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1997新年獻詞

  南方周末1997新年獻詞
  
  《1997年主編寄語
  
  歲末,有一種特別的牽掛,纏繞著我們的心。讓我們牽掛的人,就是千萬個陌生的“你”。
  
  回望一道走過的1997,我們共同經歷瞭多少大事:“萬眾送小平”的啜泣猶在耳邊低回;“香港回歸夜”的焰火還在眼前閃耀;黨的十五大響鼓重捶聲震寰宇;三峽“世紀夢”牽動億人的心……
  
  日子在交織著淚水和歡笑中匆匆流逝,日子也在交織著擔憂和希望中匆匆走來。無論這日子曾經多麼地不平常,走進尋常百姓傢,它就變成瞭實實在在的柴米油鹽醬醋茶。而平平常常的日子,也具有打動人心的力量,哪怕是弱小者的生存,也和“強”字分不開。活著,就意味著“生”之頑強。
  
  讀者也許還記得,“芳草地”曾經登過一篇《深秋的北風》:在北京的大風天裡,一個下崗男人堅守街頭賣他的梨,妻兒來瞭,苦勸不回,他說,他要為這個傢擔負起一種責任。
  
  我們自以為飽經滄桑,閱透瞭人生,心早已磨出厚繭,可是,一篇樸素的文章,一段質樸的對話,一個感人的細節,仍足以令我們鼻子發酸,心頭發燙。我想起瞭一位女作傢十多年前說過的一句話:“你的心並不是粗礪荒漠的一片,那光明的一隅,會永遠充滿瞭溫情地留給世上無助的弱者。”
  
  當弱者努力擺脫無助讓自己站得更直時,我們的心又何止充滿溫情。我們把永遠的尊敬留給他們。
  
  走過1997,我們有夢圓的歡欣,也有夢碎的痛苦,而執著於夢想的追求,使我們天涯咫尺,息息相通。
  
  就在幾天前,一位讀者給編輯部寫來瞭他親歷的一件事:在湛江開往海口的輪船上,百無聊賴的他買下一份《南方周末》,尚未讀完,就已經淚流滿面。他把報紙遞給瞭正在甲板上追逐嬉鬧的一群素不識的少年,少年們看完報紙,也如塑像一般陷入瞭沉思。(勵志文章  www.share4tw.com)深深地打動瞭這一群人的,是老榕的文章,那篇取自網絡、感動過無數人的《大連金州沒有眼淚》。
  
  當輪船靠岸,各自東西,少年們也許很快就淡忘瞭這不期然而至的邂逅,但是,在甲板上觸動他們沉思的東西不會湮沒。中國足球夢碎金洲的夜晚,也許是老榕兒子10歲的生命歷程中最寒冷的一夜,但就在那寒冷之夜的第二天早晨,孩子幼小的心靈已經開始照耀著一種特殊的陽光,那就是理想和希望。
  
  我們無法想象沒有理想沒有希望的日子,就如同我們無法想象沒有陽光的日子一樣。正因為有瞭陽光賦予生命的作用,地球才沒有變成石頭。
  
  莎士比亞告訴過我們:“草木是靠著上天的雨露滋長的,但是它們也敢仰望穹蒼。”而在穹蒼之上,“同一個太陽照著他的宮殿,也不曾避過我們的草屋。”迎著新年初升的太陽,陌生的朋友,我們同行。
  
  希望從來也不拋棄弱者。
  
  希望就是我們自己。

  1. 南方周末新年獻詞歷年匯總    南方周末2013新年獻詞
  2. 南方周末2012新年獻詞              南方周末2011新年獻詞
  3. 南方周末2010新年獻詞              南方周末2009新年獻詞
  4. 南方周末2008新年獻詞              南方周末2007新年獻詞
  5. 南方周末2006新年獻詞              南方周末2005新年獻詞
  6. 南方周末2004新年獻詞              南方周末2003新年獻詞
  7. 南方周末2002新年獻詞              南方周末2001新年獻詞
  8. 南方周末2000新年獻詞              南方周末1999新年獻詞
  9. 南方周末1998新年獻詞              南方周末1997新年獻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