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不會白費,低起點同樣造就傳奇_勵志文章

  努力不會白費,低起點同樣造就傳奇
  
  不愧對任何一個崗位,哪怕是最基層的位置,都有可以學習的地方。機會無處不在,隻要你認真對待每一項工作,主動學習,主動提升自己……
  
  低起點成功的經典代表,或許是多年前叱吒一時的“中國打工女皇”吳士宏。從沏茶倒水的員工到微軟中國的總經理、TCL董事副總裁,這樣的都市傳奇最受大眾歡迎,可以勵志,更可以在津津樂道中滿足各種好奇和想象。
  
  但更多的時候,那些站在職場低起點的人並不會獲得關註和鼓勵。因為人們普遍的看法是,職場如戰場,一旦輸在起跑線上,再想往上走就舉步維艱瞭。所謂傳奇,畢竟隻是少數人的奇跡。
  
  但有這樣一群人,他們的第一份工作雖然是不入眼的基層崗位,卻一步一個腳印,不斷拓寬職場空間。他們的成就並不偉大耀眼,但這些普通人的職場奮鬥故事顯然更勵志也更有借鑒意義:隻要努力,低起點也同樣可以獲得成功。
  
  不愧對任何一個崗位
  
  夏焱當年是以“求職失敗者”的身份惜別上海的。從到上海讀大學的第一天起,他就被父母寄予厚望,千叮嚀萬囑咐:好好學習,將來努力留在大上海工作,當個高薪白領,這才是有志男兒有盼頭的生活。夏焱選讀的專業也是大熱門的計算機專業,他所做的一切都在為脫離小城市,投身大都會做著準備。
  
  夏焱沒想到,畢業後的求職會那麼艱難。因為熱門,幾年裡,是個學校都開設計算機專業。招聘會上,抱著計算機專業簡歷的畢業生多如牛毛,而夏焱的軟肋又那麼明顯——二流學校的專科生,投簡歷的時候氣勢明顯比別人弱一截。碰上勢利眼的招聘人員,瞄一眼夏焱的學校名,笑笑,“把材料放下吧”。有的公司甚至連投簡歷的機會都不給,明示或暗示:“哦,我們一般隻招J大F大的。”
  
  到作決定的最後階段,夏焱手上可選擇的機會並不多:上海幾傢小電腦公司的程序員,月薪2500元左右;老傢閥門廠的程序員,月薪也是2000元多一點。
  
  宿舍好友勸夏焱留在上海:“大城市機會多,慢慢找慢慢跳唄,過幾年或許能混個月薪五六千的。你回二線城市,那什麼閥門廠,工人啊,能有啥盼頭。”
  
  夏焱盤算半天,卻最終選擇瞭老傢的閥門廠。他心裡有本賬,大上海,居不易,就憑那點月薪,最初三五年不“啃老”是不可能的,而差不多的月薪,在生活成本較低的老傢,每個月還能攢下個三五百呢。夏焱傢裡經濟不寬裕,他不想再給父母增加負擔,畢業瞭,那第一步就先自食其力吧。
  
  臨別前,同學們拍著夏焱的肩膀安慰,也好,小城市生活安逸。夏焱聽得出安慰背後的憐憫:小城市的工廠小員工,兩三千元月薪,解決溫飽過個小日子,人生也就那樣瞭吧。
  
  夏焱認為其實人生並非也就那樣瞭。但到底會怎樣,他並不清楚,隻是覺得首要之事是,把到手的第一份工作踏踏實實做好。
  
  閥門廠的工作難度不高,幫帶師傅也很熱心,夏焱跟著師傅忙裡忙外地跑瞭幾個月,很快就上手瞭。過瞭一年師傅去深圳謀職,手上的攤子都交到夏焱手上。年輕人勤快好學,夏焱在工作中發現問題、解決問題、積累經驗,很快挑起瞭閥門廠電腦系統管理的重任。
  
  過瞭第三年,夏焱開始感覺有些不滿足瞭。工作上一切按部就班,能學的東西都學得差不多瞭,而且工廠效益一般,薪酬稍漲但幅度有限。
  
  這時一個機會讓他動心瞭,一傢新開的四星級飯店在招聘IT部門員工。廠裡領導挽留他,寧當雞頭不當鳳尾,你在這裡好歹是個小頭目,到那邊就是個普通維修工,不值得。但夏焱看中瞭這傢連鎖酒店的品牌,覺得在大集團裡能學到東西,職業發展前景也比較廣闊。
  
