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人生命運的兩個字_勵志文章

  改變人生命運的兩個字
  
  生活中,沒有什麼比茅塞頓開更令人激動、更讓人受用。茅塞頓開能夠改變一個人的人生——不隻是改變,而且使之變得更好。當然,這樣的時刻並不多見,但仍然會發生在我們所有人身上。茅塞頓開有時來自書本,有時來自別人的言說,有時來自一句詩,有時來自朋友之口。
  
  記得那是一個寒冬的下午,我坐在曼哈頓的一個法國小餐館等人,我當時的心情十分鬱悶。由於幾次失算,我把有生以來一個相當重要的項目給搞砸瞭。為此,甚至連很快就能見到我一位關系甚密的朋友(我私下常常親切地稱為老朋友)的情形都無法像往常那樣令我高興起來。我坐在桌邊,神情恍惚地看著桌子上的雜色方格臺佈,後悔不迭。
  
  終於,他穿過瞭街道。他裹著舊棉襖,一頂沒有什麼特別形狀的帽子從他的光頭上掛下來,看上去壓根不像什麼有名的心理醫生,倒活脫脫像個精力充沛的土地神。他的辦公地點就在附近,我知道他剛看過自己當天最後一個病人。他年近80,但仍然夾著一隻公文包,裡面裝得滿滿的,依然宛如一傢大公司的主管,一有空,仍然喜歡去高爾夫球場找樂子。
  
  他過來在我旁邊落座,此時服務員已把他總是要點的淡啤酒擺好。我已經數月沒有見我的老朋友瞭,但他似乎依然如故,十分剛強。和我打過招呼後,他就開門見山地問道:“說吧,年輕人,怎麼啦?”
  
  對他的敏銳,我早就見怪不怪瞭,所以我便詳細地向他訴說令自己煩惱的到底是什麼。憂傷中帶著自豪,我竭力道出實情。除瞭責備自己,我沒有因為失望而怨天尤人。我分析瞭整件事情,所有不明智的判斷以及走錯的每一步棋。我講瞭約有十五分鐘,而這期間我的老朋友隻是靜靜地聽著,慢慢地品著淡啤酒。
  
  說完後,他放下手中的啤酒杯,說道:“走,到我辦公室去談吧。”
  
  “到你辦公室去?是不是你忘瞭什麼東西?”
  
  他和藹地說:“不是,我想看看你對一樣東西的反應,沒什麼別的意思。”
  
  此時,外面下起涼颼颼的小雨,但他的辦公室內既暖和又舒適:墻壁邊是擺滿書的書架,一張皮沙發,一張西格蒙?弗洛伊德親筆簽名的照片,窗子邊放著一臺錄音機。秘書已經回傢瞭,所以,此刻隻有我們倆。
  
  我的老朋友先從硬紙盒裡拿出一盤磁帶放進錄音機,然後說道:“磁帶裡面有三個簡短的錄音,是三個到我這裡來求助的人的錄音。當然,沒有透露這三個人的具體身份。我想讓你聽聽這幾段錄音,看看你能否找出其中的一個詞,兩個字組成的詞,這個詞三段錄音中都有。”他微微一笑,說道:“無須這麼茫然,我自有我的道理。”
  
  我一聽,錄音中三個說話人共有的東西似乎都是不開心。第一個說話的是個男的,他在生意中顯然蒙受瞭某種損失或遭到某種失敗,他埋怨自己工作不夠努力,埋怨自己缺乏遠見。接下來說話的是個女的,她從未成過傢,原來她的母親寡居,而她守著母親的責任意識很強,因而她放過瞭所有成傢的機會,為此她傷心不已。第三個說話的是位母親,她十多歲的兒子給警方抓瞭,為此她不停地自責。
  
  我的老朋友關掉錄音機,身子往椅子靠背一仰,說道:“這幾段錄音中有個詞出現瞭六次,這個詞危害性極大。你發現瞭嗎?沒有?噢,也許那是因為剛剛你在餐館那邊自己也使用瞭三次。”他把裝著磁帶的盒子拿瞭起來,扔給瞭我,然後說道:“自己看看吧,就在標簽上。那兩個字是所有語言中最令人傷心的語言。”
  
  我低頭一看,上面清晰地打印著兩個紅字:要是。
  
  我的老朋友說道:“要是你知道我坐在這把椅子上,聽過這兩個字開頭的話成千上萬次的話,你準會感到不可思議。大傢總是如是對我講:‘要是我換一種方法去做的話或根本不去做的話。要是我當初不發脾氣,沒有說得那麼絕情,沒有那麼虛偽,沒有撒那愚蠢的謊言。要是我能更明智點,或更大度一些,或更自制一些。’要是我不打斷他們,他們會一直這麼說呀說。有時我也讓他們聽一聽你剛聽過的幾段錄音。我跟他們講:‘要是你不再說要是的話,我們或許就有救瞭。’”
  
