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學生到社會人——寫給所有處於轉型期陣痛的娃_勵志文章

  從學生到社會人——寫給所有處於轉型期陣痛的娃
  
  從學生到社會人的轉型,會成長很多。我覺得最美好的是,我沒有失去夢想。但是我很清楚地知道,就算我丟掉任何東西,為瞭成長,丟掉一切,唯一不能丟掉的有兩樣東西:一個是傢,一個就是夢想。
  
  病瞭三天,病得我豁然開朗。
  
  畢業三個月,工作一年。
  
  我算是快工作一年瞭,2010年12月6日,我踏入瞭從大二開始就向往的廣告公司,那個夢幻如遊樂場的神聖之地。2011年6月28日。DO day,我們公司創始人的紀念日,在我拿到畢業證的同一天,我正式入職。
  
  我不算是個經歷豐富的人,甚至淺顯得幼稚。雖然思考不能把空虛變得充實,但是可以讓混沌變得清晰。
  
  或許,這場小病,讓我有時間,停下來,好好思考一些事情。腦子裡好多好多的想法和事情,一湧而出。
  
  何必把優秀定義
  
  最近認識瞭一個小女生,聰明伶俐,16歲念的大學,現在才20歲就已經擁有心理治療師的資格,但有一次卻還是像個小女生一樣苦惱地跟我說:“我媽說我是傢族裡那麼多孩子裡最不爭氣的一個,我表哥已經在哈佛MBA畢業,而且是雙學位,現在已經留在哈佛當professor;我表妹,舞蹈天才,從幼兒園開始連續好多年參加市裡的比賽得第一名,現在已經往國傢級發展瞭;我表弟,才10歲,玩遊戲已經玩到去韓國打比賽。然後我媽就說,我怎麼一事無成?我做什麼她都不滿意。”
  
  然後今天我就在人人上看到瞭“清華無敵雙胞胎“姐妹花”馬冬晗、馬冬昕答辯”的視頻。
  
  我在分享視頻的時候酸溜溜地評論瞭一句:有些人的人生就跟開瞭掛似的。但事實上,我佩服這個女生,是在我看到瞭她的時間表的時候,而不是在臺下的人看到她的成績單時傳來陣陣驚嘆的時候。
  
  但是我也還佩服很多人,很可能在很多人眼裡一事無成的人。
  
  WX,我不太喜歡把他定義。他不是什麼傳奇,也不是什麼特例,更沒有必要和韓寒類比。我覺得WX就隻是一個很真實的孩子,很難得真實的孩子。他優秀嗎?高中復讀一年,大學休學一年。曾經的攝影棚就是在一個違章建築天臺搭建起來的而已。和清華的姐妹花比,他的簡歷是相當的挫。但是他依然是個值得被欣賞的娃。
  
  清華姐妹花說:“我的夢想是報效祖國,從來沒有變過。立志在研究生期間,全心投入科研,實現清華人科技強國,科技報國的夢想。”
  
  WX說:“對於中國,一大幫獨立的,有想法的,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的人比一大幫能夠賺大錢的人重要的多。”“我希望未來社會掌握話語權的這麼一群人心裡是善良的。”
  
  振奮的話,和樸實的話,隻是表現形式的差異。我並不是拿清華姐妹花和休學攝影男作比較,根本無法比較。隻是從他們話裡所透露的信念,能感覺到,有些東西是相似的,有些東西是不謀而合的。
  
  優秀的形式有很多種,是無法被定義的。但是我相信優秀的本質是一樣的。當一個人有自己的信念,哪怕信念再如何的微不足道,當一個人為瞭自己的信念而實實在在地行動,實實在在的努力的時候,從這個人身上就會散發出一種光,讓人能真切地感知到。不需要任何認可,那種光就確確實實地存在著。
  
  回到那個小女生的故事,我當時沒有對她說的那些話有太多的評價。因為我清楚她相當的優秀,並不是因為她過去的簡歷有多豐富,她未來的前途有多無量,而是她說過一句話:“人一輩子搞清楚三件就夠瞭。第一,知道自己的目標在哪裡。第二,知道自己的起點在哪裡。第三,從起點到目標堅持不懈的努力。”對於優秀的人,不需要撒花鼓掌,也不需要再給多餘的壓力,他們永遠都很清晰,自己在哪裡,自己在路上。
  
  生活與“優秀”無關
  
  從實習到轉正這一年時間,我可能和很多其他的畢業生一樣,在經歷著一些轉變,在非常短的時間內,大腦裡很多的東西被拆掉又重組。而裡面涉及到的一個最核心的問題,就是“生活”究竟是什麼?
  
  我在大學的時候也曾經和楊斌(我男人)描述過我希望的所謂“生活”,大致和杜拉拉的場景差不多,然後被楊斌批評,不切實際。哈哈,人都總有幼稚的過程,人沒有開始生活永遠不知道生活是什麼。
  
  現在又有很多快畢業正在找工作的孩子們,雖然沒有具體地描繪他們所向往的生活,但是大致能夠看到那樣的影子:一份體面的工作,一份不錯的收入。職業規劃大多是像在人人或者其他求職網站上流行的那些帖子上的牛人一樣,考個證,出個國(能留當然就不回來瞭),然後去四大,去各種壟斷行業,再不濟去個快銷也至少500強。
  
  所以,聽到很多孩子的說法是:“我是學廣告的,我想投4A。”“我的專業雖然是什麼,但是我想去外企,像寶潔啊,聯合利華啊。外企是不是對英語要求很高?”“我到底出國讀什麼專業啊?我喜歡傳播,但是在國外很難找工作啊?我想留外面不想回來瞭,但是我對金融一點興趣都沒有。”
  
