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信帶給加西亞_勵志文章

  把信帶給加西亞
  
  《把信帶給加西亞》這篇短文的作者是EebertHubbard,最早發表於1899年。這篇百年前的文章,幾乎被世界上所有的語言翻譯出來,印制瞭億萬份。紐約中央火車站曾將該文印刷瞭150萬份分發出去。日俄戰爭期間,每一名俄國士兵都帶著這篇文章,日軍從俄軍俘虜那裡發現瞭它,如獲至寶,在日本天皇的命令下,日本的每一名軍人、公務員、老百姓都擁有這篇文章。現在,它已經成為瞭任何管理學或者成功學不可或缺的經典,被一代代人所廣為傳誦。
  
  實際上,這種把信帶給加西亞的精神在我國一直深遠流傳,上溯到《孟子·公孫醜上》中提到的“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概,到陸遊的“位卑未敢忘憂國”,再到林則徐的“茍利國傢生死以,豈因福禍趨避之”的高度的民族責任感,一脈相承的是我們這個古老民族引以為豪的優良傳統和責任意識。傳統的“五四”精神,更體現出在時代前進的洪流中積極地前行,審視自我、完善自我、勇於奉獻的一種崇高的責任感。
  
  在當今社會,這樣的責任感更多地體現在敬業之中。敬業,是一種高尚的品德。它表達的是這樣一種涵義:對自己所從事的職業懷著一份熱愛、珍惜和敬重,不惜為之付出和奉獻,從而獲得一種榮譽感和成就感。可以說如果社會各個行業的人們都具有敬業精神,我們的社會就會更加文明進步,更加充滿生機和活力。但是,有的人,讓他把信帶給加西亞,他會說出一萬個不可能,並且舉出種種理由支持他的觀點,卻從來也不會費心去考慮如何完成他應該完成的目標。敬業精神,不單單是完成日常的工作,朝酒晚五點卯報到,而是和兢兢業業、精益求精、踏實肯幹的工作態度聯系在一起的,是和誠實守信、質量效率、企業形象聯系在一起的。在普通而平凡的崗位上,渾渾噩噩、混天度日是一種態度,紮實勤勉、日清日高又是一種態度。海爾總裁張瑞敏說:把普通的工作作好就是不普通,把平凡的事情作好就是不平凡。這樣的道理似乎人人都會說,但卻極少有人能做到。
  
  也許,大傢已經急切想知道《把信帶給加西亞》的內容,下面就是這篇傳世之作。
  
  在一切有關古巴的事物中,有一個人最讓我忘不瞭。
  
  當美西戰爭爆發後,美國必須立即跟西班牙的反抗軍首領加西亞取得聯系。加西亞在古巴叢林的山裡――沒有人知道確切的地點,所以無法帶信給他。美國總統必須盡快地獲得他的合作。
  
  怎麼辦呢?有人對總統說:“有個名叫羅文的人,有辦法找到加西亞,也隻有他才找得到。”他們把羅文找來,交給他一封寫給加西亞的信。關於那個名叫羅文的人,如何拿瞭信,把它裝進一個油紙袋裡封好,吊在胸口,3個星期之後,徒步走過一個危機四伏的國傢,把那封信交給加西亞――這些細節都不是我想說明的。我要強調的重點是:美國總統把一封寫給加西亞的信交給羅文;而羅文接過信之後,並沒有問:“他在什麼地方?”
  
  像他這種人,我們應該為他塑造不朽的雕像,放在每一所大學裡。年輕人所需要的不隻是學習書本上的知識,也不隻是聆聽他人種種的指導,而要加強一種敬業精神,對上級的托付,立即采取行動,全心全意地完成任務――“把信帶給加西亞”。
  
  加西亞將軍已不在人間,但現在還有其他的加西亞。凡是需要眾多人手的企業經營者,有時候都會因一般人無法或不願專心去做一件事而大吃一驚。懶懶散散、漠不關心、馬馬虎虎的做事態度,似乎已經變成常態;除非苦口婆心、威逼利誘地叫屬下幫忙,或者,除非奇跡出現,上帝派一名助手給他,沒有人能把事情辦成。
  
  不信的話,我們來做個試驗:你此刻坐在辦公室裡――周圍有6名職員。把其中一名叫來,對他說:“請幫我查一查百科全書,把某某的生平做成一篇摘錄。”那個職員會靜靜地說:“好的,先生。”然後就去執行嗎?我敢說他絕不會,反而會滿臉狐疑地提出一個或數個問題:他是誰呀?他過世瞭嗎?哪套百科全書?百科全書放在哪兒?是我的工作嗎?為什麼不叫查理去做呢?急不急?你為什麼要查他?我敢以十比一的賭註跟你打賭,在你回答瞭他所提出的問題,解釋瞭怎麼樣去查那個資料,以及你為什麼要查的理由之後,那個職員會走開,去找另外一個職員幫助他查某某的資料,然後,會再回來對你說,根本查不到這個人。(勵志電影  www.share4tw.com)真的,如果你是聰明人,你就不會對你的“助理”解釋,某某編在什麼類,而不是什麼類,你會滿面笑容地說:“算啦。”然後自己去查。這種被動的行為,這種道德的愚行,這種心靈的脆弱,這種姑息的作風,有可能把這個社會帶到危險境界。
  
  如果人們都不能為瞭自己而自動自發,你又怎能期待他們為別人采取行動呢?你登廣告征求一名速記員,應征者中,十之八九不會拼也不會寫,他們甚至不認為這些是必要條件。這種人能把信帶給加西亞嗎?在一傢大公司裡,總經理對我說:“你看那職員。”“我看到瞭,他怎樣?”“他是個不錯的會計,不過如果我派他進城裡去辦個小差事,他可能把任務完成,但也可能就在途中走進一傢酒吧,而當他到瞭鬧市區,可能根本忘瞭他的差事。”這種人你能派他送信給加西亞嗎?
  
  近來我們聽到,許多人為“那些為瞭廉價工資工作而又無出頭之日的工人”以及“那些為求溫飽而工作的無傢可歸人士”表示同情,同時把那些雇主罵得體無完膚。但從沒有人提到,有些老板一直到年老,都無法使有些不求上進的懶蟲做點正經的工作,也沒有人提到,有些老板長久而耐心地想感動那些當他一轉身就投機取巧的員工。在每個商店和工廠,都有一個持續的整頓過程。公司負責人經常送走那些顯然無法對公司有所貢獻的員工,同時也吸引新的進來。不論業務怎麼忙碌,這種整頓一直在進行著。隻有當公司不景氣,就業機會不多,整頓才會出現較佳的成績――那些不能勝任,沒有才能的人,都被擯棄在就業的大門之外,隻有最能幹的人,才會被留下來。為瞭自己的利益,使得每個老板隻保留那些最佳的職員――那些能把信帶給加西亞的人。
  
  我欽佩的是那些不論老板是否在辦公室都會努力工作的人,我也敬佩那些能夠把信交給加西亞的人。靜靜地把信拿去,不會提出任何愚笨問題,也不會隨手把信丟進水溝裡,而是不顧一切地把信送到。這種人永遠不會被解雇,也永遠不必為瞭要求加薪而罷工。文明,就是焦心地尋找這種人才的一段長遠過程。這種人不論要求任何事物都會獲得。他在每個城市、村莊、鄉鎮,以及每個辦公室、商店、工廠,都會受到歡迎。
  
  世界上亟需這種人才,這種能夠把信帶給加西亞的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