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喬佈斯教育你的孩子:夢想要有高度

  讓喬佈斯教育你的孩子:夢想要有高度
  
  史蒂夫.喬佈斯真的改變瞭我爸我媽的世界。
  
  哥哥上次給父母帶回一個ipad,從此,我爸我媽可以邊泡腳邊看我們在網上寫的文章瞭。隻是我爸的手勁比較可疑,我得提醒他,捧住瞭,別掉腳盆裡!我女兒在旁邊還接一句:“掉瞭,舅舅可就急壞瞭!”
  
  以前隻知道有喬佈斯這個人,真正關註他,是從蘋果手機上市那陣開始。當時我常看英文的《經濟學人》雜志,一是為瞭給我們考研的學生找閱讀資料,同時也是自己業餘消遣。當時偶然看到一篇詳細介紹喬佈斯傳奇經歷的報道,看完禁不住跟同事大大感慨一番:真是牛人啊!
  
  現在他宣佈退休瞭,又激起大眾對他的關註和熱情。這兩天我也跟風看瞭一本美國人寫的傳記。不過現在當媽瞭,不隻是感慨牛人就完瞭,還想從中總結出一些對教育孩子有用的東西。當然,總結這些,並不是讓每個孩子都長成喬佈斯,隻是想借一個時髦的話題,再說說自己的一些想法罷瞭。
  
  這裡總結出幾條對我們傢長有用的喬佈斯經驗,跟大傢共勉:
  
  一、對事業有高強度的激情。
  
  喬佈斯一生最大的驅動力就是對事業的激情和改變世界的夢想。這個激情有多強呢?讓我們看看,在它的驅動下,喬佈斯都做到瞭什麼:在創業時,喬佈斯對於能給自己幫助的人常常軟磨硬泡死纏爛打,最終達到目的;當他被自己開創的蘋果公司給開除時,他做的事情竟然是去法國、意大利、瑞典、前蘇聯,去繼續為蘋果電腦做宣傳,同時他還創辦瞭“蘋果教育基金”,給加州每一所學校都贈送瞭一臺蘋果電腦;當他知道蘋果公司真的希望自己走開時,他成立瞭一個6人小公司,從頭再來,繼續做電腦事業;當十幾年後,蘋果公司陷入危機,需要他時,他決定,不在乎勝敗得失,忽略對名譽的擔憂,決定回到這個當年自己創辦的公司,因為他可以更好地做自己熱愛的事情……
  
  可見,當一個人對自己認定要做的事情,有足夠強烈的熱情時,那麼不論外界情況怎樣變化,他都可以始終如一地去做這個事情。對於這樣的人來說,變化、阻力、挫折、逆境,都隻是另一個契機罷瞭。喬佈斯曾說,被蘋果公司掃地出門是他人生中的頭等好事。我們看他後來的經歷,也不得不承認這一點。“激情並不能保護你免受挫折,但它能保證任何失敗都無法阻檔你前進的腳步。”
  
  對事業的激情該有多強?電影《當幸福來敲門》的原型克裡斯.加德納說:“你發現你太喜歡做一件事,以至於都等不到第二天天亮就想去做它。”
  
  想一想,我們自己是否有這樣的事情去做?當我們試圖勾畫孩子的一生時,我們是否樂於看到孩子也有這樣的事情可做?
  
  興趣是激情和夢想的前身。那麼,我們是不是真的尊重孩子的興趣,是不是每天都在致力於培養開發孩子的興趣?還是一面扼殺瞭真正的興趣,一面又把興趣變成瞭乏味和負擔?
  
  等孩子大一些時,我們是否能引導、鼓勵孩子一路去追尋自己的激情和夢想?
  
  關於激情和夢想,我們早就聽說過太多的名言和事跡,但是當落實到自己孩子身上時,我們或許不自覺地又隨瞭大流,忘瞭自己當初被鼓舞起來的沸騰的想法,讓恐懼占瞭先。我們可能會貌似理智地告訴自己:我這是為孩子做長遠打算,是為瞭讓他有個基本保障,是為瞭不讓他誤入歧途……我們希望孩子能平靜地生活在大多數的范圍裡,不要太獨辟蹊徑。我們不希望看到孩子“瞎折騰”。我們怕尋求激情和夢想的道路太浪費人生,錯失瞭發展的良機,讓孩子輸在瞭跑道上。我們可能都有點害怕孩子太有激情,我們心疼地想:那得多累啊!
  
