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年輕,我渴望上路

  我還年輕,我渴望上路
  
  文/甘球
  
  從聽說凱魯亞克的名字,到圖書館邂逅他的《在路上》,再到無意間借到這本書,然後決定翻開第一頁,也許還不到半年的時間。但是看完這部小說後,我發現自己已經跟著凱魯亞克跑遍瞭大半個美國,甚至有種過瞭大半輩子的感覺。如果說一部好的作品,是讓人看瞭之後能夠思考自己現在的生活,那麼毫無疑問,《在路上》就是這樣一部作品。
  
  看《在路上》,從第一頁到最後一頁,你會有一種永遠不願意丟下這本書的感覺,看瞭前一段,你會忍不住想要看下一段,而且是那麼迫不及待。你永遠不會知道下一個章節,薩爾和迪安會到那個地方,你也永遠猜不到下一站,他們會遇上什麼樣的事情。你隻是在不安中期待,期待接下來的故事,會怎樣上演。
  
  這種感覺就好比四、六級考試中做英語閱讀理解題目,盡管有些單詞你不認識,但是你依舊會根據自己的猜測想要讀下去,然後你就會有個大概的瞭解。同樣,在凱魯亞克的筆下,有時候我們隻能夠瞭解大概,但是你會遏制不住內心的渴望,然後一口氣讀完。那種速度與激情會灌滿你的整個頭腦,讓你有一種想要立刻上路的沖動。
  
  如今,《在路上》已經出版五十多年瞭,如果凱魯亞克仍舊在世的話,他也已經快九十歲瞭。但是,他的這本巨著卻影響瞭一代又一代的年輕人,盡管有人說,它是美國五十年代“垮掉的一代”的《聖經》,凱魯亞克本人也被稱為“垮掉的一代”的靈魂人物。(
勵志文章  www.share4tw.com)對於我們這些不是“垮掉的一代”的年輕人來說,《在路上》好比一部喚醒內心野性的書,讓我們知道,原來我們渴望的自由在他們看來是那麼輕而易得,他們是那麼不屑。而我們的精神信仰,遠遠無法達到他們的高度,或許我們最多隻能夠成為一個“背包客”,借著“旅遊”的名號行走在路上。
  
  毫無疑問,《在路上》實際上的主人公不是薩爾?帕拉迪斯,而是那個在他人眼中有些神經質的迪安?莫裡亞蒂。迪安是一個人人都不敢相信,但是人人都羨慕的人物,但是與其說所有人羨慕他這個人,倒不如說羨慕他的那種生活方式,永遠沒有煩惱,永遠不知道前方是什麼,永遠都靠著內心的那股沖動,永遠生活在一種隨興所至的環境中。這個人物有點像《春風化雨》裡的基廷老師,永遠遵從內心的選擇,抓住今天,及時行樂。而他不斷追求那種在路上的感覺,其實是因為現實生活的空虛,他想要去追尋自己的信仰,哪裡有他想要的生活,他就去哪裡。這樣的人是沒有牽掛的,也是沒有煩惱的,就算有煩惱,對於他來說,也根本不算什麼。
  
  如果沒有迪安,或許薩爾根本就不知道何為生活,在這個世上,最可怕的不是自己的人生一片蒼白,而是你的人生道路在既定的軌道裡行走,你根本沒有選擇的權利。好比迪安在夜半的街頭喊出的那句質問和困惑:“人類啊,你的道路是什麼樣的呢?無外乎是聖童的道路,瘋子的道路,虛無漂渺的道路,閑扯淡的道路,隨你怎麼樣的道路。”而無論是什麼樣的路,都是自己走出來的,都是自己認定的。迪安也許就是這樣一個人,他不會讓自己的生活陷入一種蒼白之中,更不會讓自己的人生陷入生活的囚牢裡。這樣的人,無論是在五十年代的美國,還是在當代的社會,也許都不會得到很多人的承認,卻無法不引來一片驚羨。
  
  很喜歡小說的結尾,我甚至看瞭好幾遍。“於是,在美國太陽下瞭山,我坐在河邊破舊的碼頭上,望著新澤西上空的長天,心裡琢磨著那片一直綿延到西海岸的廣袤的原始土地,那條沒完沒瞭的路,一切懷有夢想的人們,我知道這時候的衣荷華州允許孩子哭喊的地方,一定有孩子在哭喊,我知道今夜可以看見許多星星,你知不知道熊星座就是上帝?今夜金星一定低垂,在祝福大地的黑夜完全降臨之前,把它的閃閃光點灑落在草原上,使所有河流變得暗淡,籠罩瞭山峰,掩蓋瞭海岸,除瞭衰老以外,誰都不知道誰的遭遇,這時候我想起瞭迪安?莫裡亞蒂,我甚至想起瞭我們永遠沒有找到的老迪安?莫裡亞蒂,我真想迪安?莫裡亞蒂。”正如徐星說的,這是一種無可匹敵的結尾。恰好我在看完之後,天空已經接近黃昏,金星馬上就要升起,隻是我依舊沒有找尋到自己的路,那條沒完沒瞭的路。
  
  前兩天看到一篇文章,是一位大一的小朋友寫的,她說自己在高考結束之後踏上瞭去西藏的道路,那個時候她身上帶的一本書,是在旅途中遇到的一位朋友送給她的,凱魯亞克的《在路上》。看完她的文字之後,我突然有一種莫名的羨慕,羨慕這個女孩曾經去過西藏,羨慕她再去西藏的火車上拿著凱魯亞克的《在路上》。盡管那次去寧海,我的身邊也一直帶著這本書,但我卻沒有那種流浪的感覺。
  
  我記得自己曾經這樣跟別人說過,也許以後我就會成為一個流浪的人,走過大街小巷,用自己的眼睛把一切記錄。也許我不會有迪安的瘋狂,但是我卻想擁有那樣一種感覺。曾經的許多次,我也想要嘗試,自己一個人踏上未知的旅途,就望著天空的星辰,隻要它們仍舊閃耀在夜空,我就不會害怕。人生匆匆,我隻是覺得如果不趁著年輕的時候多出去看看,以後也許都不會再有這種經歷瞭。正如《在路上》裡邊所說的,我還年輕,我渴望上路。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