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裡沒有少數服從多數

  教育裡沒有少數服從多數

  文/秦珍子

  這是11歲的琦琦第三次被“趕”出校門瞭。

  他並沒有逃課打架,或是在升旗儀式上調皮搗蛋。事實上,中小學“開除學籍”的處分早在10年前就被教育主管部門取消瞭。

  這個小男孩隻是有點兒與眾不同,他不太會說話,有時會自己跑出課堂,有時又會忽然把書扔掉。他就是人們所說的“星星的孩子”,醫學上稱之為“自閉癥”。正是這3個字紮痛瞭其他同學傢長的神經,琦琦被學校勸退瞭。那張課桌,他隻擁有瞭一個星期,但這已經是很瞭不起的紀錄。3歲時,他隻在幼兒園裡待瞭一個上午。6歲再次入托時,老師“忍”瞭他3天。

  天空能容納放射獨特光芒的星星,但在一群講文明、懂禮貌的孩子中間,一個經常尿濕褲子、會在午休時叫喊的孩子會立刻引起成年人的警惕,成為他們眼中的異類。

  琦琦其實不算“異類”——中國自閉癥患者數量多達164萬,全球自閉癥患者超過6700萬。

  2014年4月2日是第7個“世界自閉癥日”,藍色燈光在全世界數千座地標性建築上亮起,幾乎每個城市的電臺女主播都用甜美的嗓音為“星星的孩子”送上祝福,“關愛星星”讀詩會、“星星最美”歌詠比賽、“星爸星媽”親子活動熱鬧開鑼。

  就像無數架天文望遠鏡同時對準瞭這些天空中獨自閃爍的孤單星球,人們一邊“觀測”,一邊唏噓,拋灑愛心和眼淚。然而當這一天過去,藍燈熄滅瞭,活動結束瞭,“追星者”四散瞭,望遠鏡被收藏瞭。

  現實的情況是:因為經濟拮據,在經歷8次搬遷後,杭州一所支撐瞭11年的自閉癥兒童學校面臨關停。創辦者想把它無償交給政府,卻沒有收到任何答復;因為沒人照顧,也沒法入學,西安的一位父親不得不在開電動三輪車拉活兒時,用佈條把患有自閉癥的兒子綁在車上;因為鄰居無法接受,3年內,南京的一位母親帶著一對自閉癥雙胞胎搬瞭3次傢。

  望遠鏡裡能看見的,是他們生命的光;望遠鏡裡看不見的,是他們生命周遭的黑暗——孤獨、無助、飽受歧視、希望微茫。一年一度的關註無法解決綿延一生的困境,在中國隻有不到10%的自閉癥兒童接受過正常教育,每年隻有兩萬名患兒能得到國傢財政的補貼。

  如果一個人對你“視而不見”“充耳不聞”,即使他不是故意為之,你還會試著跟他交流,試著瞭解他,甚至喜歡他嗎?

  你可以像接受人沒有翅膀那樣,接受他的沉默,也可以像遊說異見者那樣,嘗試對他喋喋不休。(www.share4tw.com)請撤掉望遠鏡,在足夠近的地方,看一看這些孩子。他們的確有些不一樣,但他們絕不是外星人。

  在醫學專傢看來,患有自閉癥的孩子應該也有能力進入普通學校,接受“融合教育”,這是歐美和中國港臺地區近一二十年來通行的做法。

  不少被丟進人堆裡的孩子像一顆顆生機勃勃的種子,會自己長出曾經缺失的人際交往的藤蔓,有些還在繪畫、音樂和數學等領域表現出卓越的才能。

  但“融合教育”並不是簡單地把孩子扔進普通學校“混班上課”,還需要有專業知識、有經驗的老師,特別的教學設計和包容的人際環境。

  如今,對琦琦來說,最遠的距離,就是校門內外。他已經能夠艱難地念出“我要學校”,但依然沒有學校願意接納他。這當然容易理解,對他們來說,不影響大多數正常的孩子,顯然更加重要。

  但教育裡本沒有少數服從多數,每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的,而他們都有接受教育的權利。

  • 我隻是不想和大多數一樣
  • 平凡普通沒有特點,就做個愉快的大多數
  • 大多數人做的事不一定是對的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