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巖松:用理想和現實談談青春_勵志文章

  白巖松:用理想和現實談談青春
  
  先把理想藏起來,理想不必天天想。因為買不起房子,所以愛情太貴瞭;人際關系太難處瞭,都不敢說不瞭;想到北京、上海、廣州漂流的,你們是現在最委屈、最難受、最不幸的一代。從喝完酒後做什麼事情來判斷是哪一代人。
  
  60後:留在原地喝茶聊天
  
  70後:唱卡拉OK
  
  80後:去夜店
  
  90後:十幾個人坐一起,沒人說話,都在拿手機跟別人聊天
  
  在我成長的年代裡,我不知道什麼是新聞。因為我在內蒙古一個邊疆的小城市裡。在我們那沒有新聞,我也不知道記者是幹什麼的。廣播學院考試容易過,逃課沒人抓,課外書隨便看。
  
  因為這個報考的。現在考廣院,恨不得北大、清華的分才能進熱門專業。我說,我買的是原始股。因此,有很多不認為自己的學校是名牌大學的學生,我經常給它講我的故事,
  
  北大很牛,不是現在在那裡上學的學生造成的。我們要用自己的努力,把一個學校從無名之輩變成名校。要成為原始股的購買者。人傢買的是期貨,不是現貨。我夫人認識我的時候,我什麼都不是,隻是一個很可愛的人。對於愛情來說,這個就夠瞭。
  
  但是現在要用房子、車子來衡量是否要跟他擁有愛情。對於60後來說,連上大學都是懵懵懂懂。房子太貴,我們這一代人從來都沒有想過,能買自己的房子。有人說,我們在上海漂流,是蟻族。但是我們這一代連漂流的機會都沒有。你們的痛苦是讓我們羨慕的幸福。
  
  過瞭30之後社會才給我們這樣的人提供漂流的機會。89年,我們的畢業空前絕後。我們是唱著大約在冬季,一批一批人在火車站淚灑火車站,充滿瞭絕望,不知道未來在哪裡。有時候,經歷瞭也發生變化,那似乎是一個轉折。
  
  我待的地方是周口店。從我的窗口就能看到猿人遺址,一年就看瞭21次這個遺址。
  
  偶爾從周口店回北京城,第一件事就是花一塊錢買一根香腸,站在馬路上吃完。跟你們比,我是幸福還是痛苦?我在北京搬瞭八次傢。我的孩子就是在搬傢過程中孕育的。我一直離城市的距離保持在五環之外。白哥,你別裝瞭,你還能買不起房子?我現在能買得起房子。本臺最後一次分房子,我排倒數第一。我肯定拿不到朝向好的房子,“沒關系,朝下我都要!”成瞭中央電視臺的至理名言。這是我們這一代的故事。
  
  1949年出生的這一代。他們幸福死瞭,用一個詩人的話說,時間開始瞭。當他們12、13歲正是長身體的時候,三年自然災害。等他們開始上學時,文化大革命開始瞭;等他們要談戀愛時,男女不分,所有的人都穿一樣的衣服,男人能幹的,女人也都要幹。等他們27、28,終於生活安定下來,想要結婚要小孩的時候,突然恢復高考瞭。有的回城,有的高考,命運從此發生瞭轉折。終於到30多歲,想要多要幾個時,計劃生育瞭;等他們開始享受天倫之樂時,下崗瞭,大學生找不到工作瞭。和這一代相比,你們幸福麼?
  
  再往上走,季羨林,季老到德國學習的時候,哪知道趕上第二次世界大戰。在德國一待就是10年,想回都回不來。和這一代相比,你體會不到兩國相隔,
  
  沒有一代人的青春是容易的。每一代有每一代人的宿命、委屈、掙紮、奮鬥,沒什麼可抱怨的。幸運的你們,由於有瞭互聯網,可以把你們的委屈和抱怨讓世界看到,於是誕生瞭蟻族、北漂,這是痛苦中的幸福。社會應該關愛你們,但不是溺愛。身在青春期的人應該明白,天上不會掉餡餅,如果掉,於是鐵餅。
  
  21歲,我們走出青春的沼澤地。這首詩,我回想起來的時候,青春回憶的時候很美好浪漫,但經歷的時候很殘酷。青春就是殘酷,人生的很多次第一次都在青春期,你要抉擇,不要以為每一代人都說青春好,你便產生瞭幻覺。我經常會感受到我在青春期的時候經歷的痛苦和掙紮。我們在實習的時候,集體口號是,裝孫子。我們那一代人比你們更艱難,也比你們更會找艱難。我們那個時候要打水、拖地,你們不用瞭,有飲水機、有清潔工人。青春既然是不容易的,面對它。這是作為過來人的感慨,有的有用,有的沒用。
  
  第一的素質不是你的才華,而是你是否有一個強大的心臟。當你離開校園往前走的時候,打擊多瞭,沒用心理素質,想在將來這個社會上混,是不行的。不是特指中國,在美國也一樣,
  
  我在招人的時候,經常會觀察這個人心理素質如何;這就像一個拳擊手,被別人不斷打擊都不倒才是重要的。我看到很多年輕人在最初的表揚中,跌倒瞭。不靠譜的表揚更會毀人。對批評有耐受性,對表揚有警覺。
  
