荊軻刺秦王小品臺詞

  荊軻刺秦王小品臺詞

  荊軻刺秦王(多幕劇)
  時間:戰國末期——即公元前227年(秦統一六國前六年)秋。
  地點:燕國京都薊城和秦國都城咸陽。
  人物:
  太子丹——燕王喜之子,曾做為人質出使趙國和秦國,因不忍秦王的侮辱而逃回燕國。
  鞠武——太子丹的老師。
  樊於期——秦國將領,因得罪瞭秦王而逃到燕國。
  荊軻——衛國人,善於擊劍、唱歌,為反抗秦國吞並諸侯而周遊列國。
  高漸離——燕國人,以宰狗為業,擅長擊築(即古箏之類的弦琴)。
  秦舞陽——年僅15歲,善於擊劍,因年齡小而略顯怯懦。
  秦王——嬴政,後為秦始皇。
  蒙嘉——秦王的寵臣,官拜中庶子(即在朝中管理車馬的小官人)。
  夏無且——秦王的侍醫。
  燕國、秦國文武官員、隨從若幹人。

  第一幕

  太子丹正廳,太子丹正與老師鞠武議事。

  太子丹:(嘆氣)自我從秦國回來後,嬴政的氣焰更囂張瞭,天天出兵山東,攻打齊、楚和三晉,像蠶吃桑葉一樣,逐漸侵吞各國。眼下戰火將及燕國,身為太子我卻毫無辦法。

  鞠武:殿下,嬴政暴虐,隻顧滿足吞並天下的野心,不知害瞭多少百姓。但秦國的實力委實強大,它的土地遍天下,(拿地圖鋪在桌上,以手指之)背面有甘泉、谷口堅固先要的地勢,南面有涇河、溈水流域肥沃的土地,據有富饒的八郡、漢中地區,右邊有隴、蜀崇山峻嶺為屏障,左邊有函谷關做要塞。他們人口眾多而且士兵訓練有素,武器裝備綽綽有餘。如果秦國來攻打燕國,恐怕……



  太子丹:所以我們不能坐以待斃……

  鞠武:但如果主動出擊,我們幾乎沒有勝算。他們的地形易守難攻。如果隱忍一下說不定還會有變數。

  太子丹:(怒)忍,忍可以解決問題嗎?秦如虎豺,他早晚會毀瞭燕國。

  隨從報有人求見,樊於期上,身長八尺,留密髯,百姓打扮,臉上帶有因長途跋涉留下的憔悴,但仍可以看出此人氣質非凡。他一進廳就跪倒在地,作揖狀。

  樊於期:太子丹救我!

  太子丹:(驚訝,納悶)閣下是……

  樊於期:(抬頭)太子丹不記得在下瞭嗎?

  太子丹:(恍悟,驚訝,慌忙上前扶起)樊將軍!快快請起,你怎麼如此打扮?

  樊於期:(嘆氣)因我一次戰鬥失利,秦王便要賜死我,適我在外有人及時通知瞭我,我才得以逃出,但我的父母傢人都已經……咳!

  太子丹:(憤怒,以掌擊桌子)真豈有此理,樊將軍鞍前馬後,兢兢業業,衷心為秦國立下瞭不少功勞,僅一次失利,便要誅族。(鞠武以目示意太子丹,太子丹不加理會)將軍不用擔心,你就暫住在燕國。

  樊於期:(跪地,叩頭)我得罪瞭秦王,眼下的形勢已是窮途末路,我曾投奔多處,都因懼怕秦王而拒絕收留我。殿下今日救命之恩,樊於期永生難忘,我願終生為太子效命。

  太子丹:(扶起)將軍不用多禮,想當初我在秦國作人質時,秦王不顧和我在趙國的情誼,反過來三番五次的侮辱我,樊將軍卻待我如己。現在將軍有難,我怎能袖手旁觀。將軍沿途勞累,請早歇息。(對外)來人,帶樊將軍去上房休息。

  樊於期謝禮,由仆人領下。

  鞠武:(急切)哎呀,殿下,你這不是把肉放在餓虎經過的路上嗎?秦王本就有意找燕國的茬,現在你收留瞭得罪他的人,他必然要來進攻。這場禍患一定不可挽救,就算管仲、晏嬰也不能為您出謀劃策瞭呀!你不如把樊將軍送到匈奴去,讓秦國好沒有攻打燕國的借口。

  太子丹:(憤怒)老師,您還不明白嗎?就算我不收留樊於期,秦國一樣回來攻打燕國。我最瞭解嬴政的野心。何況樊將軍和我在秦國時就是摯友,我怎能拋棄我的朋友呢?

