鷹志_勵志文章

  鷹志

  文/王族

  鷹生產時至少是雙胞胎,多的可達三四胞胎。母鷹產卵後,耐心地把它們孵化成小鷹,細心地照顧它們。但過不瞭多久,母鷹便減少小鷹的食物,驅使它們互相爭食,直至其中的強者吃掉弱者。小鷹因饑餓難耐,把兄弟姐妹撕得血淋淋的,然後囫圇吞入腹中。母鷹和父鷹並不為喪子而傷心,反而在一旁鼓勵強者。母鷹和父鷹這樣做的目的有兩個:其一,優勝劣汰,因為隻有強者才可以在惡劣的環境中生存下去;其二,讓小鷹從小就明白“弱肉強食”的生存法則,若不心狠殘忍,便無生存機會,而為瞭生存,可以不顧一切。

  一隻小鷹出生六七天後,母鷹為瞭防止它學會爬行,就會對它進行殘酷的訓練,讓它生命的第一反應就是飛翔。因為爬行對鷹來說是恥辱,而飛翔則是高貴和勇敢的象征。等小鷹能飛起來瞭,母鷹就會把它們翅膀中的大部分骨骼折斷,然後把它們從高處推下去。小鷹雖然因折斷瞭翅膀中的骨骼而渾身劇痛,但它必須掙紮著飛翔,否則就會摔死。掙紮使它們的翅膀得到瞭供血,在短時間內便可痊愈,而痊愈後的翅膀將堅硬如鐵,更具力量。原來,母鷹之所以折斷幼鷹翅膀中的骨骼,是為瞭讓小鷹翅膀中的骨骼再生。有很多小鷹在翅膀中的大部分骨骼被折斷後,沒有掙紮著飛翔起來,便墜落到山谷中摔成瞭一朵朵血淋淋的駭人之花。

  大多數人以為,小鷹出生後應該由母鷹哺育,事實並非如此。它們剛出生沒幾天,母鷹就會給它們斷食,不讓它們在母親溫暖的懷抱裡睡覺。它們被餓暈瞭,腦袋耷拉著,渾身似乎沒有一點力氣,就連眼睛也好像睜不開瞭。

  但母鷹仍不可憐它們。它們的狀態一天比一天差,如果再不進食,生命都會有危險。小鷹終於被餓得不行瞭,腦袋一點一點地低下,似乎低到低處便再也抬不起來,要一命嗚呼瞭。但就在低到半截時,它們突然“呼”的一下把腦袋抬起來,睜大瞭佈滿血絲的雙眼,發出一聲聲嘶鳴。



  小鷹在絕望中發出的嘶鳴極具震撼力,那種尖利、剛烈之音,似乎是從它們喉嚨中飛出的一把把利刃,閃著奪目之光刺向目標。母鷹聽到瞭小鷹的嘶鳴,從巢中一躍而起,馬上給它們吃的東西。母鷹知道,小鷹能在絕望中不倒下,而且表現出憤怒,說明它有在絕望中迸發力量的能力,由此也證明它就是真正的鷹瞭。人們聽瞭這個故事後,終於知道,鷹的精神是從苦難中被激發出來的。

  還有的小鷹長到瞭可以爬行的時候,母鷹就把它推到巢邊,讓它向懸崖下張望。崖下的冷風和暗淡的光線使它渾身發抖,想縮回身子進入母鷹的懷抱。這時候母鷹突然從巢中飛出,在崖邊上下起伏,讓身軀畫出漂亮的弧線。母鷹是為瞭讓小鷹看看飛翔是怎樣的。作為一隻鷹,是不應該恐懼懸崖和黑暗的。

  母鷹盤旋一會兒後,回到巢中,用身體將小鷹一點一點向巢外推去。小鷹嚇得縮緊瞭身子,巖壁佈滿荊棘,有棱角尖利的巖石,還有深不見底的河流和尖叫著跑來跑去的土撥鼠。母鷹長鳴一聲,用力將小鷹推瞭出去,小鷹哀叫著,身體在空中飄來飄去。天氣雖未入秋,小鷹卻像一片飄零的葉片,要過早地落到崖底去。母鷹將小鷹推向崖谷的同時,振翅而起,飛向山後面去瞭。小鷹在墜落中想攀住樹枝和藤蔓,但都沒有成功。眼看就要落地瞭,它突然在掙紮中展開瞭雙翅,盤旋出一條漂亮的弧線,向上飛起。

  它緩緩地向上飛行,最後落在山頂的一塊石頭上。崖谷依然幽暗而無聲,小鷹看著深崖,好像剛剛才認識它似的,久久沒有轉動一下頭顱。後來,小鷹發出一聲鳴叫,從石頭上向遠處飛去。天空高遠,陽光熾烈,它慢慢變成瞭一個小黑點。