  第二,17年前,龍永圖那時候入關談判,他問我什麼叫談判,不就是像你們一樣麼,跟對手在爭鬥在吵架。他說,不,談判一門雙方妥協的藝術。我是在年到40的時候才明白這個道理。任何單方面的談判,不是談判,是戰爭、侵略。人跟自己的理想、事業、同伴、生命都是一場談判,從來不會單方面的獲勝。隻有雙方妥協才是一種獲勝。(勵志文章  www.share4tw.com)你怎麼能夠完全讓生命按照你認為的方向去走呢?那不是談判,那是你對生命發動的戰爭。愛情、婚姻也如此。離婚的一定是有一方不妥協,或者雙方都不妥協。關鍵時刻,傷人的那句話能夠憋住,才會有傳奇。踢足球也是一樣,我現在一周兩場球,我的隊友有三分之一是國傢隊。別忘瞭,我四十多瞭。要學會用40歲的方式去踢足球。各種傷痛都經歷瞭,我還在用20多歲的方式去踢,很暴力、很想獲得勝利,但是我現在明白瞭,我必須妥協。
  
  第三,生活的真相是什麼呢?平淡。今天7月5號,鄭大的畢業生已經離校瞭。每一個從大學校園走向社會、生活的時候,最重要的就是要接受平淡的日子。生活5%是幸福、5%是痛苦,剩下都是平淡。那5%的幸福,就像是鐵鉗子上叉的肉,吸引我們跑完瞭全程。我現在當著幾千人,眾星捧月,但是不是,是我在伺候你們,因為我不一定願意來。
  
  新聞,是一個樹欲靜而風不止的行業。永遠不能保證未來會發生什麼。計劃沒有變化快,變化沒有電話快。但更多的時候是平淡。一對中年夫妻在傢裡,老公開電視、老婆織毛衣,之後洗腳,睡覺,你覺得這樣的生活怎麼樣?快離瞭吧。我想過最浪漫的事,就是陪你一起慢慢變老。禮花很漂亮,是因為一年偶爾放一回,要是天天放,你會起訴我。
  
  在美國做記者,做編輯,最初的時間是跟著車跑,一跑就是好幾年,你接受麼?要接受,提早明白生活是平淡的。
  
  第四,想贏不怕輸。每個人都想贏,而你想過,你是真的不怕輸麼?不怕輸才是真正的關鍵。最逗的是,隻有你不怕輸的時候,你才能贏。每個運動員都想贏,但做到不怕輸,太難瞭。想到最壞的結果,並且去做,往往事就成瞭。在學校也同樣如此,你敢於創意麼?敢於接受周圍的不理解和嘲諷麼?那就去做吧。一個人最終的裁判是自己,在我的生活裡,很多人都活在別人的眼睛裡。總想去討別人的歡心,沒必要,每個人都無法扮演別人扮演很久的角色。還是要努力地去做自己。有些詞看著很敏感,但是還是要說,比如自由、民主。我從來不抱怨,因為抱怨沒有用,在中國內心深處,自己對自己的束縛和不自由。你能解放你自己麼?能把自己解放已經很不錯瞭。一個大學生,應該成為時代列車前進的推動者。但不是所有人走在後面推,還有人在前面攔著,最可氣的是還有人坐在車頂上,不管你推到哪裡,她都是既得利益者。中國一定會走向民主。我們是否能聆聽別人不同的意見,甚至刺耳的聲音。不要成為一個網絡上宏大的自由主義者,卻是生活中的暴君。民主從每一個宿舍開始。你們這一代人,一定要從自己身上去打造自由和民主的基礎。行瞭,一個小時,我講到這裡。
  
  曾經有人問過瞭,對你影響最大的一本書是什麼?我說是新華字典。一頓飯吃完,你隻誇瞭咸鹽,但是醋會失落的。那是一個你尋找自己的地方,而不是去讀別人。對我影響的書太多瞭,我沒法去一一評說。
  
  對於我來說,大學的四年,對於成為今天的我,是最重要的四年。剛入學的孩子是一樣的,四年後,不一樣瞭。沒有任何雜質的友情,第一位;見證瞭你和這個國傢的情感,第二位;學會瞭逆向思維;學會瞭如何用新聞眼光來看待自己;學會瞭如何學習。我是個到現在依然本科的大學畢業生。我就想知道一個本科生究竟能走多遠。
  
  現如今的媒體環境,在網絡上有價值的言論和聲音太少。民主的前身就是雜亂無章。在我40歲的時候,我發捍衛常識、建設理性、尋找
  
  中國的高考有萬千個毛病,但目前是最公平的。高考要改革,可不是你的方向。中國的高考,一定要告別一張卷子。要讓高校自主招生,你還要信任它,公平。高考的未來,恰恰不是大一統,而是多元化。
  
  新聞聯播你有權不看,但你無權扼殺。
  
  面對就好,去經歷就好。沒事別找事,有事別怕事。
  
  你自己定義成功。我從來不慶幸,這是命。總有人跟我說,哎呀,辛苦;我說,不,命苦。從事任何職業都是一個工具,不是一首歌、不是一個節目,而是態度。
  
  偶爾自卑的人才可能成功。一件事交到你手裡,你不那麼自信,有點自卑,你就會付出120%的努力,事兒就能做好。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