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事不賴我臺詞

  這事不賴我臺詞

  劉雲天:唉,我說,你不是回傢過年去瞭嗎?你跑這幹嘛來瞭?

  曹雲金:別提瞭,我這傢啊算是回不去瞭。

  劉雲天:呦,這怎麼回事啊。

  曹雲金:我母親非得讓我帶女朋友回傢過年。

  劉雲天:這不好事嗎?

  曹雲金:是好事,可是我女朋友跟我分手瞭。

  劉雲天:肯定是因為你對人傢不好人傢才跟你分手的吧。

  曹雲金:您這話還真說錯瞭,分手這事兒還真不賴我。

  劉雲天:那賴誰啊?

  曹雲金:當然賴她瞭!

  劉雲天:怎麼回事啊?

  曹雲金:您可不知道現在這女孩太鬧,動不動就不高興,過去的女人都講究個三從四德,這好時候我怎麼就沒趕上啊。

  劉雲天:哎,那不是舊社會對女性的束縛嗎。

  曹雲金:您說的那個是老的三從四德,她們現在又編瞭一個新的三從四德。

  劉雲天:呦!

  曹雲金:我覺得是對我們男性的束縛。

  劉雲天:那您給說說,三從是?

  曹雲金:從不體貼、從不溫柔、從不講理。

  劉雲天:那這四德呢?

  曹雲金:說不得、打不得、罵不得、惹不得。

  劉雲天:誒,好嘛。那活不瞭啊!

  曹雲金:而且關鍵問題是怎麼哄都不行,我一看過年瞭她不高興瞭,我趕緊得哄哄啊,我說‘親愛的,別鬧瞭,別鬧瞭行不行,’’誰鬧瞭,誰和你鬧瞭,啊,你作為一個大男人說一聲對不起不行嗎?你說一聲對不起不行瞭嗎?‘我一看人們都說這話瞭,怎趕緊表個態吧,’對不起‘你猜他說什麼?

  劉雲天:他說什麼啊?

  曹雲金:你以為一句對不起就完瞭!

  劉雲天:嗨!

  曹雲金:不是,這話都讓她說完瞭!

  劉雲天:哪有這樣的。

  曹雲金:幹脆分手得瞭!

  劉雲天:唉唉唉唉,您別動不動就分手,就說人傢這不好那不好你就沒個錯啊!

  曹雲金:我不跟您說瞭嗎,分手這事兒不賴我。

  劉雲天:哦,唉,你等會,什麼叫“這事兒不賴,我”?

  曹雲金:就是這事不賴我唄!

  劉雲天:那賴誰呀?

  曹雲金:賴她嫌棄我的地方太多。

  劉雲天:人傢嫌棄你什麼瞭?

  曹雲金:一開始嫌我長得醜。

  劉雲天:呦!

  曹雲金:我得給她解釋啊!我說親愛的,我這不叫醜,我說你沒見過醜的。

  劉雲天:啊!

  曹雲金:我見過醜的,但是沒見過你這麼醜的,乍一看挺醜,仔細一看更醜。你說這說話的嘴多損。

  劉雲天:真是!

  曹雲金:我當時就急瞭!我這不叫醜,我這叫壞,有句老話說的好!

  劉雲天:怎麼說呢!

  曹雲金:有句老話說的好,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再者說瞭,你們女人不就喜歡這種長得壞壞的男人嗎。

  劉雲天:呦!

  曹雲金:是,我們女人是喜歡這種長得壞壞的男人,但我們不喜歡長壞瞭的男人。

  劉雲天:哎呦!

  曹雲金:你說她說話太損瞭!

  劉雲天:太氣人瞭這!

  曹雲金:後來好不容易不嫌我長得醜瞭,

  劉雲天:嗯。

  曹雲金:又嫌我沒文化,跟她沒有共同語言。

  劉雲天:您可以培養一點共同的愛好。

  曹雲金:我培養瞭。

  劉雲天:哦!

  曹雲金:她喜歡看電視連續劇,我也陪著一塊看,她愛看甄嬛傳,我也跟著一塊看。

  劉雲天:多好啊!

  曹雲金:我對這甄嬛傳真有研究。

  劉雲天:是嗎?

  曹雲金:就這一個嬛字好幾個讀音。

  劉雲天:哦!

  曹雲金:又念huan,又念xuan,還念qiong,我有沒有研究?

  劉雲天:你還沒少研究呢?

