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都去播種_勵志文章

  每一天都去播種
  
  文/畢淑敏
  
  朋友,當我看你的信的時候,是一個陰雨綿綿的早上。我仿佛聽到你在遠處悠長的嘆息。我認識很多這樣的女人,青春已永遠駛離她們的驛站,隻把白帆懸掛在她們肩頭。在辛勞瞭一輩子之後,突然發現整個世界已不再需要自己。她們墮入空前的大失落,甚至懷疑自己生存的意義。
  
  女人,你究竟為誰生活?
  
  當我們幼小的時候,我們是為父母而活著的。我們親昵的呼喚,我們乖巧的舉動,我們幫母親刷鍋洗碗,我們優異的成績給父親帶來欣喜……女孩以為這就是生存的意義。
  
  當我們青春的時候,我們是為工作和知識而活著。我們讀書,我們學習,我們在自己的崗位上努力地工作著,我們得各式各樣的獎狀……女人以為這就是生存的意義。
  
  當我們和人類的另一半結合在一個屋簷下的時候,我們以為太陽會在每一個早上升起,風暴會被幸福隔絕在遙遠的天際。我們以丈夫的事業為自己的事業,無私地貢獻出自己的一切。遵循美德,妻子以為這就是生存的意義。
  
  當我們有瞭自己的孩子以後,我們視孩子勝過自己的生命。在母親和孩子的沖突中,女人是永遠的弱者。在幹渴中,隻要有一口水,母親一定會把它喂給孩子。在風寒中,隻要有一件衣,母親一定會披在孩子的身上……母親以為孩子就是自己生存的意義。
  
  終於,丈夫先我們而去,孩子已展翅飛翔。崗位上已有瞭更年輕的臉龐,整個世界已把我們遺忘。
  
  這個時候,不管你有沒有勇氣問自己,你都必須重新回答:為誰而生存?
  
  丈夫孩子事業……這些沉甸甸的谷穗裡,都有女人的汗水,但它們畢竟不是女人自身。女人是屬於自己的,暮年的女人,像秋天的一株白楊,抖去紛繁的綠葉,露出樹幹上智慧的眼睛,獨自探索生命的意義。
  
  生命對於每個人,都是上蒼隻有一次的饋贈。女人要格外珍惜生存的機遇,因為她們的一生更多艱難。我們是為瞭自己而生活著,不是為其它的任何人。盡管我們曾經如此親密,盡管我們說過不分離。但生命是單獨的個體,無論怎樣血肉交融,我們必須獨自面臨世界的風雨。
  
  女人要學會播種,即使是在一個沒有收獲的季節。女人太習慣以谷穗衡量是否豐收,殊不知有時播種就是一切。開心的鑰匙不是掛在山崖上,就在我們伸手可及的地方。
  
  隻要你感到是為自己而生活,世界也許就會在眼中變一個樣子。寫文章,為什麼一定要發表?自己對自己傾訴,會使心靈平和。練書法,為什麼一定要展覽?凝神屏氣地書寫,就是與天地古今的交融。教學生,為什麼一定要到學校?做善事,為什麼一定要別人知曉?
  
  生命是樸素的,它讓女人領略瞭綺旎的風光之後,回歸到原始的平靜。在這種對生命本質的探討中,女人更深刻地認識自身的價值。
  
  在生命所有的季節播種,喜悅存在於勞動的過程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