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不是編織出來的_勵志文章

  夢想不是編織出來的
  
  【編者按】命運其實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隻要我們堅持心中的夢想,不停滯奮鬥的腳步,堅定自己的意念,定能夠編織出那美麗的夢想。
  
  “啪啪達啪達……”閃光燈此起彼落,數十個攝影鏡頭對著一張陌生的臉孔猛拍。這場記者會的主角,叫做古又文,今年30歲。沒人知道,這小子是哪裡蹦出來的,隻知道,他2009年底剛在紐約一個聽起來也很陌生、但據說頗具領導地位的組織GenArt所舉辦的國際服裝設計大賽中,以具有雕塑量感、獨特線條的手織毛衣,擊退全球1000多名好手,拿下“前衛獎”。
  
  前衛大獎美夢成真
  
  消息傳回臺灣,自從進入2009年就悶到不行的媒體開始騷動瞭。聽說古又文這小子,既非ABC(美國出生的華人),也不是被有錢老爸早早送出去留學的小少爺,更沒有什麼名校光環。他在臺北的景美土生土長,3歲喪父,母親靠著當清潔工,把3個孩子拉扯大……於是,古又文一回臺,媒體全數蜂擁而上。
  
  古又文等待這一刻,仿佛很久很久瞭。記者會上,他捧著剪刀造型的獎座,斂著酷酷的眼神,每“啪達”一聲,他的頭部立刻快速微調到下一個角度,10秒內,每個鏡頭都被他照顧到瞭,那架勢,儼然是巨星。
  
  不過拍照結束,他立刻變回不折不扣的新新人類。有記者問他今後的價碼,他鼓著眼珠:“哪有人還沒談就在講價碼?”有人問他用不用名牌,他答:“相信自己是名牌,就不必買名牌。就算一絲不掛,我也要理直氣壯覺得自己是對的……這樣才是有信心的年輕人你們說對不對?”這小子顯然有蠱惑群眾的可怕潛力。不少蹲在他面前的記者居然忘情呼應:“對!”
  
  創業兩年飽受凌虐
  
  如果鏡頭能穿越時光隧道,回到4年前的某一天,你會看到神采盡失的古又文,拖著沉重的腳步,回到景美的工作室。夜黑瞭,他進門後,卻把燈通通關上,然後,躺在地板上,痛哭……
  
  “我問自己,你到底在做什麼?這輩子那麼努力,學得那麼紮實,拼命把自己投到各種比賽去跟別人較量競爭,去證明自己的價值,最後,就是這樣被踐踏嗎?”
  
  那是2006年,他成立工作室才2年。碰到的爛事數不清:廠商簽瞭約,卻不履行合約;薪水被扣,明明是他的作品,卻對媒體說這是韓版。至於被暗示去抄襲日本雜志,更是常事。幾近崩潰的那天,是廠商要做設計的他,兼做行銷企劃案。要求達到零庫存。
  
  所幸他撐到隔年。2007年初,古又文去參加香港時裝周,他設計的外套、裙子都很誇張,但有日本買傢相中他最貴的單品,要他報價。“我很不好意思報瞭個很貴的價格,大概是我平常單品的3倍。”他七上八下地問買傢:“貴不貴?”對方輕聲答:“以耶,zen zen。”一點也不貴。
  
  “那一瞬間我懂瞭!本以為那些秀服是賣不出去的,但居然有人想買。”長長的隧道,現出亮光,“我看到希望,我可以做我自己,還可以賺到錢,可以延續設計生命。”一定要走出去!2009年9月,他終於如願進入倫敦著名的中央聖馬汀藝術設計學院。
  
  情感雕塑宛如藝術
  
  “天啊,這位新手設計師,我得承認,他讓我自嘆弗如。”古又文把作品貼到全球最大的服裝設計交流網站iqons。com後,海外同行紛紛發出贊嘆:“我一進網站就發現這位技藝超凡的設計師,我完全拜倒。”“這人怎麼還沒被雷達掃到?”有人對他的默默無聞,感到訝異。
  
  讓大傢不斷喊“天啊”的作品,正是10個月後拿下Gen Art Styles前衛獎的Emotional Sculpture《情感雕塑》。這其實是古又文5年前的心血,他試過不織佈、橡膠等十幾種材質,最後決定采用羊毛條,直接在人身上用手編織,創造出心目中具有3D立體感的作品。
  
  用專傢的說法就是,他用羊毛條編織,既具原創性,也使他的創作自由度大增。(勵志名言  www.share4tw.com)一般做針織都用固定的線條從頭織到尾,變成平坦的毛衣,但他因為用羊毛條,所以能把紗線1分為2、2分為4、4分為8……從粗到細,整件衣服質感就很出色,服裝輪廓線也不落俗套。
  
  打造鉆石以一抵萬
  
  不過,古又文在創作時,可以感到周遭不少懷疑的眼光:這東西怎麼賣?誰會穿?能穿上街嗎?能量產1萬件嗎?為什麼要弄這麼復雜?沒有人。包括他自己,可以再做第二件。
  
  但對他來說,這才是價值所在:“這代表它稀有,把衣服做成1萬件,賺取微薄的利潤,大傢隨意買,穿過就丟瞭。但是當全世界隻有一件的時候,它變成一顆鉆石。”
  
  “他很投入!”古又文研究所的同學記得,總是看到他在埋頭做事,別的同學都是晚上做,他是白天也做。晚上也做,做到半夜三四點是常事。就算跟同學聊天,手也不會停。“我最佩服他的就是,他不會在意別人的眼光。一般設計師都會刻意營造自己的外在形象,走雅痞風什麼的,或用名牌來襯托自己,但他不在乎這些。”
  
  不畏人言勇於追夢
  
  GenArt是挖掘設計新秀的重要比賽,得獎之後,古又文距離自創品牌的夢想已越來越近。
  
  他再三強調自己不是忽然蹦出來的,隻是沒人看到他如何和夢想廝殺。“這條路,是我在黑暗中,用手一步一步摸著地走出來的。”這一路上血淚斑斑,太多同行“陣亡”瞭,此刻,古又文忙著為他們做代言人,他到英國留學的獎學金,是英國文化協會出的;赴紐約出席典禮的機票,是英國瑜珈品牌Agoy贊助的;過去幾年去海外比賽的機票,都靠學長高樹勛慷慨解囊。
  
  也許,他的建言可以幫助正奄奄一息的設計後輩,找到活水源頭。回臺灣後,古又文的行程從早排到深夜:“我們這行沒有典范,不像拍電影的,有李安。”古又文期許自己成為服裝設計界的典范,發出微微的光,在前頭引著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