  鞠武:(嘆息)事已至此,多說無用,現在隻有請您向西與三晉結盟,向南聯絡齊、楚,向北與單於和好,這樣便有可能抵擋住秦國。

  太子丹:(眼望門外開闊處,嘆息)恐怕沒有那麼多時間瞭。

  第二幕

  燕國街市,太子丹因心情煩悶獨自於街市一酒樓上飲酒。酒樓臨街,太子丹坐的位置可以看到街市。荊軻與高漸離在街上飲酒、歌唱,高漸離擊築。荊軻一手拿酒壺,搖搖晃晃,跟著築擊的節奏旁若無人的歌唱,街上的人都以目側視之,避開他,改道而行。

  荊軻:大風起兮雲飛揚,壯士豪歌兮訴衷腸:

  心懷天下兮志高遠,壯志未酬兮奈淒涼,

  世無伯樂兮知己難求,英雄舞劍兮我心茫茫。

  唱罷,仰天大笑,既而有泣聲。高漸離停止擊築,扶著荊軻的背也自嘆息。太子丹在樓上聽得歌聲不凡,看荊軻形容偉岸,便下樓志荊軻面前。

  太子丹:(作揖)聽壯士歌豪情萬丈,不知可否上酒樓與在下一敘。

  荊軻:(豪爽地)既然欣賞我的歌,就算朋友,走,喝他個一醉方休。高兄,走!

  一人走來,抓住高漸離。

  那人:漸離,還不快回去賣肉,你娘忙不過來瞭!

  高漸離:二位失陪瞭。

  說完匆匆離去。

  荊軻:(笑)他是我兄弟,賣狗肉為生,擊築的高手。走,咱倆去喝。

  二人至酒樓上,太子丹親為荊軻斟酒。

  太子丹:還不知壯士高姓大名。

  荊軻:在下荊軻,本是衛國人,來燕國已有幾月。

  太子丹:是否都呼為荊卿者?

  荊軻:正是在下,不知閣下貴姓?

  太子丹:(掩飾)在下燕丹,燕國人,傢住城外。剛聽壯士歌中似有不平意。

  荊軻:(將杯中酒一飲而盡)哎,我生於衛國,無甚愛好,隻愛擊劍、無事飲酒,也略讀些書。本想得到衛元君的賞識,有一番作為,不想卻被忽視。秦國攻打衛國,傢不傢,國不國,我隻好到處漫遊。到瞭邯鄲,與魯勾踐搏戲,卻因路數發生爭執,遭他怒斥,我不想做無用爭執傷瞭和氣,就走他處,不想卻招來非議,說我怕瞭魯勾踐。真是偏見,偏見!當下秦國暴虐,害得民不聊生,我卻找不到一個知己來訴說衷腸,做一番轟轟列列的事業,也不能為天下百姓做什麼,真是慚愧,慚愧呀!

  太子丹:(大喜)真壯士也,真英雄也!

  荊軻:(冷笑)英雄?我算什麼英雄?喝酒的英雄吧!來喝!

  荊軻狂飲,太子丹勸不住,終醉倒。

  第三幕

  太子府後花園,荊軻醒來,聽花園中有擊劍聲,遂入而觀之。太子丹與樊於期對決正酣。

  荊軻:(忍不住)好劍法!

