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辱是一股無形的力量_勵志文章

  屈辱是一股無形的力量
  
  文/佈衣粗食
  
  2001年的東莞市,到處都是外來的打工仔,隨便往街上一站,黑壓壓的人群裡70%以上是外地人。在勞力過剩的那些歲月裡,柔弱的打工仔隻能任人宰割、剝削著剩餘價值。不大的廠房裡,人頭湧動,機器轟鳴到深更半夜還不肯罷休。
  
  也就這一年,我從深圳輾轉來到東莞,為尋求一份“高薪”工作而來。事先和中專同學約好瞭到企石鎮汽車站會面,我感覺到這來有恃無恐,心裡還暗藏瞭一份欣喜。我是電工專業畢業,這次托同學照顧向他的主管求瞭一份電工的工作,工資大概1200元,在當時已經算很不錯瞭。我想,通過這樣的對口工作可以提升自己,可以取得一技之長,日後也好在打工族中立足。
  
  當我隨同學來到企石鎮雄森電子廠的時候,電工部主管傳喚我去應試。我小心翼翼地敲開主管的門,輕輕地說:“我是新來的員工,我想成為公司一員。當然我不是為待遇而來,是為瞭學到更多的實踐知識而來…”
  
  話音未落,主管蔑視地一笑:“就你,更多的知識?你什麼文憑?哪一年畢業,有電工經驗嗎?”
  
  我忍住委屈,想瞭想說:“主管同志,我剛剛畢業不久,但憑借我的努力已經拿到電工職稱瞭,我也去多傢單位實習過,也和那些電動機、電路圖板、鉗工、焊工接觸過很多。”
  
  “哼!來應試的人都這麼說。我幹瞭12年才有今天,你算哪根蔥!今天看老員工(我同學)的份上給你一勤雜人員的崗位給你。愛幹不幹!罕嘎長(廣東白話,全傢死光的意思)!”主管語氣更加粗暴。
  
  我心裡既惱怒又忐忑不安,我還是強裝微笑看著主管桌上的電器元件說:“你讓我到電工室組裝一次電器元件,好嗎?我會組裝幾種類型的電器。(勵志文章  www.share4tw.com)就像廠裡生產的收音機我都拆裝過好幾回瞭……”我相信我自己這點能力還是有的,因為這是學校實習必不可少的課程。
  
  “走吧,走吧,去門衛那領好你的工作牌和飯卡。做好你的勤雜工,像要飯一樣的……”主管不耐煩地打斷瞭我的話,後面的話語氣很低,但我依然聽得很清晰。
  
  本來我打算要離開那裡,但同學一再挽留,我便答應先試試,再做打算。
  
  “快點去把樓上的路燈修好。”主管命令我。
  
  “不是到瞭下班時間瞭嗎?再說我已經工作超過12小時瞭。”我拖著疲憊的聲音。
  
  “什麼,敢頂嘴!扣你工資,罕嘎長。”又是那樣粗暴的話語。
  
  一連好幾天,我都被安排加班後再加班,外加一堆羞辱、謾罵。我連幾天工錢都沒有要就匆匆地離開瞭。我真的不敢想象同學在這裡是怎麼熬下去的。
  
  回到傢鄉後,我決定就在縣城尋找機遇。先後從事過汽車駕駛、小菜販賣、藕煤轉運、建築苦工……最後通過公開招考來到一傢政府部門供職。雖然電工的專業知識我再也沒有用上,日子忙碌也勞累,但每次想到東莞遭遇的那場屈辱,我便打起精神來,無論如何,我都要有尊嚴地活著,越活越好,哪怕是卑微的勞力苦工也比那些羞辱要強。
  
  人生像攀登一座山,而找尋出路,卻是一種學習的過程,我們應當在這過程中,學習穩定、冷靜,學習如何從慌亂中找到生機。我記得席慕蓉說過一句這樣的話。這句話在我心裡卻演變成瞭從屈辱中找到生活的力量。因為那股屈辱的力量伴隨著我成傢立業,激勵我重新學習瞭多門技能,找到生活的方向。
  
  想想,我們從學校清純的校門走出來,面對形形色色的社會生活,就好像面對一塊巨石,我們唯有不斷地敲擊它,不斷變換角度、改變方法地敲擊它,雖然一路上會有很多人嘲笑我們沒有工作閱歷,羞辱我們不自量力。當我們把羞辱化成一股力量後,終有一天會敲開那塊巨石。
  
  2011-12-27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