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不要害怕從零開始_勵志文章

人生不要害怕從零開始

  
  這位剛剛升職的維亞康母亞洲區執行副總裁坦言,自己20年前出國的動機很感性,就是想周遊世界。20年來,出國留學,在美工作,回國創業,一直到今天的職位,她認為期間充滿瞭偶然和機緣:每一段經歷都像一顆珍珠,無論精彩還是黯淡,隻要靠勤奮和執著,就能串出人生的美麗。
  
  中學時,我想成為女大使。考上外交學院念大一,想到聯合國工作。這就必須先走出去,再實現願望。大二那年我就準備自費留學,雖然學校認為不可能,我還是考瞭640多分的托福成績,自己申請到瞭獎學金。1985年,我成為全校第一個踏出國門的人。後來我很清楚,所有這些超乎常規的努力,都是因為我認為別人不能替我說NO,隻要世界沒有說NO,我都可以有機會爭取。
  
  去美國時,我是當時那趟航班上唯一號啕大哭直到飛機落地的人。男友分手瞭,父母分別瞭,身上隻有50美金,兩隻箱子比我還大,更重要的是沒人能預料到中國能發展到今天,心裡恐懼的是這輩子難得再見父母瞭。到達美國正好半夜三點,我在牛仔酒吧坐瞭一晚,在那裡我告誡自己,我為理想而來,從此以後每一個挑戰我都必須把它當作快樂。
  
  事實上,早年的經歷非常大地鍛煉和塑造瞭我的性格。記得小時候練武,在武術隊常常慰問工農兵,我們給陸軍表演時開過坦克,給空軍表演時坐過米格-21。那麼小的年紀就經歷瞭別人無法經歷的生活,我的膽子也越來越大。所以今天我常說,聰明人很多,膽大的人太少,我就是少數的膽大的人。
  
  1987年從美國得克薩斯州的貝勒大學畢業後,我進入瞭聯合國總部工作,在公共信息部負責制作電視廣播節目《聯合國呼喚亞洲》,並擔任主播。3年後,又在紐約市專業律師事務所負責開展中國業務,代表中國客戶參與最惠國待遇和貿易政策的遊說工作。
  
  這段生活舒適而輕松,最重要的是遇到瞭我的丈夫,當時在標準普爾的汪潮湧。婚後我們經常駕車遊歷美國,或者與好友譚盾、崔健在紐約小意大利的咖啡館聊天。但我們心裡都清楚,這不是我們最後的選擇。
  
  1993年機會來瞭,汪潮湧被摩根士丹利派駐回國,負責中國公司股票融資業務。我也一塊回來瞭,事業從零開始。記得很清楚,1994年自己是身懷六甲在美國博雅公關公司面試的,而且是從經理職位上,在對公關、對國內市場全無經驗的情況下開始打拼。(勵志  www.share4tw.com)但發展速度很快,3年後就升任為董事總經理。
  
  在此期間,我主要為英國石油公司、英特爾、菲利普-莫裡斯等知名跨國企業策劃進入市場的戰略。我的好奇和學習能力讓我從客戶身上偷藝到許多行業的關鍵知識,比如後來在維亞康姆對媒體產業的運作,我就從當時的客戶(也是後來的競爭對手)默多克的新聞集團受益多多。
  
  這個時候,期望打開中國市場的維亞康姆註意到瞭我,先後多次想挖我過去。當時自己比較猶豫,汪潮湧一遍遍鼓勵我,說傳媒是一個朝陽產業,而且去維亞康姆是超越自己的一次機會。現在看來,這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但一開始實在艱難。當時維亞康姆在中國隻有位於中糧廣場一間辦公室,員工隻有6人。最令人不安的是,世界傳媒巨擎在中國市場不認識維亞康姆,有人甚至把我們當作一傢生產酵母片的藥廠。
  
  不過,自己習慣瞭從零開始。1999年4月來維亞康姆負責MTV後,一個月後就拿到瞭CCTV-MTV音樂盛典的批文,MTV的品牌能和中央電視臺聯系在一起,對品牌影響力的提升是顯而易見的。當我打電話匯報時,亞太區的總裁從電話那邊傳來瞭一連十幾聲表示極度興奮的感嘆詞。在此之後,維亞康姆連續4年成功地與中央電視臺聯合舉辦瞭CCTV-MTV音樂盛典。
  
  MTV是一個通過音樂進行國際文化交流的平臺,我把自己定義為推動中美文化交流的兼職文化參贊。我們董事長雷石東說過,他一生的成功經驗就是雙贏,任何一個商業模式如果隻是一方得利,另一方是失利,就做不長久。所以我和我的團隊一直跟中國政府、廣電集團和中央電視臺交流,可以給合作夥伴什麼,他們有什麼樣的需求?
  
  2002年雷石東訪華,向中國政府表示願意推動中國文化在美國的傳播。我借此積極展開工作,在維亞康姆中國沒有贏利的情況下,向總部申請瞭100萬美元,2003年促成瞭中國最大的民族樂團–中國廣播民族樂團在紐約林肯中心、華盛頓肯尼迪中心音樂廳等四地的演出,獲得巨大成功。
  
  無論是事業還是生活,我從來不偷懶。你可以說我做得還不夠完美,但你不能說我沒有盡力。不去嘗試,機會是零;去努力瞭,就有50%成功的機會。人生就是由每一天、每一個事件、每一個危機的處理和每一個銷售的業績組成的。如果你在小事情上茍且,那麼你在大事上和你的一生中,一定是一個茍且的人。對於剛剛歸國和正在歸國的留學生,我有兩個忠告:第一,一定要腳踏實地,不能害怕從零開始;第二,一定要回歸社會,融入現實環境,不能總是把自己孤立成一個外來者。
  
  這麼多年來,閑暇之餘也會舞劍放松一下,有時候,我愛人汪潮湧如15年前一樣吹笛伴奏。此情此景,正像有次他對媒體所說:這的確代表瞭我們的心境,笑傲江湖、俠士風尚,我們從中國到美國去逛一圈,現在又回到中國的商場上,其實心裡支持我們最重要的一個精神就是江湖的一種豪氣。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