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需要繼續走,發現一條更寬闊的路_勵志文章

  你需要繼續走,發現一條更寬闊的路
  
  文/夏奈
  
  “我爸老是說我不愛這個傢,不願意和他們溝通;但我下班後得換乘兩次公交、站一個多小時才能回到傢,到傢後我真的是累到說話的力氣都沒有瞭。”
  
  青小青是我的豆瓣友鄰,這個北京姑娘,帶著北方人特有的豪爽氣,有一晚提著幾個涼菜就上我傢做客瞭。她說同事拜托她來咨詢一些情感問題,問完同事的問題後,也開始說起瞭自己的苦悶事來。但她當然不是個例,事實上不止一個友鄰跟我抱怨過同樣的問題。
  
  “我的室友總覺得我是個很難相處的人,可是事實上從廣告公司加完班回傢後,我除瞭想躺在床上睡個半死什麼都不想做,我甚至連妝都不想卸;你知道我都是怎麼度過周末的嗎?我都是從周五晚上拉起天窗直接睡死到周六下午的。不是說我不願意周六一大早陪室友們去顧村公園燒烤,我真的太累瞭,累到覺得周末一睡就過去瞭。”
  
  對於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輕人來說,無休止的工作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無休止工作後所帶來的身心疲憊感,延續到瞭下班後的生活,慢慢在吞噬掉他們工作之餘的日子。這種疲累感,幾乎就是都市一族身心亞健康的最初來源。
  
  每次聽這些年輕人吐完這些苦水後,我就會想起兩年前自己的第一次辭職。辭職回傢的那天晚上,高峰時段的上海地鐵二號線依舊是那麼擁擠。人們的表情都很平靜,大傢都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對自己周圍的人和事毫無興趣。
  
  可怕的地方在於,這種在地鐵上的冰冷情緒是可傳染的;它像是一種冷冰冰的傳染病毒,讓整座城市每一天的下班時段都變得擁擠、暴躁和死氣沉沉。
  
  我突然覺得,也許就是在這輛地鐵上,我想要辭職的想法第一次萌生出來。從這一些無論怎麼擁擠也無法從心底感受到溫暖的人身上,突然醒悟:我真的,要變成這樣子的人嗎?
  
  辭職後我在傢裡宅瞭一個星期,有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開始想以後的打算。毫無思緒的時候,我突然有點懷疑辭職是否是正確的選擇。為瞭讓自己不一直處於糾結的狀態,我開始問自己一些問題。
  
  “你工作是為瞭什麼?”“是為瞭讓生活變得更好,讓自己變得更開心。”
  
  “你現在的生活有變得更好嗎?”“沒有。”
  
  “你每天擠在二號線的時候覺得開心嗎?”“沒有,我覺得腦袋是一片空白的。”
  
  “你希望這樣的生活繼續下去嗎?”“不希望,我希望這樣的生活能盡早結束…或者說,盡早得到改善。”
  
  “這樣想的話,你還後悔自己辭職瞭嗎?”
  
  “我想我一直都是不後悔的,隻是我現在對突如其來的空白感到無所適從,所以才…才覺得自己應該要安定,停下來,停下來接受這份工作,或者說…接受自己變得冷漠和麻木。”
  
  “你知道嗎,夏奈,我覺得,你不應該在這時候停下來,你不應該讓自己變得像動物園的動物園一樣,隻懂得在地鐵站的欄桿裡穿梭;我覺得你應該繼續走,直到你發現一條更開闊的路。”
  
  你需要繼續走,直到你發現一條更開闊的路,我聽見我的心這麼回答自己。
  
  我突然意識到我在上海的這四個月,內心和精神意念上是停滯的。就像保羅科埃略在《十一分鐘》裡講到的那樣:“生活有時候很吝嗇,這麼日復一日、周復一周、月復一月、年復一年生活著,卻不會感受到任何新的東西。”是的,我感覺到自己在待人處事上變得圓滑,感覺到自己在變得疲憊、在變老,但是我感覺不到自己的成長。發現自己不斷在變老卻沒有一點長進,令人尷尬和難堪。
  
  我當然也可以選擇略帶逃避性質的選項,以防止可能無法解決矛盾所帶來的無力感不斷啃食我的內心。但我的心告訴我:親愛的夏奈,你要繼續走,才能發現一條更開闊的路。
  
  所以,在這樣一個時刻,我選擇再一次出發——帶著更多的矛盾、更多的承擔重新出發。我知道如果我在出發前選擇妥協,也許在一定層面上我會得到滿足,而那一層面的滿足也許會給我帶來短期內可觀的物質回報,能讓我獲得別人的理解和贊賞。但是正如我一直在談論的“自我”一樣,我不瞭解這種最終目的是為瞭短期利益和“被他人理解”的妥協是否值得。
  
  這個時候,我的內心幫我瞭很多的忙,它使我相信我應該更加愛我自己。也正是我的心,一直陪伴著我,在我找到更開闊的路前,用盡全力去保護我。
  
  問問自己:“你工作是為瞭什麼?”“你現在的生活有變得更好嗎?”“你現在過得開心嗎?”“你希望現在這樣的生活繼續下去嗎?”
  
  你的心,會給你最好的答案。

  1. 在給自己一個交代之前,請繼續努力下去
  2. 勵志日志:給自己一個繼續下去的理由
  3. 不夠優秀就不要腆著臉繼續占便宜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