  鷹的生存中充滿很多遊戲規則。鷹時常會對捕獲的獵物抓而又放,放而又抓,一直到將它們折騰得筋疲力盡。鷹有時會毫無懼色地撲向比它大數倍的動物,追逐和嚇唬它們,以此驗證自己的膽量;有時還會從巢中興奮地飛到空中追逐飛行的昆蟲,學習這些飛行小動物進攻和逃避進攻的方法,以增強自己的捕食技巧。天氣好的時候,鷹會在天空中翱翔、翻飛,速度疾如箭矢,令人驚嘆。鷹經常會做出一些恐怖的動作,以恐嚇他者,捍衛自己的利益。一般情況下,它會豎起頭部和頸部的羽毛,然後將頭兇猛地向前伸出,並張開雙翼,腳爪向前,似乎要馬上撲向對方,讓對方不得不對它們警覺起來。鷹的恐嚇和炫耀更是在飛行中進行的,有同類入侵自己的領地時,它們便發出大聲的嘶鳴,似乎在呼喚更多的鷹來圍殲入侵者,直到入侵者嚇得飛離它的領空為止。

  除瞭在天空中飛翔時可以被目睹外,人是看不到鷹的具體生活的。大多數鳥兒都喜歡陽光、草地、鮮花和河流,喜歡從中尋找快樂,享受幸福。鷹卻不,它們總是待在光線昏暗的山林裡,或隱身於洞穴中,不管外面怎樣熱鬧,它們從來都不會張望。

  鷹對天氣的要求頗高,但凡飛翔或外出捕食,必選陽光明媚的日子。在刮風下雨的天氣裡,你絕對不會看到天空中有鷹。鷹十分珍愛自己的羽毛,從不讓它被雨淋濕或落上雪花。如果遇上雨天和雪天,它寧願餓肚子,也不讓自己的羽毛遭罪。外出捕食時,如果發現自己掉瞭羽毛,它就會放棄捕食,把自己掉瞭的羽毛銜回巢中。鷹活著的時候,是絕對不容許自己的羽毛遺失的。

  鷹對死亡決絕的態度同樣令人驚嘆。鷹不會等死,它感到自己快不行瞭的時候,就飛到懸崖中,在巖壁上把自己撞死。懸崖深不見底,所以誰也不會見到鷹的屍骨。一位牧民曾見到鷹自戕的一幕:它去抓一隻獵物,沒想到那隻獵物反而死死咬住它不放。它向天空飛去,數次想把那隻獵物甩開,但都未能遂願。最後它嘶鳴一聲,向懸崖一頭撞去。隨即,它和那隻獵物雙雙墜入懸崖。

  鷹的壽命與其他鳥類相比可謂最長,它可以活到七十歲。而要維持如此長的壽命,它就必須在四十歲時為自己的生命做出一個重要的決定。這個決定是無比痛苦的,卻可以讓它的生命獲得新生。原來,在高空飛翔、在荒野中抓捕獵物的鷹到四十歲左右時,它那尖利的雙爪便開始老化,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伸展自如地抓捕獵物;它的喙上也已經結上一層又長又彎的繭,一動便可碰到胸膛,對進食阻礙很大;最讓它痛心的是,雙翅上的羽毛也厚厚地堆積在一起,使它不能再像以往一樣在天空中輕盈地飛翔。

  這時候,它面臨著一個艱難的選擇:要麼等死,要麼經過一個非常痛苦的過程,讓生命獲得新生。

  鷹都會選擇讓生命新生。經過細心觀察,它選擇瞭一個除自己之外,任何鳥獸都上不去的陡峭懸崖,然後用一百五十天左右的時間讓自己獲得新生。首先,它會在飛翔中突然撞向懸崖,把結繭的喙狠狠地磕在巖石上。它會用很大的力氣,一下子便把老化的喙和嘴巴連皮帶肉磕掉。它滿嘴流著血飛回洞穴,忍著劇痛等待新喙長出。

  新喙終於長瞭出來,它立刻進行第二道工序,用新喙把雙爪上的老趾甲一個個拔掉。那同樣又是一次血淋淋的更新。不久,新的趾甲長出來瞭,它緊接著進行第三道工序,用新的趾甲把舊的羽毛扯掉,再等五個月,新的羽毛又長出來瞭。隻有經過這一系列殘酷的更新,鷹才可以再次在藍天上飛翔,並收獲三十年的生命。

  它的這一系列生命更新充滿瞭危險,極有可能使自己疼死或餓死,但它依舊勇於向自己挑戰,勇於讓自己在死亡的邊緣獲得再生。

  鷹可以為自己的生命去挑戰,但同樣也很珍惜自己的生命。在外飛翔、捕食一天之後,鷹於黃昏時分回到巢中,它將頭彎曲靠到肩上,用一隻腳站立,而另一隻腳則縮回羽毛中取暖。整整一夜,鷹都用這種“金雞獨立”的姿勢休息。

  清晨,鷹用喙把羽毛梳理整齊,然後開始清掃巢穴,在一夜中它留下一些羽毛、糞便以及吐出的食丸,它要把這些東西一一清除出去。忙完這些,巢外已是旭日東升,它活動一下雙翅,感到兩翼在今天頗具活力,於是振翅飛向藍天。

  鷹的一天又開始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