  但是,讓我們設想一下,在未來的日子裡,如果我們能看著自己的孩子每天早晨都滿懷期待地走出傢門,去做他熱愛的事情,那豈不是我們做父母的最幸福的時刻。
  
  二、夢想要有高度。
  
  很多人都有夢想,但之所以沒能實現,多半是由於夢想的強度和高度不夠。
  
  1977年,喬佈斯還沒什麼名氣,蘋果公司也隻是一傢小公司。當時,有一位22歲的電腦人才在四處求職。他去很多大公司面試,他每去一處都提同一個問題:“你們如何展望個人電腦的未來?”有位公司高管說:“我們覺得它肯定會成為每個人聖誕禮物單上的大傢夥。”另一傢公司的高管激動地說:“我們認為它會讓我們的股價漲到每股超過2美元!”這些聽起來都很不錯,但是這位明智的年輕人並沒有被打動。
  
  最後他來到蘋果公司,見到瞭穿著牛仔褲、留著長發的年輕的喬佈斯。喬佈斯滔滔不絕地講瞭一個小時,他描繪瞭一幅個人電腦將怎樣改變世界的未來景象。來應聘的這位電腦天才被這個願景深深感召,決定留下來。此後,他為蘋果公司做瞭很大貢獻。他評價說:喬佈斯能看到海的那頭。
  
  你的夢想和願景究竟有怎樣的高度?成功與否就在於此。電腦對於這些公司意味著什麼,是一款暢銷的產品、是一個能讓股價飆升的工具、還是一個讓世界變得更美好的夢想?這就是喬佈斯勝出他人之處。
  
  喬佈斯說過:“我從不為瞭錢而活著,一點兒都不關心死的時候是不是最富有的人,而是每晚入睡前都能自豪地說,我們的確幹瞭一番事業——這才是我最在乎的。”喬佈斯有時的行為似乎也表現得對錢很計較,但我想,這大概隻是追求完美的性格所致,或許他暗地裡認為自己更有能力把這些錢用得更合理。
  
  作為商人,在過程中追求利潤當然沒錯,但是如果把追求財富看作終極目標,那他註定是要失敗的。
  
  所以,成為有錢人永遠不應該是我們的最終夢想。
  
  其實,在內心深處,每個人都渴望被崇高的精神所打動。崇高的目標不僅能推動自己,更能推動他人,帶來振臂一呼應者雲集的效應。當喬佈斯重回蘋果公司時,他發現公司的問題就是過去的那種鼓舞人心的奮鬥理想沒有瞭,他拯救蘋果的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措施,就是重塑統一的企業理念,用夢想去帶動大傢。
  
  寫到這,忽然想起我哥哥羅大倫跟我說過的話。他說每當有年輕人問他成功的秘訣時,他就回答兩個字:“境界”。確實啊,有什麼樣的境界,有什麼樣的高度,將決定你能走多遠。當一個人超越瞭對個人得失的計較,當他是為更崇高的目標而努力時,他就會有勢如破竹的力量,正所謂“得道多助”。
  
  所以,當我們天真的孩子提出一些偉大的不切實際的夢想時,我們要支持、引導,不要輕易把他拽回到地面上。(勵志電影  www.share4tw.com)當孩子長大一些,變得現實瞭,開始羞於談論理想和境界——因為怕顯得不成熟,那時,讓我們小心地保護好他心中理想的火苗吧。諸葛亮在《誡外甥書》中對晚輩的忠告就是:“志當存高遠”。我們要相信,一個有崇高目標的人,一定能有充實的精彩的一生。
  
  三、“沒用”的知識促成創新。
  
  喬佈斯事業的一個關鍵詞就是“創新”。那麼,除瞭激情和夢想,還有什麼使得他的創新總是變得可能、總是那麼耀眼奪目?
  
