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黑社會臺詞

  我是黑社會臺詞

  郭:感謝朋友們,看見你們我打心裡邊痛快。這個演員大夥都知道,驢謙。在相聲界

  於:不不不,於謙。

  郭:於。

  於:哎,對瞭,

  郭:馬戶於嘛。

  於:還是驢啊這個。馬戶還念驢。

  郭:哪個?

  於:於呀,幹勾於呀。

  郭:幹勾於呀幹勾驢啊?

  於:沒有驢,這裡頭。

  郭:於謙,於老師,觀眾很喜歡。走到街上,說相聲的哎,有叫不上名字的,姓於,於,他就站住瞭。

  於:我還真聽話啊,還站住瞭。

  郭:觀眾喜歡嘛。

  於:那也沒有當牲口那麼叫的。

  郭:我也喜歡您哪,所有的舞臺上的藝術,我都愛。

  於:啊您喜歡藝術。

  郭:我當然,好多東西你做的瞭專業?這不一定。擋不住我喜歡。

  於:這是愛好。

  郭:長笛兒,

  於:喜歡笛子?

  郭:我吹過笛子。當當當當當當當當當當(步步高音樂聲),

  於:是笛子曲子嗎?

  郭:愛這個,我跟我媳婦兒說瞭,我死那天,把這笛子跟我一塊兒埋瞭。

  於:您就這麼愛啊?

  郭:愛這個。

  於:到頭瞭。

  郭:嗩吶,當當當當當當當當當當(步步高音樂聲),我跟我媳婦兒說瞭,我死那天,一塊兒給我埋瞭於:啊。

  郭:二胡,

  於:這都是民樂啊。

  郭:當當當當當當當當當當(步步高音樂聲),我死,一塊兒埋。我回頭看見編鐘瞭,當當當當當當當當當。

  於:這多鬧得亨啊,

  郭:我媳婦說瞭,國傢好容易刨出來的。

  於:折騰編鐘。

  郭:我有的時候特別佩服人傢樂隊阿,一個小笛子,一個小樂器,能讓大夥兒高興,哎呀瞭不起啊,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人人都想有成績,給社會帶來歡樂。

  於:作貢獻嘛。

  郭:造福人民。我怎麼就不行呢?

  於:您也可以造福人民啊,

  郭:哪行哪業都對老百姓有益,走在街上,我在這站著吧,三教九流,男女老少,不管什麼行業的,他的工作對這個社會就有益處。哪怕說一個趕大車送菜的,打郊區來四脖子汗流趕一大車拉著一千斤白菜,牲口跑著拿大鞭子,多累啊,啪,駕駕駕!WOWOWO他累不累,但他很快樂。你看著很枯燥阿,這有什麼,駕駕駕!WOWOWO

  於:就是趕車嘛。

  郭:你沒有他咱們怎麼吃菜啊?

  於:沒人送。

  郭:我看著我佩服得不得瞭。我就想誇兩句。誰是我兒子?

  於:他說?

  郭:WOWOWO。哎呀,給人民帶來快樂。

  於:誰給誰帶來快樂呀?

  郭:最起碼我快樂瞭很多。誰是我孫子?WOWOWO。哎呀!呵!

  於:這位也不長記性。

  郭:誰是王八?

  於:他說什麼呀?

  郭:拎著鞭子過來瞭。

  於:要抽你那是。

  郭:他又不厚道的一面兒。

  於:這也不是誰不厚道。

  郭:但是我已經很快樂瞭。

  於:占便宜瞭嘛。

  郭:樂得我牙都快碎瞭。

  於:什麼人性阿?

  郭:美死我瞭。慶祝一下吧。

  於:這還慶祝?

  郭:買二斤螃蟹。秋高氣爽正是河蟹肥的時候。來二斤,揀那大個兒挑。拎著這50多個螃蟹回傢。

  於:二斤螃蟹約50多個呀?多大個兒螃蟹呀?

  郭:(比劃)這麼大吧。

  於:您倒不怕當5分錢給花瞭?

  郭:你見過團臍的5分?

  於:虧瞭您還能看出團臍來啊?

  郭:棋子兒蟹嘛。

  於:哪兒有棋子兒蟹啊?

