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人生狀態,叫做大四

  有一種人生狀態,叫做大四

  也許,你現在還在抱怨著課程安排的稠密、專業課的變態。

  也許,你現在在想著這個情人節要給自己喜歡的姑娘怎樣的一個驚喜,並在偷偷的攢錢。

  也許,你現在坐在教室的最後一排,老師在臺上唾沫橫飛而你的眼睛總是無法從一個姑娘的身上移開,但你卻遲遲不敢開口,覺得自己渺小而荒唐。

  也許,你現在在挑剔著食堂的飯菜、在電話裡和父母訴著苦,無非最後一句是下個月多打兩百。

  也許,你現在通宵熬夜,而且發誓說再也不熬夜瞭,而且自己還特別清楚的知道自己這是在放屁,就像明天我要好好學習一個道理。

  也許,你現在正一個人坐在寢室裡對著電腦DOTA,手機放在鼠標旁,時刻準備著接到點名警報後,沖向隻隔瞭一條馬路的教室。

  我要告訴你,珍惜這一切吧。大膽去做自己,好好享受一切好的和不好的。

  有一天你會發現,有課上比沒課上好,要是能重新聽一輪專業課很贊。

  有一天你會發現,這年的情人節成瞭你的光棍節,你的那些姑娘都挽著別人的胳膊,走在步行街吃棉花糖。

  有一天你會發現,食堂的飯菜真是便宜又不錯。以後每天花在吃飯上的錢要多很多,而肚子卻飽的緩慢。而且你會不停的和你爸媽說,我有錢,甭操心。

  有一天你會發現,通宵的那些時光回想起來是那麼的有激情和年輕,就像幾個人邊吃泡面邊碰二鍋頭的那個冬天一樣。想到那你心有餘而力不足的心臟,就會勃起幾秒然後瞬間軟趴趴。

  有一天你會發現,在保證不會因為平時成績掛科的前提下,逃課就逃瞭,被點名就被點瞭,這是事情正常的發展規律,我選擇逃課,我就享受這個過程。如果逃課還要擔心被點名,就不如不逃。而且那一天你會發現,你無課可逃。

  那一天,你大四瞭。

  這一年的剛開始幾天,你還是重復著原來的日子,上幾節不疼不癢的專業選修課。

  隻不過是老師講課的時候越扯越遠,每次都仿佛在說:孩子們,來,我們談談人生吧。

  隻不過是整天對著電腦,而越來越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對著一個網頁不停刷新。

  隻不過還是和大一大二大三一樣,每天出門才精心打扮一下,否則都是過著自我隔離的生活。照一眼鏡子,馬上想掏出個鋼鏰兒說,哪來的要飯的?!

  但是,突然有那麼一天。

  你拿到瞭你四年的成績單,看著上面的數字,想起很多小抄和很多的緊張場面,抑或是無數個奮鬥突擊的夜晚。

  突然有那麼一天。

  你發現你身邊的人開始西裝革履打領帶,還經常在尿尿的時候從洗手間裡傳來他自我介紹的聲音。一開始隨著“嘩”的沖水聲,他就會說一句自我介紹完畢。後來,他會在嘩後2分鐘才說那句介紹完畢。

