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藏心底的那朵花_勵志文章

  深藏心底的那朵花

  文/安曉宇

  老屋真的老瞭。

  踏過青石板臺階上的幾簇的薄苔,輕輕地又推開那扇班駁幾近朽壞的木門。一些塵封的記憶慢慢彌散,氤氳在黴澀的空氣裡,不著意地侵蝕著逝去的歲月。

  “阿婆——”我微笑地看著院落梨木躺椅上蒼老卻恬然的面容。阿婆頗為吃力地坐起來,“咳咳,寧寧來瞭啊!”我滿是歡喜地走過去,坐在她身邊。“阿婆,茉莉花開瞭嗎?”阿婆那竹節般手指伸過來,撫摸我的臉頰。那些硬硬的老繭,在記憶裡變得那般的柔潤瞭。

  “開瞭的,可是現在已經見不到瞭,早過瞭盛開的季節。”“哦!”我悵然地應和著,把目光偏向墻角的那株纖弱的綠——那株茉莉,盡管韶華芳菲殆盡卻依然風姿綽約。不自覺中,淚水就從眼角淌下來。

  夕陽已經快要熄滅,我該走瞭。阿婆拄著拐杖顫巍巍地執意要送我一程,在我一再的阻止下,她停住瞭腳步,定定地立在夕陽薄薄的紅中,宛如一幀剪影。(勵志文章 www.share4tw.com)於是,在漸漸流逝的歲月裡,那尊剪影一遍遍在記憶裡浮現。清晰,卻又仿佛隔著一層薄紗;模糊,卻又似乎近在面前,觸手可及。記憶的相機,將瞬間定格成永恒。

  淺秋。我踏過院落裡的稀疏的梧桐落葉,那些破碎的嘆息,輕得像低吟一首小詞。

  光滑的梨木靠椅上沒瞭阿婆的身影,換瞭一隻蟋蟀蹲守在那兒。秋風帶來瞭絲絲涼意,小小的蟋蟀,在晚風中鳴唱,伴著如水年華和我無盡的思念。

  我拿下黑紗上的那朵白花,把它插在茉莉花盆的黑色泥土上。真的像茉莉花啊,恍惚間,我嗅到瞭輕輕淡淡的茉莉清香,看到瞭阿婆慈祥而不語的溫柔模樣。

  淚滴落在臂彎的黑紗上,迅速幻化成傷痛的回憶。那些像蒲公英一樣飛到遠方的人啊!是否從此天各一方?我凝視著墻上阿婆低眉溫婉的遺照久久地想:阿婆還是像我小時候一樣,我依賴著她,她愛護著我。我把頭靠近阿婆的肩膀,摸著她那青筋畢露的手,隻有小時候那種熟悉的、令我感到溫暖和安心的味道。阿婆沒有離開,她隻是搬到天堂去住瞭,和那些疼愛我的人在一起——那不是世界上少瞭一個疼愛我的人,而是天堂裡又多瞭一個保佑我的人。

  手觸到一方手巾,柔滑的冰涼,左下角繡著四個娟秀的小楷—— 一世安寧!

  安寧,是我的乳名。

  我抬起頭望天,藍得那麼純澈。一朵雲,竟漫成瞭茉莉的形狀。

  那深藏心底的茉莉花啊,是我永世難忘的牽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