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著有陽光的方向一路前行_勵志文章

  朝著有陽光的方向一路前行
  
  文/孟祥菊
  
  多年前,我從市內一所頗有名氣的師范院校畢業。當時,因傢裡沒有“人脈”,留城的名額被擠占,隻好到一所偏遠的山村小學去任教。離傢路遠,我選擇瞭住校。
  
  工作時間久瞭,愈發感覺到山村教師的俗氣來:他們不會得體地修飾自己,一件漂亮的小西服居然配著運動褲一起穿;女教師們很“可愛”,年紀不分長幼,臉型不論圓扁,一律把頭發燙成“時尚”的大波浪;男教師更是土得掉渣,腳上的旅遊鞋都是冒牌貨,還常常搭配一雙絲襪出行……最讓我不屑的是,這所小學裡除我之外,竟然沒有一個正宗的師范類畢業生!
  
  面對這樣的一群人,我終日有種貴腳踏賤地之感,高傲與孤獨與日俱增。但也奇怪,山區的老師們骨子裡似乎缺少瞭一根世俗的弦,他們照樣和我走近,並一直孩子般地寵著我。他們會時常塞給我一些好吃的東西,無非是些鄉下的土特產,諸如烏雞蛋、松針蘑、黑木耳、山野菜等,偶爾還會送我一碗鮮嫩的燉鴨血……我常常會把這些物品轉手送給打更的張大爺,因為有些東西我實在吃不慣。
  
  或許是心情太過壓抑的緣故,我的體質明顯下降。一次,我終於病倒瞭,連著幾天發燒不退,連著打瞭幾針都不見好,終日精神恍惚。這可嚇壞瞭單位裡的領導和同事們,他們全員出動,輪班照顧我,幾個阿姨級的老教師晚間也不離左右,給我端水、喂藥、擦身、洗涮……我成瞭她們眼中的“小女孩”。聽說用山裡的一種野草藥泡水喝可以退燒,幾位男同事便利用雙休日親自到大山深處去找,然後曬幹,研成碎末,留給我代茶飲。一位臨退休的老教師居然在我的脖子上掛瞭一串桃符,說是可以驅邪……在眾人的關愛下,我的病情日漸好轉,一顆心也漸漸有瞭溫度。
  
  病愈後的我像換瞭一個人,把自己完全融入到山裡人的質樸中。我開始教女老師一些簡單的著裝常識,教她們化清秀的淡妝;我會利用大段的教研時間,主動給老師們上教學觀摩課,並利用課餘時間無償地輔導孩子們朗讀和寫作;我還把自己隨身帶來的一部錄音機和一箱子文學書籍捐給瞭學校……
  
  從那時起,我不再把自己放得太遙遠,而是把自己變成瞭山林中隨處可見的一株荊條樹,肆意地生長,適時地開花,彈性地生存。
  
  後來,由於工作出色,我被破格調入市內的一所小學任教。而今,大城市光怪陸離的生活偶爾會閃瞭我的眼,但骨子裡“本色做人”的堅守未曾改變。我知道,那是來自大山深處的質樸在心底裡紮瞭根,帶著這種質樸,我將朝著有陽光的方向一路前行……

  1. 我們各自努力,朝著相反的方向
  2. 迎著陽光行駛的竹子
  3. 生命裡總會有陽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