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巖松:愛你現在的時光

  白巖松:愛你現在的時光

  有很多的年輕人會問我,說現在的社會不良現象都是憑父親,有關系,看相貌等等。我就問他,憑父親,起碼還得有父親,我八歲的時候,我父親就去世瞭,我母親一個人帶大我們哥倆。我們在內蒙古偏遠的地方長大,離蘇聯最近。我在北京沒有一個親戚,我沒有因為自己的工作送過一回禮,我不也走到瞭今天嗎?

  我知道社會上有很多不良的現象,我告訴你,信那些該信的東西,因為它能改變你。因為如果你要信那些你沒法不憤怒的事情,它隻能害瞭你。所以信正直的道理。論相貌,你怎麼也比我強,你不也看順眼瞭,現在覺得我很好看,人不能這麼沒立場。所以反過來說,我為我經歷過這樣的青春而感到驕傲,它也能讓我今天面對任何事的時候心平氣和。人生如果沒有一些落差做比較的話,人生就沒有那麼多趣味瞭。

  日本有一個非常年輕的小夥子,他很驚訝,他說在日本富二代在日本被人瞧不起,大傢都認為是寄生蟲,反而逼得富二代自己去拼、去奮鬥,而我們為什麼不這樣想呢?房價會不會降,我不是算命師,我隻知道中國13億人,你們自己去想。但是政府有義務,也有責任去創造更多的廉租房,拿出更多的地蓋保障房,讓更多人居者有其屋,不是居者有產權屋,將來我希望你們有產權,但是一步一步的來。因此告訴你更真實的事實,殘酷卻美好,不至於騙瞭你。

  北漂一族,大傢說,離開北京,回重慶、成都,回自己的傢鄉,探討這個問題有意義嗎?你有機會就留在這兒,甚至可以去紐約、倫敦,沒有機會死守在這兒沒有意義。但是我想說,當初我們想留在北京都不可能,因為沒有全國糧票。那個時候沒有全國糧票,想到外地飄不可能,我的很多同學都是30歲以後,背井離鄉,放棄傢裡溫暖的被窩和孩子關切的目光,到北京來闖蕩和流浪的。而現在畢業瞭以後就可以在北京闖,當然有很多的抱怨,每天座地鐵、蟻族等等。

  我當初實習的時候,我在廣播學院,離城裡很遠,那個時候沒有地鐵,我為瞭不擠公共汽車,早上五點多鐘,要趕老師的班車去廣播電臺實習,我經常上瞭車就睡著,然後車一停就下去。結果有一天,莫名其妙的這輛汽車中間停瞭一站,我看也沒看,因為車一停就下去瞭,車走瞭,我才發現沒有到目的地。那一天,我悲從中來,比你今天要絕望得多。

  但是都走過來瞭。

  我們這個時代的青春,不如你們的一點就是,我們那個時候有天大的委屈,都沒有互聯網,沒有廣泛的媒體。我們的委屈聲聽不到,而你們所有的聲音可以迅速的放大成為全社會的問題,祝福你們、祝賀你們,社會不得不關註你們,我也坐在這兒,不得不談論你們。因此我充滿瞭羨慕。

  沒有一代的青春是容易的。青春如果沒有瞭奮鬥,沒有瞭掙紮,沒有瞭希望,沒有瞭絕望,還叫什麼青春?舉一個例子,我在大學的時候我們學校流行一首詩,回憶的時候才知道我們那個時候也不怎麼好。我們那個時候流行21歲走出青春的沼澤地,我告訴各位,青春是一生當中最迷盲、焦慮、充斥著絕望、挑戰的時候,但是為什麼所有的人都說青春美好呢?我告訴你,說青春美好的人,全部是在回憶的時候下的定義,親自過的人,沒有幾個人說過青春美好,除非你喊空洞的口號。在座的各位,你的青春此時此刻過得容易嗎?

