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文章:無論何人,誠勤二字不能忘_勵志文章

勵志文章:無論何人,誠勤二字不能忘

  
  上世紀40年代初,一位貧困的廣東小夥子來到澳門一傢金鋪裡當學徒,他和其他幾位學徒一樣,負責一些掃地、倒痰盂等雜活,根本接觸不到手藝和生意。
  
  另外那幾位學徒非常失望,幹活也一點不積極,隻有這位小夥子努力地幹著這一切,不僅如此,每次幹完後就去問老板有沒有別的忙可以幫,但每次都失望而回。盡管如此,他還是在老板心目中留下瞭很好的印象。
  
  有一天,店面裡生意非常忙,老板就很自然地想起瞭他,於是讓他來到店面裡幫忙,接待一些小生意。
  
  小夥子成瞭真正的學徒,而那幾位師兄弟卻依舊在原來的崗位上唉聲嘆氣。在店面裡,小夥子非常好學,把每件事都做得妥妥當當。每天都是最早一個來到店裡,最晚一個離開,甚至連吃飯的時候也是站在後門口往店面裡看,他覺得隻有這樣才可以學到更多的東西。他這個人愛動腦筋,不僅觀察自己店的人,是怎麼樣做生意的,而且還經常假扮顧客,觀察別的珠寶行,吸取別人的長處,改進自己的短處。
  
  就這樣三年過去瞭,勤懇的小夥子生意能力,已經超過瞭所有的老員工。老板看他能幹,為人又忠厚老實,不僅把他升為主管,甚至還把自己的女兒許配給瞭他。
  
  那幾年,正是澳門經濟大發展時期,金鋪一下子增加瞭好幾傢,那些競爭對手使盡各種不良手段,一時間把這傢金鋪的老板搞得手足無措,經過商議後老板決定也隨波逐流,出錢買關系找“保護傘”賺黑心錢。小夥子不假思索地提出瞭反對意見,他說:做人要堂堂正正,做商人也是,隻有這樣才能贏得顧客的信賴,顧客的信賴就是最好的競爭優勢!
  
  小夥子的這番話,打動瞭在場所有的人,他們決定就按小夥子說的辦。沒多久,顧客們就看穿瞭那些不良金商們的“真面目”,紛紛回到瞭他們的金店。這讓那些不良金商非常不舒服,有一傢金鋪甚至還制造瞭一些假金器投向市場,冒充是他們生產的。小夥子報警後,警察很快抓到瞭那位不良金商,而且要把他關進監獄,但小夥子卻上門求情,說人傢肯定也是一時糊塗,給他一個機會,就這樣,那位商人又出來瞭。
  
  沒有一個人理解小夥子為什麼要這樣做,可小夥子卻說:一個商人最好永遠不要有敵人,做生意要胸襟廣闊,大事過得去,小事不計較!
  
  果然,沒幾天後那位商人竟然上門來負荊請罪,而且還成瞭小夥子的朋友。他有做不完的生意時,甚至還會介紹到小夥子的金店裡去。
  
  就在這種經營中,小夥子的店發展很快。1946年,他來到香港經營起瞭一傢完全屬於自己的金店,當時香港的金飾業競爭十分激烈,市場上的一般金器成色都是百分之九十九,小夥子決定,在價格不變的情況下,首創推出含金量99.99%的足金,然而這卻意味著每賣出一兩金就都要虧幾十塊。
  
  這種做法就連他的員工都說簡直是犯傻,小夥子卻說:拿出最大的誠意對待顧客,顧客也一定會用最大的誠信對待我們的!
  
  事實證明他的想法是正確的,這種虧本成瞭一種免費的廣告,顧客紛紛來這裡購買黃金珠寶,經銷商們也爭相來這裡取貨,小夥子在這時進行瞭適當提價,果然,沒有任何人提出抗議!
  
  就在這種“勤於做事,誠以待人”的經營中,小夥子的金鋪也最終發展成瞭現在的“周大福珠寶”,這位小夥子,就是如今個人資產排名全球富豪第132位的周大福創始人:鄭裕彤!
  
