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的代價

  成長的代價

  文/姚愛萍

  臘月二十九的晚上,到處都洋溢著春節的熱鬧氣氛。16歲的張東卻又一次和父親吵起來瞭。一氣之下,張東在枕頭下找出生母給他的300元,丟給父親一句“我出去玩下”,便離開瞭傢門。

  誰知,當天晚上,張東沒有回傢。張父以為兒子會像原來一樣,錢用完瞭就回傢,就沒往心裡去。哪知,年三十,張東還是沒有回傢。問親戚,問同學,都說不見人。後媽急瞭,硬拉著丈夫到派出所報案。這一報案,警察才告訴瞭他們一個驚人的消息,說張東因為參與搶劫,已被關進某縣看守所。

  這個消息,無異於在張東的傢人心上投下一個炸雷。

  張東是個不幸的孩子。7歲那年,父母終於以一紙離婚協議結束多年的戰爭,張東隨父。一年後,張父再婚。幸運的是,後母對張東還算關心體貼。隻是,張東認為是父親讓他失去瞭母親的疼愛。從此,他就在對父親的仇恨和對生母的思念中漸漸長大。

  上學後,張東的成績時好時壞。父親要出去打工,他回到傢就和後媽待在一起。後媽雖然可以給他做飯洗衣,但卻無法給他母親的關懷。於是,他就常常坐在窗邊向樓下望,期待某一天生母能突然出現在窗外。學校裡,他也時常孤獨而落寞地躲在教室的一角。同學叫他,他愛理不理。老師批評他,他就倔強地將頭扭向一邊,一個字不說。老師找來張父說,說張東缺乏安全感,請父母配合給予孩子傢庭的溫暖。回傢後,張父又批評瞭張東。張東則偷著跑到生母那裡去訴苦。生母不僅不配合教育兒子,反而和張東一起大罵張父。就這樣,張東在父親、生母、後母以及老師的不同教育方式之間遊走著,與父親的情感卻是越來越疏離。

  更大的變化出現在初中。正值青春期的張東,不滿父親日復一日的嘮叨說教,不滿嚴厲的班主任的高壓,對學習越來越討厭,成績也就每況愈下。罰站、寫保證、定目標、加做作業、請傢長,班主任在黔驢技窮之後,終於放棄瞭對張東考上高中的期望。這時,幾個狐朋狗友便乘虛而入,帶著張東在網吧與遊戲廳之間穿梭,甚至請他吃飯喝酒,張東感受到瞭從未有過的溫暖。

  中考,張東毫無懸念地名落孫山。

  無情的分數將張東拋進瞭職業高中的大門。也曾後悔也曾發誓加油,可是當一些有不良習慣的同學向他靠近的時候,被老師和父親冷落的他,再一次感受到的是所謂的友情。無奈,父親給他換瞭一個職高。沒過幾天,張東仍然是外甥打燈籠——照舊。半年後,張東回傢宣佈不讀書瞭。

  張父聲色俱厲,張母苦口婆心,張東絲毫不為所動。於是,張東開始瞭跌跌撞撞找工作的經歷。不停地找,不停地換。終於明白,沒學歷、沒技術的他,要找個輕松而高薪的工作是那麼地難。糾結、痛苦、無奈、迷茫。張父由傷心至無語。張東的親戚輪番上陣,無奈張東是口頭豪言壯語,轉身又我行我素。

  終於,在這一次又拿著錢出門與三個所謂的朋友玩耍時,張東居然無知地輕信瞭其中一個人去搶錢的挑唆。(www.share4tw.com)而後,四個十六七歲的少年,竟在深夜對一個行人實施瞭搶劫,且當場被巡邏的警察抓住。

  一夜之間,張父頭發白瞭不少。上網查詢,找熟人,跑看守所,請律師。半個月後,經過張父與律師的多方奔走,由於是初犯,由於是未成年人,張東終於從看守所保出。

  一出看守所的門,看見門外等候的父親,張東一下子撲上來抱住父親,眼淚婆娑。

  原來,在看守所的半個月裡,張東無助而絕望。看不到傢人,看不到同學,失去瞭自由,他以為自己這輩子就此毀掉。他連警察問父親電話他都羞於啟齒。這才導致張父報警時才知道他的情況。他恨不得從樓上跳下,恨不得自己碰到墻壁上去撞死。隻是,看守所的警察管理很嚴,他根本沒有機會去結束自己認為卑微的生命。是警察,給他講案件的嚴重性,講做人的道理,講父親給他請律師,還一次又一次地到看守所給他送東西、咨詢他的案件進展情況。

  張東終於明白,在生命的歷程中,雖然父母離婚瞭,但是父母始終如一地愛著他,始終如一地希望他快樂幸福。隻有父母,才是一輩子對自己不離不棄的人。想想自己居然聽信那些混混的話,居然跟著他們去搶劫,真是太對不起父母瞭。

  經歷這一次,張東才算真的長大瞭。隻是,這樣的成長,代價未免太過慘重。

  • 讓自己在痛苦中成長
  • 痛苦是成長的最佳燃料
  • 成長的排比句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