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力多者收功遠_勵志文章

  用力多者收功遠
  
  文/徐長才
  
  北宋政治傢和史學傢司馬光根據自己的讀者治學經歷,總結瞭一條經驗,叫:“用力多者收功遠。”
  
  司馬光自幼勤奮好學,由於他自覺得記憶力不足,所以他讀書時格外用功。平日,教他們的老先生每次講完課後,都要讓學生們溫習功課。別的孩子讀幾遍就合上瞭書本,出外玩瞭。而司馬光則不然,總要一個人留在教室裡,放下窗簾,一遍又一遍地瑯瑯誦讀課文,反復思考揣摩,直到深刻地領會瞭文章的意思方肯罷休。司馬光做官後,盡管公務繁忙,還能利用點滴時間多讀深思。即使在去一些地方視察途中,他也堅持在馬背上背誦詩文。他通過長期的刻苦攻讀和樂於思考,終於成瞭一位學富五車、著述頗上的大傢。
  
  不僅如此。而且他筆下的《資治通鑒》也是他總結的這條經驗的明證。《資治通鑒》是一部規模宏大的編年史。此書不僅在過去的一千多年起過很好的作用,而且在今天依然不失它的史學價值,即使將來,它也會熠熠生輝。
  
  杜甫有言:“語不驚人死不休。”杜甫也是個樂於“用力多者”,因此,他所寫的詩分外的好,能成為“史詩:,能留存千古。正如有人所贊頌的那樣:”李杜文章在,光滔萬丈長。賈島用詩表達自己寫作的心跡:“為求一字穩,耐得半宵寒”;“二句三年得,一吟雙淚流”。杜牧說到他寫詩的心態,那就是:“苦心為詩,唯求高約有”。不難看出,他們也是樂於“用力多者”。正因為如此,所以他們能留下千古傳誦的優秀詩篇。
  
  我國著名畫傢吳冠中先生曾對他人說:“我的每一幅畫,都像我的親骨肉一樣,都是十月懷胎,都是養育出來,全都飽含著我的真情實感和心血。”事實也正是如此。他在91歲高齡的某一天,要創作一幅丈二的《高粱》,清晨6點進去,沒喝一口水,沒吃一點東西,一幹就是8個小時。吳冠中有個習慣,他作畫時,是絕對不允許別人進去打擾他的。知情的老伴心疼他,不審端去瞭一杯水。結果,吳冠中生產地把水打灑一地。畫完後,他立即向老伴道歉:“對不起瞭,當時我畫得太投入瞭,根本不想到喝水。”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人們的生活還存在諸多不便。朋友、鄰居們經常幫吳冠中幹些買煤扛煤氣罐之類的活。吳冠中就拿畫謝人傢。當時畫得比較隨意。後來,他對這些隨意的畫頗有悔意。他不是畫張好的送去換回原畫,就是花點錢給人傢把原畫買回來。(勵志文章  www.share4tw.com)把這些畫弄回來後,他就立即撕毀瞭。吳冠中還有兩次燒畫的事:一次發生在1966年,他把自己回國後畫的幾百幅作品付之一矩:另一次發生在1991年,他把自己十多年來的不滿意的作品集中起來,一下子就燒毀瞭200多幅作品。他對人說:“我這樣做,並不是要維護自己的什麼名聲,而是要為後人負責,要把真正的藝術留饗後人。”
  
  吳冠中先生作畫,力求精品,講究創新。在他心目中,粗制濫造、失去瞭創新的態度,那樣就“筆墨等於零。”他用心、用功、毫不茍且的作畫心態,使他作出的畫價值連城,凡收藏者,無一人不想收藏到他的畫。毋庸諱言,吳冠中先生的畫和人品都會光耀千秋萬代的。
  
  “用力多者收功遠”,歷來如此。“沒有超人的付出,就沒有超人的成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