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從來不卑微_勵志文章

  夢想,從來不卑微
  
  文/陳勇
  
  2009年4月,古文字學泰鬥裘錫圭教授與另外兩名著名學者聯名寫瞭一封推薦信,連同復旦大學的申請一起送到瞭教育部,請求特批一位隻有高中文憑的38歲的三輪車夫考博士,申請很快就得到瞭許可。而這位三輪車夫也不負厚望,以優異的成績通過層層考核,最終以“準博士生”的身份叩開瞭復旦大學的校門,這位三輪車夫就是蔡偉。
  
  從小時候開始,蔡偉就很喜歡古代文學,他還特別喜歡練習書法,沒想到正是在臨摹書帖時,他對中國古代文字產生瞭濃厚的興趣。高一開始蔡偉的語言成績就已經出類拔萃,有時語文老師遇到生僻字也會向他請教。高二時,蔡偉在《文史》上偶然看到裘錫圭教授的一篇論文,從此被研究古文字的學科——“小學”所深深吸引。可是,由於數學和英語成績不好,蔡偉沒有越過高考這關,高中畢業後成瞭一傢膠管廠的工人。
  
  由於膠管廠經濟效益不好,3年後蔡偉下崗瞭,他先是在一傢商場門口擺攤維持生計,之後又蹬起瞭三輪車。對於物質生活蔡偉沒有太高的要求,工作之餘他將古文字研究當成瞭自己全部的精神寄托。
  
  凡是能抽出來的時間,蔡偉大部分都泡在錦州市圖書館裡,在這裡蔡偉飽讀古代經典。但是圖書館中有很多古籍不能外借,復印對蔡偉來說又太貴瞭,於是他想出瞭一招:抄。《方言》和《爾雅》這兩本晦澀難懂的“小學”典籍也被他全文抄寫瞭下來,而且倒背如流。(勵志文章  www.share4tw.com)在手抄《爾雅》的扉頁上,蔡偉還寫上“積微言細,自就鴻文”,意思是從細微處積累,努力奮進,最終取得大成就,這是他的自勉,也是一直藏在他心中的夢想。
  
  有些人對蔡偉的行為很不理解,覺得他有點傻。“一個擺地攤、蹬三輪的,還要抽時間看書,真酸”,“飯都吃不飽瞭,還有工夫看‘閑書’,真是不務正業”。但對於蔡偉而言,研究古文字帶給他的那種成就感是無法用語言表達的。
  
  1995年,一直堅持自學的蔡偉給裘錫圭教授寫瞭一封信。在學術圈內,裘教授的嚴謹務實,是出瞭名的,看瞭蔡偉提出的一些學術見解後,裘教授大為贊賞,回信鼓勵他:“不計功利,刻苦潛修,十分欽佩。”
  
  1997年,裘錫圭教授在《文物》上發表文章《〈神烏賦〉初探》,文中提及尹灣漢墓出土的簡牘篇目《神烏賦》,其中的“佐子”不明其意。蔡偉看到文章後寫信告知裘教授“佐子”應讀為“嗟子”,亦即“嗟”,是嘆詞。後來裘教授又在《文物》上發表文章《“佐子”應讀為“嗟子”》,並熱情稱贊蔡偉“其言甚為有理”。
  
  2003年之後,蔡偉在國學網上陸續發瞭一些文章,“他寫東西不多,很謹慎,難得的是,能把出土文獻和傳世文獻結合起來看。”教授說,蔡偉的一些想法很有見地,“比如郭店楚墓竹簡《老子》中有一句‘莫之其’亙‘,’亙‘通常認作’恒‘,從詞義上講不太好理解,蔡偉提出,楚簡中常把’極‘寫成’亙‘,有終極的意思。對我很有啟發。”
  
  2008年9月,經專傢引薦,蔡偉來到上海,參與瞭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長沙馬王堆漢墓簡帛集成》項目的整理工作。經過一段時間的共事,蔡偉在古文字研究上表現出的能力讓同事們刮目相看。特別是蔡偉對古籍經典有驚人的記憶,研究中心的一些研究生需要找很久的資料或史實,蔡偉竟然能馬上說明出處,並能迅速翻閱到某本古籍的第幾頁佐證。這次合作讓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的教授們達成瞭共識:一定要破格吸收蔡偉報考博士,成為古文字研究的專業人員。
  
  2009年4月,在裘教授等多名專傢學者的大力推薦下,已經堅持自學20年的蔡偉終於獲得瞭考博的機會並最終順利通過瞭考試。
  
  很多時候,我們在生活中扮演的都是一個卑微的角色,但是卑微的人依然可以有夢想,夢想卻從來都不卑微,隻要我們堅持不懈地為之努力,終有一天我們可以自豪地告訴全世界,我已夢想成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