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人的一生能否像大海一樣壯闊_勵志文章

  俞敏洪:人的一生能否像大海一樣壯闊
  
  我出生在長江邊上,因為一出生就和水打交道,所以對於水有天生的好感。小時候站在長江邊上,我以為世界上再也沒有什麼地方的水比長江的更多。
  
  我第一次見到海,大概是八歲左右,從傢鄉坐船到上海。船開到吳淞口外時,剛好晨曦初露,我站在甲板上四顧蒼茫大水,無邊無際,又驚又喜。母親告訴我,這就是海。從此在我心裡,無邊無際就和海連在瞭一起。長大後我才知道,其實那次我們還沒有到海,隻是到瞭長江的喇叭口,和海交匯的地方。
  
  真正看到海,是上瞭大學之後。大三那年,我突發奇想,從北京騎自行車一直騎到瞭北戴河,看到瞭藍天白雲下碧藍的海,那種愉悅的心情到今天也不能忘記。那個時候,北戴河的水裡還能夠看到魚,岸邊還能夠抓到活的螃蟹。那個時候,海洋還沒有被破壞和過度開發,跳下海,碧藍清澈的水就把你包圍。因為留下瞭美好的印象,後來我又去過幾次北戴河,但發現水質越來越不好。有一年我下海遊泳,上岸時發現身上居然粘瞭很多黑色的油污,從此不再去北戴河。
  
  天氣晴好的時候,陽光下的大海平靜而迷人,但隻要是愛海的人,就一定瞭解或領略過大海兇悍的一面。我第一次領略海的厲害,是20年前從天津坐船去煙臺。那是一艘不算太大的客貨混裝船,顯得很陳舊,銹跡斑斑。船在黑夜中航行,起初還算平靜,沒想到半夜遇到瞭風浪。船在巨大的波浪中被打得東倒西歪,左傾右斜,顛簸瞭整整一夜。坐在船裡,我覺得隨時都有可能被大海吞沒。終於在驚恐中到達煙臺時,我覺得自己像重生瞭一回。
  
  我是一個喜歡遊泳的人,到瞭海邊就一定會下海遊泳,而且非常喜歡遊到離岸邊遠一點的地方去。在大海裡遊泳,心情十分舒暢,會不由自主地產生“自信人生二百年,會當水擊三千裡”的豪情。據記載,當年毛澤東在北戴河辦公時,突然有一天晚上狂風大作,黑浪滔天,毛澤東當下對手下一揮手,說:遊泳去!任誰也擋不住。每次聽到這個故事,我就想象那種搏擊大浪的豪邁。(勵志文章  www.share4tw.com)記得有一次我在廈門的海邊遊泳,在大浪中遊離岸越來越遠,結果體力耗盡,差點沒有遊回岸邊,從此對海更多瞭幾分敬畏。
  
  由於愛海,所以凡是有去海邊的機會我都不會錯過。在中國,從大連到海南島,大部分的沿海城市我都去過。有時候在工作或生活中遇到痛苦和挫折,去看大海就成瞭我排憂解愁的第一選擇。每次看大海無邊,聽到海浪澎湃,我就覺得心裡的鬱積一掃而空。法國文豪雨果說過:“世界上最寬闊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寬闊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寬闊的是人的胸懷。”中國也有“曾經滄海難為水”的詩句。我想,世事滄桑,人生起伏,我們每個人都是大海上的一艘船,需要把握方向,躲避險灘暗礁,不斷前行,才能到達理想的彼岸,才能讓自己的生命像大海一樣壯闊。
  
  在與海有關的詩歌中,我最喜歡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喂馬,劈柴,周遊世界/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從明天起,和每一個親人通信/告訴他們我的幸福/那幸福的閃電告訴我的/我將告訴每一個人/給每一條河每一座山取一個溫暖的名字……願你在塵世獲得幸福/我隻願面朝大海,春暖花開。”海子是我同時代的一個詩人,從他的筆名“海子”就可以看出他對海的依戀。可惜,他還是沒有參透海的內涵,在春暖花開的日子裡瞭卻瞭自己的生命。其實,與海聯系最密切的不應該是春暖花開,如果面朝大海是你的選擇,那麼驚濤駭浪、狂風暴雨才是生命應該面對的事實。
  
  海洋給瞭我們生命,給瞭我們壯闊,給瞭我們情懷,給瞭我們詩歌,也給我們提供瞭源源不斷的資源和食物。也許我們有著不同的人生理想,但可以有一個共同的願望,那就是一生至少要看一次海。海是生命的渴望,也是生命的寄托,讓我們像愛護生命一樣來愛護海洋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