  曹雲金:有研究!

  劉雲天:嗯!

  曹雲金:研究的我都不會說人話瞭。

  劉雲天:是啊!

  曹雲金:每天吃飯之前她坐好瞭我得跪在地上請她,還得用一大段的甄嬛體。

  劉雲天:唉,這怎麼說啊!

  曹雲金:我給你學學啊。

  劉雲天:您學學,我們聽聽。

  曹雲金:她坐好瞭我跪在地上。

  劉雲天:嗯!

  曹雲金:小主從來容姿秀美,俏麗非凡,近日因諸事繁雜,身子不適略顯容顏憔悴,奴才承蒙小主多年雨露恩澤,每每思之倍感惆悵,故特別進忠美味加以調理,適逢皇額娘剛剛送來番邦進貢上等之辛辣食材,奴才私心想著若是小主用來定是極好的,不知小主意下如何?

  劉雲天:唉,這什麼意思啊?

  曹雲金:我就是問她吃炸醬面還就蒜不……

  劉雲天:霍。您費這勁幹嘛。

  曹雲金:這樣不顯著我有文化嗎?

  劉雲天:有文化您得多看看書。

  曹雲金:別提看書瞭,不提看書還不來氣,一提看書鬧瞭一肚子氣。

  劉雲天:怎麼回事啊?

  曹雲金:那天我在傢看書,清朝康熙皇帝23歲的時候就豐功偉績,平三番滅鰲拜,我跟人傢怎麼比,我能不生氣嗎?接著看吧,清朝同治皇帝,23歲的時候就已經死瞭四年瞭,唉,我平衡瞭。

  劉雲天:誒,嗨。這什麼心態啊!

  曹雲金:後來啊好不容易不嫌我沒文化瞭,又嫌我別的瞭。

  劉雲天:嫌您什麼啊!

  曹雲金:又嫌我沒錢。

  劉雲天:哦,那可不應該。

  曹雲金:您說沒錢這事兒它也不賴我啊!

  劉雲天:那賴誰啊?

  曹雲金:賴我爸。

  劉雲天:誒,賴你爸像話嗎?

  曹雲金:廢話,我爸沒錢我能有錢嗎?

  劉雲天:什麼邏輯?

  曹雲金:當然賴他瞭!

  劉雲天:哦!

  曹雲金:我有一朋友,人傢他爸做生意大老板。

  劉雲天:是呀!

  曹雲金:人傢富二代什麼都不用幹就有錢。唉,人傢住那房子霍大霍大的。

  劉雲天:行行行,別在這說人傢瞭。大有什麼用啊,那叫資源浪費,現在講究什麼啊,浪費可恥,節約光榮。

  曹雲金:嗨,你說這話等於嫉妒人傢。

  劉雲天:這有什麼嫉妒的。

  曹雲金:我問問你什麼房子好?

  劉雲天:別墅。

  曹雲金:人誰還住別墅啊。現在講究的是住四合院,

  劉雲天:是呀!

  曹雲金:人傢那四合院講得幾進幾進的院曹雲金:人傢那院子七百多進。院裡好幾百趟高速公路,

  劉雲天:霍。

  曹雲金:人傢他爸爸上廁所開車去,開一半回來瞭。

  劉雲天:怎麼瞭?

  曹雲金:沒忍住。

  劉雲天:誒,嗨!

  曹雲金:唉,我跟你說。

  劉雲天:這叫什麼事啊這叫。

  曹雲金:人傢的飯碗,純金的,純金的飯碗。人傢的馬桶,純金的,純金的馬桶,你用過嗎?

  劉雲天:我怕用混瞭。

  曹雲金:那怎麼可能用混瞭呢,馬桶裡有水。

  劉雲天:我這個人愛喝湯。

  曹雲金:你說這話就等於嫉妒人傢羨慕人傢。

  劉雲天:這有什麼可羨慕的。我告訴你財富要靠自己的努力奮鬥得來的那才值得稱贊。

  曹雲金:別跟我提奮鬥,不提奮鬥還不來氣,前些日子看以電視劇連續劇叫奮鬥,可給我氣壞瞭,裡邊有一個小子叫陸濤,太氣人瞭,她老爸有幾十億的財產,他身邊有好幾個美女喜歡他,最後你猜他說什麼。

  劉雲天:說什麼?

  曹雲金:我要的不是這些。你要的不是我要的是啊。

  劉雲天:嗨,這裡有您什麼事啊?

