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佈斯:越簡單總是越好_勵志文章

  喬佈斯:越簡單總是越好
  
  西格爾是一位長期廣告創意總監,曾與NeXT公司和蘋果公司合作廣告。他是《不同凡想》廣告團隊的一員,“iMac”的名字是他取的,而這也引發瞭後來一系列成果蘋果產品的“i”命名。在書中,他是一個可以忍受喬佈斯不羈情緒和情感頻繁爆發的人。事實上,他聲稱自己喜歡喬佈斯的直率;他寫道,因為這能帶來清晰、沒有廢話的溝通。西格爾的觀點:喬佈斯最大的一個貢獻就是對於簡單的專註。在此,我列出瞭西格爾說自己從史蒂夫·喬佈斯身上學到的一些領導經驗教訓。
  
  越簡單總是越好。在《簡單爆瞭:推動蘋果成功的癡迷》這本書開篇的軼事中,蘋果公司包裝設計部門的員工辛勞工作數周,為同一款產品設計出瞭兩個版本的新包裝。然後他們同喬佈斯會面,喬佈斯叫他們忘瞭兩種不同的包裝。“把它們結合起來,”喬佈斯說,“同一個產品,同一個包裝盒。”
  
  直率溝通有效。喬佈斯討厭西格爾及其團隊為NeXT電腦作出的廣告。藝術總監運用瞭一種老式的手工木刻風格。喬佈斯拒絕瞭該廣告後,該團隊迅速構建瞭一個更具未來前瞻性的新廣告。喬佈斯喜歡這個廣告,但堅持要給每個團隊成員評分。他給瞭藝術總監“F”(不及格),因之前的錯誤而責備他,並說道:“如果你不能比那做得更好,那你就得炒自己的魷魚。”雖然許多人覺得喬佈斯的溝通方式很無禮,但西格爾堅持認為,直率有很大的價值,因為它不會引發困惑、分心和復雜的情況。
  
  好的領導者能夠置身事外。西格爾表示,喬佈斯能夠通過讓自己免受攻擊影響而令事情保持簡單。1997年,喬佈斯重回蘋果並禁止Mac復制品,許多消費者非常生氣並對此進行抨擊。喬佈斯將這些批評隔離在外,並繼續向自己的目標邁進。
  
  小團體做得更好。雖然蘋果現在是一傢擁有60,000多員工的大企業,但是西格爾表示,喬佈斯堅持保持小規模會議,參與者僅限要討論會議話題的人。蘋果的會議上沒有觀眾。
  
  保持極簡並迅速行動。西格爾也同IBM、英特爾、戴爾以及寶馬公司合作過,他描述瞭蘋果與英特爾及戴爾公司在決定廣告的模式上有何區別。英特爾公司在選擇廣告時,會進行三種不同的選擇,成立並運作焦點小組,制作出所有廣告,在焦點小組進行測試,修改廣告,在電視上播放,然後再測試。而蘋果公司則是一小隊人馬圍坐在一張桌子邊做出選擇。與戴爾的對比也類似。西格爾寫道,戴爾公司的委員會用數月時間考慮可能的廣告,同時各個部門進行權衡,並且無休止地探討戰略。在西格爾的經驗中,蘋果公司行動迅速,從喬佈斯那裡獲得批準,然後在一個月內就推出廣告。
  
  簡單的名字更好。蘋果公司不聘請外部命名專傢,相反,依靠一個小型的內部團隊和一群廣告顧問,包括西格爾;他提出瞭“iMac”這個名字。喬佈斯更喜歡“MacMan”。西格爾無法忍受這個名字,無法忍受它的性別歧視,以及與索尼Walkman(隨身聽)和遊戲Pacman(吃豆人)的呼應。(
勵志文章  www.share4tw.com)西格爾堅持使用“iMac”,並在兩個獨立的演示中向喬佈斯建議這一名字;喬佈斯將“iMac”絲印到瞭機器上以看看效果如何,之後他終於認為自己喜歡這個名字。盡管喬佈斯從未感謝過西格爾,但是西格爾認為這個名字的勝利是簡單對復雜的勝利。
  
  簡單是與人相關。盡管蘋果產品技術復雜,但該公司通常並不根據技術規格來描述自己的產品,如iPod的5GB驅動器,而是說“在你口袋裡裝下1,000首歌”。對此,西格爾承認要想找到簡單的方法來描述復雜的東西有多難。但他指出,蘋果用這種講求實際、非技術性的方式傳達產品特征已經30年,以至於這種易懂的語言已經“融入瞭其系統”。
  
  簡單甚至在零售方面也管用。接下來是蘋果零售店,它無視大賣場式零售趨勢,以全價出售蘋果產品,而在沃爾瑪、百思買(Best-Buy)和塔吉特(Target),大多數同款產品打折出售。盡管蘋果零售店的設計十分出色,采用的都是高品質建築材料,如意大利地磚和東京制造的不銹鋼,但西格爾仍稱之為“簡單聖殿”。簡單是指其對質量、整潔、誘人設計以及出色客戶服務的專註。
  
  在西格爾看來,喬佈斯所創立的簡單原則並沒有隨著喬佈斯的逝去而消失。他稱之為“全公司范圍的癡迷”。西格爾寫道:“史蒂夫將對於簡單的信仰灌輸到公司的靈魂深處,蘋果公司從而能夠在未來多年裡繼續成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