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困是一個寶貴的環境_勵志文章

  貧困是一個寶貴的環境

  文/安德魯·卡耐基

  作為窮人傢裡的長子,我有幸在小時候就外出幹活,因此在童年時代我就開始明白自己的責任是協助我的父母養傢,盡快成為傢裡掙錢的人。問題是,我能找到什麼活幹,而不是我想幹什麼活。

  我出生時,父親是蘇格蘭手藝很好的紡織工。那是蒸汽機未出現的日子。他擁有4臺手工織佈機,還雇瞭幾個學徒,他給一個提供我們原料的商人紡佈。

  蒸汽機的出現自然使得手工機織業衰退。在我10歲時,第一個嚴肅的生活問題降臨我傢。我的父親給那商人送去最後一批貨,回到傢中,再沒有活讓他做瞭。那時,我下定決心,總有一天,我們要把窮困這隻惡狼從傢門口轟走。

  我們天天在傢庭會議上討論遷居美國這件事。最終我們決定去投靠匹茲堡的親戚。我清楚地記得父親和母親都覺得這個決定對他們來說是很大的犧牲,但是“對兩個孩子來說更為有利”。

  一到匹茲堡,父親就進瞭一傢棉紡廠,接著我也去瞭,成瞭一個“線筒男孩”,就這樣,我開始為後來的學徒生涯做準備。

  我簡直不知道怎麼形容拿到第一個星期的工資——1.2美元時的自豪勁兒:這錢給瞭我,是因為我對社會有瞭點兒用。我覺得沒有別的事情能使一個少年更快地成長為一個男子漢瞭,感到自己是個有用的人,那才叫棒。

  後來,我管理很大的賬目,有上百萬美元經過我的手,可是以後賺的任何一筆錢給我帶來的歡欣,都遠比不上那1.2美元帶給我的滿足感。那是誠實手工勞動的直接回報。它代表著我一個星期的艱苦勞動。要不是幹活的目的是掙錢幫父母養傢,那活真可以稱為奴隸般的勞動。

  那時,除星期日外,我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去工廠,直到天黑下來才讓下班,中午隻給40分鐘的時間休息。這對於一個12歲的孩子來說,擔子真是很重。但是我正年輕,有自己的夢想。我的內心有一種力量時時激勵我:這種情況不會也不可能更不應該持續下去。(勵志文章  www.share4tw.com)有一天,我會登上好位置,而且,我感覺到自己不再是小男孩,而是一個十足的小男子漢。

  事情很快就有瞭轉機,一個做線筒的善良的蘇格蘭老人把我帶進瞭他的工廠。但是在這兒有一段時間比在棉紡廠更糟。因為我既要燒地下室的鍋爐,還要看管那臺驅動機的小蒸汽機。我要使鍋爐內的水位保持正常,還要看管發動機,責任重大,要是出點兒差錯,整個工廠就會被炸成碎片。那時,我經常在夜間從睡夢中驚醒。發現自己坐在床上做調試蒸汽壓力表的動作。

  但是我從來沒有告訴傢人這些,我隻能讓他們知道好的一面。這是我應該做的事,因為傢裡每個人都在拼命幹活,沒有人會抱怨和放棄。

  我那好心的老板不久就解除瞭我的壓力,他需要有人開賬單、記賬,他看我能寫出小學生水平的字,還會做加法,就叫我當瞭他的唯一職員。

  大傢都知道人們總是把貧困說成一大罪惡,好像覺得誰有錢,誰富有,誰就會更幸福,更有作為,就能享受更多的生活樂趣。

  但是,窮人簡陋的小屋裡的生活,比富人豪華宅邸裡的生活更溫馨!我總是同情那些有仆人伺候,很大瞭還有傢庭教師的富人子女,他們不知道自己失去瞭什麼,因為對於窮人的孩子來說,父親無時無刻都是他的夥伴、導師和榜樣,母親則集護士、老師、保護者——他所信奉的聖人於一身。這樣,比起富人的孩子,他擁有生活中一筆更大更寶貴的財富,與這些財富相比,其他任何財富就是微不足道瞭。

  我親身體驗過貧困傢庭裡的那種溫馨、美滿和純真,這樣的傢庭無暇為瑣事操心,不受他人的嫉妒,不與他人爭鬥,為瞭養傢糊口這個共同的目標,傢人相互愛護、團結一致。正是因此,我對富人傢的孩子深表同情,而對窮人傢的孩子表示祝賀。

  正是由於這些原因,窮人的隊伍中已經湧現出,而且還會不斷湧現出眾多堅強、優秀、依賴自己能力的傑出人才。

  如果你願意看看那些流芳百世之人的名單,你就會發現他們當中大部分人出生於貧困——這個寶貴的環境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