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勵志經典:為生命背後那神聖的使命感而活著

  俞敏洪勵志經典:為生命背後那神聖的使命感而活著

  當我們在飯桌上品嘗美味的三文魚時,也許很少會想到關於它們的令人感動的生命故事。

  每四年一次的十月份,加拿大佛雷瑟(Fraser)河上遊的亞當斯(Adams)河段,平靜的水面變得沸騰起來,成千上百萬條三文魚(sockeyesalmon)從太平洋逆流而上,來到這裡繁殖後代。三文魚銀白色的魚身在逆流而上的過程中變成猩紅,整個水面因為有太多的魚而變得一片紅色。

  三文魚的一生令人驚嘆!從魚卵開始——每條雌魚能夠產下大約四千個左右的魚卵,並想方設法將其藏在卵石底下,大量的魚卵還是被其他魚類和鳥類當作美味吃掉——幸存下來的魚卵在石頭下度過冬天,發育長成幼魚(fry),春天來臨時便順流而下,進入淡水湖中,它們將在湖中度過大約一年的時光,然後再順流而下進入大海。在湖中它們盡管東躲西藏,但大多數幼魚依然逃不過被捕食的命運,進入湖中的每四條魚就有三條被吃掉,隻有一條能夠進入大海。危險並沒有停止,進入廣袤的大海,也就進入瞭更加危險的領域。在無邊無際的北太平洋中,它們一邊努力地長大,一邊每天要面對鯨魚、海豹和其他魚類的進攻;同時還有更加具有危險性的大量的捕魚船威脅著它們的生命。整整四年,它們經歷無數艱險,才能長成大約三公斤左右的成熟三文魚。

  成熟之後,一種內在的召喚使得它們開始瞭回傢的旅程。十月初,所有成熟的三文魚在佛雷瑟河口集結,浩浩蕩蕩遊向它們的出生地。自進入河口開始,它們就不再吃任何東西,全力趕路,逆流而上將會消耗掉它們幾乎所有的能量和體力。它們要不斷從水面上躍起以闖過一個個急流和險灘,有些魚躍到瞭岸上,變成瞭其他動物的美食;有些魚在快要到達目的地之前力竭而亡,和它們一起死去的還有肚子裡的幾千個魚卵。最初雌魚產下的每四千個魚卵中,隻有兩個能夠活下來長大並最終回到產卵地。到達產卵地後,它們不顧休息開始成雙成對挖坑產卵授精。在產卵授精完畢後,三文魚精疲力竭雙雙死去,結束瞭隻為繁殖下一代而進行的死亡之旅。冬天來臨,白雪覆蓋瞭大地,整個世界變得一片靜謐,在寂靜的河水下面,新的生命開始成長。

  三文魚的一生,充滿瞭危險和悲壯,它們克服種種困難,躲避無數危險,在生命的最後時刻,逆水搏擊,回遊產卵,為自己的生命劃上句號。也許這樣做是遺傳和基因使然,並不是一種自覺的精神意識。但這一現象在人類眼裡看來,依然令人感動,使我們思索和振奮。三文魚的一生,貫穿著明確的生命主線:成長,不管各種艱難險阻的成長;經歷,不管大海多麼不可預測,也要從平靜的湖水遊向大海去的經歷,去完成生命各個階段的歷程;(www.share4tw.com)使命,不管多少險阻都要完成一生的使命,返回出生地來繁衍後代,哪怕以生命為代價。這一生命的主線使得三文魚的一生變得壯觀。



  人類生命的過程中,也應該有非常明確的生命主線,我們應該努力成長,不惜一切代價使生命變得成熟;為瞭成熟我們應該去經歷,經歷自然、人文、社會和歷史,使我們的生命變得完美;我們更需要使命感,活著不僅僅為瞭活著而已,我們生命的背後有使命存在,這一使命也許各不相同,但從終極意義上來說,應該是一致的,是為我們和我們的後代在和諧自然的世界中更加幸福地生活。也許我們不需要像三文魚一樣以生命為代價,但完成這一使命的神聖,卻應該比三文魚的回遊產卵更加嚴肅和不可動搖。

  在現實生活中,有太多的人忘記瞭自己需要成長,變得懶惰、無聊和平庸;有太多的人忘記瞭應該去經歷,變得膽怯、狹隘和固執;有太多的人忘記瞭自己承擔的使命,變得蒼白、迷茫和失落。那些成千上萬在三文魚回遊的季節來到河邊的人們,在觀看三文魚生與死搏擊的同時,是否從它們身上得到一點點感悟,並且重新開始思考自己生命的歷程呢?

  • 俞敏洪勵志經典:人生的地圖
  • 俞敏洪勵志心語:從自願自覺到堅忍不拔
  • 俞敏洪北大演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