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照進現實的時候,是沒有討價還價的_勵志文章

  夢想照進現實的時候,是沒有討價還價的

  文/小晴

  午夜夢回裡,我時常懷念當初坐著小面包車顛簸在雲南的蜿蜒山路上,那些一手一腳壘起來的幸福哇,總是顯得那麼彌足珍貴。

  我想但凡有些小女生情結的人都會有這樣的一個夢想——開一傢咖啡館、西餐廳、小清吧,或者小客棧。

  我有個不大的小院子,三面環水,白天曬太陽,晚上看星星;院子裡有碧綠的草坪,種幾棵梔子花或者白玉蘭,澆花除草施肥,等花開花落;在洱海邊有個大大的木板露臺,吹海風,看斜陽;有個不大的壁爐,烤火烤肉烤地瓜;有面墻的書櫃,有個開放式廚房,有高大落地玻璃窗,有不拉窗簾直接觀海也沒關系的房間,有兩隻可愛的薩摩犬在草地上跑來跑去……

  夢想照進現實的時候,是沒有討價還價的,所有的一切都得扛在肩上。

  或者在你們的眼裡,我是自由且幸福的,但是關於今天的幸福,還是有老長的一段故事,有汗水,有淚水,午夜夢回裡,我時常懷念當初坐著小面包車顛簸在雲南的蜿蜒山路上,那些一手一腳壘起來的幸福哇,總是顯得那麼彌足珍貴。

  好吧,如果你有時間,我們就從頭說起,我的“晴天”是怎麼雨後天晴的。

  2008年年底,我來到瞭當時大理很不知名的小漁村——雙廊鎮。那是第一次到雙廊,這一次意外的旅行,讓我非常歡喜,也註定我和這裡有著解不開的緣分。

  一天下午和洱海邊院落的主人聊天時得知,房東是外嫁雙廊的女婿,算是這裡第一代外地人,和我父親差不多年紀,典型的商人。

  越說越投緣,就這樣,以每年5萬元的年租金且年付的優越條件,我簽下瞭合同。

  沒有太多的參考,就按我自己的喜好來吧,我喜歡的院子,幹凈、明亮、溫馨、舒適,還有點小情調。房價嘛,針對都市白領和傢庭旅行的情侶為主。硬件要好,比如水、電;軟件要跟上,比如院子裡的花花草草,配備的各種咖啡水果,有足夠大的公共空間喝茶,看書,曬太陽,目標定價在200~300元之間。房間數量因地制宜,不要太多,就十來間。

  我跑到銀行,一張一張查詢自己的銀行卡,開始歸總,把這麼些年的積蓄全部倒出來。算來算去,還是心裡有點涼。我就那麼30萬元,離預算的初始資金50萬元還是差瞭長長的一截。

  該找誰幫忙呢?

  忍不住給爸爸打電話,說明情況後還不忘補充一句:老爸,萬一我失敗瞭怎麼辦?爸爸一本正經地說:去做吧,丫頭,知道你的個性,不會輕易罷休回頭的,我們盡量幫你湊,失敗瞭傢裡還有三分田地,養你也該夠瞭。淚水啊,就從眼角吧嗒吧嗒地掉瞭下來。

  還得感謝一個朋友,我的閨蜜,慷慨解囊,從自己的小本營生中抽出瞭一部分,給瞭我莫大的勇氣,在物質和精神上都狠狠地支持瞭我一把。

  就這樣,“晴天客棧”小工地熱火朝天地開始瞭。

  第一件事就是買足夠的裝修和建築材料:木料、水泥、沙石、膩子粉、鋼材,等等。

  那段日子過得是相當漫長,而且非常辛苦。

  我始終是一個人在戰鬥。

  凌晨5點多起床是常事,一般到晚上才會滿載而歸,還得拖著工人大哥慢點下班,幫我把建材搬進去,偶爾沒有工人的時候,自己也就湊數,客棧一樓的所有木地板都是我一箱一箱扛進去的,第二天看著紅腫的手臂,我悄悄地抹瞭點紅花油。也累病過幾次,在住的客棧裡泡腳,針灸,揉藥酒。第二天,還是繼續像個男人一樣幹活。

  裝修是個煎熬的過程,其間很累,很苦,很多委屈,跟建材商磨,跟包工頭磨,跟自己的內心磨,很多時候,夢裡夢外,都是裝修。

  沒有專業的設計師,沒有專業的內裝團隊,隻有我自己和一大堆身邊至親的人、至親的朋友在幫助和鼓勵我。

  在雙廊建房子搞裝修不是件簡單的事,要熬,再熬,繼續熬。下雨天,是師傅棋牌麻將時間,不出工;請客天,不管村裡誰傢辦事,大傢都到齊幫忙,不出工;(勵志文章  www.share4tw.com)師傅之間聚會,吃吃喝喝,不出工……直到熬到自己沒有脾氣,熬到村裡請客自己也去湊個份子,熬到和當地人打成一片,入鄉隨俗。終於,熬到雲開見月明。

  2009年的聖誕節,隨著一幫朋友放著鞭炮,提著柴火(財),捏著紅包到來,“晴天客棧”總算開張瞭。

  關於“晴天客棧”的名字,一直都沒有什麼懸念,用瞭我的小名“晴”,我養的第一隻狗天天的“天”,晴天,晴晴的一片天,自己覺得很討喜。

  至今,“晴天客棧”正式營業一年零三個月,一切狀況都挺好,其間重新調整瞭院子,佈置得更溫馨,更舒適瞭些。來“晴天”的朋友,對於這裡打心底喜歡,就是我目前最大的滿足。

  這一年運行下來,效益總體不錯,大多數都是朋友推薦自己的朋友再來,很多都成為很好的朋友,回收成本當然沒有這麼快,預計三年吧,不管最後的經濟效益如何,我都不後悔自己做出這樣的決定,不是一時沖動,而是經過深思熟慮,且認為我能為我選擇的這條人生路負責,最起碼我賺瞭這些年舒適又健康的生活。

  現在的雙廊,處於正在開發的狀態,越來越多的小客棧甚至大酒店陸續進駐,對於雙廊的未來,我隻希望開發和保護一體,凡事有個度,讓山依舊秀麗,讓洱海依舊清澈,對於“晴天”的未來,我希望院子裡花開不敗,住在這裡,每一個人都能安穩地睡一個好覺,做一個好夢。

  我想對即將去實現夢想的您說:

  我想我並不是一個出租房間的商人,我在出售我自己的一種生活方式,可選擇的一種生活方式。

  這種生活,唾手可得,隻要你,擁有足夠的勇氣,夠獨立,有擔當,沉淀越來越豁達的心態,我想,不管在世界的任何角落,你都可以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有些事情,不需要等到隻欠東風才去做,歲月,青春,僅存的面對未來的勇氣,有時候就是一瞬,告訴自己,我可以,我很好,我一定做得到。贏瞭內心那個脆弱的自己,我想不管年方多少,我們又都成熟瞭一些。

  祝您勇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