  我的老朋友伸直瞭雙腿,說道:“現在的問題是,光說‘要是’不能解決任何問題。光說‘要是’隻能讓人把握錯自己的方向——向後看而不是向前看。光說‘要是’隻是浪費光陰。要是一味這麼下去的話,最後,說‘要是’就會成為自己的積習,這麼一來,‘要是’就會成瞭真正的絆腳石,成瞭自己不再嘗試的托詞。”
  
  “現在我們以你為例:你的方案沒有成功,為什麼?因為你犯瞭一些錯誤。不過,這並沒什麼關系,犯錯誤人皆難免,我們都得從錯誤中吸取教訓。(勵志文章  www.share4tw.com)但是,剛才你在向我講述自己的錯誤,一時悔恨這個,一時抱怨那個,那就說明你並沒有真正從錯誤中吸取教訓。”
  
  “那你憑什麼這麼說我呢?”我為自己辯白,但有些底氣不足。我的老朋友接著說道:“因為,這表明你從未從過去的陰影中走出來。你對未來隻字未提。而且,老實講,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你當時還陶醉於談論自己的過去。我們大傢都有一個共同的人性弱點,那就是,我們都樂於回味自己以往犯過的一些錯誤。畢竟,自己講述遭受過的災難和挫折時,自己依然是主角和舞臺的焦點。”
  
  我悔恨不已,搖瞭搖頭,問道:“那麼,有什麼補救的法子嗎?”
  
  “有啊,轉移焦點,”我的老朋友立即答道,“換掉關鍵字,換上一個催人奮進而不是令人不思進取的詞。”
  
  “那你有什麼高見嗎?”
  
  “當然有!去掉‘要是’,換上‘下次’。”
  
  “下次?”
  
  “一點不錯!在這房間裡,我已多次看到它創造出小小的奇跡。隻要病人反復對我說‘要是’,那他就麻煩瞭。不過,假如他能正視著我,說‘下次’,我便知道他即將渡過難關瞭,因為這意味著:不論以往多麼艱辛或多麼痛苦,他已決定運用從往事中吸取的教訓瞭;這意味著:他即將推開悔恨這一絆腳石,振作起來,采取行動,重新生活。你自己也嘗試一下看看,你會明白。”我的老朋友不再說瞭。此時,我能聽到窗外雨點濺落在窗戶玻璃上的聲音。我試著從大腦中慢慢驅出一個詞並替換上另一個詞。當然,這隻是在想象之中進行的,但我卻清晰地聽到新詞在大腦中相應之處安傢落戶。
  
  “還有,對於能夠補救的事情,那就不妨試一試此法。”然後,我的老朋友從身後的書架上抽出一本日記一樣的東西,接著說道:“這是一本日記,日記的主人是十幾年前我傢鄉的一位老師。她的丈夫為人隨和,但遊手好閑,雖然長得好看,但是養傢糊口卻完全不稱職。這麼一來,養兒育女和其他一切責任全落在她的肩上。她的日記充滿氣憤,盡是數落喬納森的弱點、缺陷和不足。後來,喬納森死瞭,此後多年她也再也沒有提及此事,隻有一次例外。你看這裡:今天我當選學監,所以我認為我理當自豪。然而,要是我知道喬納森在天上哪個地方,而且要是能夠到他身邊的話,我今夜就會去他那裡。”
  
  老朋友輕輕地合起瞭日記,說道:“明白瞭吧?她反復在說‘要是’。‘要是’我接受瞭他,包括他所有的缺點;‘要是’我在當初愛他的話,那該有多好啊!”
  
  他把書放回書架,接著說道:“這是這兩個令人傷心的字說得最令人傷心的時候,因為此時一切為時已晚,回天無力。”
  
  我的老朋友有些僵硬地站瞭起來,說道:“好啦,下課瞭!小夥子,見到你,我非常開心,一直都是如此!現在,請你幫我攔輛出租車,或許我也該回傢瞭。”
  
  我們走出大樓,進入雨夜。我看到一輛空車在招攬客人,便向前跑瞭一下準備攔下,可是卻被另一個行人捷足先登瞭。
  
  “哎呀,哎呀,‘要是’我們早來一步的話,我們就會攔到那輛出租車瞭,你說對不對?”我的老朋友狡黠地說道。
  
  我會心地笑瞭笑,說道:“下次我再跑快點。”
  
  “對啦!這就對啦!”說著,我的老朋友拽瞭拽自己那滑稽的帽子,蓋在自己耳朵的四周。
  
  又一輛出租車放慢瞭車速。我為我的老朋友打開瞭車門。車子慢慢地開走,他沖我笑瞭笑,揮瞭揮手。此後,我一直未見過他。一個月之後,他心臟病突發,溘然長逝,可以這樣說,他死時問心無愧。
  
  而今,那個曼哈頓雨夜已過去一年多瞭。然而,時至今日,每當我腦海想“要是”這個詞的時候,我馬上換上“下次”一詞。然後,我等待著那幾乎聽得到的“喀嚓”聲。而每當聽到這個聲音時,我就想起我那位老朋友。
  
  當然,這隻是永恒中的一個小小插曲,他要是在世的話,他也希望我如此。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