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無遠慮,必有近憂_勵志文章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許多人心裡往往缺乏一種潛在意識——那就是憂患意識!
  
  那麼什麼是憂患意識?那就是在國泰民安時國君仍日理萬機的操勞;就是在天下太平的時候嚴加防守警戒;就是商人在事業成功時仍不停占領市場的競爭;就是尋常百姓過日子時省下的一筆存款。換句話說,這也就是居安思危。
  
  或許他們的擔憂似乎不必要,的確,國君何嘗不可松懈一下?商人也該滿意一下自己的業績瞭吧?小百姓偶爾“瀟灑”一下好像也未嘗不可。然而,你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嗎?也許也許有一天敵人會來侵,市場也許會被人占去,傢庭可能會因變故而貧窮,這一天不知道是否會來,也不知道是哪天,但他們隻想到一點,就不會松懈!這就是憂患意識的根本所在!
  
  你敢底氣十足的告訴我你有憂患意識嗎?不!倒不是說你要貪圖安逸,隻是你現在還沒有步入社會,你的生活環境和條件決定瞭你不可能憂患,但這隻是暫時的。
  
  當你面對重復不變的早飯露出厭惡的神色時,你得想想這樣的生活能否持久;當你追求名牌時裝時,你應想象一下可能有一天會連普通衣服都沒得穿;當你拿著父母給的錢大手大腳時,你必須想到或許你將來日子過得很難;當你因為成績優秀沾沾自喜時,你得想到後面的人隨時會趕超你;當你覺得日子很安逸平靜時,你該想到外面的世界競爭有多激烈。
  
  當然,這並不是叫你杞人憂天,什麼事都憂,但有一些憂患意識能給你帶來壓力,讓你謹慎點,這未嘗不是件好事。
  
  但願你以後回答我時,能大聲的說:“我有憂患意識!!!”
  
  其實憂患一如袋鼠的口袋,那是為後代準備的,是超能力超生態平衡的。論語有雲: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一個“遠”字,真切地道出瞭人類底性中無法逃避的悲劇。人類為自身這一時刻做的事情太少。著名作傢錢鐘書先生曾說,永久的“快”樂是一種自相矛盾,隻有痛苦才是永久的(大意如此)。憂患一如是,憂患是期盼暫時能夠永久,因為不可能則必然相伴痛苦。憂患其實不外乎兩種:一種是對現在的滿意,怕將來某一天人生會突然不同,比如“不患貧而患不安”,而“杞人憂天”則是一個極端的例子。另一種是基於對現在的不滿而對未來的追求或奢求,那首“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的詩即是佐證。
  
  然而,“患得患失”畢竟不是一句好成語。對現實的過度在意無意中導致瞭一種心態的失衡,其中更多忝居其列的是不顧情面與尊嚴地表明此種憂患是在做無用功。憂患有時候恰如蚍蜉撼樹般可憐可笑。
  
  “先天下之憂而憂”,與其說是文人騷客們的座右銘與追求,不如說那是一種五彩繽紛不切實際的理想。先知先覺固然可以,真正能憂出效果的卻泛得可憐。因為這種目標本身大而空,無從腳踏實地,從而無平步青雲實現理想之可能,理想被擱淺,人生因此痛苦。而孔子的“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矣”倒真正道出瞭一粥一飯平凡日子中點點滴滴的爾虞釹詐,因為太貼切,所以被實踐得很好。
  
  這樣說,憂患必須從腳底下開始,而這似乎又與憂患的本義相違背。那就人隻近慮,則當然必有遠憂瞭,那就是鼠目寸光瞭。但老鼠除瞭鼠疫應該很少自相殘殺,用極不人道的酷刑虐待同類。老鼠過街不會同類喊打,而人類卻常痛打落水狗或落水人的。人類力圖把同類折磨得不像人,甘願虛心地在變態的滿足中狂笑得不像人,所以人類是極力使自己朝非人類發展的。(勵志文章  www.share4tw.com)這樣說,鼠目寸光並沒有什麼不好,至少眼裡隻有同類的時候就會自覺地把彼此命運緊密聯系在一起,於是憂患如有瞭槍炮後刀劍一樣多餘而不需要生氣。
  
