想嗎?”
  
  “理想是什麼?”
  
  “就是你想要實現,但還沒有做到的事情,人生志向什麼的。”
  
  “這樣說的話,我還是有理想的。”
  
  我乘勝追擊,連忙追問:“那你的理想是什麼?”
  
  他用吸管吸瞭口啤酒,“我想要自己這輩子天天都過得有點意思,哪怕每天隻有十分鐘的時間有趣就好。”
  
  “今天為止,你覺得自己每天都過得有意思嗎?”
  
  “當然啦。不然我早上爬起來幹嘛?”他嘿嘿地笑瞭笑說,“啤酒真難喝!不過嘗嘗也挺有意思的。”
  
  笑容在他臉上停留瞭一會兒。我不知道這個孩子將來會不會取得世俗意義上的成功,但我有種感覺,他很快樂,就算以後經歷再多的失戀和挫折,傷痛之後,他也總會快樂起來的。幸福不是目標,而是種能力,這孩子多半已經具備此種能力瞭。
  
  突然覺得自己的遠大志向,在這個孩子面前簡直弱爆瞭。有時候教育者才是最該被教育的對象吧。“每天都有點意思”,看似稀松平常,實際上是一件多麼艱難的事情。其實生活本身就可以是理想,生活本身就能鼓舞生活。
  
  為什麼我從來沒想過,就用每一天慶祝每一天?而總是舍近求遠,用一個“遠大”的理想支撐自己,激勵自己,一旦發現無法實現,就覺得自己當瞭盧瑟,卻從不停下來想一想:今天我過得有意思嗎?
  
  為什麼我不能容忍自己理想破滅,卻放任自己麻木地度過一天又一天?我需要好好想一想。

  1. 志向是男人的GPS
  2. 做一個志向遠大的人
  3. 關於志向的名言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