  他當年自己選的大學是一所昂貴的崇尚自由思想的私立學校。喬佈斯隻上瞭一個學期就退學瞭。他要回瞭學費,但是依舊賴在大學宿舍裡。這樣,他可以繼續接受良好的教育,可以去聽自己喜歡的課,而不必受學分所限。
  
  那麼他在這期間究竟接觸到瞭什麼呢?他選修瞭一個匪夷所思的、看似毫無用處的專業——美術字專業,就因為他被校園裡海報上漂亮的美術字迷住瞭。同時,他還在大學裡接觸到瞭東方哲學。後來他專程去印度去朝聖、尋求真諦。喬佈斯終生是虔誠的佛教徒。
  
  這些,同用電腦改變世界有什麼關系呢?我們認為,一個電腦公司的CEO,最好是學電腦專業和MBA或EMBA出身的吧。
  
  美術字課的用處,等到我們這些年看到蘋果公司一個又一個驚艷的產品時,就逐漸顯現出來瞭。喬佈斯藝術傢般的眼光、對設計的執著追求,使他的產品成為電器裡的藝術品。他在設計一款產品的用戶界面時說,他希望這個桌面“漂亮到你恨不得舔上兩口的程度”。
  
  佛教又有什麼用呢?現在人們常說,蘋果產品在造型上很有“禪意”。在早年,在設計蘋果2代電腦時,他執意要最大限度降低電腦風扇的噪音,甚至提出取消風扇,這來自他靜修冥想的習慣。而佛教對於喬佈斯的人生哲學有多麼大的影響,更是可想而知。
  
  心理學傢認為,創造力就是整合事物的能力。當各領域各角度的經歷和知識碰撞在一起時,創新的火花最有可能產生。
  
  喬佈斯被蘋果開除後,他除瞭遊歷歐洲,還去瞭斯坦福大學的圖書館裡,去瞭解生物化學和DNA重組方面的研究成果,並見瞭一位獲諾貝爾獎的生物化學傢。這次對其他領域的接觸,讓他萌發瞭為大學專門研發電腦的想法,為他的新公司找到瞭發展方向。
  
  他在為自己的新公司滿世界推銷產品時,無意中接觸到瞭迪斯尼,從此又開啟瞭他在電影業的輝煌篇章。
  
  喬佈斯一直很喜歡音樂,在他的低谷時刻,他用鮑伯迪倫的歌來陪伴自己。音樂,對於搞電腦的人又有什麼用呢?在他重回蘋果公司之後,他意識到要把蘋果電腦和互聯網更好地結合起來,怎樣結合呢?他想到瞭音樂。他果斷地終止瞭一些掌上電腦的研發。他說,人們對音樂享受的需求更大。於是,就有瞭iPod,iTunes。一路下來,他又用iPhone改寫瞭手機概念,之後又是iPad……蘋果公司從音樂這條小道暗渡陳倉,趕超瞭對手。
  
  他說蘋果公司的產品之所以優秀,是因為創造產品的是一群音樂傢、詩人、美術傢、動物學傢、歷史學傢,而他們碰巧同時也是世界上最優秀的電腦科學傢。他把有各種天才的人聚集在自己周圍,從中吸取靈感。於是,就有瞭創新。
  
  其實在我們身邊,我們隨處可以看到“沒用”的知識對創新的巨大意義。比如,很多好的作傢往往並非中文系出身,而是來自形形色色各種行業。而中文系畢業的人,則常是在從事其他不那麼有創造性的工作,比如編輯、記者、教師、政府官員。再比如,我們常會發現很多有成績的人都是通才,至少是興趣涉獵廣泛,其中的原因大概就是各領域的信息匯合在一起,更能促使他有創造性的突破。
  
  由此想到,很多人對學科、對知識持有狹隘的認識:理科的人認為文史知識沒用,文科的人認為技術更低一等,搞藝術的認為學外語浪費時間埋沒人才,傢長認為不考的學科可以馬虎一些……
  
  曾聽說有的傢長讓上幼兒園的孩子學興趣班,為的就是多得幾個藝術證書,好能上好一點的小學!這種對待學習的功利態度,是多麼狹隘和荒謬!
  