  郭:圍棋蟹嘛。

  於:瞎起名字這就。

  郭:拿傢去上鍋蒸,跟我爸爸坐一塊兒,吃,敞開瞭吃,您這飯量來四個沒問題。

  於:啊?餓吐血瞭都。

  郭:老頭兒也高興,(喝酒、包蟹)

  於:你爸爸這是包螃蟹呢還是克毛豆呢?吃螃蟹有這動作的嗎?

  郭:細致嘛,慢工出巧活兒嘛。

  於:不細致怎麼出肉啊?

  郭:老頭一邊兒吃,我就煩他這個。破嘴,得得得得得,你也幹點兒正事兒,你說你混成這樣一天到晚的連個正形都沒有,你瞧瞧人傢,開車的買大樓房的,你看看你,你一無所有,你腳下的地在抖,你身邊的水在流,你的手在顫抖,心中的淚在流。

  於:你爸爸姓崔?

  郭:你爸爸叫健!討厭,我爸爸說我呢。

  於:說你別唱歌詞啊。

  郭:(轉向於謙)聽話,爸爸說你都是為瞭你好。

  於:你沖那邊兒說去!

  郭:(轉向外邊)我說爸爸您別生氣啊。

  於:呵,這時候轉過來吧!

  郭:很三俗嘛你。我說您說這個幹什麼啊,我不混得挺好嗎?別廢話,我還不知道你嗎?沾酒就醉,見世則迷,遇財起意,提筆忘字。你就一個優點,一瞧見大娘們眼就變數碼的瞭。快吃快吃,哪這麼些話啊,我就這樣,怎麼著吧?你就不聽話吧!小兔崽子!我說爸爸您可別說這個阿,千萬別說孩子是小兔崽子,從遺傳學說對傢長不利。我爸爸急瞭,擼胳膊挽袖子,老娘跟你拼瞭!

  於:母兔子還是?

  郭:哎?

  於:打架有說這詞兒的嗎?

  郭:我爸好詼諧,

  於:這時候開什麼玩笑阿。

  郭:小玩XUE嗎。

  於:你爸爸太沒溜瞭。

  郭:啊?我爸爸沒溜?你還沒見過我大爺呢。

  於:更沒溜阿。

  郭:我大爺不光沒溜,人緣還不好。在天安門那兒打死就地埋瞭15年沒人問。他一天到晚沒正形,打架去,出去打架給人平事兒去。拿菜刀砍人傢,偷人蘋果,什麼都幹過。

  於:整個一流氓。

  郭:我勸過他,大爺您別這樣。管我?你管我?我是道上的,以後你有事大爺給你平。我這一輩子活開瞭,我這樣很快樂。知道嗎?你別老往上看,有事往下看。

  於:怎麼往下看啊?

  郭:往下看你會活得很快樂。我想瞭想,他說的有道理。人活著就是這樣,你老往上看,你好不瞭。往下瞧。你做買賣你賠錢瞭?那還有跳樓的呢。跟他比你很快樂。對不對?

  於:我沒跳樓。

  郭:你這兒生一閨女你恨得慌,那還有沒孩子的呢。

  於:奧,對對對。

  郭:你這兒失業瞭,那兒還有失身的呢。

  於:這沒可比性知道嗎?

  郭:你媳婦不要你瞭,她也沒要我呀。

  於:去!跟你有什麼關系呀?

  郭:我一想有道理,可是大爺我要跟您一塊學,這缺點德,鬼神的我心裡受不得。孩子別信那個。人幹點好事總想讓鬼神知道,幹點壞事總以為鬼神不知道。我們太讓鬼為難啦。痛痛快快的,該怎麼著怎麼著吧。我一想有道理啊,目前來看吧我這輩子要說當個總統夠嗆。

  於:甭夠嗆瞭,壓根兒就沒戲。

  郭:我也是這麼認為的,那我就不如我跟我大爺一塊,我們走上另一條道路。

  於:什麼道路啊?

  郭:你看,你非擠兌我說出來。我不能說我怕他們知道瞭逮我。(大聲:我是黑社會的。)我可不能說啊。

  於:還不說哪?您都嚷出來啦。

  郭:我們這組(一聲)織你知道嗎?

  於:還組(一聲)織?