  因為有閥門廠的工作經歷,也積累瞭些許管理經驗,夏焱順利進入酒店IT部,並成功地將薪酬提到4000元。
  
  坦白說,酒店IT部門的工作確實就像維修工,哪裡出問題就去哪裡“救火”,夏焱卻如魚得水。因為工作雖然瑣碎繁雜,但酒店智能系統涉及方方面面:通訊、管理、閉路電視、監控、門禁等,對業內新人夏焱來說,每一項工作都是汲取新知識的機會。
  
  加班加點學習新技術,跟在主管和同事後面“不恥下問”,夏焱記得在進酒店的最初一兩年,好像回到瞭大學階段,整天鉚足瞭勁兒學習,來的比別人都早,走的比誰都晚。但也正因為如此,專科生學歷的夏焱最終在較短的時間裡趕超同部門的名牌大學生,成為技術最優的那一個。
  
  酒店開張第五年,夏焱已當上瞭IT部門主管,各項工作都走上正軌,薪酬亦比最初翻瞭一番。夏焱的出色引起瞭酒店高層的註意。沒多久,集團總部向他伸出瞭橄欖枝,這次的職位是集團華東區系統經理,工作地點——上海。
  
  重新殺回上海的夏焱是讓同窗舊友們艷羨的,誰都想不到二線城市的工廠小工人竟會有咸魚翻身的那天。大傢拍著他的肩膀,誇他混得好。
  
  “其實每一個崗位,哪怕是最基層的位置,都有可以學習的地方。機會無處不在,隻要你認真對待每一項工作,主動學習,主動提升自己。”夏焱並不覺得自己“混”得有多成功,他知道自己是腳踏實地一步一步走過來的,沒有愧對過任何一個崗位。
  
  所有努力都不會白費
  
  曹蕊在臨近大學畢業時,突然作出瞭一個人生重大決定:離開一直生活瞭20多年的小城,去上海找工作。父母聽聞大驚失色,闖職場?不需要!一直在父母身邊生活的小姑娘傢,畢瞭業找份安穩工作,好好嫁人生子才是正道。老師、同學也覺得曹蕊心氣兒太高,幫她分析利弊:本地普通大學本科畢業,讀的是對外貿易這種“萬金油”專業,手上不過一張英語6級證書,二外摸瞭點日語皮毛。你呀,在本地找個好工作尚且不易,還去上海那地方?
  
  但曹蕊鐵瞭心要走,在小城生活那麼多年,每個角落都熟悉透瞭,也夠瞭。若在這裡就業,她幾乎能看到二三十年後的日子,一成不變,一如現在般安逸平淡吧。而三小時車程外的那個大都市,每天都上演著各種傳奇故事,勾起小女生的無限憧憬。趁年輕,闖一闖,將來也不後悔。曹蕊背上厚厚一大摞簡歷,毅然坐上瞭火車。
  
  盡管做好瞭心理準備,但求職之難還是出乎曹蕊意料。都說大都市機會多,但每年烏泱烏泱從全國各地甚至世界各地奔赴上海的求職者更是多如過江之鯽。海外頂尖大學、國內名門高校等第一階梯的畢業生掃走五百強、國內名企等熱門職位後,第二階梯隊伍的國內重點大學畢業生立馬撲上。層層掃蕩之後,剩給第四、第五階梯行列的曹蕊們的,大多是很多人瞧不上的雞肋瞭。
  
  曹蕊最終拿到一傢小貿易公司的offer,試用期3個月,工資1600元,轉正後月薪2500。這樣的待遇,別說在上海,就是在曹蕊老傢都算低瞭,她那些去瞭銀行、學校的同學,哪個不比她工資高福利好。但曹蕊想,既然都來瞭就不能這麼輕易放棄,萬事開頭難,先找個工作安定下來,以後再慢慢找機會。
  
  最初的生活確實艱苦。曹蕊和兩個女生在公司附近合租瞭一套老公房,一人一個七八平方米的小房間,人均月租450元。剩下那點工資,刨去夥食費、通訊費等也就所剩無幾瞭。“就是一個標準的‘蟻族’。”曹蕊自嘲。
  