  經營珠寶業的成功,使原本名不見經傳的鄭裕彤成為香港實業界的知名人物。然而,當人們還在把他看作一個珠寶商的時候,鄭裕彤已經不動聲色地殺進瞭房地產業。
  
  鄭裕彤第一次投資房地產,是1952年在跑馬場建造藍擴別墅;此後又在香港鬧市區的銅鑼灣建造瞭香港大廈。六十年代中期,香港受“文化大革命”影響發生動亂,許多富人都將土地、房產低價拋售,而當時具有眼光和魄力乘機收購的人,後來都成瞭超級富豪。1968年,鄭裕彤購置的地產最多。他說,他對香港的前景充滿信心,他相信所有行業的興衰都是有周期性的,在低潮時購進,總不會錯到哪裡去。事實證明他果然沒有做錯。
  
  進入七十年代,隨著金飾生意的興隆,鄭裕彤已經不滿足在地產業上小打小鬧,而是要大幹一場。
  
  1970年,鄭裕彤與何善衡、郭得勝等人組成“新世界發展有限公司”,他占百分之五十七做大股東,全面向地產進軍。不久,新世界斥資一億三千萬,向太古集團買入尖沙咀海傍藍煙囪地皮,1982年,全世界超一流的豪華建築新世界中心竣工瞭。(勵志一生  www.share4tw.com)這個被稱為“城中之城”的宏偉建築,包括新世界酒店和麗晶酒店,幾萬平方米的購物中心,數千個商業單位、辦公樓和豪華住宅。當年鄭裕彤購下這塊地皮時,付出的是香港最高的地價,而今隨著房地產價格的飛漲,僅這塊地就已值十億港元!而新世界酒店和麗晶酒店都進入瞭世界十大酒店的行列,每年都要為他賺數億港元!
  
  鄭裕彤很為自己的這一傑作得意,他常常獨自在這裡徘徊,流連忘返。他說:當時我想,這個地方代表香港,船一到維多利亞港就看到,怎麼都要把它搞漂亮。
  
  這幢美奐美輪的歐式建築,現已成為新世界集團的標志。
  
  如何用小資金控制大資產,公司上市無疑是解決問題的最佳途徑。1972年,香港正逢開埠以來的最大牛市,新世界趁機上市,贏利可觀。同年11月,新世界瞅準機會,以每股面值一元、認購價兩元,集資一億六千萬港元,幸運地避過1973年股災危機。
  
  但是鄭裕彤是不會輕易滿足的,繼建成新世界中心之後,他又親自策劃、完成瞭“碧瑤灣”高級住宅區的力作。這一規模的住宅工程占地八十萬平方英尺,興建大小樓宇五十幢,而且配套設施齊全,有兒童遊樂場、遊泳池、網球場等,依山傍海,成為香港有名的高級住宅區。
  
  如果說新世界、碧瑤灣還不令人驚奇的話,那麼香港會展中心則徹底地讓人們對鄭裕彤刮目相看。
  
  1984年,鄭裕彤與香港貿易發展局達成協議,投資十八億港元,在港島灣仔興建“香港國際會議展覽中心”。這個中心將是亞洲同類設施中規模最大、設備最完全、現代化水平最高的會議展覽場所,總面積約四十一萬平方米,包括一座五十五米高的會議展覽中心、一幢豪華住宅大樓、兩幢酒店。它將是八十年代香港最具代表性的五大建築之一!
  
  然而幾年時間過去瞭,圖紙卻沒有變成現實,鄭裕彤遲遲沒有動工,周圍的人都為之迷惑不解,但鄭裕彤卻自有打算。1986年10月,一條重大新聞傳遍瞭世界各地:英國女王將出訪香港,就在人們想著這會對中英關系產生什麼影響的時候,鄭裕彤出人意料地宣佈,香港國際會議展覽中心將在英國女王抵達香港的那一天,破土動工!而就在動工儀式上,英女王出現瞭,將鄭裕彤和他的國際會議展覽中心推到瞭全世界的面前!
  
