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不能殺死你的,最終都會讓你更強_勵志文章

  凡是不能殺死你的,最終都會讓你更強
  
  那麼多當時你覺得快要要瞭你的命的事情,那麼多你覺得快要撐不過去的境地,都會慢慢的好起來。就算再慢,隻要你願意等,它也願意成為過去。而那些你暫時不能戰勝的,不能克服的,不能容忍的,不能寬容的,就告訴自己,凡是不能殺死你的,最終都會讓你更強。
  
  我小學六年級的時候評區三好,具體要求都忘瞭,隻記得體育成績必須是良,那時無非也是考考仰臥起坐什麼的,無奈從小肥到大的我做死都做不到及格的標準。
  
  到瞭要交表的最後期限,班主任為瞭拯救我,於是拜托體育老師把我帶到操場再測最後一次,很帥的男老師壓著我的腿,一開始我還很開心,到後來做到天旋地轉連他長什麼樣子都看不清,一陣一陣眩暈聽他數著要命的數字,最後當然還是沒達標。體育老師估計也是看不下去瞭加瞭兩個湊夠瞭28然後交瞭表,我成為瞭光榮的區三好。
  
  後來高二的時候有一次老師臨時隨堂檢測仰臥起坐,我一分鐘做瞭38個,旁邊一個很要好的朋友每天晚上都練習仰臥起坐但是隻做瞭36個一臉沮喪,我一邊苦著臉安慰她一邊高興的快要發狂。上周同住的姐姐為瞭單位的運動會在練習,我也一時來勁,突然發現一分鐘可以做到45個而且絲毫不累,第二天也完全沒有一笑一咳嗽就痛到瘋的癥狀。
  
  高三的時候體育課要考跳繩,我連十個都跳不到,老師發繩子練的時候我就瓜站在那裡看我的寶獨霸全場,由於我是最爛的所以理所應當的得到瞭眾人的矚目和關心,每次我跳的時候都圍滿瞭人來分析我指點我,有人當然是出於真心,有人也不能算作惡意,我慢慢知道瞭原來我每跳一下都像在地震,原來我手這樣揮也不對腿那樣抬又太高,那個時候我每天晚上回傢都苦練跳繩,練瞭又哭,哭完瞭又練,連我媽那麼有耐心的人最後都實在是看不下去,親手指導然後又親手放棄。
  
  躲也躲不掉還是到瞭考試的時候,每個女生都咋咋呼呼的說自己是最差的,我這個真正最差的站在旁邊一身冷汗,到瞭我跳的時候指導過我的朋友全部圍上來給我打氣,第一下確實連瞭50多下,然後接著就不停的跳斷的我終於在蒲老越來越難看的臉色中耗盡體力。
  
  我還記得詩怡兄過來抱我說你進步真的好大,我當時也真心覺得自己瞭不起。我本來還很自豪自己是班上的倒數第二名,但是倒數第一的那個女孩子給老師撒嬌,老師就允許她重新考瞭一次,結果最後一名還是我。我當然記得那個女孩子是誰,在這裡不說出來是因為真的不重要瞭,因為我現在每天晚上都在堅持跳繩,而且我的記錄已經刷新到瞭連續200下不斷掉。
  
  當然還有該死的800,初三的時候每天晚上都在育才幽暗的操場上練結果體考當天跑到元氣大傷不成人樣差點兒沒達標,高二的時候跑到一半就死活整不動最後是寶沖過來牽著我把全程撐完,大一的時候緊張到不行結果搞得大傢都如臨大敵拼命給我加油,上上周的體測跑下來4分19,我一個人走在回去的路上放聲唱歌。
  
  還有遊泳,曾經因為克服不瞭心理障礙6年都沒有下過水,高中的時候寧肯被蒲老折磨著在烈日下跑圈圈也決不下水。現在自己辦瞭一張卡,一周至少去兩次,即使每次都找不到人陪也遊得興高采烈。
  
  大一的時候上單反課,機子一到我手裡不出三分鐘就死掉,哭喪著臉找同學找老師幫多瞭也要被笑。(勵志文章  www.share4tw.com)好不容易不死掉的時候就拍作業,每次能拍出一張清晰的都可以讓自己高興好久。現在有瞭自己的機子,也開始讀厚厚的攝影書也習慣瞭炎熱的天背著大包在外面跑,也可以解決一些朋友的問題也可以在他們機子死掉的時候幫忙,現在拍出一張不清晰的照片算作大大的失誤和小小的偶然。
  
  原先字很醜,初一的時候被語文老師叫到辦公室數落瞭一中午,後來高二挨著耕偉兄坐,天天看他的字就在私下學,一直到有一天阿金轉過來說分不出來我們倆的字,耕偉兄氣到不行,我竊笑不止。然後挨著Alex坐,瞬間字就變醜瞭,他都認不到他自己寫的字,我也差不多快到那個境界。現在練到第六本字帖,每次給朋友寫信或寄明信片都會聽到你的字又變好看瞭諸如此類的贊美,一並笑納。劉老,要謝謝你當時說隻要我用心就可以寫好字的那些話。
  
  才過去的那個暑假剛開始的時候遇到一個父親的狐朋狗友,幾乎用盡瞭刁鉆惡毒的言辭形容我的肥胖,我徹底被激怒也徹底被打敗,用掉兩個月勉強瘦下來十斤但完全不樂在其中,直到假期快結束又遇到他,本來已經想繞路走卻也避之不及,他看著我一臉難以置信當然免不瞭說些哇你怎麼瘦瞭那麼多的鬼話,我隻在意他那一瞬的驚詫,足以讓我面若桃花。
  
  那麼多當時你覺得快要要瞭你的命的事情,那麼多你覺得快要撐不過去的境地,都會慢慢的好起來。就算再慢,隻要你願意等,它也願意成為過去。
  
  曾經遇到軟件就跑掉的我,壓根不會想到現在的自己會為瞭軟件作業熬夜到凌晨3點,滿世界的找視頻來學。
  
  曾經在春熙路都會迷路隻好裝成外地人問路的我,也壓根不會想到現在的自己會畫平面圖,去還原影片場景。
  
  曾經覺得那些東西都是天方夜譚與我無關,現在覺得多學一點沒有什麼不好。
  
  曾經也活得棱角分明,喜歡什麼厭惡什麼都在臉上。現在學會瞭柔和的去對待一切,向不公平妥協,但是心裡的那個自己卻越來越明亮。
  
  我們每天都要遇到很多事,都要見到很多人,無理的,有意義的,交叉在一起才叫生命。
  
  而那些你暫時不能戰勝的,不能克服的,不能容忍的,不能寬容的,就告訴自己,凡是不能殺死你的,最終都會讓你更強。
  
  共勉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