  所以,人類似乎是最不切實際的一群。比如,上帝創造阿大,並沒有創造阿二來爭紛吃醋,搶奪夏娃。但阿大的子孫們卻把此種機鋒演繹得淋漓盡致。於是,就有人深思起來,道學模樣地憂患瞭,想搶上帝的飯碗把人類變純潔更美好,而人類這泥做的東西確實如扶不上臺面的蛙鳴純潔不起來,經不起幾下蹂躪,人性就幹裂瞭。
  
  反過來說,人類憂患隻源於對自身命運的無從把握。但會讓人類無盡失望的是憂患卻不是能把握命運的有效方式,至少因憂患的無效方式而使一切終屬徒勞和陷入地獄。
  
  人類命運其實是在走智慧的鋼絲繩。智慧是一種代價,可怕地因此創造瞭能使鋼絲繩瞬息煙消雲散的武器。最後隻剩下武器,而沒瞭人類。所以,預言傢們倒不妨拍胸脯吹胡子瞪眼睛肆無忌憚地斷言:這個世界某一天後全是鋼鐵和垃圾。
  
  不過,人類的善良可愛之處也在於憂患,這很好地證明瞭地球確是一個不成熟的少年人,走過歲月滄桑無動於衷無絲毫體會感受一如既往地天真。因為“能量守衡定律”毫不隱晦地展露瞭憂患的可笑。憂患隻是一個想象中存在的東西及個人為個人付出的努力,還經常與別人的努力正負互相抵消。總之付出太少,換不來大收獲。
  
  顯然,螞蟻通過憂患變不成人,仍掌握不瞭世界與自己的命運。人類一如是。憂患並不能使憂患中想象的美好就從此充滿這個世界並把握住瞭自己的一切。晉人“路盡歌哭”該是一種憂患的完美而實在的表達,卻並沒有怎麼付與行動。仰天長嘯是一種徹底的發泄,善為青白眼是任人世混沌我自巋然蕭然的決絕方式,並不曾抗爭過。而千年後的我們不知道——抗爭無用。
  
  因為事實是,前些天又有人被炸死。相信大使們生前的最後一秒還在以人類的正義與和平為己生之最大重任,但他們非常地去瞭西天。在這裡,可以斷言:是憂患葬送瞭人類。
  
  個人的憂患還無傷大雅,也隻是擺佈自己命運的一種手段或曰一次嘗試。比如,俄國一位作傢年輕一文不名時一想到一生會默默無聞會白活就滿身冷汗,最後終於成為傑出人物在人世留下瞭他的個性。這裡的憂患其實應該理解為一種上進心,又比如歌德說人生得找個宏大的目標然後努力去實現它。
  
  但是,憂患一旦成為人類的事業,或者某個人高舉人類的大旗盡情盡興地憂患時,憂患成瞭以整個人類為對象的一種災難!
  
  有一個笑話,一個縣令來轄地種瞭桃樹,第二個縣令來推土重來種瞭杏樹,第三個縣令來推土重來種瞭媲麻。十幾年下來,顆粒無守。小民能說,他們中間哪一個不是想造福一方?但問題是:他們在人民的福祉上揮灑的隻是自己的理想。個人的理想不顧場合不切實際不問可能沒有考慮前因後果地膨脹,充斥於並嚴重改寫瞭整個一方黎民百姓的幸福與命運。
  
  應該說,已死的大使們在憂患,詐死大使們的非大使們也在憂患。而現代派的憂患不論立論者提倡者闡發者實踐者為何人,都有一個特征或通病:用自己的意志凌遲人類的命運。在這裡:憂患退化成一種堅貞不渝的信仰,一種生死可予的主義。然而,主義有千百萬種,沒有一種是可就人類於水深火熱泥沼之中的。主義開戰,以自己的意志指揮人類沖鋒陷陣。
  
  當人人以使者自居,使者是以自己的意志凌駕於人類之上的。個體改造世界從此開始,紛爭由此衍生,人類命運從此多桀,災難接踵而至!
  
  說句真心話,在有關憂患意識方面,我本人就有充分的說服力。過去我曾經一再說過,不如意事常八九。這是我自己一生中的親身體會。但是我卻從不氣餒,因為我知道心裡存有憂患意識,並不是什麼壞事。隻要自己堅持,狠狠地堅持,總會有雲開日出的日子到來。你不信?沒關系,反正我是堅信不移的。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