  我跟很多大學的弟弟妹妹聊在一起,我們經常同學聚會,但是青春最美好的,就是充滿著所有的希望、絕望。一會兒有太陽的時候,你都覺得天昏地暗,因為心情不好,有的時候下著大雨,你隻想穿著背心到大雨中狂奔,因為你很開心,這就是青春。

  到瞭中年不可以瞭,到瞭老年也許又可以瞭。所以青春怎麼過,每個人都會留下一下思考,所以要給自己一些勁。有人問我青春怎麼好?我說青春當然好,青春可以犯錯,因為有無數的時間可以改,而我已經不可以瞭,40多歲的人,一定要減少自己犯錯誤,因為你改的機會不多瞭。

  我內蒙古的老傢,曾經坐在最後一排的同學問我,白老師,你坐在主席臺,我在最後一排,我什麼時候才能到你那個位置呢?我說老弟,角度不同,在我的位置上,你在第一排,你有無數條路可以走到這兒來,我再也找不到一條可以走到你那兒去瞭。是我該羨慕你,還是你該羨慕我呢?怎麼樣過你此時此刻的青春?

  史鐵生是我非常尊敬的一位老大哥,2010年的12月31日,離他的60歲還有幾個小時,他走瞭。他曾經有這樣一段話,當時四肢健全的時候,可以隨地奔跑的時候,抱怨周圍的環境如何的糟糕,突然癱瘓瞭,坐在瞭輪椅上。坐在輪椅上的時候,抱怨我怎麼坐在瞭輪椅上,不能行動瞭,懷念當初行走、可以奔跑的日子,他才知道那個時候多少的陽光燦爛。

  又過瞭幾年,坐不踏實瞭,長褥瘡,各種各樣的問題開始出現,突然開始懷念前兩年可以安穩的坐在輪椅上的時光,那麼的不痛苦,那麼的風清日朗。又過瞭幾年,尿毒癥,開始懷念當初有褥瘡,但是依然可以坐在輪椅上的時光。又過一些年,要透析瞭,不斷的透析,一天清醒的時間越來越少,還是懷念剛尿毒癥的那會兒時光。

  所以史鐵生說生命中永遠有一個“更”,為什麼不去珍惜呢?大學中為瞭未來憂慮,失去瞭美好的四年,你值嗎?如果我們要為未來憂慮的話,你擁有一輩子的機會,難道你會為瞭你的未來,一輩子的憂慮嗎?

  愛你現在的時光,過去的已經過去瞭,較什麼勁呢?未來的還沒有來,你焦慮什麼?你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恐懼嗎?真正的恐懼不是血肉橫飛的畫面,真正的恐懼是調動你的想象力,把你自己嚇著瞭。

  最高明的恐怖片的導演,都高明於此,調動你自己的想象力嚇唬你自己,人生對未來的恐懼就是如此,都是你自己想象把自己嚇著瞭。可是有科學傢調查,你所憂慮的事情,隻有10%最後變成瞭現實。這個數據給瞭我很大的啟示,你付出瞭百分之百的憂慮,卻其中有90%是瞎耽誤工夫,明天的事交給明天,

  而且生命中有一個很奇妙的邏輯,如果你真的過好瞭每一天,明天還不錯。如果你安安穩穩的做好大一學生應該做的事情,你的大四應該不錯,可是你大一就開始做大四的事情,我想告訴你,你的大五會很糟糕。

  青春該怎麼過,校園的時光怎麼過?不計後果的過。但是請註意,我說的不計後果,沒有讓你違法,在法律、各種限制條件內,別那麼功利的計後果,為瞭後果而過。如果我們的大學生涯非常功利的話,你反而得不到你想要的結果。有人說我站著說話不腰痛,他們不知道我們那個時候有屬於我們自己的悲慘。我從功利的角度告訴你,你越在乎過程,你越擁有一個完滿的過程,你的結局越有可能不錯。

  1. 白巖松:誰的成長不是驚心動魄的
  2. 白巖松:人性不敵物欲
  3. 白巖松:沒有一代人的青春是容易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