  太子丹與樊於期停舞,太子丹上前。

  太子丹:荊卿,你醒瞭,昨天你喝醉瞭,我隻好將你扶到瞭我傢。

  荊軻:慚愧,酒後有失禮之處忘見諒。

  樊於期:太子,這位是……

  荊軻:(吃瞭一驚)太子?您是燕太子丹?(回想狀)噢,燕丹。(趕忙作揖)荊軻不知是太子,請太子見諒。

  太子丹:(扶住)不用多禮。我不便當時就說出身份,忘壯士見諒。我來介紹這位原是秦國大將樊於期,樊將軍。這位是我新結識的英雄荊軻,原是衛國人。

  荊軻:噢,樊將軍,聽說嬴政要以黃金千金、封邑萬戶來購求樊將軍的首級,早就聽說你到瞭燕國,果然。

  樊於期:正是,多虧太子丹收留,卻也給太子惹瞭麻煩。

  太子丹:這有什麼,樊將軍是個大義英勇的人,嬴政卻因小小的失利容不下他。我最瞭解嬴政,當年我在趙國作人質的時候,他也在趙國,那時他還不曾暴露兇殘的本性,我倆還是好友。他當瞭秦王之後,我又去秦國作人質,剛開始還待我無甚異樣,但隨著權力的膨脹,野心也跟著膨脹。他早就有吞並諸侯的想法,還多次因我是人質而侮辱於我。我不能忍受才回到瞭薊城。現在他連連出兵,侵吞各國,害得民不聊生,眼看就要打到燕國邊境,哎,我卻對此一籌莫展。

  荊軻:(跪下)看的出太子是個大義之人,我荊軻自離開衛國後就為瞭反抗秦國吞並諸侯而周遊列國,他們大都因為懼怕秦王而采取保守的態度。今聞太子言語,有意反抗秦國,我荊軻願意追隨太子,幹一番大事。

  樊於期:(跪)我的命都是太子的,樊於期甘願鞍前馬後聽太子調遣。

  太子丹:(上前,扶起二人,誠懇的)若得二位相助,真是幸事。你們都先住在太子府,與我共議大事。

  荊、樊:是。

  第四幕

  荊軻獨自於太子府花園一聽上飲酒、嘆息,高漸離後背著築,一手拿狗肉,一手提酒壺上。荊軻沒註意。

  高漸離:老弟,為何一個人喝悶酒。

  荊軻:(驚起,拍高肩)高兄,你怎麼來瞭?

  高漸離:我聽說你被太子留在瞭府中,今天就來看看你,怎麼不歡迎?

  荊軻:高兄,哪裡話。來,坐。

  高漸離:(看桌上酒)怎麼,一個人喝悶酒呢,被太子丹賞識可是難得,你還有什麼不順心的?

  荊軻:咳,你有所不知,近來秦國大將王翦已經攻破瞭趙國,並且將趙國的大片土地俱歸秦國所有。太子丹因收留樊於期而激怒瞭嬴政,他很快就會派兵北上,進犯燕國邊境。太子日夜煩憂,我也不能想出應敵之策。

  高漸離:(將狗肉擺上,到酒)我也聽說瞭此事,直到你這幾天一定很發愁,所以才跑來給你解解悶,來,不用愁,喝。

  半酣,高漸離擊築,荊軻操起劍,在亭子下空地處舞瞭起來,並伴著築的節奏歌唱。時值秋天,劍舞處樹葉飄落。

  荊軻:秋風蕭瑟兮木葉落,

  戰事連連兮遍烽火,

  君主煩憂兮客添愁,

  拔劍四顧兮心茫然。

  荊軻舞至一半忽然停下,奔至高前大叫。

  荊軻:高兄,我想到一個辦法!

  高漸離:(停止擊築)什麼辦法?

  荊軻:(不答,激動,臉色即而轉凝重,忘園中遠處)也隻有這個辦法,我要博一搏。

  高漸離:(預測帶什麼)莫非……

  荊軻:士為知己者死。

  第五幕

  太子丹正廳,荊軻從外面突然闖入。

  荊軻:太子殿下!

  太子丹:荊卿,何事,如此匆忙?

  荊軻:我想到一個破秦之法。

  太子丹:(大喜)何法可破?

  荊軻:我想向太子借兩樣東西。

  太子丹:若可破秦,十件東西也借給你,不知你要的是什麼?

  荊軻:第一件,燕國督亢之地的地圖。

  太子丹:(大驚,氣憤)你,你竟然要割地求和解,算我看錯瞭你。

  荊軻:殿下,並非如此。我隻是假意獻圖。

  太子丹:(狐疑)假意?

  荊軻:沒錯,秦國來勢洶洶,裝備精良,加上王翦驍勇善戰,若他們攻來,則如以石擊卵。要擒賊就要先擒王,如果……

  太子丹:(吃驚)難道……

  荊軻:沒錯,我要去刺殺嬴政。但隻是地圖還不足以取得他的信任,我想向太子要第二件東西。

  太子丹:(感動)什麼東西?要我的命都可以。

  荊軻:不用殿下的命,(停頓)我要樊於期將軍的人

  • 經典小品臺詞
  • 阿飛正傳經典臺詞
  • 王傢衛電影經典臺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