  突然有那麼一天。

  你的上鋪簽瞭工作,你的賣身契還呆在老師的辦公室沒有領取。

  突然有那麼一天。

  得知第二天就會有你向往的單位來瞭,可是你丫簡歷都還沒做。

  於是,一切都變瞭。

  你不停的忙著自己的簡歷制作。

  模板有很多,別人做的都不錯,慢慢來吧。

  你照瞭一張免冠照。

  盡量把自己照的成熟老練,而且還要有那麼點活力。

  你審視著那照片,嗯,用人單位應該喜歡我這個樣子,不行,我得把這個痘痘P掉。

  你開始回想自己四年都有哪些收獲。

  掛瞭五六門課、談瞭仨女朋友、踢碎過一張宿舍門、喝過三百來瓶哈啤……

  你開始回想自己四年都拿過哪些獎狀,翻箱倒櫃的想要拿去掃描。

  可是除瞭一張寢室設計大賽最佳創意獎外,你沒有任何獎狀,那個獎還是因為你把你的寢室變成瞭汶川地震現場。

  而旁人的獎學金證書、優秀學生幹部、優秀團員優秀團幹、征文比賽一等獎讓你開始反思。你以前的那些不屑和嘲笑。當別人在參加各種活動的時候,我在幹嘛。

  你開始編寫自己的英語水平,良好。因為你還沒有通過四級。

  總算是搞出瞭一份看起來不錯的簡歷。盡管上面到處都是鬼才相信的假話。

  打印的時候,你發現,媽的原來一份簡歷這麼貴,找不到工作我就開一打印社。

  接下來的日子裡,你空虛和茫然。

  考試也根本不會讓你產生緊張的情緒。下午5點考是吧,好,呢我3點開始預習。老師也會在監考的過程中,突然就變成瞭一個,然後剩下的一個會電話鈴突然響起,走出去,不忘瞭合好門,然後接電話。其實事情的真相往往是,那電話是先出去瞭的那個監考老師打來的。

  這一年的大多數時間裡,你都在問自己關於方向、未來、發展、待遇等等這些你以前漠不關心的字眼。

  你有時候會覺得自己很牛逼,因為你的上鋪由於英語不好被拒絕,而你過瞭四級。你有時候會覺得自己很卑微,因為你的對鋪過瞭六級。

  你參加一場場招聘會。把自己打扮的倍兒精神。早上起來恨不得對著鏡子亮亮嗓兒,因為你今天一天的主要內容就是忽悠人。

  你看遍瞭人間冷暖。有的用人單位微笑著拒絕你,有的用人單位臭著臉打擊你。結果都是一樣的,其實過程的滋味也都相同。

  你開始後悔自己沒有學好專業知識。

  旁邊一些更牛叉的大學的人,對專業提問都倒答如流。你卻在那很尷尬的說,正著答誰會啊,我有點忘瞭,您提醒一下,我回去再看看,有這個詞麼?那一刻你覺得你丟的不隻是你自己的臉,還會覺得更丟學校的臉。那一刻你覺得自己特別慫特別衰。

  見到你的學弟學妹,你語重心長的說:要學好專業課啊!

  他們微笑著、帶著一副必勝的表情說:知道的!謝謝學長提醒,我一定好好學。

  就像你當年的樣子。

  你可以看到你的音符,從他們的左耳朵進去又從右邊飄出來的樣子。

  如果真的可以,你一定好好的把專業知識學好。不論身邊的人是否同你一樣。

  大四的這一年,你知道瞭:沒有如果。

  考研的人看著找工作的人,覺得自己焦躁。

  找工作的人,羨慕考研的人有目標。

  大學裡,腿會感到抽筋的時刻有三個。

  第一個是大一軍訓站軍姿。那時候的你像一個剛剛脫離襁褓的嬰兒,哪吃的瞭那苦?心想著要是讓我老媽看著教官對我這麼苛刻,我媽非撓丫一臉土豆絲兒。

  第二個是大二大三踢足球。每天都懶惰的不行,突然運動一次還真感到體力不支,但是你永遠記得在球場上和你並肩戰鬥的隊友們。你沒想過有一天你們就各奔東西,同是天涯淪落人,相識卻不再相逢。

  第三個是大四,站在招聘會、雙選會的冗長隊伍裡。一站興許就是兩三個小時。你翹首等待,覺得給我個舞臺,嗨,您就瞧好吧。同時心裡嘀咕著,這一打群架或者排隊,就看出來計劃生育的必要性瞭。即使你從前再自命不凡,到瞭這個時候,沒有社會資源人事關系,你就知道,咱都是一凡人,什麼事都得腳踏實地不能好高騖遠,要不就煩人瞭。

  這一年你會輾轉很多地方。外地的一些城市,你風塵仆仆的趕過去,招聘會後你又馬上趕往下一個城市。隻為瞭給自己多些機會和選擇。

  你沒有心境、時間和瑪尼在這些城市裡觀光逗留。

  別的同學問起你,某某這個城市怎麼樣?

