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奮鬥瞭18年,不是為瞭和你一起喝咖啡_勵志文章

我奮鬥瞭18年,不是為瞭和你一起喝咖啡

  
  3年前,麥子的一篇《我花瞭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引起多少共鳴,一個農傢子弟經過18年的奮鬥,才取得和大都會裡的同齡人平起平坐的權利,一代人的真實寫照。然而,3年過去,我恍然發覺,他言之過早。18年又如何?再豐盛的年華疊加,我仍不能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
  
  那年我25,無數個夙興夜寐,換來一個碩士學位,額上的抬頭紋分外明顯,腳下卻半步也不敢停歇。如果不想讓戶口打回原籍,子子孫孫無窮匱,得趕緊地找份留京工作。你呢?你不著急,魔獸世界和紅色警報?早玩膩瞭!你野心勃勃地籌劃著“創業創業”。當時李彥宏、陳天橋、周雲帆,牛人們還沒有橫空出世,百度、Google、完美時空更是遙遠的名詞,可青春所向披靡不可一世,你在校園裡建起配送網站,大張旗鼓地招兵買馬,大小媒體的記者蜂擁而至。334寢室很快在全樓名噪一時,小姑娘們從天南地北寄來粉粉的信紙,仰慕地寫道:“從報上得知你的精彩故事……”得空,爬上樓頂吹吹風,你眉飛色舞地轉向我,以照顧自己人的口氣說,兄弟,一起發財如何?
  
  好呀,可惜,我不能。創業於你,是可進可退可攻可守的棋,啟動資金有三姑六眷幫忙籌集,就算鎩羽而歸,父母那三室一廳、溫暖的灶臺也永不落空。失敗於我,意味著覆水難收一敗塗地,每年夏天,為瞭節省三五百塊錢的機器錢,爹娘要扛著腰肌勞損在大日頭下收割5畝農田。我穿著借來的西服完成瞭第一次面試,戴著借來的手表與心愛的女孩進行瞭第一次約會。當你拿到瞭第一筆投資興奮地報告全班時,我冷靜地穿越大半個北京城,去做最後一份傢教。沒錯,“這活兒技術含量忒低”,但在第一個月工資下發前,我租來的立錐之地與口糧全靠它維持。
  
  不多久,互聯網就遭遇瞭寒流,你也對創業意興闌珊,進瞭傢國有性質的通信公司,我被一傢外企聘用。坐井觀天的我,竟傻傻地以為扳回瞭一局。明面上的工資,我比你超出一截,稅後8000,出差住5星級賓館,一年帶薪休假10天。玩命一樣地投入工作,堅信幾年後也有個童話般的結尾,“和公主過上幸福的生活”。
  
  好景不長,很快,我明白瞭為什麼大傢說白領是句罵人的話。寫字樓的套餐,標價35,幾乎沒人搭理它。午餐時間,最搶手的是各層拐角處的微波爐,“白領”們端著帶來的便當,排起瞭長長的隊伍。後來,物業允許快餐公司入住,又出現瞭“千人排隊等麗華”的盛況。這些月入近萬的人士節約到摳門的程度。一位同事,10塊錢的感冒藥都找保險公司理賠;另一位,在臟亂差的火車站耗上3個小時,為的是18:00後返程能多得150元的晚餐補助。
  
  這幕幕喜劇未能令我發笑,我讀得懂,每個數字後都凝結著加班加點與忍氣吞聲;俯首帖耳被老板盤剝,為的是一平米一平米構築起自己的小窩。白手起傢的過程艱辛而漫長,整整3年,我沒休過一次長假沒吃過一回鴨脖子;聽到“華為25歲員工胡新宇過勞死”的新聞,也半點兒不覺得驚訝,以血汗、青春換銀子的現象在這個行業太普遍瞭。下次,當你在上地看見一群人穿著西裝革履拎著IBM筆記本奮力擠上4毛錢的公交車,千萬別奇怪,我們就是一群IT民工。
  
  惟一讓人欣慰的是,我們離理想中的目標一步步靠近。
  
  突如其來地,你的喜訊從天而降:邀請大傢周末去新居暖暖房。怎麼可能?你竟比我快?可豁亮的100多平方米、紅蘋果傢具、37寸液晶大彩電無可質疑地擺在眼前。你輕描淡寫地說,老頭子給瞭10萬,她傢裡也給瞭10萬,老催著我們結婚……回傢的路上,女朋友鬱鬱不說話,她和我一樣,來自無名的山城。我攬過她的肩膀,鼓勵她也是鼓勵自己,沒關系,我們拿時間換空間。
  
  蜜月你在香港過的,輕而易舉地花掉瞭半年的工資,回來說,意思不大,不像TVB電視裡拍的那樣美輪美奐;我的婚禮,在傢鄉的土路、鄉親的圍觀中巡遊,在低矮昏暗的老房子裡拜瞭天地,在寒冷的土炕上與愛人相擁入眠。幸運的是,多年後黯淡的圖景化作妻子博客裡光芒四射的圖畫,她回味:“有愛的地方,就有天堂。”
  