  郭:看過電影《古惑仔》嗎?看過吧?對對,我們就一塊的。香港那黑社會洪興社知道嗎?我就洪興的。不過我們不是總部,我們是分社的。我牛欄山的。

  於:二鍋頭,二鍋頭兩瓶。

  郭:我們那個組(一聲)織,你以後有事你得用著我呀。

  於:我有什麼事兒能用著您哪?

  郭:黑社會的。你看我穿的多黑。

  於:我這也是黑的。

  郭:你是我照的。

  於:沒有那麼大反勁兒。

  郭:你有事你保不齊就得求我。

  於:我能有什麼事求你?

  郭:你萬事不求人?你們傢就沒事?我舉個例子吧,哎,你們傢什麼事兒呢?嫂子吧,嫂子不舒服。你媳婦兒,前列腺犯瞭。跟王大爺那一樣。

  於:哪兒有王大爺啊?

  郭:解不出手來。

  於:沒有啊,女的沒有這病。

  郭:沒有啊?腿壞瞭吧,腿壞瞭,大夫給你接,接反瞭。倆磕膝蓋沖後。上街,哎呀,(比劃狗跑)

  於:狗啊是怎麼著?磕膝蓋沖後是狗知道嗎?

  郭:醫療事故嘛。

  於:事故那叫。

  郭:我給你平事去,我讓那個大夫他們傢天天換玻璃。

  於:砸人玻璃去?

  郭:扔大糞也行啊。不過那得單加錢啊,

  於:為什麼?

  郭:那當然瞭,你想啊,你抓磚頭和抓糞感覺不一樣。

  於:哎呀,您這黑社會還真夠臟的,我告訴您吧。

  郭:有事兒你說話,我們這都是修煉出來的人。(www.share4tw.com)不是說一上來你就能人五人六的如何如何,不是。我剛開始進這行都瞧不起我。

  於:哪行都這樣。

  郭:同行他欺負我。走一對臉兒過來瞭,啪

  於:這就一嘴巴?

  郭:一大嘴巴,人傢紋著一身花兒,光著膀子,這兩條帶魚。

  於:瞧清楚瞭,二龍戲珠。

  郭:我也納悶,打我也不敢還嘴,人傢比我進門早。(捂著臉)幹嗎打我呀?你怎麼不戴帽子呢?你說這是道理嗎?

  於:管得著管不著啊。

  郭:那不要緊的,進這行守這行的規矩。轉天戴個帽子出來。

  於:這就行瞭。

  郭:走一對臉,啪

  於:還打?

  郭:誰讓你戴帽子的?哪兒說理去?我得找我大爺去,他是這行裡邊的前輩。給我出主意呀,老欺負我你說說他呀。走到我大爺傢門口,我一聽打我這個跟我大爺正說話呢。我打瞭他瞭,怎麼怎麼著,我大爺說這不對啊,你打人得有個原因阿,什麼叫戴帽子沒戴帽子?你得打他個心服口服啊。知道嗎?比如說你可以這樣,走一個對臉你跟他說,去,給我找一大姑娘去,他給你找來瞭,要是胖的你就罵他,為什麼不找一瘦的?啪–找一瘦的你為什麼不找一胖的?啪–去!給我找件褂子去,要找一西裝你打他,啪–為什麼不找制服?找來制服瞭啪–為什麼不找西裝?

  於:沒事找事。

  郭:我一聽我不能進去,我大爺不向著我。轉天走對臉兒碰見瞭,過來!你幹嗎?怎麼著?給我找一大姑娘去!找一胖的找一瘦的?

  於:哎,兩頭堵。

  郭:他都愣瞭。呀?給我找件衣裳去!要西裝要制服?呵!啪–你怎麼不戴帽子呢?

  於:好嘛,要打你怎麼都能打你。

  郭:我找我大爺去瞭,我退出去行嗎,我不幹這行瞭。你們這行忒不說理瞭啊。誰想得到又問回來瞭呢?我大爺勸我:不要緊的,慢慢來,知道嗎,這是鍛煉你的心理素質。打你疼嗎?疼啊,練去!練挨打,練完挨打練打人,你以後就能獨當一面瞭。我教你,先學大砍刀。

  於:先練刀?