  每當我聽到類似的話,有點不知道該說什麼。我相信每個人在初入社會的時候都有憧憬,都有自己的想象。我也並不認為這些有什麼問題。那天出差回來的路上,還和公司的創意副總監聊天,說起我們客戶集團的大老板們的時候,他就說,這些個當年第一批高考出來的北大畢業生,這些當年最優秀的人才剛步入社會的時候應該也是意氣風發想有一番作為的吧,現如今,看他們的那種多少帶有一點防備的儒雅和平靜,幾經風霜出來的啊。
  
  我想說的倒不是現實和夢想的落差的問題,不僅僅是這個問題。我真正想說的是,我們都習慣於要去成為一個“優秀”的人,一個社會普世價值所認可的“優秀”的人,而沒有人真正關心,我們活著是為瞭“生活”,真正意義上的“生活”。這點和剛畢業還有理想是不沖突的,但問題就在於我們的“理想”過於單一化,至少在這麼多年的教育體系與的社會環境的浸淫下,喪失瞭“理想”本來的樣子,not really down to earth,這些“理想”很多時候脫離瞭“生活”的本位。
  
  我覺得這個和我們幾千年來的文化有關,和我們資源稀缺有關,和單向思維教育下培養起來的思維慣性有關,和我們的媒體環境和扭曲的社會價值觀有關:一些表象被各種社會化媒體的蝴蝶效應所放大,而掩埋瞭我們真正的生活——囂張的人有多囂張,不幸的人是有多不幸。
  
  一邊是富二代70碼,一邊是清潔工救小悅悅;一邊是00後圓桌上齊齊耍ipad,一邊是宅男賣肝買iphone;一邊是調侃蘋果的“潘一千”;一邊是吵著讓父母在北京買房的16歲小博士。到處充斥著種種被放大瞭的社會百態,但就是沒有人在真正關心過“生活”,究竟生活是怎樣的?生活是在這些社會百態之下一個怎樣的形狀?(勵志文章 www.share4tw.com)是在弱肉強食的社會環境下怎樣的姿態?
  
  可能再深挖下去,有太多太多東西說不清楚,至少不是我能力范圍內能夠說清楚的瞭。但是關於“生活”認知的缺失著實很可怕,以至於我們不僅僅在職業規劃上,更在人生的其他方方面面,會有如此多的盲目甚至不幸。
  
  可能這麼說都太虛無瞭。有一個在普世價值下會被認為混得不怎麼樣但活得很快樂的朋友跟我說過一句話:生活就是過日子,生活就是柴米油鹽醬醋茶。我至今都記得這句話,我現在覺得這句話說得很實在,至少我能感覺到他說出這句話來是因為他對生活的熱愛。
  
  我的一個長輩,一個有著博士學歷的處女座的長輩,跟我說過對自己現在的工作很沒有成就感,我當時不太懂事很輕易地就說瞭一句:那為什麼不換一份工作呢?她就說:“怎麼換?換什麼工作?換一份工作怎麼生活?要維持現有的生活水平需要多少多少錢,換別的工作能夠支付起這些費用嗎?”
  
  或許我媽媽說得也對,那個年代的人很多時候不是為瞭自己而活著,上有老,下有小,不是想怎樣就怎樣的,物質基礎是你不能想象的生活的重擔給逼出來的。但是不論如何,關於“要維持現有的生活水平需要多少多少錢”這樣的觀點我始終保留自己的看法。
  
  有段時間我很糾結,為瞭各種事情而糾結,另一位同樣也是處女座的長輩在我們路過一個超市的時候,正好有一些下瞭班的超市員工在嬉戲打鬧,那位長輩就跟我說:“你看!人傢不也活得很開心嗎?生活就是要讓自己快樂。我們的教育是有問題的,鼓動所有人都要成為優秀的人,而不是教育我們怎麼生活,怎麼成為快樂的人。”這個長輩並沒有那麼高的學歷,但是生活質量上也不輸,我覺得他的生活態度為他帶來瞭更多物質以外的東西。
  
  社會雖然是弱肉強食,但人生並不是不成功便成仁。人一輩子,更重要的是生活。生活的質量不取決於吃什麼,穿什麼,玩什麼,開什麼車,住怎樣的房子,而取決於一個人感知生活的能力和讓自己讓身邊的人快樂的能力,這些和金錢地位教育水平是無關的。當然,追求更好的生活品質沒有問題,但如果把這個當成唯一或者最大的目標,人就失去瞭感知生活的能力或者機會。
  
  回到快畢業要找工作的孩子的話題上,對於還沒真正工作的娃們容易有個誤區,容易把一份職業或一份工作當成通往自己向往生活的一扇門,實際上並不是那麼回事,不一定是掛鉤的。工作不是實現生活的手段,而是生活的一部分。
  
  工作也隻是生活的一部分,並不是全部。尤其在娃真正進入一個行業發現並不是自己想象的那麼回事後,那種落差會影響自己對生活的憧憬和情緒。一份體面的工作,一份不錯的收入並不一定能夠為你的生活帶來很多,一份馬馬虎虎的工作,一份不多的收入也未必會就讓你的生活就很慘淡。
  
  實際上,人一生都在追求本性與欲望的釋放和被社會屬性的束縛上掙紮著,人的渺小和無能讓我們一輩子大多數的時間都沉浸在痛苦之中。步入社會之前,對生活有一種比較靠譜的認知和態度,非常重要。因為從學生到社會人的轉型過程中,很多的不適應都源於我們對“生活”這件事的無知。
  
  我們隻被告知過如果你不夠強,如果你不夠優秀,就不能如何如何,實際上,生活並不是這麼回事,沒有人非要如何才能夠快樂地生活下去。這是像我這種對社會比較無知的人,在從學生到社會人轉型的陣痛的過程中思想上最大的轉變。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