  曹雲金:唉,我老爸有幾十億的財產我還每天坐公交車,我早買車瞭。

  劉雲天:呦。

  曹雲金:我都想好瞭,買車就買公交車。

  劉雲天:那圖什麼呀?

  曹雲金:專門走公交專線,不堵。專門停公交車站,不交停車費。等到有人上車瞭,告訴他,下去,我們這私傢車。

  劉雲天:嗨——您那別胡思亂想瞭,您應該踏踏實實的上班。

  曹雲金:上班?

  劉雲天:啊。

  曹雲金:我沒有一工作啊。

  劉雲天:您找去啊。

  曹雲金:找不著。

  劉雲天:找不著工作那還是賴您啊!

  曹雲金:找不著工作這事兒不賴我。

  劉雲天:又不賴你?

  曹雲金:當然不賴我瞭!現在找工作多難啊,好多公司不給活路,動不動就要工作經驗,唉,你說有他們這樣的嗎?

  劉雲天:哎呀,人傢也沒什麼錯。

  曹雲金:怎麼沒錯,那諸葛亮出山之前他也沒帶過兵呀,你憑什麼找我要工作經驗。

  劉雲天:你看他還急瞭。

  曹雲金:可不急瞭嗎?好多公司面試會不給活路,那面試官太可氣,那天我去一公司,都挺好,到最後那面試官出道題差點沒把我氣死,他說什麼呢,在最短的時間內讓他記住我,我一琢磨這簡單啊。

  劉雲天:啊。

  曹雲金:我走到他跟前掄圓瞭啪就是一大嘴巴。哼,你猜他記住我瞭嗎?

  劉雲天:記住瞭。

  曹雲金:記住是記住瞭,工作也沒瞭,

  劉雲天:是是,誰讓您打他瞭。

  曹雲金:趕緊找別的吧。

  劉雲天:嗯。

  曹雲金:費瞭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找著一工作在一傢外貿公司一個月給三千塊錢。

  劉雲天:那可以。

  曹雲金:錢不錢的沒關系,公司還算正規,

  劉雲天:那就行。

  曹雲金:這就行唄。

  劉雲天:嗯。

  曹雲金:堅持上班,努力掙錢,一個月下來一分錢沒拿著,還給人兩千,

  劉雲天:唉,這怎麼回事啊?

  曹雲金:公司有規定,上班不允許遲到,遲到一次罰二百,

  劉雲天:您幹嘛非得遲到啊!

  曹雲金:遲到這事兒不賴我啊!

  劉雲天:又不賴你?

  曹雲金:公司在東北六環,我們傢住西南五環,每天上班跟取經一樣,十萬八千裡路。

  劉雲天:是。

  曹雲金:而且堵車太嚴重,現在這大城市堵車多嚴重啊,早高峰是早六點到晚十二點。

  劉雲天:一天那。

  曹雲金:你忘瞭那句名言瞭嗎?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是你在五環我也在五環…

  劉雲天:唉,行行行。你那別跟著感慨瞭行嗎?還是因為您起得晚,

  曹雲金:不是因為我起得晚,是因為我住的遠,

  劉雲天:哦?

  曹雲金:我為什麼住的遠?

  劉雲天:為什麼?

  曹雲金:這事兒它也不賴我。

  劉雲天:怎麼又不賴你呢?

  曹雲金:市裡房價多貴啊!這開發商賣房動不動就五六萬一平米,我哪兒買得起啊?

  劉雲天:啊,是。哼,那這樣這房啊怎不買瞭。

  曹雲金:不買房我掙得那點錢也不夠花啊!現在物價多貴啊,去超市隨便吧買點東西就得好幾百塊,想吃點好的更貴,那天我上超市,想買條鱸魚吃,我一瞧這活的鱸魚三十塊錢一斤,這也太貴瞭啊!

  劉雲天:至於使那麼大勁嗎?

  曹雲金:你別說也有便宜的。

  劉雲天:便宜的呢?

  曹雲金:死的便宜。

  劉雲天:這個。

  曹雲金:十五塊錢一斤。

  劉雲天:合適。

  曹雲金:可是死的又不新鮮。活的又太貴。我就這麼糾結的活著啊。

  劉雲天:多難受啊!

  曹雲金:你說這可怎麼辦呢?我一琢磨有註意瞭。

  劉雲天:什麼主意?

