漸行漸遠的夢想_勵志文章

  漸行漸遠的夢想
  
  文 / 朱學東
  
  仍然有許多人相信個人奮鬥,但更多的人卻轉向瞭利用各種關系介入社會資源的分配。利用關系甚至公共資源服務傢庭個人,都已經被視作理所應當瞭。若與此相悖,會讓人愕然。
  
  大概是在1984年瞭,我在母校前黃中學圖書館裡的一本雜志上讀到瞭一篇小說,《藍屋》,程乃珊女士的作品。小說中兩個人物的人生選擇,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女主人公是軍區副司令的女兒,卻不暴露身份,以普通人的身份工作、生活;男主人公受父親和女主人公的影響,最終放棄瞭傢族巨額財富的繼承權,走上自我奮鬥的道路。
  
  當時的我,還是個充滿幻想的中學生,對小說裡的男女主人公尤其是女主角和男主角父親的人生選擇,對自己命運的把握,充滿瞭由衷地敬意,一定程度也影響瞭我後來的人生選擇。
  
  
  
  1985年高考前填志願,我謝絕瞭母校推薦我上南京大學的機會,由自己決定自己的命運。
  
  對於農村傢庭來說,當時為瞭一個城鎮戶口,多少人肝腸寸斷!城鎮戶口能吃上皇糧,也擺脫瞭面朝黃土背向天的生活,能夠有這樣的機會,是天大的喜事。更別說按我們村上老師的說法,擱過去,上南大就是上“中央大學”啊。
  
  父親不能理解,連夜趕到學校,找我班主任,希望他能勸阻我的一意孤行。
  
  班主任跟我父輩相熟,勸我,即便不願去南京大學,也可以報考北京大學。
  
  我的同村同宗長輩朱德生先生時任北京大學哲學系主任,他也是我母校前黃中學的老學長。但我還是謝絕瞭班主任的建議,轉而選擇瞭報考當年招生簡章排名第一序位的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
  
  四年之後,我們是第一屆雙向選擇擇業的大學畢業生。雙向選擇意味著每個人社會關系的重要性。那個時候,托關系找門路已經很流行,但我沒有什麼社會關系,也沒想過什麼。我隻是本分地向新華日報人事處、無錫輕工業學院等多個單位投送瞭求職簡歷。直到後來北京印刷學院來學校招人。
  
  那年早春,工作確定下來後,我第一次隨在北大讀研的師兄到朱德生先生傢去拜訪。老人跟我說,你爺爺跟我說你上人大瞭,讓我多關照,這麼多年怎麼沒見你來找過我啊?
  
  我有些羞赧。作為晚輩,這麼多年沒有去問候長輩。
  
  無論如何我都很幸運。在那個凌亂卻充滿生機和活力的時代,雖然有許多危機,但社會總體上保持著上行的勢頭,開放性正在讓社會個體的力量得到正向釋放。像我這樣出身農傢沒有其他社會資源的個體,對於通過努力改變自己的人生,對於知識改變自己的命運,沒有一絲一毫的懷疑。
  
  這是我的中國夢,也是我這一代人選擇的路。
  
  
  
  歲月流淌,我已人到中年,其間換瞭一個又一個工作,還辭掉瞭如今人人艷羨的中央機關公務員,最後都靠自己努力打拼出來,個中艱辛,唯有自知。
  
  周圍很多人驚訝於我的抉擇,激賞的同時卻反向行動。但我自己依舊不後悔。
  
  放眼如今這個社會,財富積累和精神生活較過去已有霄壤之別,社會的開放性、流動性也是過去望塵莫及的。但原來的中國夢,卻漸行漸遠漸無聲,在個體生活的感受中,壓抑感卻遠甚於既往。
  
  仍然有許多人相信個人奮鬥,但更多的人卻轉向瞭利用各種關系介入社會資源的分配。以至於充分利用一切社會資源服務自己的工作生活,已經成為流行的主流價值觀。利用關系甚至公共資源服務傢庭個人,都已經被視作理所應當瞭。若與此相悖,會讓人愕然。(勵志文章  www.share4tw.com)吃關系更盛於當年《藍屋》中描寫的場景(那小說裡吃的,也不過是祖上遺澤而已);而選擇走自己路為自己生活的身影,則更顯孤單艱辛。
  
  於是,從幼兒園入園到小學、中學、大學,到最後尋找工作,每一個關口都有一場慘烈的戰鬥,拼殺的不隻是孩子們的智商努力,更是傢長們的社會關系和物質財富,中國夢幾成一場噩夢。
  
  我周圍許多朋友,不能忍受這種有失尊嚴的壓抑,選擇瞭去國離鄉。
  
  我們無處可去。面對社會這樣的變化,我在對後輩人生選擇的態度上也有瞭新的變化。
  
  我弟弟與父母依然在農村生活,侄女馬上要高考。弟弟希望侄女能考上北京的大學。在親人眼中,畢竟我在北京學習工作這麼多年瞭,多少也能幫上些忙。
  
  我也希望侄女能考到北京,若在我身邊,也好有些照應。不過,前提是她自己的努力。畢竟我所能幫的有限,大體也就是自己這些年掙紮奮鬥在市場上累積的資源。
  
  我的女兒已經小學四年級瞭,為瞭上我現在居住附近的好一些的小學,我也找瞭人繳瞭擇校費。如今我和太太都困惑於是不是逼她上奧數班各種輔導班。但更多時候,我則是鼓勵她努力學習,多讀我給她的書,然後憑自己本事考個好學校。小姑娘也是信誓旦旦的。
  
  雖然這個社會有太多的地方令人失望,我也被流行的價值觀裹挾著、困惑著、無奈著。但我依然相信,個人努力奮鬥,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意義。
  
  我也同樣相信,之於自己的子女,授之以漁,遠勝於授之以魚,遑論拿他人之魚授之子女的。
  
  縱使你口銜銀匙出身,還有黃金為你鋪就的道路,若無一技在身,總有坐吃山空的時候,總有河東河西之變。
  
  我相信新變化會到來,相信我的晚輩們也能夠有自己的中國夢,通過自己的努力,而不是在父輩的蔭庇下,有自己的人生和幸福。這也是我們願意為之努力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