  生活不易,心理壓力也大。在QQ群上遇到老同學,曹蕊打腫臉充胖子,說自己在徐傢匯外貿公司上班,月薪3000元。“那也不算高啊,尤其在上海。”群裡有人說。“哎,剛起步嘛,慢慢來,不急。”曹蕊剛打完這句話,眼淚就刷刷地落下來瞭。
  
  但她也會反復對自己說,你一個外地普通本科生,半點經驗沒有的,人傢憑什麼給你高工資啊。(勵志文章  www.share4tw.com)所以業餘時間,曹蕊堅持去一傢日語培訓班進修日語。她見識過求職市場競爭的激烈,想獲得高一級的機會,就必須先夯實自己的基礎。
  
  曹蕊所在的貿易公司規模很小,工作也相對簡單,無非聯絡幾個固定客戶,收發郵件傳真等。曹蕊認真心細,很快便得心應手瞭。就這樣邊工作邊進修地忙瞭一年多後,她拿到瞭日語一級證書、簡歷上多瞭一行“××貿易公司總經理助理”頭銜,繼而跳槽去瞭一傢規模稍大的外貿公司。
  
  其實薪酬並沒有大幅漲高,即便勉為其難地擠入“白領”行列,在生活高成本的上海,曹蕊也屬於“工資白領”的最底層那列。吸引她的,是這傢外貿公司更正規,有實打實的對外貿易業務,這樣她所學到的知識也可以派上用場。當然,這樣的工作環境對曹蕊的外貿知識、語言能力也提出瞭更高的要求,邊工作邊進修的生活仍在繼續。曹蕊的學習積極性甚至比以前更高,她知道越是基礎紮實,將來才可能跳得越高。
  
  機會有時候來得毫無征兆,悄無聲息
  
  曹蕊剛進公司不久,一位前輩就迫不及待地塞瞭個客戶給她。“日本小老頭,一口濃重的日本東北口音,要求多,特摳門兒,你是新人,就陪著他先磨煉磨煉吧,對付得瞭他瞭你就出師瞭。”前輩帶著笑說。曹蕊毫不猶豫地答應瞭,她正犯愁手上沒客戶呢,有現成送上門的,再難對付也要。
  
  小老頭果然難纏,今天一個主意明天一個要求,還喜歡壓價。好在曹蕊細心加耐心,又有職場新人的謙遜有禮,幾番回合下來雙方也算相互磨合到位瞭。時間長瞭,曹蕊練出瞭一口東北口音日語,客戶更覺得她勤奮好學,反應機敏,每次來中國都指名要她做“禦用翻譯”。
  
  客戶從事飾品行業,最近考察的都是水晶加工廠,感慨說生意難做,傳統飾品市場萎縮,倒是面向年輕女性的時尚飾品市場蓬勃發展,可惜他身處日本東北小城,客戶少,消費能力亦有限。
  
  曹蕊在成堆的水晶玉石裡轉得眼花繚亂,瞥見客戶手上的樣品本又覺得美輪美奐。突然心生一念,以國產水晶的成本和品質,配合日本的設計水準,何不在消費力旺盛的上海開一傢水晶首飾DIY工作室?把這個想法一說,客戶也叫好,大贊曹蕊觸感敏銳。
  
  客戶回日本後寄來大量首飾DIY資料,曹蕊開始廢寢忘食地學習。這一年裡,她的時間幾乎都用來陪客戶在各個加工廠轉悠,對水晶市場摸得頗透。憑著年輕女性對時尚的獨特敏感,曹蕊相信以高水準設計打開水晶首飾新市場的計劃是完全可行的。
  
  一個靈光一現的想法,促成瞭一場創業。今年年初,由日本客戶投資的水晶首飾DIY工作室在上海浦東的一座商務樓裡開張,曹蕊的身份變成“工作室總經理”。
  
  工作室的業務進展頗為順利,市場反響接近預期。QQ群裡有老同學羨慕地說:曹蕊,你運氣真好啊。
  
  曹蕊笑笑,沒有回復。她想起那些下瞭班揣個面包趕往培訓班的日子,想起縮在月租450元的蝸居裡吃泡面查資料的“蟻族生活”。曹蕊覺得最慶幸的是,那些艱苦她都堅守下來瞭。
  
  天道酬勤,所有的努力都沒有白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