  郭:砍人。我說我不敢,練吶。(掄右胳膊)尤其這胳膊,你沒勁不行,這胳膊得有勁,練,掄,拿刀,劈。一般這手抓著,這手劈。你好比說這有一個人瞭,你就拿刀這麼砍他。剛開始練得時候你別這樣,你托塊面。然後你拿刀(做削面動作),練。

  於:您練得時候前邊擱一鍋嗎?

  郭:(思考,點頭)恩

  於:恩啊?那就是刀削面,知道嗎?不是砍人。

  郭:練功嘛,白天我在我大爺他們單位練這個,爺倆一塊練。白天練刀,晚上練掌。掌怎麼練啊?我大爺有一個練功室,瞧不見阿,煙霧彌漫。挨打的都趴好瞭,一絲不掛,我大爺拿手巾把手纏上,怕傷著人嘛,(搓背動作)哈,哈,挨打的喊:“呵,爺們兒,呵!”

  於:您這工作,白天削面晚上搓澡。

  郭:練功!

  於:練什麼功啊這個。

  郭:我還練跑步呢,輕功啊,萬一警察追你呢?跑啊,早晨四點就得起,出去練輕功去。剛一出來警察過來瞭,嘿,喊我,我心裡不虧啊,沒那事兒,我雖說我自己知道我是黑社會的啊,他不知道。

  於:也就自己知道。

  郭:幹嗎?晨練不許嗎?許,回去把褲子穿上。

  於:幹什麼也沒有光著出來的。

  郭:起猛瞭。

  於:您這人也太拉赫瞭。

  郭:跑,打傢跑,跑到昆明湖,哎呀,什麼時候我能跟古代的人似的,跟水面兒上騰騰騰騰過去,那是輕功……我就行瞭。跟這看著。望水興嘆。有高人,小子,願意學嗎?教給你,回去練,腿上綁沙袋,天天跑,一天比一天沙袋沉,三個月打這兒你過去沒問題,輕功成瞭。高人,我謝謝您!回去弄沙袋,天天跑,一天比一天沙袋沉,到最後解開這個身輕如燕。來到昆明湖這兒,我仨月練成瞭,站這騰騰騰騰過去瞭,身上沒水。

  於:好功夫!

  郭:冬天凍上瞭。

  於:這摔跟頭出溜也過去瞭知道嗎?

  郭:也行。

  於:什麼也行啊。就這功夫啊?

  郭:打這起我算成功瞭。打這起我就瞭不起瞭。有幾個小弟跟著我。

  於:您還有兄弟?

  郭:那邊有一孩子,14瞭,不上學瞭,非跟著我混,好,來,孩子,有發展,有出息。人往低處走,水往低處流。

  於:全下來啊?

  郭:還有一下崗工人,拄著拐,我也跟你混,好!跟我,跟我走,你當我保鏢。

  於:殘疾啊?

  郭:還有一哥們兒,小兒麻痹,搖著輪椅也跟著我。

  於:黑社會?福利院嗎這不是?

  郭:(郭沖於做削面動作)削死你我告訴你吧。

  郭:帶著這仨我滿處走,高興,慶祝一下吧,吃飯,喝酒,痛快痛快!咱們這組(一聲)織算成立瞭。來,來半瓶啤酒,咱幾個人一醉方休!

  於:酒量太小瞭。

  郭:一人來一兩,一人來一兩,哎呀,玩命的吃,慶祝一下啊,成立瞭嘛。來,來碗拉面。酒足飯飽,這肚子吃得就跟下午五點半的馬甸似的。撐死我瞭,高興,一走,哎,我手機呢?呵,我都黑社會瞭還有人偷我?打一電話,哎,通瞭。一般偷手機的不敢開啊,偷完就關瞭。我這個他開著呢。哎,我手機在你那兒呢?阿,在我這兒呢。呵,還敢跟我這樣說話?你跟哪兒呢?你40分鐘你上清河找我來。我我怕你?我有隊伍的人。把車搖過來,來,拄上拐,你,蹬自行車馱著我,走,清河平事兒去!孩子蹬著我,坐後邊摟著腰,後邊還跟一拄拐的,還一搖輪椅的。

  於:黑社會太慘瞭!

  郭:到清河累壞瞭。(喘氣,打電話)你在哪兒呢?我們到清河瞭。才來呀?一個半小時以後,鼓樓見!(放下電話)我弄死你我!蹬著車,拄著拐,搖輪椅,搖瞭一半兒,搖輪椅這個說瞭,我退出行嗎?我手都破啦,我不去瞭。削死你!