  鄭裕彤成為大贏傢,由於他每每大膽投資,從此外界冠以“鯊膽彤”(大膽)稱號。
  
  1989年,鄭裕彤與林百欣合作,購入亞洲電視大部分股權,使得新世界集團成為亞視兩個股東之一。此後,又斥資二十七億港元收購轄有八百二十五傢酒店的美國華美達酒店管理集團。1993年5月,還收購瞭瑞士一傢擁有四十間酒店的集團,使新世界集團成為全球最大的酒店管理集團之一。
  
  可以說,鄭裕彤達到瞭自己人生的巔峰,成為港島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超級富豪。
  
  成為億萬富豪的鄭裕彤,在別人問起他的致富之道時,鄭裕彤說:我認為,“幸運”可能光臨你一兩次,但她不可能終生都陪伴你。其實,人的一生,“勤”字才是最重要的,然後是“誠”字,隻要有瞭這兩點,你的事業就基本上奠定瞭。
  
  縱觀鄭裕彤的發跡史,沒有一個時期、沒有一項業務不是靠“勤”和“誠”發展起來的。他總結自己在生意上和生活上的“二十三字處世箴言”是:守信用、重諾言、做事勤奮,處世謹慎,飲水思源,不見利忘義。“勤”是鄭裕彤最核心的。在他一生中,差不多每天工作都在十二小時以上。其餘“守信用、重諾言”,“處世謹慎、飲水思源、不見利忘義”,其實都是講的“誠”字。鄭裕彤認為,摒棄投機手段,掌握有利時機,腳踏實地地做買賣,才是發傢致富的根本。
  
  因此,鄭裕彤做生意賺錢,摒棄各樣投機手段,研究供求關系,以創新為特色,他常常教育下屬職工:做生意要有一定的利潤,但不能隻顧追求利潤,降低質量,欺騙顧客,欺騙得來的利潤,不叫利潤,是“斷腸痧”;腳踏實地做買賣才是致富的根本。
  
  他不允許雇員投機,一經發現,立刻解雇。
  
  當別人說他是“鯊膽彤”,是靠投機才做成大事的,他卻說:投資與投機是有本質區別的,隻有買空賣空才完全屬於投機的做法。所以說,凡事不要過頭,不要博盡。一個商人最好永遠不要有敵人,不用視對手為敵人,做生意要胸襟廣闊,不夠闊做不瞭大事,當然,這個未必每個人都做得到。我的原則是:大事過得去,小事決不斤斤計較,所以我的長期合作的夥伴很多。
  
  他還把中國人特有的人情帶進瞭公司。在周大福打工20多年的中國業務經理羅國興說:公司從來都不炒人,彤哥好有人情味。
  
  服務周大福滿十年就可獲得“老人牌”。周大福當中有五十人,已拿到服務四十年的服務獎牌。鄭裕彤特別會帶挈鄉裡,除瞭在順德設廠鑄造金飾外,亦安排不少順德同鄉,到香港周大福打工。
  
  改革開放之後,鄭裕彤不忘故土,加大瞭對內地的支援和投資。1977年,他和香港證券巨頭馮景禧兩個人把二百五十萬港元捐獻給中山大學;他和胡應湘在廣州投資建設瞭豪華的中國大酒店;他的酒店業務陸續擴展到北京、上海、西安、杭州等地;他在廣州投資數十億港元興建發電廠和高速公路。在故鄉順德,鄭裕彤更是多次捐款,建造醫院,擴建中學……據統計,他在大陸的總投資已超過八十億港元,占他的新世界集團總資產的百分之二十左右。但他認為這還遠遠不夠,他計劃近幾年要陸續投資四十個億!
  
  盡管他擁有巨額財富,卻不奢華,也不自誇。很長一段時間,港人包括傳媒為鄭裕彤在香港富豪榜上的確切位置頗費瞭些口舌,他本人不以為然,卻說:大哥三怎麼樣,大哥四又如何?財富多瞭這麼過,少也這麼過。隻要是夠子女讀書,夠傢中大小兩餐,足矣。就算是你今天許諾將把個匯豐銀行給我,又有什麼用呢?得個‘看’罷瞭。
  
  這就是鄭裕彤,常常在公司吃傢常菜做午飯,不喜歡穿名牌,有自己的小車,卻偏好一個人踱出來,時不時去過過“地鐵癮”。有人說,他是不折不扣的順德人,相識滿天下,人緣最佳。
  
  我覺得這位鄭裕彤,應該是屬於大鱷類人物,但是他一不自誇,二不自滿,更不自傲。單憑這點就可以做我們大傢的榜樣。當然現實情況是,我們不可能人人成為大富豪,每一個人都有你自己的夢想,緊緊抓住這兩點,成功一樣會在前面向我們招手。你信不信?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