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方舟:清醒地成長

  蔣方舟:清醒地成長
  
  沒有什麼“形勢永遠比人強”,因為所有的墻壁,其實都是門。如果有一千個人中,有一百個人,有自己與大環境格格不入的內心世界。一百個人中,有十個人有離開這個跑道,忠於內心的勇氣。十個人中,隻有一個人獲得瞭成功。那麼未來的社會,也許會大不一樣吧。
  
  前兩天,我看瞭網易新聞做的一個專題,叫做“CBD的午餐”。專題采訪瞭在北京CBD工作的商業顧問、建築師、室內設計師、媒體人等等。每天的午餐成為瞭他們最大的煩惱,好的太貴,便宜的太臟。每天在食堂吃太單調,在便利店吃人多得像要打仗。
  
  CBD是北京的中心,它在短短幾十年內是變得如此繁華漂亮,每次我路過的時候,都會不由自主地產生“中國真的成為盛世強國”這一類復雜的感嘆。每年都有很多面孔新鮮的年輕人湧入這裡,建設這裡,維護這裡的正常運轉,把自己的夢想,捆綁在中國的“強國夢”上。
  
  然而,每天最基本的吃,都成為很大的煩惱,消磨著對生活的熱情。而這隻不過是年輕人每天幾十萬煩心事中的一件而已。
  
  今年3月份,我搬出瞭學校,在外面租房子住。我住的地方叫做五道口,這裡有一個別名,叫做“宇宙的中心”。很多門戶網站都在這裡,例如搜狐網易之類的。
  
  每天早晚,我上課放學,都與這些網站的年輕員工們同進同出。我看他們每天早上擠下地鐵,晚上再重新擠回擁擠的地鐵。腳步匆忙、面色疲憊。他們幾人合租一間屋子,個人空間隻有一間臥室、一張床和一臺電腦而已。
  
  我每次看到他們,總會產生很大的恐懼,我在想:是不是就是這樣瞭?生活就是這樣?未來就是這樣?理想,也就是這樣瞭?
  
  我出生在湖北的一個小城市,傢裡都是鐵路系統的。這個系統非常封閉,幾乎買斷瞭一個人的生老病死。我的很多小學同學,現在已經像他們的父母一樣,進入瞭鐵路系統工作,成為瞭一名優秀的鐵路職工,一生大概都不會離開那座小城市。
  
  我放假回傢和他們聊天,他們會表達對自己生活的憤懣與不滿,說自己原來的理想是能夠去一線城市當白領。他們羨慕我能夠離開這所雞犬相聞的小城,覺得能夠來到北京的我,前途是無可限量的。我想到每日所見的白領生活,不知該說些什麼。
  
  十五歲的時候,我去湖北最好的高中上學,周圍有很多同學是“富二代”,傢庭提供的物質保障讓他們可以去享受漫長的青春與輕狂,整個世界都像是他們的。(勵志文章  www.share4tw.com)今年再次和他們偶然在網上遇見,卻發現其中的絕大部分已經出國瞭,有的是去讀書,有的幹脆已經移民。他們也勸我出國,說:“中國什麼都不好,出去瞭你就不再想回來瞭。”
  
  聽說這個世紀,就會是中國的世紀瞭。如果世界是個環形大跑道,那麼中國已經跑在瞭前面。
  
  中國內部,則更像一個大跑道。所有人朝著同一個目標狂飆猛進,同心同力,身不由己。終點是什麼呢,是幸福麼?是成功麼?是北京三環內的一所房子麼?大傢都一直跑,一直跑,漸漸的,所有人都忘瞭這個目標是什麼,甚至也不敢去過問。
  
  我的小學同學們,那些一輩子也許都生活在故鄉的年輕人們,認為自己起步慢、起點低,永遠不可能趕超,因此放棄瞭,把自己視為社會的底層而在後面慢慢踱步。
  
  我的高中同學們,看不起這場遊戲,所以幹脆離開運動場,不陪你們玩兒瞭。
  
  而其他所有人,都沒有足夠的勇氣去離開這個跑道,去反抗這個規則,因為所有人都在跑啊。勤勞勇敢的中國人,不斷創造出大量的財富,金錢在中國流動著,資本便調配著每個人的生活。錢流向一線城市,便殺進北上廣。錢流向體制內,便沖進體制內。
  
  要清醒地成長,必須有脫離這個軌道的勇氣。即使軌道之外,並不許諾成功。今年,我陸陸續續接觸瞭一些年輕人,一些與眾不同的年輕人。有的高中生放棄瞭名校,去就讀企圖建造烏托邦的南方科技大學;有的大學生,刷海報、拉選票,去參選人大代表;有的師兄師姐畢業瞭,也放棄名校、外企這樣的選擇,去做一些他們認為能夠改造社會的事情。
  
  沒有什麼“形勢永遠比人強”,因為所有的墻壁,其實都是門。
  
  如果有一千個人中,有一百個人,有自己與大環境格格不入的內心世界。一百個人中,有十個人有離開這個跑道,忠於內心的勇氣。十個人中,隻有一個人獲得瞭成功。那麼未來的社會,也許會大不一樣吧。
  
  未來的中國,會變成一片原野。有跑的、跳的、在陽光下曬太陽的。少有所學,壯有所為,老有所安。盛世強國下的年輕人們,人人有選擇的自由,和擇善從之的勇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