  於:行啦!

  郭:到鼓樓打電話,你在哪兒呢?我們到瞭。怎麼才到啊?50分鐘,前門見!走,快點兒快點,快蹬,拄拐這個偷著就跑瞭。就剩我倆玩命蹬,蹬道前門,打電話,你在哪兒呢?你怎麼這會兒才到阿?20分鐘,菜戶營見!這孩子下來瞭,你自己騎著去吧!我受不瞭瞭。

  於:車都給你瞭。

  郭:我蹬,蹬到菜戶營等著,我今兒弄死你!我削死你,我搓死你!敢偷我手機!正看著呢,來輛公共汽車,車門一開,司機下來瞭。下回坐車阿,警醒著點兒,手機落車上瞭。

  於:哎喲,這仨人退出得太冤瞭。

  郭:他走瞭我才明白,我跟著819跑瞭一圈!

  於:嗨!這趟線兒您算是明白瞭。

  郭:哎,累壞瞭我瞭,小弟們也不跟著我瞭,我一個人兒一樣啊,

  於:自己幹啦?

  郭:我有能力啊,文武雙全我怕什麼啊?最起碼門口兒這趟街是我的!我收保護費!

  您憑什麼管人收保護費阿?

  郭:推門就進來瞭,以後按月交保護費知道嗎?出去!你看這是哪兒?派出所!

  於:讓你出去真不錯瞭。

  郭:一身冷汗阿。斜對門海鮮城,

  於:這是買賣。

  郭:七層樓海鮮城,有錢,我的!推門我就進去瞭,嚯!水族箱裡都是螃蟹。嘿嘿嘿,螃蟹!哎哎哎,龍蝦!哎哎哎,鮑魚啊!

  於:黑社會什麼都沒見過。

  郭:四個保安把我攙出去瞭。

  於:那是轟出去瞭。

  郭:最後他們要不推我,我真以為是攙呢。我想瞭想,我是幹什麼來的?我是收保護費來的。又回來瞭。經理呢?你們老板呢?叫出來!

  於:橫勁兒來瞭。

  郭:老板來瞭,喲,您是?黑社會的,收保護費來瞭。奧,您好,以後您多關照!那不要緊的,今兒不能白來啊,我得吃你。您看看您喜歡吃什麼?我喜歡吃什麼,你也沒有別的,我就喜歡吃這帶殼的。好,給抓把瓜子兒。

  於:海鮮城蹭瓜子兒去?

  郭:(吃瓜子)我一邊走我恨啊,

  於:真吃啊?您要臉不要臉啊?

  郭:我以後我上你這兒來!

  於:誰讓你來瞭?

  郭:哼!我才不去呢,請我我也不去!我上那邊。那邊還一傢呢,那叫什麼,迪廳啊。蹦迪的地兒。晚上開門我去瞭。到門口,我收保護費的來瞭。奧,那邊買票,去,我是黑社會的,買票去!等著我啊!買完票回來:(拿著票)你敢不讓我進?你敢不讓我進?

  於:廢話,有票誰攔你呀?

  郭:嚇死你呀!邁步進來坐在這,那音樂啊,咚咚咚,我那個心哪噔噔噔啊,救命啊,太鬧得慌瞭。救命啊,保安過來捏著鼻子翹開嘴給我倒速效。就你這個貨還有臉出來?給我送傢去瞭。我一想我沒有人傢我活不瞭阿,我給他們做瞭個錦旗,寫著“人民衛士”我給送去瞭。

  於:哎呀呵,太給黑社會丟臉瞭。

  郭:以後你們這兒有事提我。

  於:還提你幹嗎啊?提你?

  郭:酒吧,我到酒吧去收保護費。往這一坐,來杯酒!咚咚咚,倒杯酒,坐這喝,啊,哎呀呵,不錯呀,你看我今天來啤酒打折。

  於:天天兒打折。

  郭:誰告訴你的?誰告訴你的?欺負人啊,我是黑社會的。(接著喝)哎呀呵,喝著喝著喝太多瞭,我得上廁所,掏出一張條來寫著:我是黑社會的,我往裡邊吐瞭口痰。壓在我這杯上。

  於:怕人偷走。

  郭:上廁所去瞭,回來一看,沒人敢動,還在那兒(喝酒)啊,(看紙條):我不是黑社會的,我也吐瞭口痰。(作嘔吐狀)我想瞭又想啊。

  於:還有臉想啊?