  你隻能回答一句:火車站不錯,公交車比較擠。

  在那些陌生的城市裡,你蜷縮在某個高校邊上的廉價小旅館的被窩裡,瑟瑟發抖地捧著一疊專業知識資料臨陣磨槍。主變壓器的主保護是瓦斯保護和縱聯差動保護,後備保護是過電流保護……

  隔壁是急促的叫床聲,那屬於大一大二大三的孩子。

  你沒有心煩意亂,你在背著接地距離保護測量的參數是什麼。

  回到自己學校所在的城市,看著那個熟悉的火車站,總是覺得,雖然罵瞭這麼多年這個地方瞭,但是還是這親切,這裡才是另一個傢。想想馬上就要離開這個生活瞭四年的城市,難免有些傷感。誰知道下次踏上這裡的月臺是什麼時候去瞭呢?

  盡管我們都在說“請你一定要相信自己,一定要接受、喜歡自己的樣子,一定要讓自己變成你真心會喜歡的樣子,如果你想要做的,不是長輩所控制你的樣子,不是社會所規定你的樣子,請你一定要勇敢的為自己站出來,溫柔的推翻這個世界,然後把世界變成我們的。”

  但是你還是一樣的要面對一個殘忍的東西——現實。你特別想讓你喜歡的人看到你狂熱的樣子,但其實她們也許更喜歡看到你富有的樣子。 男人改變世界、女人改變男人的世界觀。

  你發現你沒有以前那樣敢做決定瞭,你優柔寡斷。你猜想這是因為你有瞭傢庭責任。

  但其實最主要的是:你在決定著你的人生。還記得自己曾經咬著牙告訴過自己,要找個好工作給那個不待見你的高中班主任看看麼?(www.share4tw.com)還記得要去哪個城市看那裡的日出日落麼?一旦選擇瞭,就短時間內沒法悔改。不然也是在浪費時間。

  在談及一個工作的時候,你總是關註著當地的房價,算著拿這些米,你什麼時候能買起一套小房子蝸居。

  你的理想不再是周遊世界,而是房子、車子、位子、面子。於是你自己也成瞭凡夫俗子。

  你在電話裡和媽媽隻說那些令人喜悅樂觀的事情。

  看著人間慘淡,聽著媽媽的那些鼓勵和誇贊,你覺得你是不是長大瞭一些呢?

  你想起你大一時候做過一次人生規劃,但是上面寫瞭什麼,你早忘瞭。

  無數的企業要做上百道的性格測試題,成千上萬道的性格測試題讓你越來越不瞭解自己的性格。你自己原來的樣子,那些棱角和驕傲呢?

  不管瞭,下一道是如果薪水相同,你更希望自己做:A.工程師。B.攝影師。你一直喜歡攝影,但你要找的是電業局的工作,於是你毫不猶豫的選擇瞭A。

  你答瞭N道的智力測驗題,那些你小學時候很在行的數字規律題,答多瞭看著自己的學號都要找找個中規律。

  你開始思考人生,畏懼工作。

  畏懼孤單,畏懼離開寢室其他三個。

  畏懼走入這個未卜的社會。

  你曾經無數次的想要自己賺錢養活自己,但在那一刻你看到瞭自己的懦弱和校園生活的美好。

  你多麼想自己的弟弟妹妹們能珍惜,就算是替你。

  這就是大四,一種人生狀態。

  一無所有,沒工資,也沒有繼續悠哉的權利。

  但是,哥們兒,姑娘們,無論怎樣,都別忘瞭自己最初的理想是什麼,在哪裡。縱使現實總是和它們相差深淵甚至南轅北轍,但是我們要做的就是無限接近它,或者心裡永遠有這麼個和錢沒關系的純粹理想,能夠給你溫暖和力量。

  • 同學,我大四瞭
  • 寫給大四學生的12個忠告
  • 寫給大四畢業生的話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