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溝裡的成人禮

  地溝裡的成人禮
  
  文/平凡根
  
  94年我高中畢業沒考上大學,待業在傢,曾經蔚藍的天空仿佛一下子灰暗瞭,雲不淡瞭,風不清瞭。我成日除瞭怨天尤人,就是見人就說我的苦悶,講我的困惑,自嘆生不逢時,命不如人。我最大的怨恨莫過於對父親的鄙薄,覺得他不如別人的父親那麼能幹,不能拿錢幫我買進大學,甚到讓我去補習的錢都沒有。
  
  我連話都懶得同他說,更別說幫他幹一些力所能及的活,他要我往東我偏要往西,什麼都與他對著幹。父親其實也很內疚,我常常看到他獨自蹲坐在夕陽下抽著又濃又臭的卷煙沉沉地嘆息。有時候他還跟人說是他耽誤瞭我的前途,如果有錢讓我去補習也許不是這樣。每當別人向我轉述父親的話我心裡就掠過一絲報復的快意。我不知道其實是我對不起他,是我讓他的腰累彎瞭,兩鬢變白瞭。任何人的勸告我都聽不進去,我故意在傢裡浪蕩著,成日無所事事。
  
  時光荏苒,一年很快就要過去瞭,95年的初夏我在傢實在呆不下去瞭,主動跟父親說想要外出打工。父親見我肯去做事,有點受寵若驚,誠惶誠恐地問我要多少錢車費,我說給我五百元吧。父親二話都沒說,東挪西借湊瞭五百元給我,還再三叮嚀我把錢放好,出外要與人為善,自己照顧好自己之類。對他舐犢情深的囑咐我一個字也懶得聽,我正想離開傢,離開我純樸善良的父母,所以我也二話沒話,收起他給我的五百元錢,搭上行囊自顧自走瞭。
  
  外面的世界並沒我想象的那麼精彩,很快父親給我的五百元錢用完瞭,半個月都沒有就灰溜溜地回傢瞭。我多麼希望父親狠狠地揍我一頓,罵我一頓,但他什麼話也沒說,隻用他滄桑無奈的眼神原諒瞭我毫無出息。對父親的寬容我並不領情,我把這次鎩羽的原因歸咎於自己不會電腦,毫無廉恥要他弄筆錢給我去學電腦。父親無奈地慨嘆一聲,說我讀高中時借瞭人傢的錢都沒還,哪來一大筆錢再去學電腦,要有錢早讓你去補習瞭。父親的苦悶我一點也不能理解,我隻知道我不能這樣一事無成。父親拿不出錢我又開始怨他,恨他,傢裡任何大小事都不插手瞭,每天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我每天除瞭睡覺,心情好時也幫鄰裡鄉親幹點免費的義務勞動,就是不肯為父親出力。
  
  我變得有點象魯迅筆下的祥林嫂,時時刻刻有一種想找人訴說我的理想,傍彷的沖動。有一天下午我又無所事事在外面晃蕩,路過一個山坡看見村裡一個年青女人在坡地裡鋤茴。我知道她曾經和她老公一起外出打工,後來孩子要上學就回傢瞭,在傢裡帶孩子種地,她已經二十六七歲瞭。因為是鄰裡鄉親大傢都比較熟,我見她還有很多活沒幹完就走過去幫她,順便也想同她傾訴一下我的困惑與苦惱。
  
  夏天的陽光象火一樣烘烤著大地,我幫她鋤瞭一壟茴累得汗流浹背,於是和她一起坐在地頭邊的樹蔭下歇息。她看來比我還累,薄薄的襯衣被汗水打濕瞭貼在身上,白肉隱隱約約。我的舌頭開始有點打結,話也說不完整,心怦怦直跳,臉熱熱的,直冒汗。此前我從未覬覦過任何女人,苦悶與憤怒讓我心裡積蓄瞭一股火山般的沖動。她問我怎麼啦,我不敢說話,眼睛直愣愣地盯著她。她說你是不是中暑瞭,伸手來摸我的頭。她一抬臂,腋下帶汗味的女人特有的氣息象一股熱浪將我整個人都淹沒瞭。我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突然一把將她抱住狠狠地摁在地上,她嚇瞭一跳,拼命推我,掐我,用腳踢我。我色膽包天,顧不得多想,死死地摳著她,不達目的不罷休。也許她實在太累瞭,後來就不再掙紮,我順理成章完成瞭人生第一次洗禮。
  
  事後她也沒有責怪我,溫柔地依著我勸我不要成天萎蘼不振,我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溫柔,女人最溫柔的時候莫過於她第一次失身於人的那一片刻。我說我也不想自暴自棄,比如我想學電腦,可是傢裡拿不出兩千元錢學費。她說你現在二十二瞭吧,據我所知,你父親幼年喪母,小學沒讀完,十五六歲就背井離鄉外出謀生,十八歲結婚,二十歲不到就生瞭你。你是傢裡的長子,高中畢業,除瞭怨天尤人,什麼事也不幫傢裡做。你知道你父親為瞭讓你讀書已是殫精竭力瞭,一個農民一年有多少收入腳趾頭都算得清,在我們周邊你父親是很會賺錢的瞭,也是過得最苦的一個。(勵志文章  www.share4tw.com)他已盡到為人父之力,你不思為他排難解憂,還成天怨三怨四,是不是太殘忍瞭點。你學電腦也對,但你為什麼不到外面打工賺瞭錢再學呢,非要你父親出錢,什麼都靠你父親,你什麼時候才能靠自己?說句不該的話,如果你父親死瞭你又靠誰呢?你已經是一個男人瞭,我看你做男人的事一點也不含糊,我如果是你,即使你父親給錢學電腦也不要。不要再等待瞭,趕快去實現你的理想吧,這世上沒有機會可以等待,也沒有人可以依賴,靠誰都不如靠自己。
  
  我被她說得無地自容,真想變成一條地茴蟲讓她一鋤砍死算瞭,加上剛才對她的非禮我更加羞於抬頭見她。她見我不出聲,輕嘆一聲站起來說:“你走吧,今天的事不要同任何人說起。”我還想幫她鋤一地茴,她堅決不肯瞭,開始生氣罵我。我再沒有理由繼續苦悶瞭,偷偷再看她一眼,轉身離開瞭那山坡。
  
  我回到傢父親也剛好從外面回來。他不知從哪裡弄瞭一千元錢,滿懷期待地交給我,“你去學電腦吧,先交一千,剩下的學費我再想想辦法,過些天送給你。”我抬頭註視著父親,他的臉似乎更蒼老瞭些,我鼻子一酸,眼淚差點流出來。這是我一年多來第一次正眼註視我可敬可親的父親,我為我以前的愚昧與自私感到羞慚。我沒有接他的錢,輕輕地推開他的手,堅定地搖搖頭。
  
  鬥轉星移,一眨眼很多年過去瞭,我雖然歷盡坎坷還沒有達到自己理想的高度,但不管生活曾經給瞭我多少挫折,人生經歷瞭多少磨難,我從沒向任何人伸出過求援之手,即使在人生的低谷也是一個人默默地扛著,因為我深深地知道這世上沒有機會可以等待,也沒有人可以依賴,靠誰都不如靠自己。
  
  平凡根,原名胡正根,1973年生於湖南平江冬桃山。業餘從事寫作,寫作是一種心靈的釋放,是對生活的體察。人生,很多時候付出是沒有回報的,但活著仍須努力,因為隻有努力才能給生活增添色彩,將有限的生命軌跡拉長。
  
  作者QQ931781603或1429734112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