  郭:(再次作嘔吐狀)直惡心!

  於:是惡心啊,我都替你惡心。

  郭:你也喝瞭?

  於:沒有!

  郭:我要先看條就對瞭。我就忘瞭這茬瞭,先喝的。

  於:太自信瞭您也。

  郭:回來我想瞭又想,為什麼他們不怕我?沒紋身哪。

  於:就靠這個?

  郭:人傢身上的那個龍都滿瞭。我要使紮那個疼嗎?

  於:當然疼瞭。

  郭:我才不犯那傻呢。

  於:您?

  郭:拿小孩兒貼的那個。

  於:貼畫兒?

  郭:我來大個兒的。貼滿全身。不要藍的,都貼藍的,沒意思,給我來那紅的。貼紅龍。後背,給我粘滿瞭。粘好瞭,穿個小褂,哎呀,北京人不好騙,我上車站吧。

  於:火車站?

  郭:火車站外地人多。我得嚇唬外地人。往這一站,一解開,等火車的老鄉們都嚇壞瞭。呵,黑社會的!我剛說完下雨瞭。這幫人都往後退,退到房簷兒底下。

  於:躲雨阿。

  郭:我要過去勞駕,借光,我背雨,沒身份瞭。雨裡邊也站著。40多分鐘,雨停瞭。我這兒都花兒瞭。把錢都拿出來吧!我是收保護費的!

  於:還要錢呢。

  郭:老鄉們看看我,你這都流血瞭。走吧!我是黑社會的,我後背還有呢,解開衣裳,看後邊,看後邊,我是黑社會的!老鄉們樂瞭,你見過哪個黑社會的還紋著蠟筆小新呢?

  於:嗨!

  郭:我很尷尬,但是我不怕。我自己可以唱歌。

  於:唱什麼?

  郭:大象,大象。

  於:別唱瞭,再唱真是蠟筆小新瞭。

  郭:我說我是黑社會的。可憐可憐我吧!真管用啊,紋身太管用瞭。給五毛的,給一塊的,有給蘋果的,還有一小孩兒給我半塊餅。

  於:哎呀,拿您當要飯的瞭。

  郭:我琢磨著這不對呀,道兒上沒有這樣的,這怎麼回事,我挺恨得慌得。我要往傢走,那兒有一賣烤白薯的,我當一腳踢在爐子上瞭,我收保護費的!他一揮手來40多個都烤白薯的,這頓打我呀,一邊打一邊說,我們原來也是收保護費的。但凡好幹誰幹這個呀?我說幾位前輩別別別,弄您一手色。前輩們我剛進這行,怎麼能掙錢?怎麼不能掙錢阿?我們這都學好瞭,還有你這沒羞沒臊的。找夜總會,哪怕給那些小姐們拔創呢。你也能掙錢。對呀,我很喜歡上那個地方去,風化場所,我雖說沒消費過,但我也……老太太呀?我一看歲數不小瞭,30,怎麼的瞭?出什麼事瞭?今天又來玩的客人,不給錢,說好瞭給錢不給錢,還欺負人,還罵人,還打人。我說太不象話瞭,應該給你多少錢?100,我先給。

  於:你給呀?

  郭:先拿著。在哪屋呢?我給你拔創去。噔噔噔往樓上走,我說就是你呀,出來消費來瞭不懂嗎?啊?這是什麼地方?這是玩笑的場所啊,花錢的所在。你不帶錢能出來嗎?我告訴你,你的性質很嚴重,把錢給瞭!不給!怎麼著?有轍你想去!呵,我告訴你,我這是擦瞭,知道嗎?

  於:嗨,別提這個瞭。

  郭:我要不擦我能嚇你一跳。你真不給嗎?真不給!當然不給就不給,咱們交一朋友也好嘛。

  於:交朋友?

  郭:以後上這兒有事你提我。哎,這還像句人話。大哥怎麼稱呼?我叫於謙兒。

  於:不是啊!

  • 劍雨臺詞
  • 教父經典臺詞
  • 廊橋遺夢經典臺詞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