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培雲:因為無力,所以執著_勵志文章

  熊培雲:因為無力,所以執著
  
  一個人,在他的有生之年,最大的不幸恐怕還不在於曾經遭受瞭多少困苦挫折,而在於他雖然終日忙碌,卻不知道自己最適合做什麼,最喜歡做什麼,最需要做什麼,隻在送往迎來之間匆匆度過一生。
  
  就在近幾年,不少寫詩歌或寫小說的人也開始改行,該出手時就出手,做起瞭評論員來。這一切轉變,恐怕是中國這光怪陸離的現實,讓那些以想象為業的人對自己的想象力絕望瞭吧!人們時常感慨大自然鬼斧神工、造化無窮,給瞭這個世界無以數計的神奇景觀。事實上,轉型期的中國社會也是如此傳奇,它的創造力已經遠遠超過我們的想象力。試想,在平常寂靜的午後,當你翻開書頁,怎會在某篇小說中讀到“躲貓貓”、“被自殺”、“牽屍談價”、“臨時性強奸”、“恨爹不成剛”等詭異的章節,猙獰的詩意?
  
  和現實相比,詩人與小說傢不但輸掉瞭想象力,而且輸掉瞭修辭的能力。難怪有人說,轉型期的中國不需要小說瞭,詩歌也一樣——現在需要的是評論。而我,正是在這一時代浪潮的推動下,並由著自己思考問題的樂趣,卷入到評論寫作中來的。
  
  還記得十幾年前,我剛參加報社的工作沒多久,有機會開專欄寫評論。而我遇到的第一個難題便是領導之領導下達的小要求:“評論可以寫啊,但不能有觀點。”好在事在人為,這個“第22條軍規”並沒有完全阻礙我的成長。2002年,在大學畢業六、七年後,我辭去瞭第一份工作。回想那次辭職的過程,其間不乏惆悵與糾結。在此之前,因為希望報社能給我一個外派的機會,再加上日報是以日為工作單位,醒來就得繼續工作,不能對未來做一個很好的打算,為此蹉跎瞭不少歲月。直到一個清涼的夜晚,我下完夜班準備回傢,就在我獨自走下報社大樓去開自行車鎖的那一剎那,像是突然被電擊瞭一樣。我聽到瞭一個發自內心的聲音:“嘿,你為什麼要在這裡等機會呢?你年輕,還有夢想,你能為自己決策。那個有決策權的你為什麼不給有夢想的你一個機會呢?你為什麼不讓他去試試呢?如果連你都不肯給自己機會,誰還會給你機會呢?”
  
  是啊,我是自己人生的領導者,我不能因為不給自己機會而荒廢青春。那一刻,我找到瞭此前從未有過的清明與力量,做自己命運的主人,讓自己給自己機會。就這樣,幾個月內我很快辦完瞭赴法自費留學的手續。你得承認,對於一個農傢子弟而言,這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多少留學生都是父母大把大把給錢,而我在留學時還必須每年給鄉下父母寄一些錢,包括其間母親做手術的費用。不是說瞭嗎,我是傢裡的“臨時政府”。當然,即使如此,日子過得還算寬裕。畢竟此前工作的幾年,我做過一些兼職,還有一些積蓄。(勵志文章  www.share4tw.com)雖然不是很多,但在這點上,我對原單位及曾經效力過的網絡公司還是感恩的。我因此獲得瞭一定程度上的財務自由,並且體會到瞭財務自由給我的人生帶來的便利。所以,當有的年輕人向我感慨不知道將來做點什麼時,我會給他們兩個建議:如果不想浪費光陰的話,要麼靜下心來讀點書,要麼去賺點錢。這兩點對你將來都有用。
  
  臨行話別,報社有位兄長和我講瞭一段很有意思的話,大意是在一個廣場上,人擠人,你不知道方向在哪裡,但如果你站得高一點,看得遠一點,就知道周遭的種種擁擠對你來說其實毫無意義。盡管我正是這樣做的,這段話似乎也隻是為瞭表達對我辭職留學的贊同,但我不得不說,它對我很有啟發,仿佛為我的離職出走賦予瞭一種特別的內涵。這算是我現在談論的“自由在高處”的最早一點機緣吧。
  
  喬佈斯說,“你須尋得所愛。”這個問題在我少年時便已經解決瞭。我知道一生所愛,除瞭思考與寫作,我的生命別無激情。我需要尋找的隻是一個更開闊的平臺,打開自己的世界。而這一切,在我跨出國門後,都順理成章地解決瞭。從今往後,我可以為任何華文媒體寫作,接受他們的約稿。在身份上,我不再屬於任何一傢單位,我感受到瞭什麼是“面朝社會,春暖花開”。更重要的是,我在空間上遠離瞭國傢,在時間上找回瞭自己。
  
  沒有誰的人生可以復制,你也沒有必要去復制,你隻能做最好的自己。時代也一樣,沒有誰可以回到已然逝去的時代,就好像雖然同樣處於穿越歷史三峽的轉型時期,但中國之今日也不會等同於法蘭西的十九世紀。我們唯一可做的,就是一點點努力,讓我們所處的時代——這時間上的傢園,成為最好的時代。
  
  在大學的課堂上,我常和學生提及斯蒂芬?茨威格寫在《人類群星閃耀時》裡的一句話,“一個人生命中最大的幸運,莫過於在他的人生中途,即在他年富力強的時候發現瞭自己的使命”,並由此展開;大學的意義不隻在於鍛煉人格,培養思維能力,還在於找到或者確定裨益終生的興趣。如果你找到瞭真正屬於你的興趣,願意終生為此努力,即使沒有讀完大學,你的人生也一定是豐滿而有希望的。一個人,在他的有生之年,最大的不幸恐怕還不在於曾經遭受瞭多少困苦挫折,而在於他雖然終日忙碌,卻不知道自己最適合做什麼,最喜歡做什麼,最需要做什麼,隻在送往迎來之間匆匆度過一生。
  
  有時候我免不瞭去想,人生真的很無趣,因為要做那麼多我們不想做的事情。記得上中學時,為瞭高考,學校墻壁上到處是“堅持”、“毅力”等激勵人心的詞語,當時不覺得有什麼不妥。然而,今天回過頭去看,難免會有這樣的經驗(毋寧說是教訓)與心得,靠著“堅持”、“毅力”去學的課本上的知識,去做的事情,也許是我們一生中最不需要的。
  
  我無法不感恩生活,感恩生命,感恩冥冥之中有著某種神秘的力量。我得到瞭命運之神的眷顧,在我年少之時,就知道自己會將一生獻給文字,獻給自己無限接近真理的欲望,並且年年樂此不疲。無論是寫什麼,一切得益於我的兩個天性:一是懷疑的精神,二是思想的樂趣。而這一切,都是符合我的自由的本性的。有懷疑的精神,就很少會盲從,人生因此少走許多彎路;能體味思想的樂趣,做事便無所謂毅力與堅持,做什麼都樂在其中瞭。我每天都不舍得睡,想瞭解世界多一點,想寫作時間多一點。唯一需要有毅力來做卻又未做成的事情是勸自己早點睡覺。就像一個男人愛上瞭堪稱“Soulmate(靈魂之伴侶)”的美人,願意與她共度一生,這顯然是不需要什麼毅力的。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