  我們都想給深愛的女孩以天堂,天堂的含義卻迥然不同。你的老婆當上瞭全職太太,每天用電驢下載《老友記》和《越獄》;我也想這麼來著,老婆不同意,你養我,誰養我爸媽?不忍心讓你一個人養7個人。當你的女孩敷著倩碧面膜舒服地翹起腳,我的女孩卻在人海中頑強地搏殺。
  
  兩個人賺錢的速度快得多。到2004年年底,我們也攢到瞭人生中第一個10萬,誰知中國的樓市在此時被魔鬼喚醒,海嘯般狂飆突進,摧毀一切渺小虛弱的個體。2005年3月,首付還夠買西四環的酈城,到7月,隻能去南城掃樓瞭。我們的積蓄本來能買90平方米的兩居來著,9月中旬,僅僅過去2個月,隻夠買80多平。
  
  沒學過經濟學原理?沒關系。生活生動地闡釋瞭什麼叫資產泡沫與流動性泛濫。這時專傢跳出來發言瞭,“北京房價應該降30%,上海房價應該降40%。”要不,再等等?我險些棲身於溫吞的空方陣營,是你站出來指點迷津:趕快買,房價還會漲。買房的消息傳回老傢,爹娘一個勁兒地唏噓:抵得上俺們忙活半年。在他們看來,7500元一平方米是不可思議的天價。3年後的2008,師弟們紛紛感嘆,你賺大發瞭,四環內均價1萬4,已無樓可買。
  
  幾天前,我看見瞭水木上一句留言,頗為感慨:“工作5年還沒買房真活該,2003年正是樓市低迷與蕭條之時。等到今天,踏空的不僅是黃金樓市,更是整個人生。”
  
  真要感謝你,在我不知理財為何物之時,你早早地告訴我什麼叫消費什麼叫投資。
  
  並非所有人都擁有前瞻的眼光和投資的觀念。許多和我一樣來自小地方、隻知埋頭苦幹的兄弟們,太過關註腳下的麥田,以至於錯過一片璀璨的星空。你的理論是,賺錢是為瞭花,隻有在流通中才能增值,買到喜愛的商品,讓生活心曠神怡。而我的農民兄弟——這裡特指是出身農傢畢業後留在大城市的兄弟,習慣於把人民幣緊緊地捏在手中。(勵志  www.share4tw.com) 存折數字的增長讓他們癡迷。該買房時,他們在租房;該還貸時,他們寧可忍受7%的貸款利率,也要存上5年的定期。辛苦賺來的銀子在等待中縮水貶值。他們往往在房價的巔峰處,無可奈何地接下最後一棒;也曾天真地許願,賺夠100萬就回傢買房。可等到那一天真的到來,老傢的房價,二線、三線城市甚至鄉鎮的都已瘋長。
  
  這便是我和你的最大差別,根深蒂固的分歧、不可逾越的鴻溝也在於此。我曾經以為,學位、薪水、公司名氣一樣瞭,我們的人生便一樣瞭。事實上,差別不體現在顯而易見的符號上,而是體現在世世代代的傳承裡,體現在血液裡,體現在頭腦中。18年的積累,傢庭出身、生活方式、財務觀念,造就瞭那樣一個你,也造就瞭這樣一個我,造就瞭你的疏狂佻達與我的保守持重。當我還清貸款時,你買瞭第二套住房;上證指數6000點,當我好容易試水成為股民,你清倉離場,轉投金市;我每月寄1000元回去,承擔起贍養父母的責任,你笑嘻嘻地說,養老,我不啃老就不錯瞭;當我思考著要不要生孩子、養孩子的成本會在多大程度上折損生活品質時,4個老人已出錢出力幫你撫養起獨二代;黃金周去一趟九寨溝挺好的瞭,你不滿足,你說德國太拘謹美國太隨意法國才是你向往的時尚之都……
  
  我的故事,是一代“移民”的真實寫照——迫不得已離鄉背井,祖國幅員遼闊,我卻像候鳥一樣輾轉遷徙,擇木而棲。現行的社會體制,註定瞭大城市擁有更豐富的教育資源、醫療資源、生活便利。即便取得瞭一紙戶口,躋身融入的過程依然是充滿煎熬,5年、10年乃至更長時間的奮鬥才獲得土著們唾手可得的一切。曾經憤慨過,追尋過,如今,卻學會瞭不再抱怨,在一個又一個縫隙間心平氣和。差距固然存在,但並不令人遺憾,正是差距和為彌補差距所付出的努力,加強瞭生命的張力,使其更有層次更加多元。
  
  可以想見的未來是,有一天我們的後代會相聚於迪斯尼(這點自信我還是有的),講起父親的故事,我的那一個,雖然不一定更精致更華彩,無疑曲折有趣得多。那個故事,關於獨立、勇氣、絕地反彈、起死回生,我給不起兒子名車豪宅,卻能給他一個不斷成長的心靈。我要跟他說,無論貧窮富貴,百萬傢資或顛沛流離,都要一樣地從容豁達。
  
  至此,喝不喝咖啡又有什麼打緊呢?生活姿態的優雅與否,不取決於你所坐的位置、所持的器皿、所付的茶資。它取決於你品茗的態度。
  
  我奮鬥瞭18年,不是為瞭和你一起喝咖啡。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