  曹雲金:我等會。

  劉雲天:等會。曹雲金:我等這魚死,這魚要是剛死,我就買回去,他是既便宜又新鮮,我就擱這等著吧。

  劉雲天:好等吧。

  曹雲金:我就擱著等死。

  劉雲天:唉,對唉,您等會吧,您等死像話嗎,等魚死。

  曹雲金:我就在這等魚死。

  劉雲天:唉!

  曹雲金:等瞭仨小時一條魚也沒死,我等不瞭瞭,我怕我耗不過他啊。

  劉雲天:哎呦,不至於。

  曹雲金:怎麼辦呢?我一伸手我把那抄子抄起來,我擱那魚缸裡霍洛。

  劉雲天:找找。

  曹雲金:怎麼沒有死魚呢?怎麼沒有死魚呢?沒有死魚。沒有死魚。沒有死魚。我這一敲啊旁邊服務員實在看不下去瞭,先生這打昏的可不算啊。

  劉雲天:霍——您可太缺德瞭。

  曹雲金:那沒辦法啊,誰讓我這份工作掙得少呢?

  劉雲天:那您可以換一份工作啊。

  曹雲金:說的也太簡單瞭,我估計我這輩子找不著好工作瞭。

  劉雲天:你這個人啊,就是對自己一點自信也沒有。

  曹雲金:我是沒自信。但沒自信這事兒它不賴我!

  劉雲天:哦,又不賴你?

  曹雲金:我小時候受過挫折。

  劉雲天:什麼挫折啊?

  曹雲金:我小時後特別聰明,父母對我期望也特別高,這叫望子成龍。

  劉雲天:對。

  曹雲金:於是我父親給我報瞭奧數的興趣班,可是我呢不想去,我就問他,爸爸爸爸什麼是奧數啊?我爸爸就騙我,奧數就是打打乒乓球,遊遊泳什麼的,我還真信他瞭。

  劉雲天:嗯。

  曹雲金:第一天上課我穿著泳褲就去瞭。

  劉雲天:啊。

  曹雲金:全班同學笑瞭我半年。

  劉雲天:沒法不笑。

  曹雲金:導致我後來學習成績一直就上不去。

  劉雲天:唉,不不不不不,您等會兒,學習成績不好跟這沒關系,是因為您沒好好學習。

  曹雲金:我跟你說學習成績不好這事兒不賴我。

  劉雲天:不賴我。

  曹雲金:唉,你也會瞭。

  劉雲天:廢話。

  曹雲金:我跟你說就是不賴我。

  劉雲天:怎麼不賴你瞭?

  曹雲金:賴我們那老師。

  劉雲天:老師怎麼瞭?

  曹雲金:老師不好好教。

  劉雲天:呦。

  曹雲金:尤其是我們那生物老師。

  劉雲天:啊。

  曹雲金:太可氣瞭!

  劉雲天:您講講。

  曹雲金:考試不好好考,她弄瞭一鳥,你讓我們答吧,什麼棲息地。什麼品種,叫什麼名字不完瞭嗎,不行,他得加大難度,她弄一佈袋,把這鳥套上,把鳥腿露出來,猜這什麼鳥,那不廢話嗎,我把褲腿卷起來你知道我是誰啊!

  劉雲天:嗨。

  曹雲金:學習成績不好,找不著好工作,女朋友跟我分手瞭,傢也回不去瞭,我覺的這些事都不賴我。

  劉雲天:行行行——不賴你,我看都賴你。這麼大人瞭就會說一句這事兒兒不賴我。這叫逃避責任你知道嗎?年輕輕的幹嘛總是抱怨別人抱怨社會,眼饞那些歪門邪道,沒有愛情可以去追求愛情,沒有機遇可以去創造機遇,有瞭工作你得踏實肯幹,不要異想天開把責任都推給別人,要想改變你的人生全都靠你自己…

  曹雲金:這說的還真有道理,聽君一席話是勝讀十年書,我不能再說空話,我不能再說大話,空談隻會誤國。實幹才能興邦。聽您的話從現在開始我要開始我新的人生瞭。

  劉雲天:好。

  曹雲金:唉,但是我要聽您的話我還是不成您也不能說我。

  劉雲天:怎麼的呢?

  曹雲金:因為這事兒,不賴我。(結束)

  • 經典小品臺詞
  • 重慶森林經典臺詞
  • 風雨哈佛路經典臺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