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你心中有沒有越不過去的鐵絲網_勵志文章

  俞敏洪:你心中有沒有越不過去的鐵絲網
  
  和一幫朋友一起去內蒙古玩。到瞭科爾沁草原,隻見馬路兩邊是綿延起伏的平緩山坡,很像是Windows視窗裡的照片:草色碧綠,延伸至天際,草叢中開放著美麗的野花,黃色的、紫色的、藍色的,迎風搖曳,美不勝收。大傢把車停在路邊,想從山腳下爬到山坡上,因為到瞭山坡頂上,就能看到更加遼闊的草原,能更近距離地看白雲從晴朗的天空飄過。
  
  下車後,大傢發現路邊有一道延綿很長的鐵絲網,攔住瞭通往山坡的路。要想爬到山坡上,就一定要越過這道鐵絲網。鐵絲網並不是很結實,也不是很高,估計是用來擋住放養的牛群或羊群,免得它們走散;或者是用來分隔已經被承包到個人或者傢庭的這片草原,免得和鄰居傢的草原搞混界限。但這道鐵絲網原則上不是用來阻擋人進出的,因為稍微使點勁,人就能從鐵絲上面跨過去;或者把中間的兩根鐵絲往上下一拉,鐵絲網中間就會出現一個大洞,人就能從洞裡鉆過去。
  
  但就是這麼一片小小的鐵絲網,卻把我們這幫人擋在瞭外面。一下車就有人說:呀,有一張鐵絲網,我們過不去瞭。我猶豫瞭一下說:沒事,我們可以鉆過去,那邊草原那麼美,我們爬上山坡可以看到更美的風景,鉆過去是值得的。但馬上有人說:鉆過去是不守規矩的行為,被人看見瞭會挨罵的。再說,如果鉆過去,鐵絲鉤住衣服瞭怎麼辦?在城市裡生活久瞭,就容易被城市的諸多規矩束縛住,人們守規矩變成瞭一種習慣性思維,很多突破性思維就受到瞭限制。面對眼前的鐵絲網,他們顯然在用過斑馬線的思維模式來思考,覺得有瞭這道網就不應該突破。(勵志文章  www.share4tw.com)我從小在農村長大,知道這樣一道鐵絲網一般不是用來擋人的,就算是擋人的,突破瞭也不會產生什麼嚴重後果。我帶頭走向瞭鐵絲網,把鐵絲向下一壓就跨過去瞭。其他人猶猶豫豫,左顧右盼,發現我跨過去之後什麼也沒有發生,看著我快樂地走向山坡,終於一個接一個地跨過鐵絲網,在草叢和花叢中徜徉起來。到瞭坡頂,大傢顯然已經忘瞭鐵絲網的限制,每個人都極目四望,把草原的壯美盡收眼底。藍天上白雲飄過,草原上羊群走過,城市以及與城市有關的一切煩惱被一掃而空。
  
  回到車裡後,大傢興奮地談論著剛才的行動,談論著越過鐵絲網的快樂和腳步親近草原的喜悅。可是在一個小時前,很多人還對越過鐵絲網心存疑慮,然後有一個人帶頭突破瞭,其他人就一起跟著突破瞭,於是就有瞭生命中一次因為突破障礙而收獲的額外的幸福感和成就感。其實,生命的成長也是如此。在我們成長的過程中,因為習俗、傳統、習慣等的限制,我們在潛意識中逐漸養成瞭“不突破界限”的習慣,而這種習慣慢慢就成為制約我們發展的重大障礙,使我們一輩子陷入不敢突破、無能為力的境況中,最後隻能像人們常說的那樣——認命。我們中有多少人會去主動思考是什麼造成瞭這種無能為力?到底是受限於客觀條件做不到,還是因為自己思想和勇氣的局限做不到?如果是後者,那我們是否應該思考如何突破,突破那道其實並不是很高的鐵絲網的限制,爬到山頂去看精彩的世界?
  
  關於局限性,人們曾拿跳蚤做過一個試驗。有一隻跳蚤,可以跳得很高。實驗者把跳蚤放到一個瓶子裡,它馬上就從瓶子裡跳瞭出來,跳躍的高度遠遠超過瓶口。後來實驗者把瓶蓋蓋上,結果跳蚤每次往上跳的時候都被瓶蓋打下去。跳蚤不斷受挫,不斷調整自己的高度,最後終於能夠跳到剛好到瓶蓋的高度,不再努力想越過瓶蓋。第二天,實驗者把瓶蓋拿掉,但此時跳蚤已經習慣瞭跳到瓶蓋的高度,盡管上面已經沒有瞭高度的限制,也不再超出瓶子高度一點。
  
  在現實中,我們的努力也常常一次次受挫,就像跳蚤被瓶蓋打回來那樣。但不管被打回來多少次,我們都不能成為跳蚤,否則就一輩子“跳”不出世俗給我們設定的“高度”。我們要時刻告訴自己,我們能跳得更高,比想象的要高。無論任何時候,我們都不要讓心中那道其實並不高大的鐵絲網擋住我們登高的渴望。
  
  摘自《新東方英語》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