  什麼樣的觀察、知識和經歷是沒用的呢?對於一個有著專註目標的人來說,任何事情都是有價值的。
  
  我們可以預想到,在未來,當我們的孩子長大時,當創造力日益成為社會前進的重要驅動力時,那些“沒用”的知識就會越發有用。
  
  或許將來,我們的教育模式都將據此做出巨大改變。而在變化到來之前,我們傢長應該消除對學科、知識的偏見和歧視,要打破腦子裡“有用”“沒用”的框框,少一些功利心,為孩子未來的創新準備足夠豐富的素材!
  
  四、謙遜與尊重之心。
  
  人們大概很難把謙遜和尊重這些詞跟喬佈斯聯系在一起。的確,他常常對下屬、對競爭對手都毫不客氣;他有時在公司裡過於苛刻,常激起很多怨言;他甚至有一些怪癖,比如自己開會用的白板都不許別人碰一下……
  
  他的謙遜和尊重之心體現在何處呢?
  
  96年喬佈斯在接受采訪時說過:“佛教中有個說法叫‘初心’。保持初學者之心是非常好的事。”的確,當我們能以孩子般的心去看世界時,當我們能對世界保持謙遜的態度、能充滿敬意時,我們就可以擺脫很多偏見,看到更多新的角度、新的可能性。這種謙遜和敬意的初心,為創新提供瞭良好的心理環境。
  
  而以我的體會,喬佈斯的謙遜和尊重之心,更多體現在他對待他的目標消費者的態度上。
  
  在很多總裁的眼裡,消費者是一群烏合之眾,是數字、是眼球、是被股市愚弄的傻瓜、是盲目沖動的錢包……但是,在喬佈斯眼裡,他的消費者是一群“富於創新精神的”、“與眾不同的”、“追求夢想”的“天才”,他們“不是為瞭完成工作而工作的人,他們的工作就是時刻準備著改變世界。我們就是要為這樣的人制造幫助他們實現夢想的工具”!喬佈斯多次在演講中說過同樣的意思。
  
  當然有人可能認為這隻是他的宣傳手段,但我想,這也是他內心的真實想法,否則,他不會對產品如此精雕細刻,他會認為,隻要差不多,就可以瞭,他們好糊弄。喬佈斯早年就說過,他生產的電腦,就是他自己想用的電腦。
  
  我想,這種把消費者放到跟自己平等的地位,甚至更高地位的態度,是他追求完美追求卓越的基本動力。
  
  我們早就聽說過“消費者是上帝”,但是環顧周圍,有幾個人真的以這種態度在行事?而事實證明,消費者也是你的鏡子:你把對方當傻瓜,你就會栽跟頭;你對他們尊重,你也將得到應有的尊重。
  
  現實中,我們常會看到,一些人稍有成績就自以為高人一等。編劇作傢把觀眾讀者當弱智,結果就生產智商不高的作品;學者把大眾當文盲,處處以導師自居,讓人聽著難以接受;商人就更容易被錢財撐大瞭自我,拿消費者當白癡去欺騙……
  
  不用說將消費者當上帝,隻要我們都能將心比心,對大眾有基本的尊重,去創作自己願意看的作品、生產自己願意用的產品、銷售自己願意買的商品,那我們的世界就會美好許多瞭。
  
  所以我想,這種平等心、謙遜和尊重的態度,是一個人成功的重要前提。
  
  而作為傢長,我們自己認真修心,再把這種平等、謙遜和尊重的態度隨時滲透出來,影響孩子,這大概是我們能為孩子未來發展打下的一個很好的基礎!
  
  喬佈斯的經驗當然還有很多可以學習的,比如追求完美和卓越,比如簡約就是專註,等等。這裡先總結這幾條。
  
  最後引用他40歲以後跟記者說過的一段話,跟傢長朋友們共賞:“一個人成為父母親以後,他的人生觀就發生變化瞭。這就好像你內心深處突然多瞭一種奇怪的力量在左右你的思想一樣。對零亂紛爭的大千世界,你會有一種全新的感覺,這種感覺在以前是絕對沒有的。”“我要努力做一個好父親,就像我的父親對待我一樣。我每天都在思索我到底做瞭什麼”。
  
  當瞭父親的喬佈斯,多瞭一些警醒和審慎。這種感覺,我們也都有過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