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來接受獎杯

  爸爸,來接受獎杯

  文/馬琳娜·羅曼

  不久之前,有一位女鄰居生下瞭一個隻有一隻手的女嬰,女鄰居和她的丈夫備受打擊。大約一星期後我在集會上遇見這對夫婦,他們問我有什麼建議。我並沒有什麼高明之見,隻有自己的經驗與心得可以同他們分享。

  我的心得是:世上有數以百萬的人將自己的殘疾置之度外,成就瞭難以想象的成功。正如我童年時父親經常對我說:“你可以學會用與常人不同的方法,將事情做得同樣出色!”所以,重要的不是你的殘疾,而是如何面對殘疾給你帶來的挑戰;我們沒有權利把殘疾當作借口,發揮自己的才能是我們的義務。

  童年時,我的父親給瞭我巨大的動力。我生來沒有右手,但是我從沒覺得不如別人。我從小具有良好的身體協調性,我逐漸愛上瞭運動。像大多數孩子一樣,我在自傢院裡與父親玩投球接球,就這樣學會瞭打棒球。唯一的不同是我投球和接球隻能用同一隻手。為此,父親幫我摸索出一個辦法,投球時手套掛在右臂上,投完球左手迅速戴上手套,準備接球。父親說:“就這樣,不管腳下的路將你帶往何方,都不要放棄!”

  對,不要放棄!在長達10年的練習中,我總想象自己是我最喜愛的投手,把球投向自傢房子的磚墻,然後戴上手套接住彈回的球。我向著墻越走越近,迫使自己不斷加快戴手套的速度。

  長大後,運動成為我贏得別人尊重的途徑。也許我在內心深處覺得,如果我在賽場上表現出色,別的孩子就不會覺得我與他們不同。我希望通過這引起別人的註意,卻不喜歡人們關註我的殘疾。最近《洛杉磯時報》報道瞭一位出色的高中生投手——他也隻有一隻手。他提到瞭我的名字,說不希望自己像我一樣身有殘疾。起初我感覺很受傷,但是後來我理解瞭,這正是我自己當年的感覺。我不想被人看作是一個殘廢人。(www.share4tw.com)請將註意力放在我的投球上,而不是我的手上。

  在我19歲時,年老的父親去世前對我說:“其實,你被賦予瞭許多才能,但是必須記住:你用它們做瞭什麼。”我安慰著回答:“我知道,爸爸,你沒容許我將殘疾作為借口。”我衷心地喜歡投球。人生中最為重要的,是找到你衷心熱愛的事業。如果你對自己的事業充滿激情,那麼行走在通往成功的艱苦道路上也會變成享受。

  後來的故事你們都已經知道。我加入密歇根大學棒球隊,兩次入選國傢隊,還參加瞭1988年的奧運會。盡管我在職業棒球大聯盟征戰瞭將近10年,奧運會仍是我最美好的記憶之一。我的職業生涯並非一帆風順,我曾經單賽季贏瞭18場比賽,也曾一年輸掉18場。

  我想告訴那個小女孩:“殘疾並不可怕,99%的時間我甚至忘記我比常人少瞭一隻手,我也從來不曾羨慕擁有雙手的人。重要的不是你比別人少什麼,而是發揮你擁有的才能。想象在你生命的盡頭有人問你:‘你被賦予瞭許多才能,你用它們做瞭什麼?’我們每個人都具有一定的潛力,不要辜負你的潛力,這是我們人生的責任。”

  我也想告訴女孩的父母,我多麼感謝自己的父母。他們鼓勵我參與,但是並不對我的每一次投球指手畫腳。他們從不因為我少瞭一隻手而放松要求,甚至期望我比別人做得更好。我將永遠感謝父親給我的動力:他沒有容許我將手有殘疾作為借口。

  • 你可以選擇呆在舒適區,前提是你得接受死得難看
  • 殘疾人的勵志故事
  • 殘疾人勵志小故事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